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2章 隔应,都是狗屁(2更

    这个决定一出来,陈墨言觉得整个高三年级的眼神都投注到了自己的身上。

    讥讽的,冷笑的,带敌意的。

    亦或者只是单纯的好奇。

    当然,这其中也有因为和杨惜关系好而仇视她的。

    就比如孔槐等几个人。

    不过陈墨言只是一笑而过,根本不当回事儿。

    事情是她杨惜自己做的。

    要不是自己警惕,现在受伤出丑的就是她了。

    难道就因为自己这个受害人避过了一难,她被罚就成了自己的错?

    再说了,这开除的决定,可是学校做出来的!

    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呀。

    所以,陈墨言是该吃吃,该喝喝,该学习上课的学习上课。

    至于别的?

    抱歉,她现在是学生,她是马上就要高考的高三生。

    她是要以学习为重的好学生!

    中午。食堂。

    乔艳和刘素两个人坐在陈墨言的对面,三个女孩子边吃饭边嘀嘀咕咕的,多数是陈墨言低头吃饭,乔艳在那里说话,刘素则是偶尔捧下场的附和几句,一顿饭过去,耳朵边全都是乔艳的声音了,陈墨言起身去洗碗,“你们两个下次还是别和我一块吃饭了,我耳朵听的都疼了。”

    乔艳瞪她,“我陪你说话你还得瑟了是吧,哼,以后我不理你了。”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瞟她一眼,摇摇头自去洗碗。

    身后,乔艳跺了下脚,“你等等我呀。”然后一边抬脚追上去。

    跟在她们两人后头的刘素忍不住好笑的扬了下眉。

    也跟着站起身子,端了自己的碗筷慢腾腾跟上。

    转眼就是元旦放假的时间。

    因为是高三,所以陈墨言她们也就直接放了元旦当天的假。

    但是呢,元旦是周六。

    这个样子下来就等于是过了个周末。

    别的班上的同学一个个的抱怨不已,连个元旦都不让好好过!

    可对于陈墨言来言却觉得没有半点的感觉。

    放不放假的都一样。

    刘素倒是放了三天假。

    周末加上周一,周二到校上课。

    临走的时侯她看着陈墨言,“真的不回去吗?”

    “不回去了,你还是赶紧走吧,不然要没车了。”周五下午没上课,陈墨言几个吃过午饭后回宿舍收拾了下东西,刘素是真想拽着陈墨言一块回去,不过却都被陈墨言给推了,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蹦蹦跳跳过来的乔艳,陈墨言有些好笑的一扬眉,“行了,乔艳过来了,走吧,我送你们两个到校门口。”

    “要不,你和我一块回家吧,回我家呀。”

    刘素觉得自己想的这个主意挺好的。

    反正也就是一两天时间嘛。

    她带自己的好朋友回家玩两天谁敢说什么?

    她爸妈更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人了。

    陈墨言却是果断的拒绝,“行了,你们两个赶紧走吧,我在学校里等你们回来。”

    知道陈墨言是不会和她去的,刘素还是垮下了小脸。

    直到走出学校大门,刘素还想着游说陈墨言同意,和她一块去呢。

    陈墨言却是果断的对着她摆手,“我回学校了啊,你赶紧走,别赶不上车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校门。

    刘素垮下了小脸,真是的,去她家怕什么嘛。

    “她其实最不想的就是麻烦咱们。”

    “是啊,她宁愿一个人解决掉所有的一切。”

    刘素和乔艳两人互看了一眼,各自在心里头叹了口气,挥手告辞。

    回到宿舍,陈墨言并没有第一时间看书什么的。

    拿了个笔记本,一笔笔盘算起她的资产来。

    等到最后,把最后一笔田子航带来的奖金加上,她看着自己的总资产皱了下眉头。

    除去了明年的学费什么的,她手里只余下不到一千块钱了。

    明年高考后,学费什么的都是要花钱的。

    而且她要去的地方是帝都啊。

    花销肯定大!

    坐在床头上,陈墨言面前的笔记本纸页上写满大大的钱字。

    钱啊钱。

    她要怎么去赚钱呢?

    陈墨言觉得她现在脑子里除了学习就是一个大写的钱字了。

    得三四年的学费和花销呢。

    不赚不行啊。

    哎,想着自己这看似不少的钱包,明年之后就会以流水般的速度瘪下去。

    陈墨言就是各种的心疼,各种的心情郁闷。

    倒不是心疼钱,舍不得花。

    她是一时间想不到赚钱的法子呀。

    叹了口气,陈墨言都想在自己脑门上刻个钱字了。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呀。

    不过,她也就是一时的感慨,因为没过多久她就一脸平静的把账本收起来,然后手里头的捧着的换成了书本,马上就要高考了,她可能在这个时侯掉链子啊,更何况,据她所知,每年的高考状元可是有一笔奖金的。

    更有,她觉得要是自己的成绩真的高的很好。

    等到了大学,也应该会有奖学金什么的吧。

    不也是变相的一笔进项吗?

    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就到了放寒假的时间,放假没两天就是过年。

    陈墨言的新年是在陈家村过的。

    陈妈妈和陈爸爸,还有陈敏,一个个都对着陈墨言好的不能再好。

    只是那种好落在陈墨言的眼里头,只会让她心生警惕。

    她爸她妈,甚至是陈敏。

    她们又想做什么?

    不过陈墨言也没有怪人家什么,是她自己要回来这个家的。

    人家算计自己,她也没什么好怪的。

    如果是以前,陈墨言会觉得失望,伤心或是难过啥的。

    可是现在,她把这一家三口和自己分开。

    然后呀,这一下子区别就出来了。

    她当自己是客人!

    是有事上门的客人,人家心里头对自己不喜,她也就是笑笑而过。

    大年初八。

    陈墨言便准备从家里头离开了,不过在离开前她是再次旧事重提,当着陈爸陈妈陈敏的面儿,她直接开口道,“爸,妈,我马上就要高考了,大学的费用你们帮我准备好了吗?可别到时侯拿不出来钱。”

    陈墨言说完这话就看到陈妈妈的脸都黑了。

    不过,她却是心里头爽了几分。

    都是这个家的女儿。

    她们这对爹妈对陈敏就是各种的管,到了她这里就各种的撒手不说。

    瞧瞧这一家三口对她做的事儿?

    哪怕到了现在陈墨言再也不指望陈爸陈妈,可是她觉得自己能恶心她们一下是一下!

    “什么钱呀,言言你不知道,之前你奶奶大病了一场,咱们家可没少拿钱呢,现在过年的钱都是和别人借的呀,咱们家哪里来的钱?”陈妈妈本来还是能强撑一下笑脸的,没办法,陈敏也好陈爸爸也好,都在她耳朵边念叨,好好的过个年好好的过个年,她觉得自己不能让女儿不高兴呀,所以就一直强忍着。

    在她的心里头,她是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天天看着这个不喜欢的死丫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各种的晃呀。

    这也就罢了,眼看着她就要离开。

    竟然说啥要让家里头拿钱?

    她生怕陈爸爸答应似的,抢着就开了口,“你这个孩子就是只想着自己,不顾家里头这些人的死活,为了你奶奶的病,你爸和我可都要急死了,到处借钱的啊,现在你也长大了,都高中毕业了,这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做什么,要依着我说的,这书咱们直接就不读得了。”

    “老陈,咱们这个家里头的窟窿可是越来越多呀,敏敏开年的学费还没着落呢,这会儿要是再加上这丫头的,以后这日子可是真的没法过了。”她一边说一边适时的抱怨了几句,看着陈爸爸试探般的开口道,“咱们隔壁村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都有好几个订亲的了,这书念啊念的只花钱,到时侯又是要嫁到别家去的……”

    “要不,还是让她别读了吧?”

    陈爸爸瞪了她一眼,“妈生病才用了多少钱,别老是拿这个当借口啊。不过,”他看着陈墨言两眼里全是愁苦,整个人好像老了多少岁似的,“言言呀,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有什么奖学金的吗,要不,要不这次再问问学校,会不会还有?”

    “爸的意思是,一分不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爸,爸是真的没钱了……”

    他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抹窘迫,几乎有些不敢看陈墨言的眼。

    不过下一刻,他就抬起了头,“要不,要不这样,你先回去问问学校,爸,爸在家里头再借借……”

    说完之后他一脸期冀的看着陈墨言,“你回去后尽量的和学校说说,多说些好话,看看学校能不能瞧着咱们家困难,你学习成绩又好的份上,给解决掉一部分学费啥的,啊?”

    “爸你的主意真好。”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扭头看了眼站在那里当木头桩子的陈敏,歪了下头,“陈敏的学费是多少?她的学费爸也要让她去学校说一声,让学校瞧在咱们家生活困难,瞧在她学习成绩好的份上免去一部分吗?”

    “爸,我们两个可都是你的女儿呢,你应该会一视同仁的,对吧?”

    “对什么对,敏敏那学费才几块钱呀,你那可是要上大学的,得花多少钱?”陈妈妈一听陈墨言针对陈敏,张嘴对着陈墨言喷过去,“还有,我告诉你呀,别一天到晚的想着敏敏怎么样,她是你妹妹,你当姐姐的要帮着她护着她才行,瞧你哪处有个当姐姐的样呀,连自己妹妹一点好都瞧不得,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死丫头?”

    “妈你的意思是说,我上大学的费用高,所以家里头没钱管。”

    “陈敏才是初一,学费少,家里头负担的起,所以要管。”

    陈墨言把这两句总结的话说出来,朝着陈妈妈一笑,“妈你是这个意思吧?”

    “是啊,你想想你自己大学得多少钱啊,等你念出来马上就又成了别人家的人,你说你个败家的丫头,读的什么大学呀,和别人家的女孩子一样订个亲嫁个人啥的多好?”陈妈妈吧啦吧啦的一通指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陈墨言是个女儿,花光了家里头的钱上大学,出来后就成了别人家的人。

    总之话里话外的意思只有一个:

    别说家里头没钱,就是有钱也不会出这个的。

    花钱培养出来一个大学生。

    转头嫁了出去。

    村子里的人不是要暗地里笑话她们家冤大头呀。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她妈这想法,很好,很符合她妈这个头脑的人想的。

    点点头,她笑了笑,“行,我知道妈的意思了,爸你一直不说话,估计和我妈的想法差不多吧,也好,那我大学就不用你们出钱了,只是爸,我妈刚才的话也说了,初中啥的学费少,家里头负担的起呀,我记得我从初中就没怎么拿家里头钱的,我妈不老是说我掐尖要强,时时事事和陈敏一样吗,现在你们就把初中的学费按着陈敏的学费一块补给我吧,也不用补多,按着陈敏一年的花销,补三年的给我就行。”

    “凭什么啊,没的补!”

    陈妈妈一下子就炸了,那手就差没指到陈墨言的鼻子上,“我是看清楚了,你这次根本就不是回家过年的,你是想把我和你爸气死,然后你好继承这个家里头的东西,到时侯你好随意的欺负你妹妹吧?我可怜的敏敏啊,你怎么那么的命苦,竟然有这么一个恶毒狠心不孝的女儿啊,敏敏你的命好苦……”

    看着她妈在那里干嚎。

    陈墨言扑通一笑,“妈,你要哭也掉几滴眼泪呀,你不知道这样干嚎很搞笑吗?”

    “妈,你要是挤不出眼泪,学不来真哭的话,要不试着在自己身上掐几把,用针啥的扎两下,一疼的话我估计你就会掉泪,这样再装哭的话,说不定会比现在像多了。”

    “你这个死丫头,我打死你……”

    陈墨言一反手把陈敏推了过去,然后陈妈妈的手硬生生在半空中停下。

    她哪里舍得碰陈敏半根手指头啊。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呵了两声,“行了,爸,你们先在家里头算算陈敏一年花费多少呀,然后等我下次回来一块补齐我,不然的话我就去找人去告状,要和你们分家。”她看着陈爸爸陈妈妈有些错扼的神色,扬扬眉,“就像咱们村子里头的几家弟兄分家一样的分家哦,到时侯,说不定在村长大家的支持下我还能分这个家一半的财产呢。”

    “你做梦。”

    陈妈妈听着陈墨言信口开河的话却是一下子慌了起来。

    她指着陈墨言,生怕她说的是真的,

    “我告诉你,这个家只要有我一天在,就绝不会分家的,这家里头的东西都是敏敏的。”

    “我才不要给你这个白眼狼半分的东西!”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妈你终于说出一句真心话了啊。”她扭头看着站在旁边沉默的陈爸爸,笑笑,“爸,行了,我走了啊,我之前说的话你们自己商量下,算数了下次给我个数,顺便把钱准备一下,我下次回家来拿哦。不然,我就去找村长,要分家,要单独过!”

    “言言你……”

    “爸,妈,你们别太想我哦,我走啦。”

    成功的气到了陈妈妈,恶心了让她不痛快的这三个人一番。

    陈墨言神情气爽的离开陈家。

    走在小路上,她抬头,满身的轻松:这天怎么那么的蓝,空气怎么那么的新鲜?

    连呼呼刮在人身上的小北风的声音都觉得好听!

    陈墨言是朝着镇上走的。

    今天是大集,这会儿才早上九点不到,她前几天和刘素约好的今天一块去镇上,然后在集上转几圈,等到下午的车子一块去县城回学校。抛开家里头的那几个人,陈墨言脚步轻快的走到和刘素约好见面的初中学校不远处的一条街道,等她赶到的时侯刘素竟然还没有到,这让她有些奇怪。

    这丫头从来都是爱热闹的呀。

    这次赶集,她竟然迟到?

    又等了约有二十分钟,陈墨言都觉得无聊,寻了个台阶坐下来等。

    等了约有半个小时。

    刘素才气喘嘘嘘的赶过来,因为是小跑,脸蛋通红通红的。

    看到陈墨言她松了口气,“我迟到了多久?”

    一句话喘了好几口气,断了好几截。

    陈墨言扫她一眼,“你先歇歇再说话吧,跑那么急做什么,我又不会不等你。”

    “不是,我我是从家里头偷跑出来的……”

    陈墨言扬了下眉,拉她在自己身侧坐下,“怎么回事儿?”

    “我爸生病了,病的很重……”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送去医院了吗?”

    “去了,可是我奶昨天哭闹着把人给带了回来,说什么要是再让我爸住院,她就去死……”

    陈墨言有些同情的看了眼刘素,拿手帕帮她擦了下泪,“先别急,慢慢说。”

    估计也是实在憋的太多。

    更因为家里头根本没人听她说话,面对着陈墨言这个好朋友,刘素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我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突然就晕了过去,等送到卫生院的时侯查不出病因,医生说要去县城查,我妈昨天才想着凑钱去县城,可是没想到我奶不知道听了谁的话非要把我爸带回家,还说谁拦她的话她就去死。”

    “关你什么事儿?”

    刘素苦笑,“是啊,本来只要把我奶说服就好,可是今天早上,我爸竟然又吐血了,我奶奶出去转了一圈,回头非说是我的八字冲撞了我爸,不但让我坠学,还要把我马上嫁出去,说什么只要这样我爸才会好……”

    “……这还是我妈把我偷偷放出来的……”

    陈墨言听着这一番话,忍不住黑了脸,“你奶奶那说的是什么话呀,都是狗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