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03章 高中初始(2更

    “你你你……”

    这位旧生明显没想到陈墨言会这样的张扬,而且,这丫头简直就是牙尖嘴俐!

    要是换成别的一般的才入学的女孩子。

    被他这么脸上明摆写着‘找碴’两个大字的男孩子一堵,再用话一刺。

    不该是各种的小心冀冀的说好话,以期自己能放过她。

    或者,被吓的六神无主,害怕的哭起来也算呀。

    可是这小丫头是怎么样一个表情?

    竟然还拐着弯的骂他不是人!

    难怪杨惜被这丫头气的黑了好几天的脸。

    他看着陈墨言,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陈墨言却是呀的一声惊呼,身子后退好几步,“这位学长你想做什么,呜呜,学长,我要是哪里做的不对惹学长生气你说出来,我给您道歉呀,我给您陪礼啥的都行,您可千万别打我,呜呜,学长,我胆小儿……”她一边说一边抬手拿袖子去擦眼泪。

    陈墨言的身后就是食堂。

    她刚才那一声惊呼又急促又尖锐。

    而且陈墨言又有意提高了几个分贝发出去的。

    自然是惊动了不少的人。

    一个个异样的眼神朝着食堂门口的看了过来。

    其中不乏有认识这位男生。

    或者是和他同个班的。

    这让大家看到自己竟然欺负个女孩子。

    还是个新入学的?

    男生的脸顿时就有些精彩了起来。

    耳边似乎是响起自己班上那些男孩子的嘲笑声?

    他心头一慌,狠狠的剜了眼陈墨言,“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再欺负杨惜,还有呀,你明天就去给她道歉,要是杨惜原谅了你,我以后自然就不再找你麻烦,不然,不然……”终究还是个学生,哪怕已经是高二的一员,比起外头社会上的那些人还是稚嫩不少,甚至两者是绝对不能比的。

    所以,哪怕是一心的想对着陈墨言发狠。

    想要在临走前落几句狠话。

    让她知道知道害怕啥的也是好的呀。

    结果就是不然了好几下,他他,竟然不知道说些啥好了。

    对面,陈墨言嘴角抽了下,忍不住有些许的无语。

    就这胆子的,还想着来找她麻烦?

    她眼底的笑意看的对面男孩子更恼了,眼神里全是怒意,“你要是不听我的,你就给我小心点。”

    “哦,我知道了呀,这位学长。”陈墨言很是乖巧的点头。

    这让那个男孩子很是满意,“记下了最好,记得明天去给杨惜道歉,让她原谅你,要是你办不到,我……”

    “学长,你的牙齿上有韭菜。”

    扑。

    两人的身后不远处,离着近的几个男女学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个个的看着孔槐的眼神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此后,更是有不少人在班里头不时对着孔槐喊,“学长,你的牙齿上有韭菜……”到最后,整个高二二班的人都知道了这话,甚至,孔槐这个名字整个就和这句话挂上了钩,更是自此后多了个绰号:韭菜!

    这是后话且不提。

    此刻,还不知道这句话对自己有多大杀伤力的孔槐却也是气恼不已。

    暗自瞪了眼陈墨言,却也没再多说什么,黑着脸转身走人。

    身后,陈墨言一脸的无辜:

    怎么这就气跑了?

    学长的牙上真的有韭菜呀,她就是实话实说好不?

    她转过身子,然后就看到身侧几个男女学生瞧着她一个个异样的眼神。

    陈墨言眨眨眼,再眨眨。

    然后,她一脸平静的,走人!

    倒是在她身后走着的几个男孩子,其中一个实在是忍不住,看着前面已经拐了弯的陈墨言,忍不住扭头看向身侧的同学,“你说,她是不是故意说那话的?”

    “肯定是故意的啊,这还用想?”

    “是呀,绝对是故意的,不过话说,这女孩儿胆真大啊。”

    在大家议论纷纷中,这件事情再次以着旋风般的速度朝外扩散。

    最后,漫延至整个校园。

    以至于第二天早自习,高一一班听到风声的同学们一个个朝着她身上看了过去。

    陈墨言摸了下鼻子。

    自己脸上有花吗,还是脏了?

    她扭头看了眼乔艳,想起早上她们几个也是个个一脸的欲言有止,再联想到之前进教室时整个班人对她的异样关注,不禁挑了下眉,“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们知道了些什么,和我有关系?”

    想来想去的。

    陈墨言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呀。

    除了跳级,中考第一。

    她这个高一新生真的没啥出名和招风头的事情了呀。

    她在这里默默的反思,身侧,乔艳想了想,凑了过来,“你昨天中午在食堂,又得罪了一位学长呀?”

    “什么叫我又得罪了一位学长呀,我哪里有得罪人?话可不能乱说呀。”

    陈墨言推了她一下,让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我怎么是乱说呀,不信你问咱们班上其他的同学,哦,还有她们几个,都知道的嘛。”

    乔艳一脸的狐疑,看着陈墨言,“你怎么得罪学长了呀,咱们才新生,刚入学呢。”

    “慢着,第一,我真的没有又得罪谁,更没有之前得罪过谁,这都是外头那些人胡乱传的。”陈墨言看着乔艳,抬眼看了下她,慢腾腾的翻出自己的英语课本,一边悠悠然的解释着,“你如果说的是昨天中午食堂门口的事情,我可以解释下,我吃午饭想回去,可是门口有位学长跑到我面前,非说看看我这个高一级第一名长什么样儿,我就站在那里让他看,顺便和他聊了几句,真没别的。”

    难道真的是外头传错了?

    乔艳眼珠转了转,再次锲而不舍的问,“那你们都说了些啥?”

    说了些啥?

    陈墨言想了下,很是淡定的开口,“我说,原来学长有两个鼻一个眼呀,我最后又好心的告诉他,他牙齿上有韭菜,不过不知道他是没听到还是怎么的,扭头就跑了……”

    乔艳表示自己都有些看不懂眼前的陈墨言了。

    这还叫没有得罪人的话。

    那么,请问陈大小姐,什么才叫得罪人?

    可看着陈墨言满满的淡然神色,她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表示:你好,你很好!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很是淡定的移开了眼。

    倒是乔艳,坐在她身边觉得自己有些风中凌乱。

    再抬眼看到拿出英语课本满脸平静开始背单词的陈墨言,她是满头的问号。

    这个陈墨言,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不过不管怎么样,随着教室门口老师的身影出现,乔艳立马把心思放到了眼前的课本上。

    高二一班。

    孔槐的脸整个都是黑的。

    昨晚,他被自己宿舍里的几个室友取笑了大半个晚上。

    更让他生气的是,就连他昨晚睡梦中,耳中都回荡着韭菜两个字儿。

    最后的最后,凌晨他起床的时侯,更是被吓醒的。

    梦里头,他竟然被一堆堆的韭菜给包裹,缠住。

    那些韭菜好像有着人的意识。

    紧紧的拽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被吓醒的孔槐气到整个人要爆炸。

    都是那个死丫头的错!

    黑着脸走到教室里头,他才在自己的书桌前坐好,不远处,朝着他缓步走过来的那道身影让他心头猛的一跳,双眼里散发出晶亮的光芒,“杨惜,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没事你别急,不管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一头短发的杨惜面庞精致,杏眼儿里含着怒气,“孔槐,谁让你去找那个女孩子麻烦的?你自己想去也就算了,你凭什么打着我的名头啊,我告诉你孔槐,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自作主张,别怪我和你翻脸。”丢下这么一席话,杨惜侧头甩了下头发,如同骄傲的孔雀般高傲的离去。

    再次成为全班笑柄的孔槐气的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课桌。

    也幸好是老师这会儿还没来。

    不然肯定又要罚他。

    最后还是班长站了起来,“行了,都别闹了,开始早课。”

    拿了课本的孔槐却是脸色阴沉沉的。

    全身上下散发着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冰寒气。

    一脸的生人勿近让他的同桌都忍不住往外头挪了挪,不过他们平时也算是合得来的哥们儿,他小心的看了眼孔槐,在心里头叹了口气,低声劝着,“你呀,就别想那些了,马上就要高三,收收心,好好学习吧。”

    为了个女孩子把课业都荒废了个七七八八。

    偏偏那个女孩子还视他为蛇蝎猛兽般的存在。

    半点好脸子都不给。

    值得吗?

    孔槐瞪了他一眼,“不用你多管。”随后他估计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冲,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我就是喜欢她。还有,功课我会补上来的,不会耽搁高考的。”

    他的同桌听了这话也只是无声的翻了个白眼。

    这话,他都听的耳朵出茧了好不。

    补上?不会耽搁高考?

    说的好轻巧!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事儿,说穿了和他本人是没半毛钱关系的。

    他能提醒他几次已经是仁至义尽。

    奈何人家当事人自己不听。

    他有啥办法?

    早课过过就是上午的四节课。

    对于学生来说,四节课的时间不快,但也绝地不慢。

    恍惚间,这一个上午就过去。

    中午吃过饭,陈墨言很是淡定的由着食堂的人对着她远远的行注目礼,她自己则嘴角含笑的收拾好自己的碗筷,看向不远处准备去洗碗的乔艳,“我在外头等你。”

    “嗯嗯,我马上就好。”

    马菲也在另一张桌子上站起来,“我也不吃了。”

    不过在门口站了那么一下,马菲和乔艳两个人就相携着走了出来。

    看到站在门口的陈墨言,马菲甜甜一笑,“陈墨言,走了。”

    “嗯,走吧。”

    三个女孩子走在一起,乔艳一边走一边抱怨,“这食堂里头的菜真难吃呀,好像是水煮的。”你说你弄个大白菜也就算了,可是和个水煮的没啥两样,好歹的放几滴油呀,不然,多放点盐也行吧。

    现在这味儿寡淡寡淡的。

    简直就和喂猪的差不多。

    陈墨言知道乔艳家是县城的,而且据说家里头条件好像还不错。

    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没吃过什么苦的吧。

    以至于在学校里吃了几天的饭菜都忍不住嘀咕起来。

    她想了想,看向乔艳,“你是县城的人,怎么还住校?”

    陈墨言这话一出口,马菲也跟着望了过来。

    乔艳嘟了下嘴,“我嫌家里头我爸妈老是管我,念叨的好烦啊,住校就没人管我了啊。”

    她那一脸小得意的样子看的陈墨言无语。

    不过,估计乔艳这心理也是真的。

    笑了笑,她把话题转开了,“你们今晚可是要早睡了,明天英语老师说要小测,成绩太差的话,我觉得她会生气的。”她们的英语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戴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上课可严肃了,全班除了陈墨言等几个人,余下的都被她换着法子惩罚过!

    乔艳是最怕被英语老师罚背课文、背单词的。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一声哀嚎,她回头抱住了陈墨言的手臂,“陈墨言同学,我明天可全靠你了啊,你不会看着我事后被罚吧?”她一脸的委屈,抱着陈墨言的手臂不松开,“我要是再被罚背十篇课文,我会死掉的。”

    “不过是小测,而且我想过了,咱们没学多少东西,这小测验多数都是初中的……”

    “问题是,我初中的英语也不会呀。”

    乔艳都要哭出声来了,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委屈,“我最讨厌英语了。”

    “你平时多用点心啊。”

    陈墨言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是觉得无语。

    明知道英语是短项,还不抓紧补?

    “可是,我看着英语单词就头晕,想睡觉啊。”她一脸的无辜,“在我眼里,英语简直就是天文啊,英语课本那就是天书!”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她倒是认识,而且也背的滚瓜烂孰的,可是这些字母翻过来覆过去的组合出来的一个个的单词,然后再组成的句子,在乔艳眼里头瞧着吧,这一行行歪歪斜斜蝌蚪似的,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好不?

    对此,陈墨言只能无语的抬头望天:

    有些人的语言天赋的确是差。

    甚至是惨不忍睹。

    她能奈何?

    第二天早上自习过后,第一节课就是英语小测。

    四十五五分钟的小考下来。

    陈墨言是神清气爽,乔艳等到试卷交上去,整个人趴在桌子上都要哭了。

    她看着陈墨言,“陈墨言,我要死了,怎么办,明天我一定会被老师罚的。”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淡定的拍拍她的肩头,

    “我精神上表示同情你。”

    “啊,陈墨言,我要和你绝交。”

    对于这样子的话,陈墨言直接当成了耳旁风:乔艳的性子向来跳脱,有点疯,说起话来更是什么夸张说什么,这会儿说绝交,转过头不到一秒就又腻到了你的身边儿,两人虽然才相处了没多久,但陈墨言却已经很是熟悉她这性子,所以,听到她说这话眼皮不抬一下,甚至,还对着她摆摆手,“慢走不送。”

    乔艳,“……”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怒。

    掀桌!

    开学半个月左右,一班所有的课目都来了次小测。

    也正是如同陈墨言所说的那样,主要就是各课的老师摸下底。

    至于最后出来的成绩?

    自然是陈墨言同学稳坐第一名!

    这也导致几个课目的老师都对陈墨言愈发的青眼有加。

    而这样的情况导致的后果就是,在所有高一一班同学的眼里头,他们一班的陈墨言,成了所有老师眼里头的红人!红人嘛,自然就是是非多的,更何况陈墨言刚开学报道的第一天第二天连续着得罪了几个人?再加上心里头牵怒着陈墨言的周红,在她的背后,瞧不上她或者是议论说是非的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陈墨言对于这些向来是不以无意的。

    倒是乔艳。

    好几次都在陈墨言的跟前义愤填膺的拍桌子,“陈墨言,那些人太可恶了啊,你明明没做什么的,又没惹到他们又没怎么着她们的,一个个的八卦,竟然那样的说你,真的是讨厌死了。”

    “理那些人做什么,你要是有空多记几个单词。”

    乔艳瞬间失声:她讨厌英语!

    旁边正在写日记的马菲忍不住扑吃一笑,她收了笔,把手里头带锁的笔记本阂上,扭头,也是一脸无语的看向乔艳,“你不能这样啊,你的英语偏科太严重了,等到高三怎么办?乔艳,你听陈墨言的,回头赶紧在英语上下死功夫,最起码得拉上来些距离啊。”要说乔艳成绩也不错,中等偏上的成绩。

    可这英语的得分……

    每回考试她能在倒数十几名里头转悠!

    气的英语老师好几次都问她,是不是看自己不顺眼,不想好好学什么的。

    当时乔艳回答的可无辜了。

    可就是她那副无辜的模样,让英语老师更气呀。

    后果就是直接逮了乔艳,死盯。

    所以说,这段时间乔艳简直就是在英语老师的迫害中渡过。

    听了马菲的话,她一头倒在了床上惨嚎起来,“我这还不努力吗,我背单词背的头都疼了好不好?”

    她也不想这样的呀。

    问题是,她一看到英语单词就觉得眼皮重,想睡觉怎么破?

    陈墨言挑了下眉正想出声,外头响起宿管老师的大嗓门,“陈墨言,陈墨言,有陈墨言的信,赶紧来拿。”

    她的信?

    陈墨言挑了下眉,满脸疑惑的向宿管老师处走去。

    ------题外话------

    猜猜,谁的信。猜对了明天有奖哦。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