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89 第一,第一(2更

    自打重生以来,陈墨言的生物时钟就停在了五点半。

    哪怕是赖床呢也绝不超过六点起床。

    可是今天,在这个换了别人的地方,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陌生地方。

    结果就是她不但睡着了。

    还一觉睡到了早上八点半!

    睡到自然醒啊。

    她在床上睁开眼,舒服的滚了两圈,打了个呵欠才从床上坐起来。

    没有人催。

    没有人在外头扯着嗓子喊,陈墨言赶紧去做早饭。

    所有的一切都由着她自己的心。

    慢腾腾的起床。

    慢腾腾的走出去。

    慢腾腾的准备自己想做的一切。

    这样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洗脸,刷牙。

    她在院子里头转了一圈,整个小院只有三间屋子,另外的两间都是锁着的,陈墨言也没啥好奇的,肚子有些饿,她想了下,昨晚顾薄轩好像买的包子还有好几个?走到灶间翻找了两下,果然还有好几个,院子里有晒好的柴火,全都是些麦穗杆什么的,她正想着拢一筐进来生火,外头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陈墨言拧眉听了一下,便一脸轻松的走了过去。

    打开门,看着门外精神抖擞的人,她眉眼弯弯的笑,“顾大哥,早。”

    “早。”

    她也没问顾薄轩怎么过来了,只是笑着随他走进来,看到他的眼神看向自己走过来的灶间方向,她眉眼弯弯的一笑,“顾大哥你吃早饭了吗,没吃的话我这就去热一下昨晚的那几个包子,然后煮些白开水好吗?”

    不好的话她也没办法。

    包子还是昨晚顾薄轩买的。

    “不用你,我带了些玉米面,你歇着,我去煮两碗玉米糊。”

    顾薄轩对她笑着扬扬手里的一个小布袋,“这里是三斤玉米面儿,应该够你喝几天的。”

    “……”

    顾薄轩这个新上任的伙夫利落的生火,煮水,打玉米面儿。

    小半锅的粥很快煮好。

    陈墨言递过来两个锅,他扭头看了眼陈墨言,伸手接过去。

    装了两碗玉米粥,他帮着陈墨言放好。

    把筷子递给她,“凑合着吃。”他看了眼陈墨言,顿了下开口道,“等到中午我来的时侯带些肉和菜,你还病着,身子虚,得好好的补补。”

    陈墨言啃包子的动作顿了下,没出声。

    心里却是暗自做了决定,她一会就出去买菜。

    她不能再事事靠着顾薄轩。

    ……

    且不提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人,转回何家。

    陈妈妈吃过早饭,搬了个马扎坐在靠墙角的树下边乘凉边抹眼泪。

    她的命怎么就那么的苦?

    不远处,帮着何家人收好碗筷,把吃饭的桌子擦干净的陈敏才直起身子喘了口气,旁边她才嫁进来的小舅母就呵呵笑着把扫把塞到了她的手里,“敏敏呀,你把这地扫一下,舅妈我还有点事儿去做,敏敏你乖啊。”然后直接就走了,留下手里拿着个扫把的陈敏黑了整张小脸。

    想想从昨天晚上到早上她在何家做的这些事儿。

    早知道何家人一个个的都不把她看在眼里。

    她就不跟着来这里了啊。

    把地扫好,陈敏也懒得收拾垃圾,堆在屋子一角,生怕再次被何家人逮到去做事的陈敏一溜烟的跑到了院子外头,靠在陈妈妈身边,她脸上堆满了委屈,“妈,咱们什么时侯回自己家呀?”

    再在何家多住几天,她的手都要起老皮了。

    “啊,回去?咱们……”

    “回什么回,不能回去啊,我告诉你敏敏,你这回可得站在你妈这一边,你爸要是不来接你妈的话,你妈就不能回去。”何姥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过来,刚好听到陈敏的话,不禁瞪了她一眼,伸手拍了下陈妈妈的后背,“你个傻的,老陈家的人那样的欺负你,现在他们要是不来接你回去,就说明没把你放在眼里头。”

    “你回去照样被人欺负死吗?”

    “那还不如直接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何姥姥伸手戳着陈妈妈的额头,一脸的怒其不幸,“你说说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女儿?被人家逼的都活不下去了,还想着自己回老陈家?他们老陈家给你灌什么迷汤了啊,这次你要是敢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以后可别说是我的女儿,我可没你这样不成气的女儿。”

    “妈,我……”

    “我什么,就在家里头给我等着,我这次就是让姓陈的知道,他不来接你咱们这事儿就没完。”

    一侧,陈妈妈的弟弟也听到了这话,点头狠狠的附和,“就是,姐你就听妈的,咱们就在家里头好好的住着,他要是敢不来接你,回头我帮你去好好的收拾他一顿!”何小弟一脸的义愤填膺,满满都是为姐姐着想的好弟弟人设,陈妈妈顿时就感动了起来,她重重的点头,“行,弟你放心吧,姐都听你和妈的。”

    旁边陈敏听着这些你来我往的对话,却是恨不得掰开陈妈妈的脑袋看看里头都装了些啥。

    浆糊吗?

    她姥姥和小舅舅这会儿说的天花乱坠的。

    可她妈怎么就不想想,他们何家要真的是那种会为她着想的人。

    会时不时的就从她手里敲诈些钱财,甚至,连自家儿子娶媳妇的聘礼啥的都要她这个出嫁的女儿想办法?

    她们就不知道这样会让她在婆家难过?

    可她们还是这样做。

    分明就是没把她这个出嫁女放在眼里头的呀。

    现在,她还听她们的?

    陈敏觉得自己都能想通,想明白的事情。

    她妈却还一脸感激的对着何家人?

    她在心里头气的,恨不得拽着陈妈妈掉头就走。

    但是最后,她却也不想在何家多待,好不容易熬到了吃过午饭,她再次被小舅妈盯着把屋里屋外的都收拾好,累的都直不起腰来之后,陈敏的眼珠转了转,看向在一侧蹲着洗碗的陈妈妈,“妈,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作业没做完,马上就要开学了,到时侯老师要检查的,妈你在这里等着啊,我回家去一趟……”

    “啊,行,你回去吧,顺便,顺便看看你爸他怎么样了。”

    最后这句话她是压低了声音说出来的。

    还用眼角四处扫了下。

    分明就是怕何姥姥和何小弟责备她。

    陈敏把她一切看在眼里,有些气,跺了下脚,“妈我先走了啊,你在这里待着吧。”

    她才不要再回来呢。

    何家这一屋子的人,房子也没有几间的。

    等到晚上的时侯肯定是还得几个人挤一块。

    她要回自己家!

    陈墨言虽然可恶,但她可比何家这些人干净啊。

    想想何家这些人昨晚身上散发着的各种各样的异样:汗渍、油腥、说不定还有脚臭。

    陈敏觉得自己要是留在何家,晚上会疯掉的。

    何姥姥刚好从屋子里出来,看到陈敏走出去,她看了眼陈妈妈,“这丫头去哪了,村子里她人生地不熟的,出去做啥子?可别迷路了。”其实她是担心陈敏再惹点什么事啥的,还得她们何家人去给她擦屁股、善后。

    “哦,她回家去一趟……”

    “你说啥,你这死丫头,怎么就让她这样回去了?我怎么和你说的,你猪脑子啊你?”

    怎么就不记一句话来的?

    “娘,您这是什么话啊,敏敏她是个学生,还有作业没做完呢,回去拿些书本怎么了?”

    陈妈妈可是把陈敏放在心尖尖儿上疼的。

    对于陈敏的事,那自然是大事。

    这会儿一听自家亲娘在说陈敏,她有些不乐意的反驳起来。

    何姥姥却不知道她这想法呀,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你个死丫头,我可是你娘,我不过是说你两句,你瞧瞧你这一句接一句的,是觉得我老了,管不着你了是吧?你就傻吧,这世上除了我和你爹你弟,谁会真心为你着想?”

    “娘,我知道你是我为好,我又没说不是。”

    “你知道就好,我可告诉你啊,这次姓陈的来了,你不能多说啥,万事有我和你爹还有你弟给你作主,咱们可得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个姓陈的,看他下次还敢欺负你。”口水汢沫都飞溅到陈妈妈的脸上,何姥姥吧啦吧啦的说了一通后,她猛的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陈大方是怎么欺负你的,他是不是在外头有女人了还是怎么的?”

    “娘你说什么呢,大方他不是那种人。”

    陈大方可是很老实、很顾家的呀。

    怎么可能像她娘说的那样不要这个家?

    可是想到自己这次被逼的不想活,可不就是他不想要自己了?

    眼底闪过一抹的涩然,她强笑了下,“娘,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和他就是绊了下嘴,我一时没想开。”

    下意识的,她隐瞒了陈大方要和她离婚的事儿。

    何姥姥却是以为她不想和自己说。

    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儿大不由娘,你现在心里头只有姓陈的,连你娘都开始瞒了啊。”

    “娘,我说的都是真的。”

    “行了行了,你说真的就是真的。”

    何姥姥语气有些不快的起身,然后走到了西边的屋子里,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娘,怎么样,我姐她说什么了吗?”

    何小弟看到他娘一进来立马就凑了过来,嬉皮笑脸的,“娘,儿子我可是全靠你了啊。你可不能不管我们。”

    “我倒是想不管,可谁让你是我肚子里头爬出来的?”

    还是生了几个女儿之后唯一的儿子?

    她要是不管。

    谁管这个冤孽?

    “反正我不管,这次你要是拿不出钱来,秀儿可是说了,她就不生娃。”

    何姥姥被这话气的脸色铁青,“行了行了,娘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等到姓陈的过来,她非得让他好好的出一回血。

    这样即能帮着女儿教训了陈大方。

    还解决了自家儿子媳妇的事儿。

    多好?

    何姥姥为着自己脑子里的两全其美很是高兴。

    只是,就是不知道陈大方是明个儿,还是后天来接人?

    被何姥姥掂记着的陈爸爸这会儿正躺在床上起不了身。

    何家那几个男的下手时可都没留情。

    各各都是真的下力气打啊。

    陈敏回到家的时侯,陈爸爸正忍着全身疼想摸到灶间里弄点吃的,听到院门口的动静,陈爸爸还以为是陈墨言回来了,心头一喜,“言言,你总算是回来了,快点帮着爸生个火,热一个这个饼子啥的……”

    刚好走进院子里的陈敏恨不得掉头就走。

    她能不能现在出去,晚会再进来?

    “言言,言言?”

    陈爸爸扭着身子朝外头看,发现了陈敏,脸上更高兴了,“我还以为是你姐回来了,敏敏你之前是不是跟着你妈来的?你妈她还好吧,何家那些人对你们好不好,你放心吧,爸再歇歇,吃点东西身子好一点就去把你娘接回来,咱们这个家不会散的。”

    “爸,你还没吃饭吗,我帮你。”

    陈敏本来想寻个理由走人的,不过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珠转了转,一脸乖巧的坐下生火。

    父女两人合作,烧了锅白开水,热了饼子。

    陈爸爸指挥着陈敏把饼子收好,一人装了两碗白开水凉着,他又指着灶间一角的一个小瓦罐道,“敏敏,这里是你妈腌好的萝卜,你捡一块出来切一下,咱们就着当咸菜吃啊。”

    “爸,萝卜好难吃啊,没别的菜吗?”

    “啊,爸没去后头看,应该有黄瓜啥的?”

    陈爸爸略一犹豫,看着陈敏,“要不你去看看?”

    “不用了,就吃萝卜条吧。”

    陈敏有些嫌弃的闻了下,拿双筷子随便捡了一块,放到水盆里洗了又洗的。

    看的陈爸爸都有些过不去,“敏敏,这酱腌的萝卜就是这样的,不用洗那么多回。”

    “我知道了,爸你去那边等着吧。”

    真是的,光说不做,还时时想着指挥她!

    父女两人吃过晚饭,陈敏认命的起身洗碗,收拾桌子。

    还好只有两个碗。

    她随手泡在水里冲了下,捞起来,在一边的毛巾上擦干手,看了看黑漆漆的屋子,想了下,她凑到了陈爸爸身边,“爸,我姐呢,她不在家吗,她去哪了啊?”好像没到开学的时侯啊,还有,陈墨言不是去考高中了吗,这会成绩应该没出来吧,学校也不可能这个时侯有事找她呀。

    那她去哪了?

    对于陈墨言,陈敏本能的好奇她所做的、所有的一切!

    “她,她说是出去了,我,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个同学家。”

    提到自己的大女儿,陈爸爸心里头涌起几分不安。

    脑海里浮起陈墨言走出家门时一头一脸的血。

    那丫头到现在还没回来。

    应该没事吧?

    他也不想想,这眼看着都要过去一天一夜,又要到第二天晚上了。

    要是有事,多少事情也早发生了啊。

    还轮的到他在这里瞎担心?

    “爸?”

    “啊,怎么了,你说……”

    陈敏小心的看了眼陈爸爸,试探般的开口道,“爸,这次我妈那里,您打算怎么办呀?”

    “你别担心,明天我身子好一点就去把她接回来的。”

    他想通了,这个家,离了谁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以后,他会当好一家之主。

    让这个家的几个人过的更好,更和谐的。

    陈爸爸想法很好,很天真。

    他却不知道再过几十年后的社会上流行一句话,那就是想法很美,现实,很骨感。

    陈敏听了她爸这话却是突然转了下眼珠,“爸,你去何家的时侯可得小心些,我总觉得我姥她们的态度呀,有点不对劲儿。好像总是窜腾着我妈不回来似的,爸你可心里头有点数呀。”

    “那,你妈说什么了吗?”

    陈敏看了眼陈爸爸,摇摇头,“没有,我妈啥都没说。”

    “行了,爸知道了,你去歇着吧。”

    陈敏一脸乖巧的点头,起身的时侯突然道,“对了爸,我昨天的时侯碰到我们班主任,他说要买什么试题试卷的,这样等到上初二时学起来才不会吃力,可是要好多钱,你说咱们要不要买呀?”

    “要多少钱?”

    “……十……十五块。”

    陈敏本想说十块的,结果舌头一打转,直接多了个五出来。

    “真是去买试题啥的,学习上用的?”

    “是啊,爸我骗你做什么啊。”她嘟了下嘴,小脸有些泫然欲泣,“爸您一直都不信我,只相信姐姐说的话,我就知道您一点都不喜欢我,只喜欢姐姐,姐姐比我会做事,比我聪明,还老是跳级,我就是个脑子笨,没人要的,你和妈都嫌弃我,我都知道的……”

    “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和你妈生的,我们怎么会嫌弃你?”

    陈爸爸有些好笑,这孩子,这是吃醋吗?

    他转身从背后的床头柜上掏出十五块钱,“有用的才买,别大手大脚的,记下没?”

    “谢谢爸,爸,我最爱你了。”

    陈敏接过钱,一脸璀璨笑意的道了谢,拿着钱走人。

    看着陈敏的背影,想着陈墨言。

    陈爸爸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五指还有长短呢,哪家兄妹姐妹的没个受偏宠的?

    言言是大姐,应该让着妹妹的。

    再说了,他们也没缺了言言的吃喝啊……

    陈爸爸在自欺欺人。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三天。

    就在陈敏各种打听,想要查出陈墨言到底去了哪里时。

    陈墨言的中考成绩出来了。

    报讯的是陈墨言学校的一名年轻老师。

    一脸欣喜的对上正在院子里收拾的陈爸色,“请问,这是陈墨言家吗?”

    “啊,是,请问您是……”

    “我是陈墨言的老师,您是陈墨言同学的爸爸吧,恭喜您,您的女儿在成为了小升初的全县第一之后,这次的中考,再一次的成为咱们整个市中考学生中的第一名!而且,她的英语,数学语文三科单例第一,每一门都比第二名的成绩高出十几分,恭喜你啊,陈爸爸!”

    一番话说的陈爸爸头都晕了。

    言言,又考了个全市第一?

    张张嘴,陈爸爸的声音有些沙哑,“这这,你们没弄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