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98 扯平(1更

    市一中的人气的当场黑了脸,狠狠的剜了眼陈墨言,甩袖子走人。

    倒是留下来的孙校长,她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充满了疑惑。

    很想当场就问问她,为什么会放弃市一中而选了她们学校?

    不过当着吕校长这个外人的面儿。

    孙校长也只是对着陈墨言点了点头,然后又叮嘱她几句,让她准时带着资料入学什么的,便客气的和吕校长告辞,带着她的人如风一般的直接离去。

    倒是吕校长。

    他看着一脸平静的陈墨言很是有几分不解。

    “你为什么不选市一中?”

    在他觉得,市一中的条件开的真的是很好了啊。

    而且两所学校一个是县,一个是市。

    师资力量什么的不用比较呀。

    再加上陈墨言的家庭条件。

    这闭着眼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的呀。

    可陈墨言却偏偏的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

    他看着陈墨言,声音里充满了不解,“为什么?”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呀,您说是不是校长?”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笑容可爱极了,天真而甜美,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耳目一新,“如果校长非要让我说出点什么来,那么,我只能和校长您说,是因为我喜欢咱们县一中,喜欢孙校长这个人,可以吗?”

    “呵呵,你这个孩子心里头是个有数的,你自己掂量清楚就行。”

    校长虽然心里头觉得陈墨言应该选市一中。

    但这是陈墨言自己的事情。

    而且他相信这个学生是一个有规划,有独立思想的人。

    她这样的选择,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

    这样想着的时侯,他便对着陈墨言摆了摆手,“行了,这事儿你自己心里头有数就好了,我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自己看看都需要准备些什么,有什么困难的可以和你们马老师说,当然了,也可以来找我,我会尽量帮你解决的。”至于那些他能力之外的,那就没办法了。

    他再看好这个学生。

    也不可能因为她而破例、或者是犯事啥的。

    但就是这样,陈墨言已经是很高兴,“多谢您,校长,您是个好人。”

    被发好人卡的校长老脸一红。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

    校长办公室的门口,陈墨言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当她没看到校长的脸红似的呢。

    才走到宿舍,还没进门呢,刘素直接就扑了过来,“陈墨言,你干什么去了,我都来好久了不见你人。”

    小丫头的语气里有些许的委屈。

    更多的却是看到陈墨言的开心、以及高兴。

    陈墨言直接把她给推开,“热,别抱啊。”

    刘素,“……”要不要这样伤她心?

    两个人坐在宿舍里头,刘素瞪了溜圆的眼,一脸的好奇和八卦,“你是说,你中考成绩是第一,然后,刚才去了校长办公室,市高中和县一中两边来要人,你最后竟然选择了县高中?”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陈墨言正低头收拾着自己的书本,试题什么的,这会儿听了刘素的问话,头也不抬的回了她一句。

    这么风轻云淡的态度立马把刘素给气乐了。

    她忍不住伸手戳了下陈墨言的额头,“你怎么能选县一中?市高中多好的资源啊,还有,三年的学费全免啊,这得给你省多少钱?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陈墨言你,你脑子进水了吧?”她越想越气啊,真是气死她了。

    当然。

    这也是因为刘素是真的把陈墨言当成了好朋友。

    一心一意的为着她想。

    不然的话,她管你念不念高中,选哪一个呢。

    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呀。

    陈墨言心里头暖暖的,想了想,她放下手里头的东西,对着刘素解释道,“市高中的师资的确是好,可是县一中的也差不了多少,而且,”她顿了下,一脸认真的看向刘素,“你觉得咱们学生,如果可以让你自己选择的话,选一所学校最看重的是什么?”

    “自然是名气啦,师资,升学率。”

    刘素想也不想的就答了出来。

    而在她的眼里,这些,可都是市高中的代名词儿!

    陈墨言微微一笑,“可是,在我的眼里头,风气才是一所学校最重要的地方。”

    “风气?”

    刘素拧了下眉头,就差对着陈墨言问这是什么鬼了。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老师教的再好,但是没有人真心向学,而且下头的学生攀比成风,心思散漫,你觉得,这样的学校会是一所好学校吗?”

    刘素是个聪明的人,直接就反应了过来,“你说的,是市高中?”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

    孰不知就是两个人这样的一番谈话,等到明年,刘素发了狠的以着初二生的身份直接参加了高考,然后考了个不错的成绩之后,在市高中抱着恶心县一中的心思下再次来抢人时,她想也不想的就拒绝,转而乐呵呵的投奔了县一中的怀抱!

    就为了这事儿,市一中可是没少被教育界的同行嘲笑。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且不提。

    此刻,两女已经走出了宿舍的门,朝着外头走。

    没走几步刘素就反应了过来。

    “哎,你去哪,咱们不是说去吃午饭吗?”

    “是啊,是去吃午饭。”

    “可是为什么朝外头走?”刘素有些蒙,不是要去食堂吗?

    陈墨言好笑的点了下她的脑袋,“之前是谁说的,等我考了第一就好好请我吃一顿的,嗯?”

    刘素也跟着忍不住拍了下自己的小脑袋。

    不过随后她就瞪向了陈墨言,“肯定是你平时老是瞪我,把我给瞪傻的,所以这脑子才越来越不记事,要是我明年考不好,都是你的错。”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看她一眼,“这也是理由?”

    “肯定是呀。”

    刘素一脸的理直气壮。

    两个人笑嘻嘻的朝外走,陈墨言拽着她走进学校不远处的一家小饭馆。

    两人直接叫了一个炒土豆丝,还有一个青椒炒肉。

    然后又点了三个大白馒头,两碗羊肉汤。

    结算的时侯,一块是五块三。

    陈墨言直接当着刘素的面给了钱,“这次我请你,提前给你庆祝啊,等下次你考上高中,咱们再一块庆祝。”

    “好,那你一定不能再抢着付钱。”

    刘素说的很是认真。

    让陈墨言也忍不住跟着认真起来,“好,不抢。”

    因为还没有开学,刘素陪着陈墨言在学校里玩了大半天,下午四点多的时侯被陈墨言给赶走。

    小丫头走的时侯依依不舍的。

    那副表情看的陈墨言好笑不已,“行了快走吧,过段时间还能见面的。”

    “可那能一样嘛,又不是在一个学校了。”

    还是去县城呢。

    之前她们能天天见,可是等到开了学,就要最起码一个月才能见一回。

    这想法让刘素觉得有些沮丧。

    好不容易交了个性子合得来的好朋友呀。

    这转眼又要分开。

    她很舍不得。

    “那我一有空就来看你,好不好?”

    “你说话一定要算数。”

    看着刘素亮晶晶的眸子,陈墨言觉得自己有些像哄孩子的感觉。

    等到终于把刘素哄的走人。

    陈墨言长长的松了口气:比起考三天的试还要让人觉得累呀。

    坐在宿舍的床上,陈墨言心里头盘算了下,也不知道小宝怎么样了,不过她转而又笑了下。

    自己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怜悯别人啊。

    就她这样,能自保就不错了。

    再过几天就要去县一中报到。

    自己,要不要再回家看看?

    最后直到快要睡着的时侯,陈墨言才做了个决定——

    明天。

    等到明天自己醒过来,回家一趟。

    她却是不知道,此刻的陈家,已经成了整个陈家村人眼里的笑资。

    直到第二天陈墨言走进村子的时侯,还是被人指指点点的。

    偶尔有‘警察’‘狠心’之类的字眼儿。

    开头的时侯陈墨言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她走到自家门口时,她脑海里蓦的划过一道亮光。

    那些村子里的人嘴里说的,不会是她吧?

    最后和警察沾上边儿的。

    怕也是只有她一个人了。

    至于狠心?

    是觉得她这样一闹,把自己的亲奶奶和族人都给捅到了警察的眼皮子底下?

    真是针没扎到到自己身上。

    永远不知道有多疼!

    她笑着摇摇头,神色淡然,却是脚步愈发坚定的走进家。

    陈妈妈正坐在外头的小马扎上绊鸡食。

    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不是说去玩了么,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陈墨言没出声。

    她约摸着是觉得不对头,一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陈墨言,脸子唰的落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我还当你有多大的本事,就在外头浪了这么几天,怎么着,被人家嫌弃了,赶出来了?”

    陈墨言觉得,她呀,和自己这个亲妈比起来,果然还是心太软!

    想通了这么一点,她还有什么好气的?

    附和着陈妈妈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是啊,这不是没地方住,所以只能又回家了嘛,反正你们可是我的亲爸妈,谁不管我你们也不能不管我呀,是吧妈?”她看着陈妈妈瞬间被她说的又黑几分的脸子,忍不住在心里头痛快了起来,恶心人嘛,她也会!

    “妈,我饿了,家里头有吃的吗?哦,我自己去找就好,不用妈你帮我弄吃的。”

    她话说完之后看也不看陈妈妈,直接就进了灶间。

    身后,陈妈妈气的差点闭过气去。

    这死丫头!

    强压着火把鸡食绊放,喂好了鸡,她回过头,就看到正坐在灶间门坎上堆着碗绿豆汤喝的咪着眼乐的陈墨言,陈妈妈立马就跑了过去,伸手去抢她的碗,“那是我给敏敏煮的,没你的份儿。”

    陈墨言直接绕开她的手,仰头把半碗绿豆汤倒进自己的嘴里头。

    “妈你说晚了呢,我喝完了。”

    她把碗底朝下,轻轻的晃了下手,眉眼带笑,“要不,我把这汤吐出来,再还给陈敏?”

    “你……”

    “妈不同意啊,不同意那就算了。”

    陈墨言耸了耸肩,笑嘻嘻的转过身子,把碗放回了原处。

    然后,她在陈妈妈气呼呼的表情下,神色悠然的走进自己和陈敏居住的屋子。

    只是这一进去,看着屋子里头的摆设,她立马就乐了。

    是被气的。

    这间屋子比较小,但陈家只有东西两间屋子,东面的屋子是陈爸陈妈夫妻两个人住,这边的屋子自然就归了陈墨言和陈敏姐妹两人,陈妈妈打小就偏疼陈敏,屋子里头仅有的几个木箱子是给她们姐妹两人装衣服杂物用的,五个箱子陈敏占了四个,唯独余下一个给陈墨言的,还是又老又旧的那种。

    陈墨言也无所谓。

    不就是装东西么,是个箱子都成。

    可是现在,放眼一望,这屋子里只余下了四个箱子!

    属于她的那个又破又旧的箱子,不见了!

    而且,打量整个屋子里头,陈墨言几乎瞬间就发现了一件事儿。

    这个屋子里头,但凡是半点属于她的东西。

    都没了。

    陈敏这是把她所有的东西都给丢了出去?

    或者,换句话说,她妈,准备把她给彻底的扫地出门了?

    闭了下眼。

    她转身走出了屋子。

    陈妈妈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看到陈墨言走进屋子,她也不由自主的放下手里头的活计跟了过来,不过她又不想走的那么快,陈墨言转身出来的时侯,她正好朝着这边走,母女两人的视线就撞到了一起。

    “啊,你想做什么?”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陈妈妈竟然被陈墨言这一个眼神吓的咚咚倒退好几步!

    对面,陈墨言先是一怔,接着她就轻笑了起来。

    只是那笑容的背后,却是刀剜般的痛。

    她的妈妈,竟然怕她这个女儿?!

    心里头难受的不得了。

    陈墨言的小脸上却是一片平静,“妈,你说我想作什么,妈你又觉得我能做什么呀?”

    对对,自己可是她的亲妈!

    她要是敢把自己怎么样,她就哭,就闹的整个村子里头的人都知晓。

    到时侯这丫头的名声臭了。

    看她还怎么死活闹腾的要去上学!

    这样一想的时侯,陈妈妈眼神里就多了抹诡谲,“我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呀,你才把你奶奶送进了派出所,现在你又从外头回来做什么?你就是一个搅家精,专门生下来克咱们老陈家的吧?”

    这话倒是说出了陈妈妈的心声。

    她看着陈墨言,恨声道,“早知道当初的时侯我就该把你给掐死的。”

    养这么个仇人似的女儿做什么。

    气死自己呀。

    陈墨言撇了下嘴,“是啊,妈你当初为什么没掐死我?哎,现在后悔了吧?可惜,晚了哦。”

    “你,你个死丫头,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妈您就哪里话啊,您可是我妈,我怎么敢把您给气死?”

    陈墨言看着陈妈妈一脸气愤,偏偏却又有些拿她不知道怎么办的气急败坏的模样。

    内心里竟然很是有几分的雀跃感。

    顿了下,她暗自腹诽:果然,自己的快乐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楚之上么?

    “你可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个白眼狼又黑心的女儿。”陈妈妈定了定神,看着陈墨言直接道,“你不是在外头有住处了么,以后你也不用再回来了,刚才那屋子你也看到了,敏敏她现在也大了,是个大姑娘了,再和人挤着住是不方便,即然你那么有本事,以后也不用再回来了。”

    “反正,这个家也没啥你的东西了。”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顺溜。

    她心里头明镜一样的清楚:之前自己每次被陈墨言气的狠,自家那个男人都站到了陈墨言一边,那是因为他心里头把陈墨言视作自己的女儿,现在啊,她可就不相信陈爸爸还会对这个送自己亲娘进派出所的女儿有亲情!

    谁说陈妈妈不聪明,脑子转不过来的?

    瞧瞧人家这见缝插针的本事。

    能小瞧吗?

    陈妈妈白了眼陈墨言,一脸嫌弃的摆摆手,“行了,你也赶紧走吧,别把你一身晦气沾到我们家来。”

    晦气?

    是说的她呀?

    陈墨言笑了笑,点头,“好啊,那么我想问一句,是谁把我的箱子搬出去的?是你,还是陈敏?”

    “你问这个做什么?”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的眼神满满的警惕,“谁搬的还不是一样?你赶紧走……”

    “我是要走呀,不过走之前嘛,我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

    她转了一下身子。

    不远处,陈妈妈被她这动作吓的心头一跳,脚抬起来噌的后退好几下。

    反应过来的时侯陈妈妈又气的想抽自己一巴掌。

    她可是当妈的。

    怕这个死丫头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

    陈妈妈的话音儿还没完全落地呢,西边屋子里,直接飞出来一包又一包的东西。

    兜头盖脸的朝着她砸过来。

    陈妈妈眼尖,刚好看到半空中一件长裙飞出来。

    她气的一声尖叫,“那是敏敏的衣服,陈墨言你要做什么?”一边喊一边朝着前头扑过去。

    伸手把几件衣服接住。

    只是还没等她把地下的衣服捡起来。

    就听咣当几声。

    陈墨言竟然是直接把陈敏几个半人多高的木箱给掀翻,滚出了屋子。

    叮叮当当的声响中。

    陈墨言轻笑着转过身,“陈敏把我的东西丢了,现在,我也掀了她的,行了,扯平。”

    ------题外话------

    有二更。我先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