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86 我不回去

    陈爸爸也怔了下,“言言,爸,爸不是……”

    “我知道,您不是故意的嘛。”

    陈墨言伸手又摸了下后脑勺,手上全是血,那刺眼的红晃的她有些晕。

    她咬了下牙,硬撑着让自己没倒下去。

    “爸,你看看怎么去我姥姥家吧,我是没办法送你了。”

    她一边说一边扭身朝外走。

    身后,陈爸色怔了下,抬脚去追,身子晃了两晃却是没走几步就坐到了地下。

    “言言,你要去哪?”

    陈墨言扭头朝着他浅浅一笑,“爸,我去卫生所看看去,这伤口,得让人瞧瞧我才放心。”她一边比划了下自己的头,一边自嘲的笑,“我还很年轻,我还没活够,世界那么精彩,我还没有看到属于我自己的精彩,所以我很惜命呀,我得去找医生处理下伤口,包扎。爸,我走了……”

    她背对着陈爸爸摆了摆手。

    抬脚走人。

    那个背影瘦小,单薄,孤零零的。

    就这样走出陈爸爸的视线……

    “言言……”

    陈奶奶这个时侯反应了过来,有些粗鲁的瞪了眼陈爸爸,“你喊她作什么,瞧瞧你自己,命都没了还想着管别人,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蠢儿子?”她认命的扶起地下的陈爸爸,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行了啊,回屋给我好好歇着,不然你再出点什么事儿我可没钱管你。”

    陈奶奶这话是大实话呀。

    之前为了二房的那个宝贝金孙,可是着实把她们老两口的私房钱掏了个光。

    是,对外的说话是陈三方这个小儿子拿的。

    可是小儿子黑着的脸啊。

    连回部队的钱都没有。

    她们老两口能不出?

    只能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贴补小儿子。

    这把小儿子打发了,她们老两口可不捉肘见襟?

    更何况家里头还有个二房的一家五口呢。

    老二媳妇说的是好听,什么知道他们想孙子,有孩子闹腾着家里头也有热活气儿。

    可实际上呢?

    还不是想赖在老屋这边白吃白喝呀。

    只是这又怎么样呢。

    他们想大孙子啊。

    只能忍。

    这会儿对着自己的大儿子,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我和你爹把你们养这么大,老了我们是享福的,可不是到老还要一个个的都照顾着你们,哎,你要去哪?你个滚犊子的,你给我回屋歇着去……”

    “妈,我我去看看言言。她刚才头上全是血……”

    “看啥看,不就是后脑磕了下嘛,没啥,死不了。”

    陈奶奶的眼白翻动了两下,“我和你爹干架,你爹可是都给我开瓢了呢,我这不也是活的好好的?再说了,你没听那死丫头说的,她呀,可惜命着呢,不会出事的,你呀,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头吧。”

    “妈,她还是个孩子……”

    “那你想要怎么样,刚才推她的可是你,这会儿心疼的还是你。”

    “好的坏的都是你了啊,行,你自己的事情自己作主,儿大不由爷,你娘我管不了你了。”

    陈奶奶冷笑了两声,竟然真的是甩手走人。

    留下被丢在院子里的陈爸爸有点傻眼。

    他妈就这样走了?

    挣扎着走了两步,最后,他只能一屁股再次坐到了地下。

    真的,走不了。

    陈家的门外。

    陈墨言的头有些昏,晕沉沉的看不清路。

    站在地下循着本能她朝着村卫生所的地方走过去。

    可是脚步越来越沉。

    她只能用力的咬着嘴唇,让自己不能晕过去,不能倒下去。

    只是,怎么还没走到地儿?

    她记得只有几分钟的路啊。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她一头撞上一个人。

    陈墨言咚咚后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倒是把对面的人给吓了一跳,“哎哟,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怎么我撞了下,一头血了?”

    五十多岁的妇女被这样的一幕吓的心里头扑通扑通乱跳。

    倒是她身侧的一个半大男孩子,看了眼地下垂头地着的陈墨言扁了下嘴,“娘,哪里是你撞的,是她自己,她自己之前有伤……”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狠狠的瞪向陈墨言,“我可告诉你啊,你头上那伤可不能赖到我娘头上。”

    “不赖,是我自己伤的……”陈墨言苦笑着摇摇头,把脑海里的那一阵晕眩给赶走。

    她要是在这个时侯晕过去。

    可就真的是讹人了。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你要是敢……咦,你,你是是那个谁来的……”

    “哥,哥哥哥……”

    男孩子的声音很尖锐,又有点处于变声期。

    公鸭嗓般的感觉。

    听的地下的陈墨言更头晕了。

    而且,刺耳。

    她很想直接对着他吼一句,滚,闭嘴!

    可是她这会儿连抬头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妇人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儿子,“你这孩子,你吼什么吼,你哥还在后头呢,他……”

    “哥,小嫂子,快点啊,小嫂子受伤了,头上全是血。”

    小嫂子?

    哪个小嫂子?

    妇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一道身影嗖的跑过来。

    风一般的刮过她。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那个向来板着个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多少钱似的大儿子长手一捞。

    直接把刚才撞上自己的那个小姑娘抱起来。

    跑了……跑……了……

    顾妈妈觉得这下头晕的换成自己了。

    她指着顾薄轩跑远的背影,脸上全是诧异、震惊,“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啊,我不知道啊,娘,你看我哥太过份了啊,助人为乐也不待这样的啊,竟然把娘你一个人丢在路边不管了,真是岂有此理。”顾薄安转着眼珠子,面不改色的在自家亲娘面前给自己大哥上眼药,“娘,我哥太气人了啊,简直没把您看在眼里,回头您一定得好好的削她。”

    “你个臭小子,连你哥也敢编排,给你哥上眼药是吧?”

    顾妈妈伸手在顾薄安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等回家我告诉他,看谁削谁。”

    顾薄安这一下子就老实了。

    “娘,娘,亲娘,我刚才说啥了,啥也没说啊。”

    他眼珠转着,使劲儿的对着顾妈妈说好话。

    这是一个小儿子。

    顾妈妈就偏疼了些,没想到却养成这样一个懒散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不过好在,他还怕大儿子。

    想到大儿子,顾妈妈的思绪瞬间回头,她猛的看向顾薄安,“好小子啊,敢和你娘玩心眼了啊,和你娘我兜圈子是吧,说,刚才那个女娃子是谁,你为什么喊她小嫂子?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还有你哥,你要是给我说不清楚,我回头让你哥削你。”

    差点都被这臭小子给蒙过去。

    顾妈妈的话听的顾薄安整张脸都垮了下去。

    他苦瓜着一张脸,“那个,亲娘啊,你还是别问我了,我,我真的啥也不知道……”

    就因为他忘了把小人书还给这丫头。

    他哥这次回来把他好一顿削啊。

    都快被修理成竹竿了。

    没想到走一趟亲戚,也能碰到这丫头出状况……

    不过,那丫头刚才一头的血。

    是谁欺负她了吗?

    顾薄安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这可是他罩着的人!

    回头让他逮到,削不死他!

    啪,正在想着要修理别人的顾薄安又被自家亲娘一巴掌打回来。

    “娘,您又打我头,会被打傻的……”

    “傻了才好,省得三天两头给我惹事。”

    顾薄安讪笑了两下,抱头就跑,“娘你啥也别问了啊,我知道也不说,我要是和您说了,我哥会抽我的。”

    他不怕他妈。

    怕他哥那个煞神啊。

    “这孩子!”

    顾妈妈一腔心事的往回走。

    不过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她还是不放心自家大儿子呀。

    站在地下想了想,得,脚步一转。

    她直接再次走回了马大叔家。

    “嫂子?”

    马大婶儿正在院门口拢柴火呢,这几天好天,多翻着晒几遍,省得过几天阴天不好’弄,没收拢两筐呢,她就听到有脚步声,抬头看到竟然是自家娘家大嫂去而复返,她微怔了下就笑着站起了身子,“大嫂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说?”一边说一边把她往家里头让。

    “不进了,我就是走到路上碰到这一回事儿……”

    顾妈妈把自己刚才碰到的事儿和自家小姑子说了一遍,最后特别讲道,“那女娃子瞧着比咱们小花也大不了几岁,一头的血,当时撞我身上还吓了一跳……我瞧着大轩和二子都认识那女娃的模样……”

    “大嫂你说的我约摸着猜到是谁了。”

    马大婶儿略一想,自家侄子认识的,她们这个村上的,也只有一个了。

    她看着顾妈妈叹了口气,“这事儿说来话长,大嫂不如你先家里去,坐着我和你说说?”

    “也行,反正大轩也没那么快回。”

    当娘的哪里有不在意自家孩子状态的?

    刚才顾薄安那连声的几句小嫂子,还有自己大儿子难得的变色……

    顾妈妈心里头对于陈墨言也是着实的好奇。

    姑嫂两人坐在马家的院子里,马大婶儿便快言快语的讲了起来。

    足足讲了二十多分钟。

    顾妈妈听罢也是叹了口气,“要是真的,这娃也是个苦命的了。”

    “可不是嘛,那孩子乖巧,学习好,脑瓜子灵,做事还勤快,大嫂你不知道,人家考试回回都是第一,还连着跳了好几级呢,带着咱们家小花学习了半年,小花现在的成绩都进了前十名……”

    说起陈墨言,马大婶儿是赞不绝口。

    可想到她那个家……

    马大婶儿又叹气了,“昨个儿听说她家里头出了点事儿,没想到今个儿就让你们碰到……”

    “也不知道那丫头伤的怎么样……”

    姑嫂两人互看一眼,眼底都是满满的同情。

    陈墨言伤的怎么样?

    卫生所。

    顾薄轩抱着陈墨言,一路上拿出急行军的状态往前跑。

    直到,跑进卫生所。

    “医生,医生,卫生员,有人受伤了……”

    “吼什么吼,听到了,人呢?”

    一名中年男子从里头的屋子开门走出来,先是看了眼顾薄轩,挑了下眉,“你不是我们陈家村的呀,外村的?”还没等顾薄轩说话呢,他的眼神下移,落到他手里陈墨言的身上,只看了一眼他就黑了脸,“这不是陈家的丫头吗,怎么伤成了这样?快点把她放下,放下,哎,你轻着点……”

    “孙叔叔,我没事,你别着急。”

    孙医生看着她这个样子还安慰自己,不禁又气又急,“你这孩子,都什么样了还安慰别人,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这个混账打的?和他有关系吧,你放心,孙叔给你作主啊,咱们不怕他。”

    “那个,我……”

    “你什么你,那么大一个人了还欺负个孩子,不管因为什么也不行啊。”

    孙医生一边熟练的打开医药箱,一边狠瞪顾薄轩。

    “你这行为叫伤害他人,已经构成了犯罪知不知道?”

    顾薄轩只能摸着鼻子苦笑。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医生是认识陈墨言,并且挺关心她的。

    想到自己姑姑姑父还有小花几个提起她也是赞不绝口。

    他浓眉一挑,看了眼低着头的陈墨言。

    没想到,这丫头的人缘还挺好?

    当然,父母缘就差了些。

    “你忍着点呀,丫头,叔得给你清洗下伤口,用的是碘酒,有点疼……”

    陈墨言点了点头。

    后脑处传来火辣辣的,好像有火在烧、灼。

    陈墨言的脸一白。

    雪般白的牙齿咬在嘴唇上,慢慢的渗出一层殷红。

    顾薄轩站在一侧看着,恨不得把那个医生给拽出去打一顿。

    就不能轻一点吗?

    瞧瞧这小丫头的小脸疼的,都拧在一块了。

    眼神落在陈墨言的嘴唇上。

    顾薄轩手比脑子更快一步的动了。

    “咬我的。”

    陈墨言正忍着疼呢,其实也没有那么疼,就是刚开始那一阵儿。

    这会儿她的疼感就有所缓和了。

    正用胡思乱想来缓解自己的疼痛感,她就看到递到自己嘴边的那只大手。

    以及,顾薄轩的那三个字儿。

    什么叫,咬我的?

    陈墨言稍一顿便反应了过来,他是让自己别让嘴唇,咬他的手。

    “靠边,别挡我处理伤口。”

    孙医生肩膀一动把顾薄轩挤到了后头,同时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哪来的混小子呀。

    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对着言丫头使坏?

    真挨打!

    顾薄轩觉得自己冤枉,也不解。

    他这是又怎么惹到这位医生了?

    陈墨言却是扑吃一笑,眉眼弯弯的样子看的顾薄轩心神一紧。

    “好了,你这伤呀可不能吃辣,忌水,不能过多的运动,最好是卧床休养……”

    孙医生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通。

    最后,他猛的想起了陈墨言家里头的情况,叹了口气,“行了,你把叔说的那些话记在心里头,能休息的就歇着吧,这身子骨可是你自己的,听到没有?”

    “叔你放心吧,我都记下了。”

    脑袋到现在还一晕一晕的呢。

    她可不会像前世或是以前的自己一样傻呼呼的自残自己的身体。

    干活什么的?

    以后再说吧。

    “嗯,不管如何你这一周内得好好的在意,不然留下后遗症叔可就没办法了。”

    顾薄轩一听这话直接就紧张了起来。

    “要是她不能好好休息,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孙医生看着顾薄轩有些不顺眼,不禁想吓唬他,“这脑袋被开了个口子啊,你想会怎么样,养不好轻的以后头痛头晕,走几步路就晕过去是常事儿,重的,说不定就能莫名其妙的把小命送了。”

    顾薄轩被这话吓了一大跳。

    “这么严重?陈,陈墨言,那咱们还是去县城吧,去县城医院彻底的检查一下。”

    顾薄轩说这话真的不是什么瞧不起孙医生。

    纯粹就是关心陈墨言。

    想着大医院不是医疗情况啥的比这小小卫生所要好吗?

    却不知他这话一出口,直接把孙医生给得罪了啊。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子,你看不起我吗?觉得大医院里的医生比我好,我不如他们那些城里头的?好啊,那你现在就带着陈家丫头去县城,去大医院吧。”他一边把顾薄轩向外走,一边哼哼着,“有本事你一辈子别找我,哼。”然后,他转身连带着陈墨言也推出去,当着两人的面儿咣当一声关上了卫生所的门。

    顾薄轩,“……”

    他刚才说啥了啊,竟然被赶出门外。

    话说,要不要这么有个性?

    黑了黑脸,他扭头,就看到陈墨言弯着的眉眼里闪过的那一抹笑意。

    看到他那满脸的尴尬。

    陈墨言不禁扑吃一笑,“那个,孙叔他就是这个性子,你别放在心上。”

    孙叔其实不是他们陈家村的人。

    也不知道是哪的。

    前些年在他们村子上落了户,开了个小诊所,一直到现在。

    他的医术挺好的。

    可就是脾气古怪。

    来这里看病的人可没少被他那张嘴给忿的无语。

    没想到今个儿也轮到了顾薄轩。

    “没事,我没放心上,不是,那个,是我不对,我刚才不该那样说的。”

    顾薄轩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

    自己当着人的面儿这样说话,这分明就是瞧不起人的意思。

    虽然他真心里没这样想过。

    但是,听话的人有点脾气的人都会生气呀。

    挠挠头,他眉头紧皱的看向陈墨言,“你是,要回家吗?”

    陈墨言听了他这话面色微涩。

    回,家吗?

    摇摇头,她轻声道,“不,我不回去。”那个家,哪里还有她的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