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47章 准时到

    “哥,哥哥你看看她,她她……简直是太可恶了。”

    “该死,该死的。”

    “气死我了。”

    直到吴家的兄妹两人回到县城的家,吴燕还在那里气的连声诅咒。

    倒是吴良鑫,眼神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你答应我不和妈说的。”

    “你那是什么态度啊,你到底是我哥还是她哥哥?”

    吴燕气的有些狠,看着吴良鑫的眼神里全是指责,“哥哥你什么意思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你竟然不帮我,还说要送那个死丫头回家,哥,你明知道我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不但不帮我出头,现在还让我瞒着妈,你不是我哥,我讨厌死你了。”说完这一番话她跺了下脚,撒腿跑进了屋子里头。

    吴良鑫落后了几步朝着屋子里头走。

    隔着房门就听到吴燕正在吴妈妈面前嘀咕告状声。

    一边说还一边不解气的数落着吴良鑫。

    想到自家妈对这个妹妹的疼爱。

    迈步进屋的吴良鑫不禁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妈我告诉你呀,我哥他现在就是鬼迷心窍了,为了那个死丫头连我都不要了,妈你不知道呀,那死丫头和售货员联合起来欺负我,我哥他倒是好,竟然心疼人家拎着东西重,说啥要送人家回去。”

    “妈,他就这样要把我丢在那里不管啊。”

    “妈我哥哥他太可恶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帮我出这口气。”

    吴燕抱着吴妈妈的手臂撒娇。

    一边说着一边红了眼圈,“妈,你不知道我那会可丢脸了,我哥不理我,一个劲儿的对着那个死丫头献殷勤,我都看到那几个售货员在嘲笑我……反正我不管,这次是他自己做的太过份,我绝不要原谅他。”

    “好好好,咱们不原谅,不原谅。”

    吴妈妈心疼女儿呀。

    一手搂着她,帮着她拿了帕子擦试着眼角的泪花,一边扭头对着吴良鑫投去一个警告般的眼神,“瞧瞧你,把你妹妹气成什么样了,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还不赶紧给你妹妹道歉?”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反正只要他这个妹妹一告状,一撒娇。

    他妈所有的原则都抛开,然后就成了他的错。

    吴良鑫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妈,我错了。”然后乖乖扭头,“妹妹你别哭了,是哥哥错了,以后我一定帮着你,好不好?”

    “不好,你说话不算数,上次你也是这样说的。”

    吴燕的眼里闪过一抹小得意。

    不过却把头一扭,埋到了吴妈妈的身上,“妈妈,我哥太坏了,我不要原谅他。”

    “好,不原谅他,妈这就打发了他,让他回学校去。”

    “那不行,他还没带我出去吃好吃的呢。”

    吴燕的话听的吴妈妈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伸手戳在她的额头上,“没出息的丫头,妈不能带你去啊?明明心里头舍不得你哥哥走,还欺负他。”吴妈妈说完已经站起了身子,瞪了眼吴良鑫,“要是再惹燕子生气,看我不和你爸说,让你爸好好收拾你。”

    “妈,我哪里敢惹她啊,都是她在欺负我好不好?”

    有这么一个能折腾的妹妹。

    还有一个偏疼妹妹的妈。

    他是受欺负的好不好?

    “燕子乖,妈这会儿得出去一趟,回头妈回来帮你收拾你哥啊。”

    吴妈妈之前和人约好了一个牌局的。

    这不正想着出门呢,被吴燕堵在了房间里头。

    再不走估计对方要来人催了。

    “妈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妹妹的。”

    外头,吴妈妈直接坐了汽车走人。

    对于家里头的一双儿女却是没有半点担心的:

    有佣人在呢。

    再说了,她生了个听话懂事乖巧的好儿子呀。

    虽然女儿性子娇纵了些。

    但儿子懂事,又是哥哥,能让着妹妹,照顾妹妹就好。

    “晚上你想吃什么,哥带你去啊。”

    吴燕扁着嘴哼哼两声,“我还在生气,你不要和我说话。”虽然把头扭开了去,可心里头却是已经在考虑自己一会要去吃什么了,多年的兄妹,吴良鑫自然晓得她的性子,便笑着点头,“好,那我上楼去换件衣服,你好好想想,只要是咱们县城有的,哥一准儿带你去。”

    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暗自做了个决定。

    这个妹妹呀,以后还是得哄着!

    不然真的让她闹起来,太头疼。

    学校里头。

    陈墨言提着东西走进宿舍的时侯工人正在换玻璃。

    看了眼陈墨言便又转开了眼。

    陈墨言把自己买来的东西都放到乔艳的床上,然后她便又走出了宿舍,路过学校大门的时侯却是被唤住。

    门卫大爷递给她一封信。

    收过来自帝都的快件,收过冯家人的信和合同。

    陈墨言已经能很是淡定的接过信,先看,不问了。

    只是这一次先看向落款时。

    她的眼眸不禁闪过一抹笑意。

    这信……来自某个军区。

    去年的时侯顾薄轩虽然回了军区,也私底下叮嘱了顾薄安多照顾着她一些。

    有事就帮一下。

    帮不了的再告诉他,他去想办法什么的。

    可他终究是不放心的。

    想来想去,最后还真的让绞尽脑汁的顾薄轩想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写信!

    一开始的时侯他写信,通常都是两三封时就会收到陈墨言的一封回信。

    只有一页纸。

    上头廖廖几行字,仿佛就是敷衍般的报个平安。

    可不知道什么时侯开始,两个人的通信由着两三个月一封直接变成了一个月一封信!

    而且陈墨言自己都不记得何时开始,她给顾薄轩的回信是越来越多。

    到现在,她的回信里头不知不觉全变成了她在学校里头的一切日常。

    写到兴起时,她会把和哪个同学的笑话,甚至她对食堂午饭的抱怨都写进去。

    等到回信的时侯顾薄轩就会各种的安慰她,哄着她。

    看着信封落款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字儿,陈墨言的眼前仿佛浮现顾薄轩修长高大的身影。

    走到个拐角,她找了个树墩坐下。

    嘴角挂着一抹笑,她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

    熟悉而亲切的字迹扑面而来。

    仿佛是顾薄轩那张木刻般的脸庞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开头一如继往的陈墨言同学,见字如见几个字儿,她不禁抿了下唇:

    傻子!

    原本她还没怎么上心,只是以为如同以往般的随意诉说,或者是顾薄轩挑的一些军营里头的能说的事情,信的前半部分也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上次陈墨言在里头抱怨了两句今年冬天太冷,他写了好几句让陈墨言多穿衣服少出去,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只是等看到信的最后几行字时,陈墨言不知不觉的皱紧了眉头。

    顾薄轩要去出任务了。

    说是暂时不能再给他回信。

    至于期限他也不知道。

    不过他却也在信里头告诉了陈墨言,只要他一回来,肯定立马给她来信云云。

    也不知道他嘴里头所谓的任务是什么。

    会不会有危险?

    陈墨言心里头有些担心,不过这也不是她能担心的事情呀。

    她把信纸拆好,拿了信封想再套回去的时侯。

    信封里头滑出来一个什么东西。

    陈墨言低头往地下看,然后,她的心头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地下躺着的是两张十元的人民币。

    她弯腰捡起来,仿佛看到顾薄轩朝着她笑,又好像他是在和她说,“不怕,万事有我呢。”

    捏着钱的手指尖不知不觉的用力。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呼吸加重,脸通红通红的。

    好半响她才回过了神。

    脑海里头一个想法竟然是,这次,孔槐的话不算是冤枉她了啊。

    她是真的拿了别的男人的钱呀。

    想了想,她把钱再次放回了信封里头,把信揣在口袋里,找了个地方吃午饭。

    下午三点。

    刘素便抱着东西蹦蹦跳跳的找到了陈墨言的宿舍。

    这个时侯窗户上的玻璃已经换好。

    陈墨言抱着床单正有些发愁怎么处理。

    按着她的心思肯定是要丢的。

    她新的都买来了好不好?

    可就这样直接丢的话,别人不骂她败家才怪呢。

    难道要抱到学校外头丢去?

    陈墨言有些小纠结,正想着呢,宿舍门口刘素推门走了进来,“你干什么呢,站在那里半天不出声,要不是我从门缝里看到你,还以为你不在屋子里头呢。”刘宿一边把自己给陈墨言带来的东西丢到她床上,一边看向她手里头的床单,“你这是要去洗床单吗?怎么不白天洗,这会儿晚了不干,也不好晒啊。”

    “我想去丢了的。”

    她看了眼刘素,嘿嘿笑,“走吧,咱们两个去校外头丢床单去。”

    陈墨言觉得自己还是要丢在外头好。

    她怕被人骂败家子儿。

    “这还好好的呢,做什么要丢了啊,你没发烧吧?”

    瞧瞧,就是这么个眼神儿和表情。

    陈墨言干笑两声,“昨晚不知道是谁把窗户玻璃给砸了,这上头全都是玻璃渣子,不能睡了……”

    “怎么就不能睡了呀,这没坏没怎么的,你个败家的!”

    刘素伸手捞过来床单看了两眼,忍不住磨牙,“这还新的呢,你怎么就能下的去手?”

    “哪里新呀,都用了一年了好不好?”

    “我们家,我的床单都好几年了,前段时间坏了,我妈补了一下又铺上去了。”

    陈墨言默默的看了眼刘素,不想再出声了。

    观念不同!

    “我帮你去洗洗,你要是觉是洗不干净就多洗几遍——”

    陈墨言拽住她,“不要,我真的不要了。”

    “你……真的不要了?”

    “嗯。”她总觉得会有碎琉璃渣子,不敢睡。

    刘素翻了个白眼,“穷讲究。”然后她直接开口道,“那这个别丢了,你给我吧。”

    “那正好,你不嫌弃就行。”

    刘素捞过来抱在手里,又白了眼陈墨言,“怎么可能嫌弃,也就你。”

    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自己虽然和陈墨言是好朋友,但在这些事情上也不可能多说她什么。

    刘素笑嘻嘻的,“倒是被我给捡了个便宜。”

    看着她咪着眼乐呵呵的去了自己的宿舍,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其实,她挺喜欢这个样子的刘素:

    坦坦荡荡。

    光明磊落。

    我想要,我就直接开口,你可以给,当然,也可以不给。

    但是这开口的前提也是有条件的。

    这样的刘素,很好。

    当天晚上睡觉,陈墨言竟然做了一个梦。

    顾薄轩也不知道怎么受了伤。

    全身是血,很严重的那种。

    她是在早上五点那会儿被吓醒的。

    外头的天还黑漆漆的,陈墨言睁大了眼看着窗外,却是再也没有了睡意。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索性爬了起来。

    刷牙洗脸。

    等到她简单的洗漱好,其她的几个女孩子才开始起床。

    一个个慢腾腾的。

    恨不得再把自己给缩回被子里头去。

    陈墨言和乔艳说了一句便拿了自己的课本去了高三一班的教室。

    高考已经进入倒计时。

    过一天少一天。

    整个高三的学习气氛空前的高涨。

    不用老师提醒,每个教室里头早自习开始的时间、晚自习结束的时间是越来越晚。

    陈墨言是六点十分到的教室。

    果然,在她之前已经有十几个学生在做题,背课文,默单词。

    看到陈墨言过来也只是抬了下头。

    陈墨言的同桌还没有来。

    她便自己坐下来,翻出昨晚标出的物理重点复习了起来。

    七点半吃早饭。

    再次回到教室,又一天的紧张学习正式开启。

    中午回宿舍的时侯,陈墨言被宿管老师给唤住,“陈墨言,你过来一下。”

    “老师好。”

    “坐下来说话吧。”宿管老师看了眼陈墨言,心里头很是有些奇怪的,这明明就是一个很是文静、乖巧的女孩子呀,你瞧瞧,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眉眼带着笑,怎么就那么多的事情和麻烦?

    你说如果是个坏学生也就罢了。

    可是据她所知,这小姑娘的学习成绩向来是很好的呀。

    “老师?”

    陈墨言本来是想着等宿管老师自己开口的。

    只是她坐在那里半天,宿管老师不但不出声,还一个劲儿的打量起了她。

    这让陈墨言有些不舒服。

    索性便直接开口,“不知道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

    “哦,就是和你说一下砸玻璃的事儿。”

    陈墨言一听这话来了精神,她眼里全是好奇,“这么快就找出来了?”

    倒不是觉得学校没有能力查出这件事情。

    毕竟哪怕当事人做的再神秘。

    这里可是女生宿舍。

    而且那会儿别的宿舍绝不可能都是空着的。

    有看到的学生,并且应该还不止一个。

    陈墨言之前就在想,学校会不会查,得用多长时间查出来。

    她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功夫就查了出来。

    “哎,叫什么我一时还真的给忘了,反正你只要知道那事情和你没关系,是外头的人混进咱们学校,刚好砸了你那边的玻璃就好了。”宿管老师说了这一句话后又加了一句,“对了,咱们学校已经派人去他家里头接洽了,到时侯他会来给你道歉的。”毕竟陈墨言为了这事儿差点受伤是真的。

    “不用和我道歉,学校直接处理就好。”

    陈墨言看着宿管老师道了谢,告辞。

    临走的时侯她再次的开口,“真的不用和我道歉,学校即然找到了砸玻璃的正主,那就该怎么罚就怎么处罚,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她除非脑子抽了才把这事儿往自己身上揽。

    而且她这都高三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陈墨言回到宿舍的时侯乔艳已经在等着她。

    “怎么了,宿管老师找你做什么?”

    “没啥,就是说砸玻璃的人找到了,估计是瞧着差点伤到我,特意和我说一声。”

    这话一出来,别说是乔艳,就是余下的几个女孩子都朝着陈墨言看过来。

    乔艳更是直接扒到了陈墨言的身上,

    “是哪个王八蛋干的?你和我说,我非得去抽他几大耳刮子不行!”

    想想那天的情形。

    要不是陈墨言提前走开。

    那么大一块砖头砸过来,唿啦啦的碎玻璃溅到眼里,脸上……

    能有好?

    用乔艳自己的话那就是,抽他都是轻的!

    陈墨言扫她一眼,“你就省点力气吧,据说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不过这事儿是学校处置的,和咱们没关系。”

    “真是便宜那个小王八蛋。”

    乔艳撇了下嘴,气呼呼的坐回去,“别让我知道这个小王八蛋是谁,不然非抽死他!”

    对于乔艳的暴力,陈墨言表示自己是见怪不怪。

    习惯了。

    这件事情在陈墨言这里算是落下了一个帷幕。

    当然,因为陈墨言执意不肯让对方和她道歉,教导主任代表学校出面,对陈墨言进行了口头上的安慰和奖励,陈墨言看着教导主任有几分秃的头顶,真想建议他试试用生姜洗头皮试试,不过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怕被严主任给骂出来。

    告别了严主任,陈墨言丝毫不当回事儿的回教室。

    才坐到座位上呢,就被许晴给堵住,“陈墨言,这是咱们高三元旦晚会的节目单,你的节目是歌伴舞,今天晚上七点半在小礼堂,你记得准时到。”然后她头也不回的走人。

    陈墨言直接黑了脸,“许晴同学,元旦汇演上我没有报节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