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3章 打算,我得好好看着你(2更

    “你你你,你想找工作?”

    乔艳被陈墨言的这话给整个吓到,嘴巴张的能塞下鸡蛋,“你能找什么工作呀?”

    “先看看,能找到什么工作就算什么吧。”

    陈墨言看着乔艳笑了笑,倒是没有为着她的话而难为情什么的。

    再说了,她也清楚乔艳说那话的意思不是看不起她什么的。

    估计在她的眼里头,找工作干活赚钱啥的。

    那都是大人们需要去想的事情。

    是她们的爸爸妈妈一辈的人。

    在乔艳想来,她们还都是孩子呢。

    现在要做的不就是好好学习吗?

    陈墨言笑着看了眼乔艳,“走吧,我和你一块去收拾东西。”

    “等等,我不回去,我明天和你一块去找工作。”

    陈墨言的脚步顿了下,看向她,“你今天先回家,你给我留个地址,我要是找到工作就去找你。”

    想到自己之前已经和家里头的人说了要回家。

    乔艳只能妥协。

    最后,她巴巴的看着陈墨言,“那你一定要来找我啊,不能说话不算数。”

    陈墨言失笑,“好。”

    等到马菲她们从考场回来的时侯,乔艳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我走了啊,大家新年愉快,咱们明年见。”

    乔艳笑着和每个人道别,互相道了新年好,提前拜了年,便提着个小包袱向外走。

    她的身后跟着陈墨言。

    乔艳一路走一路叹气,“言言,这鬼天气太冷了,呜呜,冻死我了。”她扭头看了眼陈墨言,看了眼她身上比自己身上还要薄的碎花棉袄,皱了下眉,“言言你穿的这么冷,你不冷吗,我都要冻死了。”

    “我里面穿了毛衣呢。”

    陈墨言这话倒不是假的,才入秋那会儿,知道自己是什么都没有的人,更不会有人想着帮她做,陈墨言觉得自己不能亏待自己呀,直接揣着钱出去县城的成衣店,扯了两块布,然后又弄了几斤棉花,好歹的利用几个周末的时间把棉袄棉裤做了出来,当然了,这一辈子头回捏针,针脚什么的都有些不好看。

    不过这些谁注意呀。

    保暖就行!

    后来,她又趁着星期天的空去街上转了两圈,秋裤毛衣啥的,一咬牙直接买了两套!

    这样下来,虽然她没有回家,看似没有管。

    但是!实际上,今年的冬天,却是陈墨言这么些年来过的最好最暖和的一个冬天!

    送走了乔艳,陈墨言回头朝着宿舍走。

    看着校园里不时有朝着外头走的学生,陈墨言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就加快了两分。

    晚饭后,她草草的洗脸刷牙,兑了半盆热水烫了下脚。

    然后抱了本书缩进了被窝。

    马菲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没这么冷吧?”

    “我也不知道,总是觉得冷。”

    陈墨言说完这话自己也跟着怔了下,这两年,她好像特别的怕冷?

    还是说,只是因为自己的心态改变。

    所以,连带着对自己所处的环境也有了不一样的心态?

    想了想,她决定把这个念头给抛开。

    暂时性无解。

    第二天早上,马菲她们几个人先后离去,陈墨言笑着把她们送走。

    最后走的竟然是周红。

    她看着陈墨言,眼里头的冷意尽显,“陈墨言,你不走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陈墨言觉得吧,自己现在还能和周红面对面,那纯属是学校安排的宿舍是这样的,要是能换,她早就换了呀,但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自打上次两人因为方络而起争执,陈墨言可是真的当真没有多看周红一眼的,哪怕在教室里头,当着同学和老师等人的面儿,她也从不曾把眼神落在周红身上半眼。

    所以,不过短短的时间内,高一一班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儿。

    那就是陈墨言和周红两人不合。

    至于不合的原因是啥。

    众说纷纷。

    当然了,也有那么一些知晓内中原由的,不过也只是暗自议论几声。

    谁让,陈墨言是常年的高一第一。

    老师眼里头的红人呢。

    这样的情况下,周红竟然在离去的时侯问自己怎么不走。

    直觉的,陈墨言觉得她是有其它心思的。

    周红不可能纯粹的只是关心自己呀。

    她看着周红,似笑非笑的,“慢走不送呀。”

    “哼,我知道你的心思,方络今天也不回去呢,你也不回去,你们两个……”

    周红的语气很是愤怒,鄙夷。

    陈墨言看着她,最终忍不住哈的一声笑,“关你屁事?”

    把周红气走,陈墨言坐在床边忍不住揉了下眉头。

    这事儿闹的啊。

    周红怎么就盯起了她一个人?

    虽然她不怕麻烦,但是老这样下去……

    陈墨言用力揉了下自己的脸,眉头轻轻蹙了下,难道说,转宿舍?

    或者,转班?

    坐在床上无所事事的陈墨言最终一笑起身。

    不管是转还是不转。

    是转宿舍还是转班啥的。

    都得等到明年开学,那都是新年过后的事情了。

    现在她要做的可是找事做,赚钱,找住的地方!

    把身上重要的东西装了个包,陈墨言斜背在身上,脚步轻快的走出校园。

    先去那个中年妇女那里叫了一个大包子,就着一碗羊肉汤把早饭解决,开了钱之后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起身离去,朝着那个中年妇女笑道,“孙婶儿,您在这里摆摊多久了啊。”

    “也没个几年,前年春天才过来的,娃要交学费,家里缺钱啊。”

    孙婶儿一脸的憨厚笑容,手脚麻利的帮着另外几个学生包了几个包子递过去,收了钱后才笑呵呵的扭头和陈墨言搭话,“你这丫头,不是放假了么,怎么,今天不回家吗?”

    “嗯,我还有点事儿,过几天再回。倒是你孙婶儿,我们这里都放假了,你还做谁的生意啊。”

    “啊,是放假了,这不我也过几天准备收摊回家了吗。”

    孙婶儿说到回家,脸上的笑又增了几分,眼里全都是光,“俺家娃前几天也放假了,还拿了奖状给俺呢,俺答应她,过几天回家的时侯买肉,扯块花布做新衣裳,这不是过年嘛,孩子,就图个新鲜,呵呵。”她的脸上已经布满风霜刻下的印痕,三十多岁的妇女,好像四五十岁的人。

    但这一刻,她提到孩子时的眼很亮。

    脸上放着光。

    整个人好像在这一瞬年轻了好些岁。

    陈墨言在心里头默了下,想了想她开口道,“婶儿,你知道哪里有需要人干活的吗,像我这样的,我啥活儿都能干,也有一把子力气……”

    “娃你这是打算赚钱,不回家了?”

    “是啊,能挣几个是几个,过年那几天再回去。”

    孙婶儿倒也有些理解陈墨言这些话,可她苦着脸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摇了头。

    “娃啊,婶儿真的是想不出来,不过,你这么一个女娃,一个人多不安全,还是赶紧回家吧。”

    她在外头摆摊,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的不行。

    可她更知道农村人家的日子不好过。

    供一个学生多难呀。

    这孩子估计也是瞅着家里头实在是撑不下去,才有这样的想法吧。

    她叹着气,“要不你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去?”

    陈墨言笑着道了谢,起身朝着县城的街道上走去。

    按着她的想法,总会有什么铺子啥的需要人手吧,再不济的,她去洗盘子做保姆的也行呀。

    可惜她整整在外头转了两天。

    硬是没找到半点的线索!

    倒是第四天的时侯把宿管老师给惊动。

    在傍晚陈墨言回来的时侯特意堵上了她,“你是那个601的吧,你叫啥来的,陈墨言,你们高一不是早就放假了吗,你怎么还不回去?”宿管老师是一脸的警惕,她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全是打量、探究和审视。

    似乎这样就可以看透陈墨言这几天出去都做了些什么。

    是不是去做坏事了啥的。

    陈墨言一脸的恭敬,“老师,我这几天有点事,是一个亲戚家出了些事,我去帮了下忙,不过您放心,最迟后天,我就走,真的,我没做什么坏事情的……”

    “真的吗?那成,你自己记得呀,最迟后天,可不能再晚了。”

    送走了宿管老师,陈墨言苦笑着打开了宿舍门。

    明天,后天。

    她到时侯能搬到哪去,难道,真的要露宿街头吗?

    转眼又是两天。

    宿管老师仿佛是为了提醒陈墨言,早上的时侯特意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

    陈墨言早上六点半出了校门。

    仍旧是在孙婶儿那里吃的早饭。

    一个包子吃了半天,她的眉头始终紧紧缩着。

    想不出办法。

    一点都没有。

    “怎么了,今天这包子不好吃吗?”孙婶儿把那边的几个客人送走,回头看到陈墨言一个包子还没吃完,不禁怔了下,以往这丫头吃的爽快极了,难道她今个儿蒸的包子味不对吗,“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呀,你没找到活吗,要不你听婶的,还是赶紧回家吧。”

    “婶儿你要回家了吗?”

    “可不是,下午就回。”

    孙婶儿笑着看了眼陈墨言,转过身又拿了个包子给她,“婶儿一会就收摊了,今个儿这两包子婶儿送你。”

    “这怎么成,婶儿,我给钱……”

    “给啥钱,婶儿再不济也不差这两个。”她一边手脚麻利的收拾着东西,一边念叨,“我们家那几个小兔崽子呀,可是眼巴巴的盼着我,虽然没说,可保准天天在村口盼着俺呢,呵呵,真恨不得马上就回去呀。”

    陈墨言听着孙婶儿这话,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

    她咬了咬唇,几次犹豫之后,最终看着孙婶儿开口道,“婶儿,您这回家打算什么时侯回来?”

    “呵呵,肯定是要过了十五的,我家里头人多,事儿多,回去一趟就不好出来。”

    陈墨言这会儿已经在心里头打好了腹稿,她咬了两口包子,又组织了下措词,然后才带几分期盼的对着孙婶儿开口道,“婶儿,即然你要回家,这摊子肯定是暂时不用了的吧?”

    “那是肯定的呀,呵呵,我都一堆的扛回去,可累了呢。”

    放在这里小一个月的时间。

    她可不放心。

    听了她的话,陈墨言再也没有了一丝的迟疑,直接道,“婶儿,您看要不咱们商量下,我租下婶儿您这些东西,只租一个月,我给您一个月的租钱。”她怕孙婶儿不知道租金是什么,干脆加上一句解释道,“就是说,我用一个月您的这一摊子,我不白用,我给您钱,当然,这钱不能太贵,不然我也拿不出来。”

    “你这孩子,这些都是大人的家伙什儿,你能有啥用?”

    孙婶儿倒是听明白了陈墨言的话,只是有些诧异。

    “难道你还想在这里卖包子吗,可这都放假了啊……”

    陈墨言笑,“婶儿,总有不放假的人啊。”大不了到时侯她背着包子走街穿巷去!

    “可是婶儿也不知道这钱怎么个给法呀,还有,婶儿也不知道怎么找你……”

    万一等她回来时。

    这丫头带着她的东西跑了呢?

    陈墨言笑,“婶儿,我给您八块钱,就这样东西,我用到正月十五,等您回来就还您。”

    “您看这事儿行吗?”

    “啊,八块钱啊,这这这……也忒多了啊……”

    她起早摸黑的,这一个月也挣不了十块钱呀。

    这丫头开口就是八块钱……

    孙婶儿看着陈墨言的眼神有些怀疑:有这些钱,还用她留在这里赚钱,不回家?

    陈墨言笑着又加上一句,“不过,孙婶儿,我得住你现在住的地方。”

    “啊,你怎么知道我有住的地方?”

    孙婶儿满脸的疑惑。

    陈墨言笑了笑,“我给您八块钱,用您这些东西,然后住在您现在居住的地方,您回来的时侯东西和住处都是您的,您看这样行么?”她心里头是打算用这些家活什儿啥的做一段时间的早饭卖,包子油条稀饭的,赚多赚少的先看看,反正也就这半个月的事儿,最主要的是,陈墨言觉得有住处了呀。

    她手里倒是有租一个屋子或是小院的钱。

    可陈墨言觉得没这个必要。

    “行,你这个娃啊,婶儿也不问你啥了,你一会和婶儿回去瞧瞧,要是你觉得能住,那你就搬过去住吧。”

    应该也是个命不好的娃吧?

    孙婶儿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多了抹慈祥,“你可是个学生娃,婶儿住的那地儿可是有点脏,你有个心里准备呀。”她是和另一个亲戚一块合住,是一个阳台隔出来的小间,冬冷夏热的,不过孙婶儿是觉得无所谓。

    她是出来赚钱的,可不是享受的。

    即然两个人说定,陈墨言便点头同意了这事儿。

    她想了想,和孙婶儿说先回去学校一趟,等到中午十二点左右的时侯再过来。

    只是她才走到学校门口。

    就被一道身影给拦下,她看着来人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在这,我可是你妈,你是我的女儿,我女儿放假了都不回家,我这当妈的来看自己的女儿还不行吗?”陈妈妈看着陈墨言,眼里头全是怨责,她刚才在校门口等了半天,又冷又冻的,小北风呼呼的刮,吹的她整个身子都要成冰棍了,这死丫头倒是好,一身的棉袄棉裤,那小脸红扑扑的,看的陈妈妈碍眼极了。

    “你个死丫头去哪了,我在这里等你半天,你说,你放假了为什么不回家?”

    陈墨言看着陈妈妈到这个时侯了还在这里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笑,你妈我大老远的来看你,你倒好,竟然不在学校里头,我和你爸辛辛苦苦的供你读书,我们容易么我们,你倒好,放假不回家,竟然天天在外头鬼混,你说,你是不是又老毛病犯了,出去和那些男人鬼混去了,你这死丫头,你怎么就不让我和你爸省点心呢你,走走,赶紧和我回家去,我得好好的看着你才行。你可是大丫头了,可不能再犯混了啊。”

    说完这一番话,她眉毛一厉,伸手就去拽陈墨言的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