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14章 是我不小心

    陈墨言自然是不可能让她给碰到的。

    脚步一错,她身子极是灵活的后退两步,避开陈妈妈的拉扯。

    陈妈妈脸一黑,下意识的就想扯了嗓子骂,不过想起之前陈敏再三的交待,她只能忍下那股子恶气,饶是这样,脸色比刚才可是更加的难看,眉毛拧了起来,眼神愈发的透着恶气,“我说你这丫头,不就是家里头说了你,你要不要这样连家也不回?我这当妈的都亲自来接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她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校门卫室的人朝着她们这望过来。

    声音愈发的提高,“妈知道错了,你爸也很担心你,你就别气,这也放假了,赶紧和妈回家,啊?”

    陈墨言看着陈妈妈,看着她这个样子,觉得挺好笑的。

    歪了下头,她轻轻一叹,“这些话,这做法和行为,都是陈敏教你的吧?她人呢,她来了没有?”

    “你胡说什么呢,我是来看你的,这些话也都是妈想说的,怎么和你妹妹扯上关系了?”

    陈妈妈心里头有些许的发虚。

    毕竟吧,她是没想到陈墨言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了她说的话都是陈敏教的!

    她硬着头皮,“你学校里还有东西吧,走,妈和你去拿,咱们一会赶下趟车回家,啊?”一边说一边双眼朝着陈墨言身上的棉袄棉裤不住眼的打量着,这死丫头身上穿的这一身儿瞧着倒是个好的,刚才她不小心摸了一下,那棉絮也是软的,看起来倒是像比敏敏的还要好,回家她得好好的看看才行。

    要是真的比敏敏的好……

    不过这丫头最近两年窜的个头挺高的。

    要是给敏敏穿的话怕是要大了点。

    不过没关系,她再改改就行了。

    至于陈墨言穿什么?

    陈妈妈表示自己直接没想到这一回事儿。

    再不济,不是还有敏敏穿旧的么。

    陈墨言要是听到她妈这心里头,估计得怄死:

    她妈这是真的把她当成傻子来哄了吧?

    把她哄回家。

    就是让她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让给陈敏的?

    哪怕是不知道陈妈妈的心思,可看着陈妈妈那上下打量、满是寻思的眼神儿,陈墨言也觉得自己能猜出个几分,自己回去,有什么好儿?她笑着摇摇头,“你回去吧,我不会和你一块回去的。”

    “你不回去?那你要去哪,啊,你个死丫头,长本事了是吧你,啊?”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这个样子,看着她小脸上淡淡的神情。

    气的抬手就想上前去打人。

    可惜,陈墨言灵巧的退开,脸上仍旧是那种气的陈妈妈咬牙切齿的笑。

    “妈,你这说不了两句就动手打人的习惯可不怎么好呢,还有,你之前可是说心里头想我,和我爸在家里头都担心我,可是我瞧着您现在这个样子,自从看到我之后就非打即骂的,脸色更是从头黑到尾,还有那眼神儿,我离您这么远都能感觉到您眼里头的凶气,你这个样子,我可没感觉到半点为我这个女儿担心的样子哦。”

    甚至,连这开口的语气和话都让陈妈妈听的胸口疼。

    她想也不想的就冷笑了起来,“你别以为你现在上了高中,就以为自己长大了,真的翅膀硬了,我和你爸还没死呢,就你这样的,上个高中就得瑟成这样,连自己爸妈都不认了吗?陈墨言,你说我要是去你们学校,找你们校长说说这些事儿,你觉得你们校长会不会给我这个当妈的主持公道?”

    陈墨言怔了下,接着她看着陈妈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最后,她笑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看着陈妈妈,认真的,仔细的看着。

    陈墨言的眼泪就那么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原来,前世她心里头那么期待、渴盼的妈妈,就是这个样子的呀。

    果然是,没有的好!

    “你笑什么笑,你个死丫头,你给我住嘴,你信不信我撕你的嘴?”

    陈墨言慢慢的收了声,抬眸,看着陈妈妈笑了笑,“你怎么不敢呀,还有你不敢的事情吗?”

    “哼,你知道就好。”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得意:

    这丫头知道自己的厉害了吧?

    哼,她要是乖乖听话还好,不然的话,她就让她念不成书!

    想到这里,她看着一脸平静的陈墨言,竟然挺了挺身子。

    似是,觉得自己拿捏到了陈墨言的软肋而自豪。

    “行了,你赶紧带我进去,拿了你的东西咱们好回家,我在这里站了大半天了,怪冷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理所当然的迈脚朝着校门口走。

    不过快要走到校门口那里,想起自己之前被那个看门的死老头子拦在外头,她好说歹说的就是不让她进去找人,害得她外头冷风吹了这么久,她就气的不行,可她也怕对方再不让她进,要知道刚才那死老头可就说了,要是自己再纠缠下去,他就要报警啥的了,万一自己真的把他给惹急了喊了警察过来?

    她可不想和自己婆婆那样到派出所里头待几天!

    这样想着,她就扭了头,骂骂咧咧的去看陈墨言,“你走那么慢啥子,还不赶紧去和那个老头说一声,就说我是你妈,我是来帮你拿东西,接你回家的,让他让我进去,咦,你个死丫头,你站那做什么?”

    陈墨言笑了笑,“我说过,我不会和您回去的。”

    陈妈妈气呼呼的往回走,抬手就要去扯陈墨言的耳朵——

    她不想像以前那样,一不如意就去拧陈墨言的耳朵,直到拧到她听话为止呢。

    不过这次陈墨言却是灵巧的一转身子。

    然后,陈妈妈手下就空了。

    她脸一黑,竖了眉正想骂,不远处陈敏一路小跑着过来。

    小脸红扑扑的。

    哪怕是穿的衣裳肥肥大大,棉袄袖子上全是污渍,棉裤挂在她的腿上,宽宽大大的,瞧着那样子,应该是陈妈妈的衣裳改的?不过饶是这样的穿着,却是半分不损陈敏那眉眼里头的清秀婉约,她手里头抱着一个书包,也不知道装了些啥,看着沉甸甸的,这会儿她小跑着过来,额头上多了抹汗渍,站在两人跟前一脸的焦急。

    “妈,姐姐,你们两个有话好好说呀,这是做什么?”

    她一边抱着东西劝,一边满脸着急的跺着脚。

    好像是要上前去拉但又不敢似的。

    “妈,妈你之前不是说很想姐姐,这次过来会好好和姐姐说的嘛,你都在路上答应过我的呀。”陈敏这话一来是想着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她这当女儿当妹妹的多好呀,你看,她姐姐在家里和爸妈闹的那样僵,她却是个乖巧的,还帮着劝姐姐劝妈妈,这样子的自己落在外人眼里头,她就是妥妥的乖孩子呀。

    让人看了不知不觉的就给自己加分了不是?

    二来吧,她则是用这话去点正在气头上的陈妈妈:

    你来的时侯可是答应过我的!

    她这话一出来,然后眼神儿又轻轻的扫了眼陈妈妈。

    说也奇怪,陈妈妈本来扯高气昂,满腔愤怒的心思竟然一下子消散了个七七八八。

    然后,她再看陈敏时一下子就心虚了起来。

    毕竟自己来县城的路上可是答应了这个女儿,不管怎样都不能发火,要好好说。

    把这个死丫头劝回家去的。

    看着眼前这一幕,陈妈妈有些后悔:

    早知道刚才自己就压着点火气呀。

    先把那个死丫头哄回家。

    等进了陈家的门儿,其他,还不都由着她吗?

    想到这里,陈妈妈那叫一个懊恼呀。

    不过眼珠子一转,她立马就垮下了脸,要哭不哭的,“你以为妈我想呀,还不是这个死……还不是你姐,她这一大早上的不在学校,我等了半天冷了半天冷风啥的也就算了,可你看看她,还是个学生呢,竟然夜不归宿,我可是她妈呀,我这一担心,能不急眼吗,哎,言言啊,你别误会,妈是真的担心你,才一时气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抹了抹眼里并不存在的眼泪。

    然后,伸了手就要去拉陈墨言的手。

    自然是又一次的落空。

    陈妈妈脸色一僵,心头恶狠狠的骂了两句死丫头,脸上更是做出一副懊恼,委屈的模样。

    “言言啊,妈知道错了,可你也得给妈一个改正的机会不是?”

    “言言,你爸他腿前些天又摔了一下,到现在还没好利落,他向来是疼你的,你就不回家看看他?”

    陈妈妈又抬手抹了抹眼泪,“你爸他晚上睡不着,一夜一夜的想你啊,言言。”

    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有几个路人围过来。

    而且,还有刚才撵自己走的那个门卫死老头,陈妈妈的眼珠一转。

    说出来的话更加的委屈,“妈知道当初小宝那件事情上你奶奶是冤枉了你,我和你爸也不对,没有相信你的话,可言言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你奶奶她是长辈,又向来身子不好……可是言言呀,你最后不也报了警吗,你奶奶还被警察拘留了好些天呢,这事儿我和你爸也没怪你吧,言言,你就别气了,和妈回家吧,啊?”

    “这女孩子是谁呀,怎么能这样狠心?”

    “可不是,瞧着小小的年龄,这是高中吧,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儿。”

    “告自己的亲奶奶呀,这可不是个孩子做出来的事儿……”

    眼瞅着几个人低声的议论随着风声传过来。

    飘入陈墨言、陈妈妈以及陈敏的耳中。

    陈墨言无动于衷。

    陈妈妈的眼底则是闪过一抹兴奋,以及得意。

    瞧瞧,她这不用了几句话就把这丫头给逼的站不住脚么?

    到时侯她不还得乖乖的和自己回家?

    “言丫头你别听她他们的话,他们说的都是浑话,妈,妈刚才也是一时嘴快,你别生妈的气呀,言言,咱们回家吧,好好的过个年,一家人在一起什么事儿都过去了,啊?”

    “是啊姐姐,你再生爸妈的气也不能不认她们呀。”相较于陈妈妈的委屈,类似于对着自家女儿求全的那种,陈敏这个当妹妹的则是小脸上全是黯然,哪怕是出声相劝呢,小脸上的神色也是满满的黯然,“姐姐,爸妈真的是为你好,你有什么委屈咱们回家说呀。”

    “行了,这种好我不需要。”

    陈墨言看着这对母女,眉眼里全是冷意,“为了我好,要把十三岁的我卖个一个傻子?为了我好,让我起早贪黑的干活,这也罢了,农村的孩子都是要做事的,可是妈连饭都没让我吃饱过吧,人家的衣裳都是大的穿了改小的,可是咱们家呢,从来都是小的穿了大的穿,妈从来不管那衣服合不合适,更不管我穿在身上是大还是小!”

    “为了我好,在我考试的时侯不让我去,就怕我读书比你好。”

    “为了我好,堵着校门口骂我,说我在外头鬼混,哪怕我头上还有着伤,哪怕,这个伤是爸爸推的。”

    她抬手把自己的头发抓起来,往旁一拉,露出后脑勺的一块伤疤。

    不等那几个路人说什么,她看着陈妈妈和陈敏呵的一声笑,“这就是你们的为我好!”

    “我奶奶自己看孙子,把小宝给摔了,二婶儿怪我也就罢了,你们呢,你们是我的爸妈,是我的妹妹,奶奶指责我摔了小宝,二婶二叔全都信了,为难我,你们帮我什么了吗?你们全都信了我奶奶的话,一个个的指责我是凶手!你们听都不听我的解释啊,你们这些都是为了我好?”

    “还有你陈敏,你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她看着陈妈妈两人,心里头门清她们两个打的主意。

    不外乎就是想利用舆论把自己逼出家。

    之前陈敏来找她,几次好声好气的哄她回去。

    当时她还觉得奇怪来着。

    可是现在看来,陈敏是打着把她哄回陈家的主意?

    陈墨言觉得她这个主意有点奇怪。

    不过,不管自己想不想的通,理不理解,这事儿,坚决不能让她得逞呀。

    “上次我头伤着,后脑勺上全是血,我回家的时侯,妈你是怎么说的?你把我东西都丢了吧,把我人赶出家门,说这个家里头没我这么丢人现眼的人,我记得我爸当时也是默认的吧,怎么着,现在你们一个个的又想出了什么主意要把我给骗回去?是准备把我再卖一回,还是您还没放弃让我缀学打工,赚钱养陈敏,养你们的心思?”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侯卖你了,还有这个家有我和你爸呢,啥时侯让你赚钱养敏敏了,你可别胡说八道啊。”陈妈妈先前还得意着,为着自己飞快转动的小心思而开心,瞧,她的脑子转的多快呀,这死丫头怎么可能逃的出她的五指山?可随着陈墨言这一连串的指责,陈妈妈立马就心里头发虚,有些站不住脚了。

    她瞪着陈墨言,“你觉得你现在是高中生了,我拿你没办法了是吧?你个死……”

    “妈。”陈敏的脸色很难看,不过她比陈妈妈还多那么两分的理智,紧紧的咬着唇,伸手就去拉陈墨言的袖子,“姐姐,我不知道你心里头有这么多的怨气,都是因为我,我,我以前身子不好,我又是最小,爸和妈多偏了我一点,没想到害的姐姐你误会,姐姐你别气了好不好,我回去后把我什么东西都给你,我只要姐姐回家……”

    “你舍得吗,把什么都给我,陈敏,把你这些年来的压岁钱还有妈每月偷塞给你的零用钱也给我?”

    陈墨言看着陈敏的双眼,一脸的好笑,“我刚才在心里头默默的算了下,好像,妹妹你现在应该有二三十块钱了吧,你刚才可说了,都给我的,妹妹,你真的舍得给我吗?”她对着陈敏眨眼,眼底全是戏谑,“你要是真舍得把这笔钱给我,我可以考虑和你们回家哦。”

    陈敏看着陈墨言的笑脸,恨不得把那笑容给撕碎。

    那是她的钱!

    凭什么这个死丫头嘴一张,说给她就全部归了她?

    可话是自己刚才说出口的……

    要是她这会儿反悔,外头那些人的眼神可都落到了自己身上。

    虽然这是县城,可万一传点风声什么的?

    再说了,刚才陈墨言那一番话,本来让大家同情她的,可这会儿大家看着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儿了呢。

    陈敏心里头快速的算计了下。

    一咬牙,她对着陈墨言眼眸带泪的点头,“别说这些钱了,就是再多的钱,只要我有,只要姐姐开口,我一定会给的。”她看着陈墨言,眼神里仿佛是带着欣喜,开心,“只要这些钱能让姐姐回家,我愿意都给姐姐。”

    陈敏就发现自己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看着她的眼神便多了几抹欣赏。

    她心头高兴了起来。

    瞧瞧,这就是她的印象。

    踩着陈墨言的名声,一切,然后成全她在众人眼里头的懂事,乖巧,可爱!

    “姐姐,咱们回家吧?”

    她上前两步,一脸高兴的去牵陈墨言的手。

    陈墨言脚步动了下,避开她的手,然后,她就看到陈敏呀的一声,直接身子朝后倒。

    咚咚后退几步跌坐到了地下。

    然后,她眼角含着泪花,急急的看向陈妈妈,“妈我没事,我真没事,不是姐姐推的我,是我我不小心……”

    ------题外话------

    好友路北北:《豪门密爱之娇妻在上》

    他是帝国手段残忍的名门新贵,靳家现任掌权人,嗜血、残忍、心狠手辣是他的代名词!

    据传闻,他因一场意外车祸双腿残废,手段却极为毒辣,故而稳坐帝国商界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一场浩大的订婚宴会上,24岁的顾倾情被未婚夫当众抛弃,转身,她毫不犹豫的走向宾客席下那个清冷高贵,却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前。

    “听说,你缺个老婆,不如娶我!”

    男人闻言,抬头,“顾小姐,你觉得合适?”

    24岁的顾倾情美的肆意张扬,如同祸国妖姬一般,让人忍不住的乱了心神,她勾唇冷笑。

    “抱歉,靳先生,自古以来子不教父之过,儿子犯了错理应父亲偿还,但,奈何父亲已有妻子,舅舅偿还再合适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