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4章 你给我养老

    陈墨言觉得她这个妈呀,可真真是……

    脑子里头都装了些什么啊?

    她以为她还是三岁四岁的奶娃娃吗,由着她随便哄几句,说几句的。

    然后自己就把她手里头所有的东西都交出去?

    眼看着陈妈妈朝着她一巴掌打过来,陈墨言可不会站在原地侯着,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她撒腿朝着外头跑,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要打死人了,我妈要杀了我……各位叔伯婶娘救命啊,我妈要杀人了……”

    身后陈妈妈听着这话眉毛都竖了起来。

    “死丫头,你给我回来,我让你顺嘴胡咧咧,我什么时侯说要打你了,你给我站住!”

    陈妈妈听着前头陈墨言的尖叫,气的全身直发抖。

    同时,心头深处又有几分说不出来的紧张。

    自打上次闹了一出,虽然她最后没被怎么样,可被派出所请去谈话的消息却是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以至于现在她走到村子里都觉得全身难受!总是觉得好像有人在背后盯着她,议论她!以前的时侯陈妈妈很喜欢出去,在村子里头聊天八卦什么的,准有她一份儿呀。

    可是现在,她走到哪,远远的还没走到呢,看着人家几个人突然不出声了。

    都朝着她看过来。

    陈妈妈就觉得呀,这些人,肯定是说她的!

    她们在谈论她,在嘲笑她!

    就像她以前和她们这些人在一起肆无忌惮的说着村子里哪家哪家的笑话一样。

    所以,陈妈妈到了最后是越来越不爱出去了。

    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头想东想西的。

    现在,她一听陈墨言的尖叫,心里头又气又怒:

    这个死丫头。

    她又让自己在村子里头成了一桩笑话!

    恨的不行。

    陈妈妈在后头尖叫,“你胡说个啥,我什么时侯要打死你了,你个死丫头不听话还想着诬陷我,你给我滚回家来……我,我保证不打你……”眼看着陈墨言向外跑,跑到了大街上,陈妈妈压着火妥协,“你快回来,妈真的不再说你了,我保证……”

    “你这话说了好些遍了,我才不信呢。”

    陈墨言站在街口,隔着墙壁,她能隐隐看到踮着脚朝着她们这边看过来的邻居、村人。

    她索性站在那里哭了起来,“妈,你这几天说什么我在学校里头瘦了,学习累,辛苦,好好的给我补补,天天黄瓜白菜叶的给我吃,背地里却给陈敏吃肉,吃鸡腿鸡蛋,我也不说了,我打小就吃的粗已经习惯了,吃饱就行,可是妈,你怎么能听别人的话就说我有钱,还说什么让我把钱全都拿出来让你去给陈敏买衣服?”

    “妈,我只是一个高中生呀,之前的学费还是学校给我免的,不然我哪里读的起书?”

    “我在学校大半年只有十几块钱的生活费,我一天只敢吃二个窝窝头,因为我怕我吃的多了,到最后连两个窝窝头一天都没有。妈,就这样,这些钱还是我给我们老师家的孩子补习英文得来的钱,你们这一年就没给过我半分钱,妈你现在反过来和我这个女儿要钱,你半夜睡醒你不觉得愧心吗你?”

    陈墨言看着陈妈妈,一边哭一边诉说着。

    她的语气也没有多大的尖锐。

    可就是这样无声的哭,平静的述说,让陈妈妈听的看的心里头发紧。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剥开了衣裳丢到大街上。

    任由着村子里头的人打量,羞辱。

    她气的又想一巴掌朝着陈墨言拍过去,谁知道陈墨言聪明,离的她远呀,而且她那里一抬手,陈墨言几乎就惊叫了起来,“啊,你又要打我,奶奶,奶奶救命啊,我妈,我妈她前几天去了趟我姥姥家,说什么要回去拿钱的,可结果一分钱没拿回来,回来后就对着我要打要杀的,还说什么后悔生了我,呜呜,奶奶我好怕呀……”

    那边厢,才刚听到街上有热闹,想着出来瞧笑话的陈奶奶一听陈墨言这话,立马就想往回缩。

    心里头更是晦气的连吐了好几口:

    怎么是这个死丫头?

    早知道的话她就不出来了!

    不过话说,这丫头啥时侯回来的,她怎么之前没听到啥信儿来的呢。

    她在心里头腹诽着,然后就看到陈墨言朝着她扑过来。

    一边扑一边还奶奶奶奶的喊着。

    好像她们祖孙两的感情有多好似的。

    陈奶奶虽然不待见陈妈妈这个儿媳妇,可她也不喜欢陈墨言这个孙女儿呀。

    这会儿看到两个她最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闹腾。

    她心里头可是高兴的很。

    掐吧掐吧。

    闹的越厉害越好。

    到时侯她把老大家的赶出陈家,让自家儿子和她离婚最好。

    只是没想到,下一刻陈墨言朝着她扑过来。

    她躲的更快了啊:才不管老大家的这些破事儿呢。

    只是下一刻,她的脚步就顿住了。

    老大家的回了娘家?

    把老何家拿的他们老陈家的钱拿回来了吗?

    还有,她怎么说这大丫头有钱的?

    陈奶奶就这么几个念头的转了下,旁边陈墨言直接跑过来抱住了她的手臂,“奶,奶奶救命啊,我妈她不知道听了谁的话,非要打死我,还说啥老陈家的人都讨厌,该死,她不过是借了些娘家钱,我爸还有奶奶您就不依不饶的,害的她在娘家可没脸了,呜呜,奶奶救我啊……”

    “好啊,你这个贱蹄子,你这是嫌我们老陈家的人碍你眼,觉得我们老陈家现在帮不了你们何家,所以就恨不得让我们老陈家的人一个个的都死了,或者被你天天打骂是吧?”陈奶奶听了陈墨言的话气的头顶都要冒烟了,哪里还会仔细想啊,再被陈墨言几句话一激,抬手指着陈妈妈就骂了起来。

    吧啦吧啦的一大通。

    陈妈妈一开始还听着,毕竟这是在外头大街上。

    村子里头的人可是都看着呢。

    她一个当儿媳妇的和婆婆对着骂啥的,总归不好……

    要是以前,陈妈妈肯定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可是现在她不是身上有话题吗。

    只是可惜,她倒是想忍来的,陈奶奶不让啊,越说越激动,汢沫星子口水一块上阵。

    喷了陈妈妈一头一脸的。

    不知道是哪一句还的嘴,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

    反正婆媳两人是打的那叫一个惨。

    到最后还是陈爸爸从外头回来,进村就听到人说自家婆娘和亲娘在打架,他当时听了那是撒腿就跑,然后强行把两人给分开的,陈妈妈被陈爸爸死死的捏着手腕,“陈大方你个王八蛋放开我。你抓着我干什么……啊,你TMD的给我放手,你妈她打我啊你个混蛋……”陈妈妈脸上又被陈奶奶给伸手挠了两把,气疯了的陈妈妈想也不想的低下头,张嘴对着陈爸爸的手臂就咬了下去。

    嘴里头见了血。

    陈妈妈还不罢休,使劲儿的磨了两下牙。

    然后,她张嘴朝外头吐了一口。

    一块肉,和着血被她吐了出去。

    疼的陈爸爸脸都变了,猛的把陈妈妈给甩开,“何大丫你疯了,哎哟,疼死我……”

    “好啊,你这个死女人,你竟然敢咬我儿子,你这是想让你男人没活路啊,你这个贱人,大方啊,咱们离婚,离婚,不要这个女人了,让她给我滚,滚出咱们老陈家!”陈奶奶在那里跳着脚的骂人,陈爸爸却是疼的直抽气,他本来是想着去卫生所让医生瞧瞧自己伤口的,可被他妈拽着手一个劲儿的晃。

    那架式颇有非让他现在马上就离婚。

    不然不放他走似的。

    陈爸爸脸也黑了,使了力气把他妈的手给甩开,“妈,我的手臂都见血了,我要去看医生。”

    这个时侯陈墨言也一脸乖巧的站了出来,“奶奶,得让孙叔去瞧瞧,再得破伤风什么的,我记得我们学校一个校工的家里人被狗咬了好大一块肉,连着打了好几针呢,听说花了十几块钱呢。爸你这虽然是我妈咬的,但是也得去看看呀,毕竟这都是咬的嘛。”

    她这话一出,陈妈妈和陈爸爸两个人的脸色都铁青。

    这是把自己骂成了狗?

    言言这意思,自己这是被狗咬了?

    夫妻两人的心情都有些不舒服,陈妈妈更是黑着脸瞪向陈墨言,“你个死丫头怎么说话的?”不过她毕竟心虚,随口骂了两句就扭头,一脸小心冀冀的看向陈爸爸,“老陈呀,那个,我刚才也是一时气胡涂了,你看我这脸上,可疼可疼了,还见血了呢,要不,要不我陪你去卫生所瞧瞧吧?”

    “不用你,我自己去。”

    陈爸爸现在哪里想看到陈妈妈?

    没对着她那张脸一巴掌甩过去,那还是看着她脸上全是伤。

    且都是被他亲娘给抓的原因!

    “老陈,老陈你别生气呀,我我真的是不小心的,你疼吗,我给你看看……”

    她这话还没说完呢,陈爸爸直接转身走了。

    陈墨言心头暗自笑了下,抬脚跟上,“爸,我陪你去呀。”

    顺便回头,给陈妈妈投去一抹挑衅的笑!

    气的陈妈妈捂着胸口直喘粗气。

    这一天晚上,陈家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陈敏看着陈墨言冷笑,“你回家就是想让爸妈她们闹起来的吧,闹的越好你越开心是吧?”

    “妹妹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个孩子,怎么能左右大人的情绪和行为呢?”

    陈墨言对着陈敏勾唇浅笑,“是妈和奶奶非要打架,我在一边拉都拉不住呢,还有,爸可是拉架,被妈咬了一口,这事儿你怎么也不能怪到我身上来吧?”她对着陈敏耸耸肩,叹口气,“敏敏,说起来你这也是初中生了,可是你在学校都学的什么呀,老师没教你这些是非对错的道理吗?”

    “教了啊,教了那你是怎么学的呀,妈和奶奶打架你怪我?妈妈咬了爸,你说是我的错?”

    “敏敏,你是不是上课的时侯只顾着睡觉,或者,你又逃学了啊?”

    陈敏被陈墨言的话说的跳脚,“我什么时侯睡觉了,我也没有逃学,你知道我说的话的意思,你是在狡辩。”

    “呵呵,最好你说的是真的哦。”

    陈墨言深深的看了眼陈敏,投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转身进屋。

    其实,要不是之前顾薄安在她耳边时不时的念叨几句。

    她还真不知道陈敏在学校的生活怎么说呢。

    嗯,过的好像挺精彩的?

    瞧瞧刚才她不过是顺口一说,应该是说中陈敏的心思了吧。

    所以才和自己急眼。

    不过,陈墨言笑了笑,她才不管陈敏的事情呢。

    最好呀,她被学校给退学。

    自己才高兴呢。

    第二天,陈妈妈直接躲在屋子里没敢出去。

    她脸上东一道西一道的。

    出去岂不是被人看笑话吗?

    倒是陈爸爸,虽然手腕上的伤口被包扎了起来,但却还是坚持着出去外头做事,家里头只余下陈敏,陈墨言和陈妈妈三个人,早饭是陈墨言烧了一锅开水,溜了几个窝窝头,她自己吃完就带着书本去了村子后头的小河边背书,顺便乘凉,中午的时侯她也没回去,就着带来的凉白开啃了一个窝窝头,这一待就是一天。

    傍晚。

    红霞满天。

    陈墨言瞧着时间差不多,陈爸爸估计要回家了,她便也起身打算回家。

    只是走到半路,眼看着快要到自己家门口,她竟然看到陈奶奶在不远处朝着她招手。

    这让陈墨言有些受宠若惊呐。

    她走过去,指着自己的鼻子,“奶奶,你真的找我吗?”

    “不找我做什么,你这一天去哪了,奶奶中午找你都不在,一个丫头家家的,老是朝外跑像什么话。”

    陈墨言,“……”她妈演完了,该她奶奶抽风了?

    “你这丫头,瞧着我那是什么眼神儿啊,奶找你不行吗?”

    “行行,您可是我亲奶,奶您找我有啥事,说吧。”

    陈奶奶伸手拽了陈墨言,笑呵呵的,“什么啥事的,奶奶没事不能找你吗?你可是我孙女,走,奶奶帮你做了好吃的,咱们赶紧回家去吃。瞧瞧你这瘦的,你妈那个女人呀,自家孩子在学校里头受了多少苦呀,啧啧,奶都不知道说她啥了,哎,我可怜的大孙女儿,你受委屈了……”

    陈墨言觉得自己有点惊悚。

    她奶奶这话,比她妈的还要让她全身不自在呀。

    好像有种要把她养好,养肥,然后卖个大价钱的感觉?

    她咳了两下,“奶,那个,我得回家给我爸煮饭呢,所以就不去了吧?”

    “啥不去的,你爸有你妈呢,走,奶今天是专门给你补身体的。”

    陈奶奶一把拽住了陈墨言的手,“奶可是杀了一只鸡,特意给你炖了鸡汤呢,走走……”

    陈墨言被陈奶奶拽着,只能一步步往前走。

    同时她心里头也是有些好奇。

    她奶奶打的什么主意?

    到了陈家老院,陈奶奶拽着陈墨言走进屋子里,然后,的确是看到鸡汤了。

    桌子上摆着一个盆。

    只余下了浅浅的一点底儿。

    而且,清汤似的。

    陈墨言瞅了瞅,觉得能当镜子呀。

    把她的脸照的可清楚可清楚了。

    陈奶奶似乎也有些不自在,心里头暗骂老二家的没个轻重!

    自己走的时侯是让她把肉什么的都捞捞。

    可她也交待了,别做的太过呀。

    这个样子!

    她气呼呼的骂了几句,脸上却是堆满了笑,“肯定是你二叔家的那几个娃,太淘气了,我这不过是转眼的当,她们几个就把肉都掏走了,还好有这汤,鸡汤可是炖的,可有营养了,言言呀,你快喝了是大补呢。”

    陈墨言看了眼陈奶奶端过来的半碗清汤。

    果然的摇头,“奶奶你喝吧,我不爱喝这些,真的不喝。”

    谁知道她奶她二婶捞鸡肉是用的筷子还是碗?

    还有,她二婶儿家的几个娃,下手抓的?

    想想那个场面……

    别说是半碗清汤。

    就是浓香的排骨汤放到她跟前都没胃口呀。

    好在最后,陈奶奶也是忍不住这鸡汤的香味儿,看着陈墨言真的坚持不喝,嘴里说着可惜的话,却是扬头咕噜噜的一口气喝完,然后她一抹嘴巴,还咂巴了两下嘴,可香了啊,这丫头就是不惜福。

    竟然说啥她不能喝这鸡汤?

    没福气的死丫头!

    她心里头腹诽着,面上却是笑起来,“那个,言言呀,吃饭,坐下来吃饭呀。”

    窝窝头。玉米糊糊。

    只是那碗上全是污泥,黑漆漆的,全是油垢?

    她摇头,“奶,我不饿,真的,我最近减肥呢,那个奶奶您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家了啊。”

    瞧到了她奶奶的演出。

    她也觉得没啥好待的。

    至于她奶奶心里头打的什么算盘……

    陈墨言觉得自己不用问,陈奶奶肯定会扒着她说出来的呀。

    果然,她这里才一转身要走。

    陈奶奶赶紧跟上她,“言丫头呀,你早上说你妈说你手里头有钱,奶可告诉你呀,你可别把钱给你妈,她呀,就一门心思的想着娘家人,嫁到咱们老陈家这么久,你看看她给咱们老陈家都做了些啥,连个带把的都没生出来,害得你爸现在被人嘲笑成了绝户头,到现在更是直接拿着钱往她们何家搂,真不要脸。”

    陈墨言,“……”她奶说这话的时侯不觉得脸红吗?

    她记得前几天陈敏还在和她妈念叨,她奶奶又送给了她舅爷家不少的东西来的。

    说到帮衬娘家这事儿。

    陈家这对婆媳真的是差不了几个呀。

    只是不同的是,陈妈妈是上头还有个陈奶奶压着。

    所以才时不时的闹腾起来。

    陈奶奶上头没婆婆呀。

    陈墨言的爷爷又是个大小事撒手不管的:一天到晚有我三顿饭吃,饿不着就行。

    所以,老院基本还是平静的。

    这会儿陈奶奶一脸气愤的对着陈墨言指责陈妈妈。

    陈墨言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她也没接话,由着她奶自己说。

    果然,没说多大会儿,陈奶奶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言言呀,奶和你说,你妈那里千万不能信,不过你妈说的有句话倒是真的,你还是个孩子呢,又是住在学校里头,身上要是带着钱肯定不方便,说不定哪天碰到个黑心的就能给你顺了去,奶是觉得呀,要不你就放在奶这里,奶给你存着,等你以后出嫁当嫁妆?”

    “你可是咱们老陈家的长孙女,奶奶怎么着也不能愧待了你呀。”

    陈墨言扑吃笑了起来。

    她对着陈奶奶,说出来的话没有半点的留情,“奶,你不会亏待我?可是奶奶,你忘了之前小宝的事情了吗,当初这事儿我可是害得你进了派出所的,到现在二婶儿都和你相处不好,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吧,我可没少听人说,你在村子里头骂我是灾星,是搅祸精呢,这样子,奶你说不亏待我?”

    陈墨言觉得自己连生气都不会了。

    麻木?

    这一个个的,都把她当成傻子来哄了吗?

    她妈是。

    现在,她奶也是?

    她摇摇头,转身要走。

    陈奶奶却是直接眼神冷了下来,“我可是问过陈敏了,她都和我说了,说你在镇上邮局拿过好几张的汇款单呢,你身上怎么可能没钱?我是你奶,你给我一些钱养老也是天经地义的,还是说你也想学你那白眼狼的娘,一分钱不给我这个老婆子花?”

    “奶你说这话可搞笑啊,你让我一个学生养什么老?”

    陈墨言听着陈奶奶的话心里头满满的都是警惕:

    她就说她妈为什么好好的非说她有钱。

    原来,是从镇上邮局出的问题?

    想了又想,只能是自己取钱的时侯被人看到了。

    可她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从来都是挺小心的,没遇到过什么熟人呀。

    陈墨言把这个心思抛开,直接对着陈奶奶笑起来,“奶,你想让我一个还在读书的孙女养老也不是不行,不过前提是呢,您生出来的这三个儿子都死光了哦,我爸,我二叔,哦,还有我那个在部队上风光无限的三叔,就凭着您刚才说我是咱们老陈家的长孙女这话,只要他们三个都不在了,我这个长孙女儿呀,肯定给您养老。”

    陈墨言看着陈奶奶因为自己诅咒她儿子而铁青的脸。

    满脸的凝重,“奶您放心,哪天我爸他们都不在了,我就给您养老。我说真的。”

    ------题外话------

    明天开始补更…我闪了。今天下火车。累惨我…

    推荐好友一株小葡萄文文:《绝世医妃之凤倾天下》。

    夏府一场大火,烧走了一个废物,却带来了一个怪物。

    夏夜,在丧尸堆里生存数年,被信任之人推入丧尸王群中,身体被撕成碎片,浴火重生!

    天生废物?让你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容貌丑陋?谁能知道那一脸疤痕之下的绝世容颜!

    被人欺负?以牙还牙,不可能!斩草除根才是正道!

    右手出,则生,左手出,则死!

    今生,必定不再心慈手软,有谁来犯,必要斩草除根!

    且看灵魂早已改变的她,如何在这个世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