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88 一夜,一夜

    顾薄轩看着她小脸上的纠结,眉头拧了一下。

    这丫头,竟然不信任自己!

    不过转而他自己也就笑了,自己和她,要是认真算起来,真心没啥关系啊。

    这样一想,他便也释然。

    他看着陈墨言还在那里没动,浓眉一挑,“难道,你怕我?”顿了下,他凝声道,“你放心,我把你安顿好就回去,而且这是钥匙,你自己拿着……”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

    她还想啥?

    再说了,有着前世认人识人记忆的陈墨言,还真没觉得顾薄轩哪点值得自己害怕。

    这个人是真的不会耍什么花花肠子的。

    抿了抿唇,她朝着顾薄轩露出一抹大大方方的笑,“顾大哥,谢谢您。”

    “嗯,不客气,助人为乐是我们军人的职责。”

    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心头突然涌起一个想法,她对着顾薄轩眸光转了转,脆生生的开口道,“顾大哥,你说助人为乐,那么,你帮了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吗,亦或者说,像我这样的女孩子?”

    这话听的顾薄轩差点吐出一口血。

    他在部队上军训,受了内伤都没有这样的郁闷过!

    眼角抽搐两下,他看着陈墨言犹带稚嫩的脸庞,以及眼巴巴瞅着他,分明是一脸无辜等着他回话的样子,喉头一哽,又是一口血忍下去:他该怎么说?

    说帮了?

    那这丫头会不会想,他帮那么多人,我只是其中一个?

    照实说,说只是在部队里头帮过几个战友。

    女孩子啥的。

    她还是头一个?

    那他之前说了助人为乐什么的话,岂不是自打嘴巴?

    走了几步的陈墨言回过头。

    她就看到站在院子里一株枣树下愁眉苦脸的顾薄轩。

    忍不住扑吃一笑。

    “顾大哥,你让我住这里,说是帮我安顿好,难道你就是想着站在院子里看着我自己瞎撞吗?”

    她这样的一笑,还有这语气。

    顾薄轩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刚才是被她给打趣了?

    不禁摸了摸鼻子。

    竟然被个小丫头给哄了。

    要知道他在部队里头那也是几次得过奖,让自己的指导员青眼有加的。

    竟然被个小丫头片子给蒙了……

    他摇摇头笑了笑,抬脚跟上去,“走吧,这屋子有三间,你应该不喜欢住主卧,这边一间是空着的,放些杂物和书什么的,有一张小床,你看看能不能睡,要是能睡的话咱们就收拾一下。”

    “不用看了,就顾大哥说的这一间吧。”

    陈墨言想也没想的朝着顾薄轩说的那一间屋子走过去。

    打开房门,窗子透着气。

    陈墨言看了眼那张床,说小,也应该有一米二大。

    她一个人睡足够。

    上面只有一张木板。

    墙的另一边放着一张书桌,上面竟然真的有几本书!

    身后,顾薄轩从外头井里打了盆水进来,“这里有点简陋,你先将就着住一段时间……”

    “已经很好了。”

    顿了下,陈墨言加上一句,“比我家里头住的地方还好呢。”

    她这话说的是真的。

    顾薄轩回想了下陈家的那两间屋子,知道她还有个妹妹,应该是一起住的吧?

    他看着陈墨言点了点头,把不知道从哪找到的毛巾投进水里。

    袖子一掳,捞出来拧干。

    准备擦床板。

    陈墨言一看哪里敢,赶紧上前去接,“顾大哥,我来……”

    两个人一个抢,一个想着去干活。

    手不可避免的接触啊。

    陈墨言倒是没什么,顾薄轩却是唰的整张脸红起来。

    从耳朵根红起来的那种。

    “我,我去擦,你才受了伤要休息。”

    “这是军令。”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身子一转避开陈墨言,弯下腰开始干活。

    身后,陈墨言却是扑吃一笑。

    还军令……

    这是把她当成了部队上的兵吗?

    顾薄轩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他咬了下自己的舌头,让你说错话!

    人家只是个女孩子。

    又不真的是他的同伴,战友。

    他竟然连军令的话都说了出来……

    满脸尴尬的顾薄轩头也不敢抬,一口气把床板,桌子等物都擦洗干净,他直起身松了口气,只是眼角余光瞟到地下那一盆的脏水,黑乎乎的,然后他拧了下头,转身看了眼陈墨言,“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这是去倒水了吗?

    没一会顾薄轩竟然又端着水盆走了回来。

    然后,在陈墨言疑惑的眼神下他再次弯腰重新擦洗了起来。

    一直重复了三次!

    最后,他看着陈墨言咧嘴一笑,“干净了。”

    的确是干净了。

    水盆里的水好像是才从井水里提出来的。

    清澈的,能照见顾薄轩黑里透红的、棱角分明的那张脸!

    陈墨言扑吃一笑,“顾大哥,你的脸……”

    “啊?”

    顾薄轩有些疑惑,看了眼陈墨言,伸手抹了把自己的脸。

    把手放在自己的眼前。

    整个手掌上全都是黑灰色的灰尘!

    他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几乎不敢再看陈墨言,“我去外头洗洗。”

    他几乎是落慌而逃。

    收拾好屋子,陈墨言直接把窗子什么的都打开,让它通着风。

    她自己则看向顾薄轩。

    “顾大哥,我这里没事了,你快点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顾薄轩已经帮了她很多。

    可不能再因为自己而耽搁了人家的正事儿。

    “不忙,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啥的,我一块帮你都弄好。”

    听着他这话顾一念笑着看他一眼,“顾大哥,我只是在这里歇一晚上,可不是把这里当成了家。”

    一晚上怎么也能凑合的呀。

    她可没那么娇气!

    顾薄轩听了她的话之后并没有出声,只是扫了眼她头上的伤。

    这样的伤,不好好的养着怎么能行?

    不在这里住着。

    回她那个有爸妈的家吗?

    要是能回,能在那里好好休养的话,这丫头估计也不会蹲在街上哭了吧。

    他在心里头叹了口气,顾左右而言它,“这是钥匙,你拿着,我先出去一趟,对了,你要是觉得无聊,又看的下去的话,这屋子里的书你可以翻了打发下时间。”

    “好的,我没事,顾大哥你去忙吧。”

    顾薄轩又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离去。

    直到他走远,陈墨言赶紧把门在里面锁紧,落栓。

    虽然刚才顾薄轩说这里的邻居什么的都是好人,是住了好些年的。

    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

    小心为上。

    陈墨言很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会。

    她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懵。

    嗡嗡的。

    好像有飞机在她的头顶上飞似的。

    可床板还是湿的。

    她只能坐在屋子里唯一的那张椅子上,书桌的一侧堆放着几本书,想到刚才顾薄轩说可以翻,她无聊之下伸手拿了一本,然后挑了下眸,竟然是三国演义!而且还是她早就看不习惯的那种竖版、繁体字的那种版本。

    仔细看了两行她就丢到了一边。

    本来头就疼。

    这会儿费神看书的话,估计更疼了。

    到最后,她索性趴在桌子上咪了眼,陈墨言的本意是想着小憩一会的。

    没想到她竟然睡了过去。

    顾薄轩两手拎着满满的东西,隔着房门看到的这一幕让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怜惜。

    把手里头的东西放在地下,他看了看,转身朝着不远处灶间走过去。

    把锅子清洗干净,先烧了锅开水,拿出他之前买的两副碗筷什么的生活用品,手脚麻利利的在沸水里煮了一遍,又用清水洗干净,放在一侧晾干,然后他把锅子里的水清出来,又烧了半锅水,把他刚才在外头买的几个包子放在锅里头温着,然后他才转身又朝着陈墨言的屋子走了过去。

    小小的身影趴在桌子上。

    一动不动。

    要不是顾薄轩知道她是睡着了,肯定会吓一跳。

    他看了眼时间,约摸得有晚上了。

    这丫头受着伤呢。

    到现在应该没好好吃饭,要不,把她叫醒?

    顾薄轩正站在门口犹豫着呢,屋子里头陈墨言已经醒了过来。

    她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懵了下才回过神。

    双手揉了揉眼,她伸个懒腰站了起来。

    肚子咕噜噜的叫。

    她僵了下脸,今晚要饿着肚子过一晚上了啊。

    外头黑咕隆咚的。

    她肯定不会一个人出去找吃的。

    只是,连水也没有啊。

    后知后觉的陈墨言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连想喝个水饱都不行!

    忍了又忍,她还是决定出去弄一盆水来。

    不能喝,洗脸洗脚什么的也需要啊。

    一转身看到门口的身影。

    可把她给吓了一跳,“谁,什么人在那里?”一边怒喝,她一边把刚才放在门后的一条手臂长的棍子抄在手里,另一只手猛的打开门,朝着门外的那道人影狠狠的砸了过去——

    反正刚才顾薄轩和她说过的,主人不在家,附近住的都是邻居。

    那么这大晚上的悄无声息出现的。

    还能是好人?

    被当成贼人的顾薄轩,“……”

    他一脸无语的伸手握住那条长棍,声音压低,“陈,陈墨言,是我,顾薄轩。”

    “顾,顾大哥,你怎么,你不是回去了吗,还有,你怎么在这的?”

    不是说把钥匙给她了么?

    难道,他手里还有一把备用的?

    顾薄轩眼疾手快的接过陈墨言因为他的出现而激动的手一滑,要掉在地下的长棍,有些不好意思,“我,我翻墙进来的……”昏黄的月色下,他脸有些红,毕竟他这也算是晚上翻人家女孩子的墙了,要是传出去的话,他这可就真的要成为作风问题了,再看陈墨言站在那里半响没出声,他生怕陈墨言生气,也跟着着急起来。

    “那个你别误会,我,我刚才在门外喊了两声你没有听到,又怕吵到别人……”

    “我就是怕你会饿,给你送了些吃的,然后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他看着陈墨言,不迭声的解释着,“你别担心,也千万别多想,我把这些东西放下就走。真的。”

    “我知道,谢谢你,顾大哥。”

    陈墨言快速的抬头看了下夜空,抑去将要到眼底的泪水。

    吃了两个热呼呼的肉包子,喝了碗白开水。

    肚子里头有了存货。

    陈墨言觉得自己顿时好像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对面,顾薄轩也啃了两个包子,咕咚咚的灌了两碗水,一抹嘴站起来收碗筷。

    陈墨言倒是想去,却被他给推开。

    “你去歇着吧,这里我来就好。”

    陈墨言坐在一边的小马扎上,顿时觉得自己成了被人保护起来的大熊猫。

    珍贵了啊。

    等到顾薄轩把灶间的两个碗筷,还有锅什么的三五两下的收拾好,回过头他正想着招呼陈墨言出去,就看到陈墨言瞅着他一脸怪异的表情,他的身子顿了下,抬手摸了下嘴角,没什么汤渍包子碎屑啥的啊,疑惑了下,最后干脆看向陈墨言,“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陈墨言扑吃一笑,“不是,我只是在想,顾大哥你在部队是不是做厨师的?”

    不然,怎么收拾锅碗这些那么麻利啊。

    “是啊,我就是一伙夫。”

    此刻的顾薄轩也好,陈墨言也好,并不知道两人之间随口的一句话,不久几年后的将来,在她们两人组成的小家庭里,顾薄轩,真的就成了一个专职的伙火,厨师,而且,还是他心甘情愿的。

    是那种一当就是一辈子的那种。

    此刻,陈墨言却是被顾薄轩这话说的扑吃一笑,“顾大哥你要是伙火,那我可就成了喂鸡的了呢。”

    “喂鸡的你也是最好看的。”

    顾薄轩这话一出口,两人同时瞪了下眼,然后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好半响,陈墨言想着自己先开口吧。

    然后,顾薄轩也朝着她看过来。

    “顾大哥……”

    “我……”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一脸的窘迫,憨厚无奈挠头的模样,扑吃一笑。

    “顾大哥你先说。”

    顾薄轩看了她一眼,清咳了下,“我是说天不早了,我帮你把那些东西收到屋里就回去,你今天又是受伤又是走路的,也累坏了吧,早点休息。”

    “我都听顾大哥的,不过顾大哥你又买东西了吗?”

    刚才她在门口没看到呀。

    她还以为顾薄轩只买了几个包子这些吃的……

    结果随着顾薄轩走过去一看。

    地下满满一堆的东西。

    牙膏牙刷、毛巾、茶缸等生活用品,甚至还有一床被褥!

    “这是手电筒,不过这个是部队上发的,你先用着。”

    “这些东西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明天我再去给你买。”

    陈墨言赶紧拦住他,“够了够了,顾大哥,我只是在这里住一晚上。”

    顾薄轩看她一眼,低下头收拾东西。

    却是有一道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在陈墨言的耳侧飘起来,“等你伤好再走。”

    “不是,我……”

    “听我的。”

    陈墨言,“……”怎么自己一下子有种面对霸道总裁范的感觉?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侯。

    她就把话题转开,眼看着东西都放在屋子里,床也弄好,顾薄轩起身要走,她赶紧从自己放到桌子一角的书包里翻出一个小口袋,看了眼里面的钱,她出声唤住要走的顾薄轩,“顾大哥你等等。”

    “啊,还有什么事情吗?”

    顾薄轩一脸憨厚的笑,只是如果仔细看,你便能发现他那个眼神呀,总是闪着不敢正面去看陈墨言。

    这会儿被陈墨言轻轻一唤。

    他扭过头看了她一眼,脸又红了起来。

    “不用怕,啥事你说就成了。”

    “那个,这是我爸上次的医药费,我之前就想着给你来的,一直找不到人……”

    这话倒是真的。

    自打和冯老爷子签下那个合同,她手里多少有了点闲钱。

    再加上陈爸爸零零散散给她的钱。

    早就够还给顾薄轩的数字了。

    不过顾薄轩一直不在家啊。

    所以,陈墨言就把这些钱贴身放着。

    为的就是哪天碰到,能随时把钱还出去。

    顾薄轩看了眼陈墨言,猛摇头,“不用,那些钱我也用不着,你,你用钱的地方多,你先用……”

    “顾大哥你今天要是不收的话,那我也不能住在这里了。”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一脸平静的笑笑,“顾大哥你是帮忙,本来就帮了我们家一个大忙,我们没钱也就算了,要是有钱还不还的话,那我们成了什么人?顾大哥也不想你帮的人是这种没品德的人吧?再说了,顾大哥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她说到这里笑了笑,眼神真挚,“你要是不收的话那我现在就走。”

    “以后,我也决不会再接受顾大哥你半点的帮助。”

    顾薄轩,“……”

    接过陈墨言递来的钱,他生怕陈墨言再和他算今天买东西这些的花用似的,对着陈墨言说了一句‘晚上小心’的话,转身留给陈墨言一个急匆匆的背影,转眼就消失不见。

    陈墨言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然后才想起来,自己这大门还锁着呢,他怎么出去?

    正想追,就听到不远处的墙上一声轻响。

    她站在门口不禁抽了下嘴角。

    又跳墙!

    她把屋子四周检查了一遍,最后也合衣躺到了床上。

    才换了个地方,陈墨言以为自己会睡不着。

    可白天又是何家的人闹腾又是她受伤的,结果她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院门外的右侧。

    刚好有一块干净的石板。

    是平日里孩子们坐在这里听故事,玩游戏的地方。

    陈墨言以为走了的顾薄轩半靠着墙壁,扭头看了眼紧闭的院门。

    轻轻的阂上了双眸。

    一夜,好眠。

    一夜,浅眠。

    ------题外话------

    有二更。我今天颓废。你们都别骂我啦。真的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