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3章 去刘家

    陈墨言看着刘素,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你还是个孩子呢,别想那么多了,你家里头的事情有你妈,有你爸呢,你奶奶她的话不作数的。”除了安慰,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陪着刘素在台阶上坐了一会,陈墨言想了想看向她,“你妈是怎么说的,是让你在学校里头待着暂时别回家吧?”

    “是啊,我妈是这样和我说的,可是,可是言言,我挺害怕的……”

    作为一个成年的男人。

    在农村,那就是一户人家里头的顶梁柱呀。

    如今刘素的爸爸一病,这整个家就好像是一堵墙塌掉。

    为了治病什么的还得往外拿钱。

    再加上刘素的奶奶这样的闹腾……

    才十几岁的刘素心里的难过和沉重可想而知。

    只是,她还是比自己好吧?

    要是换成了她,第一个想把她给弄出去的,肯定是她妈呀。

    哪里还轮的到她奶奶?

    “你想想我,再想想你,好歹你妈,你哥你爸还是那样的疼你呢,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家里头的那几个恨不得从我身上咬下几口肉来啃,咱们两个比比,你岂不是比我好多了?”

    陈墨言拍着刘素安慰着,心里头却是有些许的疑惑。

    上一世她和刘素是真正的素不相识的。

    更不知道刘素的爸爸有没有生这样一场病,最后的结果如何。

    如果前世就有这么一场病。

    刘爸爸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最后刘素竟然还成了清华北大中的一员,陈墨言觉得这丫头简直是太了不起呀。

    可要是前世刘爸爸没有生这样一场病的话……

    这一世,为什么会生病。

    还是直接吐血这样的大病重病?

    正如同她记忆里头的妈妈,上一世里,她妈妈明明早就走了的呀。

    可是现在……

    难道,这就是她重生后所引起的蝴蝶效应?

    陈墨言不担心别的,她唯一担心的是自己的重生,会分去身边这些朋友的气运什么的。

    比如说,眼前的刘素的。

    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重生,因为自己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仗着这些东西,她认识了刘素,并且和她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却也间接的分去刘素身上原本的大好气运?

    前世的时侯,如果谁和陈墨言讲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

    她肯定会斥之以鼻。

    说不定还会呵呵笑两声,顺便表示下自己的鄙夷啥的。

    可是现在,她重生了呀。

    连这样的事情都能有。

    别的,谁又能肯定不会发生?

    这样想着的时侯,陈墨言看着刘素的眼神深处就多了抹歉意。

    真的是她分去了刘素的气运。

    所以,她家人才出事的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呢,会不会还有别的事情发生?

    如今只是她的爸爸。

    再下来呢,是她本人,还是继续是她的家人出事?

    亦或者,这事儿纯属自己瞎想。

    刘素她爸爸本就是有病,前世也是生了这么一场重病?

    “言言,言言?”

    “啊,怎么了,你刚才说什么了?我没听清……”

    刘素看着她有些狐疑,“你刚才想什么了呀,那眼神直勾勾的瞅着我,心里头都有点发毛……”

    “就是一时觉得人生无常,我还能想什么?”

    陈墨言笑了笑,敛去自己的心思,伸手去拽刘素,“行了,你家里头的事情先放放,我先带你去吃饭。”她看着刘素瘪着的嘴,声音有些严厉,“别和我说吃不下什么的,吃不下你也得吃,你妈你哥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你爸身上了吧,你要是再出点什么差子,让她们再多照顾一个病人吗?”

    “……好,我跟你去吃饭。”

    刘素站起身,深深的深了口气,脸上多了抹坚毅,“走吧,咱们还是按着之前说的转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然后等下午的车回学校。”她爸哪怕是生病呢都掂记着她的学习,还有妈妈,宁愿挨奶奶的骂也不肯听她奶的话不让她去上学,她不能让爸妈还有哥哥失望。

    两个人在集市上漫无目的逛。

    走了没半条街,陈墨言便叹了口气,拽着刘素朝相反的方向走。

    刘素被她拽的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满是不解,“言言你这是要去哪?怎么朝着镇外走了?”

    “回你们村,去你家看看去。”

    刘素听了这话先是眼前一亮,可下一刻她猛不丁的站住脚,任由着陈墨言怎么拽都不肯再往前走,“不行,真的不行,我奶奶要是看到了肯定又是一番折腾,还有我妈,她也会生气的……”她之前走的老远还能听到她奶奶的怒骂声,她要是这会儿回去的话,她妈岂不是白挨骂了?

    “你不是不放心你爸,不放心你妈吗?”

    陈墨言看着她,心里头叹了口气,“走吧,我和你一块回去看看,你觉得就这样走了,你能安心学习?”

    “不能。”

    刘素想了想,老实的对着陈墨言摇摇头,“虽然我妈之前说带我爸去县城看病,可是我奶不让,我也不知道我妈能不能拗的过我奶奶,还有,我爸他也不同意去县城……”说到这里的时侯刘素的眼底闪过一抹的黯然。

    顿了下,再开口的时侯,她的声音更低了。

    “我和我妈都知道我爸的心思,他是觉得自己的病治不好了,就想着不能再浪费家里头的钱……”

    陈墨言抿了下唇没有出声。

    其实,刘素爸爸的这个想法,是很多农村人的想法。

    他们疼爱自己的孩子,舍不得这个家。

    可是,他们更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这个家的日子更加的难过。

    “你有一个好爸爸。”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的。”

    提到自己的爸爸,刘素眉眼里全是笑意。

    水一般止不住外溢的那种高兴。

    “走吧,咱们两个回去,你在村口先等等,我去你家看看去。”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直接拽了她向前走。

    “还有啊,你奶奶她说她的,你管她做什么,她要是打你什么的,你不会跑啊,脚长在你身上的好吧?”

    陈墨言对刘素这个奶奶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别和我说她是长辈什么的,这种倚老卖老的人最讨厌了。”

    “难道就因为她们是长辈,她们上了年纪,就能插手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吗?”

    随着陈墨言一句又一句的话,刘素小鸡啄米般的点头之外,也陷入了沉思当中。

    言言说的,是这样吗?

    是?不是?

    陈墨言走在刘素的身侧,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微微一笑。

    没想到这一世她竟然还能影响得了上一辈子她们县城出了名的才女!

    陈墨言在村口和刘素分开,让她在一侧的暗角处等着自己,她则自己一人进了村。

    刘家。

    整个刘家小院的气氛陷入一种压抑和悲伤难过当中。

    陈墨言根据刘素的描述,再加上从村人里头问来的话,她没走多久便到了刘家小院前。

    远远的就听到院子里头有哭闹声。

    隔着院门看了一眼,一个老太太正坐在门口外的板凳上,嘴里头骂骂咧咧的。

    那气势,颇有几分指点河山的感觉?

    陈墨言暗自撇了下嘴,想了想,她抬脚走进院门,“请问,这里是刘素家吗?”

    她连着问了两三遍,门口那老太太才收了声。

    一脸狐疑的朝着她望过来,“你谁啊,这是刘素家,不过那贼丫头不在家,你走吧。”

    陈墨言笑了笑,直接道,“我是从市里头来的,刘素同学上次获得了二等奖,这次过来我们就是想和她确认一下,然后看她什么时侯过去领一下奖品的。”陈墨言客气而完美的笑,“这位老太太,请问您是刘素同学的什么人呀,您能不能帮着找她一下?”

    “这个,什么奖品,是钱吗,有多少?”

    老太太也不坐在那里扯了嗓子骂了,身子噌的一下站起来,看着陈墨言的双眼发光。

    “能发多少钱?她还是个孩子呢,能知道个啥,我是她的奶奶,好姑娘,你把发的钱给我就行了啊。”

    陈墨言看着这老太太脸上堆满了的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刚才还爱搭不理的。

    这会儿对着她倒是亲热,一个一个好姑娘好娃子的。

    真把自己当成了三岁孩子哄呢。

    她勾了勾唇,笑着摇摇头,“不行的,这事儿必须得见到刘素同学才行,而且,我们这档活动也是针对在校生的,要是你们家刘素她不是学生了,那也是不能发的。”虽然刘素的奶奶连着问了好几回她是多少钱,都发什么奖品,陈墨言却是故意吊着她,就是不说这个问题,最后更是直接道,“你们家刘素现在还是学生吧?”

    “她要不是学生的话那我回头登记一下,这项奖品就归别的学生啦。”

    “是的是的,我们家素素可是学生,高中生啊。”

    刘素奶奶一听这话立马就有些慌了神,恨不得把刘素搬出来亲口让她说一下,对着陈墨言那神情更是一个亲热,热情,“我们家素素呀,学习成绩可是有名了的好,呵呵,我可是听说呀,连她们老师都夸她呢,考高中的时侯还考了个前三名啥的,真的,小姑娘你信我,老婆子我可从不骗人啊。”

    “好的好的,奶奶您别急,我相信您说的话。”

    陈墨言略一沉吟,看着刘素奶奶轻声道,“刘素家里头应该还有人吧,我还得再确认一下……”她说着这话的时侯脸上带几分的不好意思,“奶奶你别生气,我们这也是工作的需要,不然回头我说只看到了奶奶一个人,活动方说不定不相信我的话,就给刘素的奖品啥的都取消了,我可是听她们说,这次的东西还挺值钱呢。”

    “要是没了挺可惜的呀。”

    “对对,她妈在家呢,她妈在的,老大媳妇儿,你给我出来,有人来找素素。”

    刘素妈妈正在屋子里头和刘爸爸说话呢。

    夫妻两人还是围绕着治不治病这个事儿来谈的。

    双方真的就是各执一词,都是据理力争,谁也不让谁的那一种。

    到最后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夫妻两人的眼圈都是红红的,刘素妈妈对着刘爸爸那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老刘呀,你就是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了咱们两个孩子吧?”

    “你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儿,你让那两个孩子怎么接受?你让我们娘三怎么过呀。”

    刘素爸爸看着她,费力的叹了口气,“别哭了,我这辈子对不起的就是你们娘三了,我这病呀,我自己心里头清楚,治不好的,再治下去也是浪费家里头的钱,还不如留着,让你们的以后也好多点傍身的。”

    他有些吃力的伸手握了下刘素妈妈的手,“我娘那个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走了她肯定是不依不饶的,素素她们两个都在外头上学,老大已经是大学生又是个男孩子我还能放心些,就是素素……你你要是再想嫁人,多照顾着点素素……要是,要是孩子不同意,你你就和她们说是我说的,我同意,好好和她说,别,别急……”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一定能好的。”

    “我们三个等着你好起来。”

    刘素妈妈一边说一边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开始听到外头刘奶奶在喊,刘素爸妈两口子都没在意:这两天刘奶奶闹腾的事情可着实的不少!

    直到陈墨言开口,“刘叔刘婶儿,我是来找刘素的,她在家吗?有点事情需要和你们证实一下……”

    是来找素素的?

    两口子怔了下,刘妈妈把刘爸爸按在炕上躺好,“我出去看看去。”

    “老大家的,这是来找咱们素素的,说啥是一个比赛,素素得了奖啥的,你快来和她们说说,咱们素素可是高中生,学习成绩可好了呢,是吧老大家的?”

    对于自家这个婆婆,刘素的妈妈并没有因为她各种的闹腾而生气。

    可是这次她竟然说什么自己女儿八字啥的不好。

    不然她男人就治不好这样的话。

    刘素妈妈是真的生了气。

    这会儿一听刘素奶奶的话,忍不住冷笑了两声,“娘,您之前不是死活非要让素素坠学么,还说什么女孩子读个什么书呀,识两个字儿就成了,现在素素说不定都和老师说不上了呢,哪里来的还是什么高中生?”

    “哎哎,你这怎么当妈的呀,自家孩子好还不夸两句?”

    刘素奶奶一听这话有点急眼了。

    一个劲儿的对着刘素妈妈使眼色,最后更是直接朝着陈墨言亲热的开口道,“她妈是因为家里头有病人心情不好才这样说的,小姑娘你信我老婆子的,我们家素素真的是高中生,你那个什么奖品啥的,啥时侯能给我们呀,是钱还是东西?”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不少的东西呢。”

    刘素奶奶乐的见牙不见眼的,“东西多了好,多了好呀,我们家素素就是个有福运的。”

    听的刘素妈妈忍不住又哼了两声,“娘你之前还说素素八字不好,轻,不招人待见呢,这会儿怎么就变成了有福运的?”刘妈妈也不想诅咒自己的女儿,只是想到之前自家婆婆的嘴脸,她就气的狠。

    “刘奶奶,这事儿急不得,我们还得见到刘素本人才行的。”

    刘素奶奶的脸就有些不好看,“怎么还不现在给呀,还得见本人,好麻烦了吧。”

    不过陈墨言和刘素妈妈都没人接她的碴。

    “刘婶儿,我是陈墨言。”

    趁着刘奶奶不知道去门口做什么,陈墨言直接道,“素素不放心你们,我又怕你们家里头情况不好,便让她在村口等着,我来帮她看看……只能想出这么个法子……还请刘婶儿别怪我。”

    “哎,你这孩子,我就说怎么会……”

    她摇摇头,刘素妈妈的眼圈更红了,“你能帮着素素来这一趟,我怎么可能还会怪你?”她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素素那个孩子死心眼儿,哪怕我这样把她撵到学校去,估计她心里头也不会好受的,她时常把你挂在嘴边,婶子还得拜托你帮婶子多照看着她一点儿,让她千万别有事没事的往家跑。”

    “她奶奶这会儿虽然被你的话给哄住,但管不了多久的。”

    陈墨言点了点头,“好的,您说的我都记下了,婶子,我能进去看看刘叔吗?”

    “哎,你这孩子,要是不嫌弃就进来吧。”

    好歹是素素的同学。

    再说,刘婶儿觉得陈墨言应该也是有着帮刘素看看刘爸爸的心思。

    便没有推托。

    屋子里,刘爸爸正疼的难受。

    本来就有些显老的脸更不成个人样儿。

    看到刘妈妈带了个女孩子进来,他一下子着急了起来,“这,这是谁?”

    “刘叔,我是素素的同学,我叫陈墨言,我是帮素素来看您的。”

    陈墨言直接开了口,“素素还在村口等着我,她只是担心你们,想让我来问问你和刘婶儿什么时侯去县城瞧病……”

    “我,我们不会去的,你,你告诉她,让她好好学习……”

    陈墨言能感受到陈爸爸话里头的坚持和固执。

    她想了想,看向刘爸爸,“刘叔你不去医院是想着给素素她们省下几个钱,可是你觉得,你要是真的这样走了,素素和刘婶儿还有素素她哥哥三个人,心里头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她们说不定会一辈子内疚,自责难安。”

    “还有,如果您不去医院瞧病,素素想到省下的钱都给她交了学费,您说以着她的性子,这个学她还能念的下去吗?刘叔,钱重要,可是人更重要的。”

    “我,我……”刘爸爸一口血吐出来,整个人晕倒在炕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