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7章 我就是回来搅合的(2更

    从镇上到村子的小路上。

    前头是陈敏和陈妈妈母女两人,陈妈妈嘴里骂骂咧咧的。

    指槡骂槐呢。

    陈墨言是直接当没听到。

    倒是走在她身旁离着几步远的顾薄轩,听着前头陈妈妈的骂声。

    那脸是一次比一次黑。

    倒不是生气陈妈妈把他也给牵扯着骂了进去。

    他是生气身边这个女孩子在陈家、在陈爸爸陈妈妈心里头的地位。

    这哪里是偏心啊。

    简直就是没把这个女儿当成了家人吧?

    比陌路人还不如!

    他觉得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比他出任务挨枪伤,训练摔断了肋骨什么的还要疼的那种!

    垂在两侧的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捏成拳。

    换成别的人,他怕是早把部队纪律啥的抛到脑后,一拳就砸过去了。

    眼前这个是陈墨言的妈!

    他也没有立场拽着人掉头就走。

    这样的双重憋屈之下,顾薄轩的脸色越来越黑。

    全身的气息不知不觉散发出无形的煞气。

    陈妈妈只顾着骂人,发泄心里头的怒气,倒是走在陈妈妈身后几步的陈敏,偶尔回头,自然把顾薄轩的黑脸,以及他身上那种让人心里头发毛的气息瞧在了眼里,她忍不住的就是瞳孔一缩,感受着顾薄轩身上能凝成实质般的冷气,陈敏觉得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全身的汗毛都根根竖起来的感觉!

    她忍不住上前两步,伸手拽住了陈妈妈的衣角。

    “拽什么拽,赶紧走。”

    陈妈妈回头看了眼陈敏,虽然语气有些不耐烦,但好歹没说出啥难听话。

    “妈,咱们走快点呀,我瞧着天有点阴呢,别下雪啊。”

    “嗯,这天是有点阴,咱们赶紧走。”

    再往下走,有着陈敏时刻粘着陈妈妈,时不时的没话找话,让陈妈妈再也无暇顾忌后头的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人,暂时平静下来的小路上,只有呼啸着打着旋的北风,吹动着小路两侧光秃秃的枝杈,噶吱作响。

    当然,还有四个人粗重轻浅急促平缓不一的脚步声。

    直到走进陈家村。

    分岔口。

    陈墨言再次停下脚,“行了,你快回吧,相信我。”

    “嗯,有事你打这个电话。”

    顾薄轩把早纂在手心里头的一个纸条递过来,“这上头是我们邻居的电话,你打过去,找我。”

    陈墨言本来是不想接的。

    不过想了想,她要是不接,顾薄轩就是回去了估计也不会安心。

    便郑重的接过来,向他道了谢,“你赶紧回吧,别真的下雪。”

    这天儿是真的越来越黑。

    小北风刮着,阴沉沉的,好像随时有可能飘雪。

    虽然顾薄轩这样的人应该不怕这点冷,但陈墨言还是觉得能赶紧回家就快点回呀。

    “好,我这就回去。”

    顾薄轩看她一眼,低声道,“实在不行就去小院住。”

    小院……

    陈墨言想起那两天顾薄轩对她事无巨细的安排,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她点头,“我记下了。”

    站在前头不远处,陈妈妈撇着嘴,“行了,赶紧的啊,陈墨言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要找男人也不用找这么个东西吧,再大上个几岁都能当你爸了。”

    陈墨言听了这话心头火噌的窜了起来。

    她扭头,看着陈妈妈,“原来,你爸只比你大七岁吗?”

    “你你你,你个死丫头怎么说话呢,你有没有把你妈,把你姥爷放到眼里?”

    “我也只是听了妈的话之后比较好奇,求证一下罢了,妈你急什么?”

    陈墨言直接两句话把她妈噎了回去,转头才对着顾薄轩笑了笑,“行了,赶紧走吧。”然后她冲着他挤了挤鼻子,扮了个鬼脸,顾薄轩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他摇摇头,又点头,“行,那我回去了。”

    擦身而过,他又丢下一句话,“言言,我过几天会再来的。”

    再来?

    再来做什么?

    不过陈墨言也只是心里头想了下便把这个疑惑给抛开。

    转过身,她抬脚走过陈妈妈的身边,“不是要回家吗,走吧,现在就回家。”

    不就是想把她弄回家。

    然后好好的收拾,该算账的算账,顺便把她身上看上眼的东西都掳下来?

    行,她这次就成全她们!

    顾薄轩等到几人的身影走远,彻底的消失不见。

    他本该走出村子的身影却是慢慢的出现。

    然后,他皱着眉头站在地下想了想,脚步一转,换了个方向直奔陈家村里头而去。

    陈家——

    陈爸爸正在灶间里头升火呢。

    眼看着外头天就要完全黑下来,又阴沉沉的,妻子女儿出去了一天还没回。

    陈爸爸生火煮饭也是心不在焉的。

    脑海里偶尔闪过陈墨言的身影,小小的身影,才堪堪过他的腰间那样。

    抿着唇,一脸倔强的望着他。

    那双眼好像望进他的心里,望透他的灵魂。

    每每想到这个样子的大女儿,陈爸爸心里头就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酸甜苦辣咸。

    五味俱全。

    偶尔,他会后悔自己那天在陈墨言离家时的无动于衷。

    她还是个孩子呀。

    怎么自己就真的不拦下她?

    可转而,他也会生气陈墨言的倔强,以及一去不复返的固执。

    这里是她的家呀。

    这些可都是她的亲人。

    哪怕陈妈妈再怎么待她不好,可生了她,把她养这么大是真的吧。

    那丫头竟然就这样一走了之?

    他生气!

    这样的心思之下,陈爸爸是真的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是什么心态来了。

    甚至,对于这次陈妈妈去县城的事儿。

    他也是一时盼着陈墨言回来,一时甚至会在心里头想,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呀,那丫头回来,就她那样的性子,不知道又要惹出什么事情来……这样的双重心理下,陈爸爸的心底深处,竟还隐隐有着几分连他自己都不曾清楚的心思:那就是,或者,那丫头不回家也是好的?!

    在这样忽上忽下的心思下,陈爸爸便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响起来。

    然后就是陈妈妈扯了嗓子的声音,“老陈,老陈你在干嘛呢,冻死我了,快给我倒碗热水暖暖……”

    陈爸爸噌的从小板凳上站起来,三步并用两步的出现在院子里。

    第一眼,他的眼神就落在了神色淡淡的陈墨言身上。

    几乎在他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同时,陈墨言已经浅浅笑着开了口,

    “爸,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回来了好,回来就好。”

    看着人,陈爸爸的脸上倒是真实的露出几分的欢喜,然后他看着母女几个人,“一路上冷吧,赶紧进屋暖和一会,哦,我暖水瓶里烧好了开水,敏敏啊在,帮你妈和姐姐倒碗水,啊?爸去把饭给煮好,很快的……”他伸手抹了下自己的额头,估计是烧火烧的,手背上的一大块灰全都抹到了脸上。

    一脸的滑稽。

    陈爸爸却是犹不自知,只是对着几个人摆了摆手,他转身走向灶间。

    “好妹妹,听到爸的话了吧,麻烦你去帮我倒碗水?”

    陈墨言勾了勾唇,朝着陈敏眉眼弯弯的一笑,“要热的哦,别太满,不然待会烫到了你,妈除了心疼,怕是又要把责任怪到我身上来了呢。”

    “你说什么呢,你自己没手啊,你要喝水自己去倒,别想着指使敏敏干活。”

    陈妈妈一把拽住陈敏,很是生气的看着陈墨言,“你要想在家里头待就给我老实点,好好的待着,不然就给我滚。”她看着陈墨言,眼神里闪过几抹得意:之前她在学校里头不肯回来,自己没办法只能朝着她说软话,哄着这死丫头回家,现在这都回来了,外头天可是早就黑了下来。

    她一个死丫头能有多大的胆儿呀。

    离开?

    陈妈妈觉得这根本不可能的事儿嘛。

    所以,在陈妈妈想来,这就是她想怎么收拾陈墨言就怎么收拾她的时侯。

    自己再怎么教训她。

    有本事她就走啊。

    对面,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扭头进了屋子。

    不就是倒碗水吗?

    她自己倒!

    等到陈妈妈带着陈敏得意的走进来,陈墨言正端着碗水坐在椅子上悠闲自在的暖手。

    是的,没喝,暖手。

    而随着陈妈妈的眼神往下看,她一下子瞪大了眼。

    “陈墨言你在做什么,这是哪来的热水?”

    陈墨言随着她的手指看了眼自己脚下的水盆,里头热呼呼冒着热气的水让她的脚暖呼呼的。

    舒服极了。

    让她在外头走了大半天,冻的都快要僵了的双脚得到完全的解放。

    她没理会陈妈妈的黑脸,笑了笑,“热水瓶里头的呀,我这是在烫脚,妈你要是想烫的话等我烫会啊,不过你还别说,这在外头待了大半天的,烫一下脚还真的舒服,哎,妈你别急呀,我很快的,马上就好……”

    “陈墨言,你个该死的丫头,你竟然把水都倒了进去……”

    陈妈妈拎着空空的热水瓶,恨不得把热水瓶砸到陈墨言头上去。

    “你给我把水还我,这碗水你也别喝了。”

    她在外头折腾了一整天呀。

    就早上啃了几口干粮。

    这会儿好不容易到了家,一口水还没喝呢,这热水竟然就被这死丫头给糟蹋了。

    洗脚。

    她恨恨的看着陈墨言放在水盆里的双脚,眼中闪过一抹怒气。

    “我让你喝,我让你洗……”

    陈妈妈的身子往前扑,伸手去抢陈墨言手上的碗。

    与此同时。

    她的脚抬起来,却是踹向陈墨言脚下的水盆。

    几乎在她的手和脚动起来的同时。

    陈墨言一扬手,一伸脚。

    粗瓷大碗被她直接砸到了地下,碗被她摔成好几瓣。

    至于洗脚盆。

    更是整个咕噜一声被她抢先一步踹翻。

    一盆水都朝着陈妈妈身上泼过去。

    天冷,穿的都是棉裤,棉絮一经水,沉甸甸,冷冰冰的。

    冻的陈妈妈呀,直打哆嗦。

    “陈墨言,你个混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竟然敢往她身上泼水。

    还砸了家里头的碗。

    这死丫头,这是要造反了是吧?

    今个儿要是自己不能好好的教训她,她就叫她陈墨言妈!

    她这里才拉开了架式,陈墨言已经麻利的穿好鞋袜,站起了身子,“妈你想要做什么,打我吗?”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呀,我打你怎么了,我今天还就是打你了……”

    陈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陈墨言转身一脚踹到了陈敏身上。

    “啊,好疼,姐,你打我做什么啊,呜呜,妈妈,疼……”

    被陈墨言一脚踹中小腿的陈敏疼的眼泪汪汪。

    “敏敏,敏敏你伤到哪了?快给我看看。”

    陈妈妈扭头看到陈敏一脸痛楚的样子,可心疼可心疼了。

    拉着陈敏嘘寒问暖的。

    在陈妈妈的关心下,陈敏还有心抬头朝着陈墨言投去冷冷的一瞥。

    在撞上陈墨言漆黑的眸子后。

    她微怔,竟然在下一刻咧开嘴角,朝着陈墨言挑衅的笑起来:

    你再闹还不是想要求得爸妈的关注吗?

    可妈妈爸爸疼的永远是我!

    陈墨言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她看着陈敏,从微掀的红唇里吐出两个字儿,

    “幼稚!”

    都到了现在了,陈敏还一心以为自己在和她争宠?

    可不就是幼稚吗?

    “妈,你别和姐姐一样,姐姐才回家,肯定是心里头还有气呢,妈,不管姐姐做什么,我,我都不会怪她的,你和爸爸也不会怪她的,咱们是一家人呀,妈你说是不是?”

    陈敏的话听的听着里头动静不对劲儿走进来的陈爸爸满脸的欣慰。

    他点点头走进来,“敏敏这话说的对,不管怎么样咱们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言言,你妹妹以前不懂事,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可是敏敏现在也长大了,你是当姐姐的,以后好好的和敏敏相处,可不能再动不动就使你那个倔性子了。”

    “好啊,爸,我都听您的。”

    陈墨言满脸乖巧的点头,随即便委屈的咬了下唇,“可是爸,我妈好像一点都不想着我回家,之前在学校的时侯就指着我骂了一通,说的话可难听了,我都不好意思学,刚才我不过是喝了碗水,她竟然直接把我的水打翻,我倒了点热水洗手,可是我妈她直接把脸盆给掀翻,还把热水瓶里的水都给倒掉了……”

    “爸,我妈她这样不待见我,要不,我还是回学校去吧?”

    她说完这话就眼巴巴的,满脸委屈的看向陈爸爸。

    一脸只愿陈爸爸给她作主的样子。

    陈爸爸的心倒是软了那么两分: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是他的骨肉。

    在外头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怕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吧?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神色便缓了几分,“行了行了,这事儿是你妈的错,我一会再烧锅热水就行了,不就是壶热水吗,也值得你们这样闹腾。”他带几分警告的看向陈妈妈,“你出来,我和你有事儿说。”

    这是把陈妈妈叫出去特意再警告几句?

    倒是自己这个爸爸的行事风格。

    就是不知道能让陈妈妈安稳几天?

    而且,陈墨言也不觉得自己的爸爸能说的通她这个妈。

    两个人过了快大半辈子。

    这孩子都生了她们两个,陈爸爸要是能管的住自己这个妻子,会教妻的话。

    陈妈妈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果然,屋子外头没一会传出陈妈妈气愤的声音,“我都和你说了,是她自己在那里胡说八道,我什么时侯不让她喝水了,我告诉你啊陈大方,你要是再这样污蔑我,咱们两个别过了……”

    “你烦不烦啊,整天不过不过,你要是真想离咱们明天就去离。”

    陈爸爸闷闷的声音才一响起,陈妈妈立马嗷唠一声尖叫,“好啊你陈大方,你果然是有了花花肠子,你在外头有了别的女人,这会就想着和我离婚,然后去娶个外头不要脸的狐狸精是吧,我倒是要看看哪个狐狸精敢掂记我的男人,让我知道了我非得撕了她的脸剥了她的皮……”

    “陈大方你给我说,那个狐狸精在哪。”

    “你不说是吧?我让你不说,我让你不说……”

    就听着外头叮叮当当噼哩啪啦的声音。

    陈墨言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陈妈妈闹不过,直接就动起了手。

    不过没听到陈爸爸的动静。

    是没还手吗?

    她在心里头猜测着,陈敏已经冷笑着朝她看过来,“陈墨言,你这就是你的目的了吧?把这个家搅的家不成家,让爸妈还有我过不好这个年,这就是你的心思吧?陈墨言,你果然是个歹毒的心思。”

    “咦,你才知道吗,我以为你几次三番的去找我,转着圈的把我往家里头带,最后更是不惜用你的三寸之舌说动妈妈,让她去我们学校闹,让我名声丢尽,你觉得,在你对我存了这样的心思之后,我还能怎么对你?”

    “你你……那些都是妈做的,是你自己得罪了妈,她不想让你好……”

    “你得了吧,要不是你的提醒,你觉得妈会想起去县城跑一圈?”陈墨言勾着唇,一脸冷笑的看着陈敏,“陈敏,你不该把我找回来的。”答应跟着陈妈妈回来的那一刻,陈墨言就是抱着搅合,或者是闹场的心思。

    过年?

    团圆?

    哪边凉快去哪边,都洗洗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