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3章 小姐妹重聚

    冯老爷子有些好笑的虚点了下自己孙女,“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爷爷呢啊,好丫头,不愧是爷爷的孙女。不过呢,这事儿,却是坚决不行的。”他看着冯雅直接道,“爷爷之前那么的打拼,挣下这诺大的家业,为的可不是让你们这些娃子再回来这乡下读书的。”

    “乡下怎么了,爷爷你还不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冯雅小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赞成。

    她看着冯老爷子,心里是打定了主意绝不会走的。

    不管怎样也不能回去。

    正如同王助理所说的那样,最后的一段路,她得陪着爷爷!

    想通了这一点,她朝着冯老爷子微微一笑,“爷爷你那个时侯都能走出这片地方,以着一个人的能力创出这么一大份的家业,我做为你的孙女,又是您嘴里头说的最聪明的,怎么可能会被这块地方局限住?”

    “所以,爷爷,您不同意也得同意,同意,还是得同意!”

    “当然了,还有一个主意,那就是爷爷你和我一块回去哦。”

    她眨了眨眼,小脸上满是俏皮,“我知道爷爷你才来,肯定不想离开这里的,还想着多住上一段时间的,这样吧,反正我也才高二,我就在这里读一年,然后,明年高三我再和您一块回去,到时侯我回城里去高考。”

    “爷爷,这可是我最后的让步哦。”

    冯老爷子只能是一脸无奈的摇头。

    这个孙女的确是很聪明。

    也很有主见。

    打从懂事起,她就乖巧的让他这个当爷爷的心疼。

    也正是因为这样,冯老爷子便知道,自家孙女这次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走的。

    而且,他心里头隐隐的觉得,这丫头呀,怕是心里头想到了自己的安排。

    所以才坚持不走的吧?

    “爷爷你好好休息,我等一会王助理回来的时侯让他帮我去跑跑这边的学校哦。”

    “你这丫头,这孩子!”

    他嘴里头嘟囔着,冯雅却是已经笑嘻嘻的跑了出去。

    直到站在院了里头。

    再也不会被冯老爷子看到。

    冯雅一直控制着不让掉下来的泪水才如雨般的落下来。

    最爱她的爷爷!

    再过不久的将来,她恐怕是真的要失去这个最疼她的亲人了啊。

    王助理正好提了东西进来。

    远远的在院门口看到她这个样子,脚步一顿,下一刻他直接退回了门外。

    这个样子的冯雅。

    应该也不想让他看到吧?

    当听到冯雅说要在这里读高中时,王助理怔了下,“老爷子知道吗?同意了吗?”

    “我爷爷同意了的。”

    王助理,“……”

    不过他回头还是瞅了个冯老爷子清醒的时侯问了冯老爷子。

    当听到冯老爷子同意后。

    王助理倒是真心的高兴,“能有小姐在这里陪着老爷子,老爷子您的身体一定能很快就好的。”

    “好不不了。”

    冯老爷子对着王助理摇摇头,想了想他看向王助理,“你和小雅是不是提起过陈家的那个丫头?”

    “啊,没有,我……”

    “你还瞒我,不是你提起来的话,她怎么知道人家在高中考出好成绩的事儿?”

    冯老爷子瞪了王助理一眼,“说就说了啊,不过就是那个小丫头不合作的事儿,她也还是个学生,能做到之前那个样子已经是很好了,现在那丫头应该也要高三了吧,明年高考,学习可紧张着呢,她这样做是对的。”

    在冯老爷子的心里头生意和赚钱自然重要。

    可是他是老一辈的人。

    心底深处藏着一个执念:那就是读书!

    虽然不是那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偏见。

    可是,冯老爷子的心里头读上大学的人肯定是比他这些做生意的人强!

    强太多了啊。

    所以,在当初听到儿子接手后说陈墨言和冯家不再合作之后,他虽然难过了一番,但也叮嘱儿子,一定要好生的和陈墨言交接好一切,不能愧待了人家丫头等等,这个时侯他已经是几次进入手术室了。

    也幸好就是冯家真的不差这点子钱。

    不然,估计冯老爷子这会儿都被埋到地底下去了。

    但也就是撑这么久,到现在,还是就要到了熬不过去的那一天。

    王助理看着冯老爷子直到现在还掂记着陈墨言,忍不住眼底闪过一抹的迟疑。

    如果冯老爷子以前没病的时侯,肯定一眼能看的出来自家助理在瞒着什么事儿,但现在他的精神头是差的不能再差,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能睡十六七个!就是清醒的这几个小时,也是时睡时醒的。

    医生说这是他自己本身的病情所致。

    换句话说,他全身的器官老化,已经不能维持他本身的机能和正常运行。

    现在他是真的怕,哪天冯老爷子这一觉睡过去。

    张了张嘴,他还是改变了话题,“那我明天去高中问问,”

    躺在床上的冯老爷子想了想,突然开口道,“我记得这丫头和小雅是差不多年龄的吧,你去问问,让小雅和那丫头一个班。”他这个孙女呀,虽然乖巧懂事,但也固执已见的很,身上还带着不少属于年轻女孩子的焦躁。

    本来冯老爷子是想着孙女只是个女孩子。

    哪怕儿子接手了家业不干正事,但总也不会没有这个孙女出嫁的嫁妆。

    到时侯只要她找个好人家。

    日子总不会太差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冯老爷子突然莫名的想让自家孙女多和陈墨言相处。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但冯老爷子却直接就这样吩咐了。

    王助理笑着点了点头,“行,我先问问。”

    这事儿就这样定了下来。

    而直接回了陈家村的陈墨言却并根本就不知道冯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更不知道冯老爷子如今已经是危在旦夕。

    不知道哪天就再也睁不开眼。

    此刻她只是想着在陈家里头待几天,等到成绩出来后去填志愿,然后把她的户口弄出来。

    至于以后?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自嘲,她和自己的爸妈还有妹妹,还有以后吗?

    本该是世上最亲近的几个人。

    走到了最后这样的地步……

    她想,终究是自己没有那个缘份吧。

    陈墨言的回家,要说最高兴的自然就是小花了。

    不过小丫头不想来陈家。

    只能逮着机会在外头瞅着,专门逮陈墨言。

    搞的和个地下党线人接头似的。

    这天早上吃过饭,陈墨言才从家里头走出来,拐了个弯,远远的看到小花在那里又蹦又跳的朝着她招手。

    陈墨言不禁扑吃一声笑。

    “你在外头喊我几声不就得了吗?又不会有人怎么样你。”

    “我讨厌陈敏。”

    小花黑着小脸,嘟着嘴,声音闷闷的,“可讨厌可讨厌了的。”

    以前两个人虽然也是不对付。

    但是小花却只是秉持着陈敏不找她的碴,她也懒得理她的态度。

    不然就是看到她直接绕个路。

    可是自打上次陈敏把她的发夹给弄坏,小丫头是真的生气了啊。

    那个发卡可是她最喜欢的啊。

    到现在她都还放在枕头的小柜子里呢。

    想到陈敏给她故意摔坏,她气都气死了,才不要原谅她!

    “墨言姐姐,你那么好,你说陈敏怎么会那么坏呢?”

    小花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大眼眨啊眨的。

    简直是好奇和疑惑极了啊。

    姐妹两个人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在她的眼里头,陈敏那就是坏人的代名词儿!

    陈墨言扫了她一眼,“行了,你想那么多做什么,少和她接触就行了。”她看着小花点头,想了想还是叮嘱她几句,“你以后在学校里头别和她多说话,还有,她的事情你别掺合呀,你这丫头可不是她的对手。”

    陈敏那人脑子是有几分小聪明。

    学习什么的心思没几个。

    但害人啊整人啊啥的小想法倒是有那么两个。

    她担心小花稍一不注意就被陈敏给算计了去。

    “墨言姐姐放心吧,我才不要和她说话呢。”两个女孩子说着话已经走到了马家,马叔和马婶儿都去田里头看玉米去了,这会儿家里只有小花一个人,她拽着陈墨言到了自己的屋子说话,小花鬼精灵鬼精灵的,没一会话题就转到了自家表哥身上,两眼咪咪笑,“墨言姐姐,我表哥可好了,前几天我听我妈说,他在部队上立功了呢。”

    陈墨言看着她那一脸坏笑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捏了她的鼻子。

    顺势轻轻的碾了两下。

    “你啊,才多大呀,心里头只装着学习就好了,别老是想那些七七八八的呀。”

    她对着小花点点她的额头,“想的太多小心老的快,到时侯你这张小脸可就不漂亮喽。”

    “墨言姐姐你又骗我。”

    小花跺了下脚表示自己可不是三岁小孩子,不过她却也是聪明的转开了话题,“对了姐姐,我在我们学校听到了一件事,是和陈敏有关的,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之前就没说……”

    “什么事情呀,说来听听。”陈墨言倒是没想关心陈敏什么的,不过是闲来说话,聊天罢了。

    小花咬上下唇,想了想才开口道,“我听说,陈敏在和我们班上的一个男生相好呢……”

    “不过墨言姐姐你别急,说不定这只是个谣传。”

    “我觉得我们那个班长可丑了,陈敏的眼光不是很高嘛,她肯定瞧不上人家的。”

    陈墨言,“……”

    她伸手揉揉小花的头,把她的一头短发揉的乱起来。

    直到她发出抗议般的不满声。

    她才低低一笑拿开了手,“这件事情不管是真还是假,都和咱们没关系。而且,陈敏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那丫头虽然没什么大聪明。

    可小精明却是绝对有啊。

    只是可惜,她通常想的,占的,都是眼前的一些小便宜!

    摇摇头把陈敏这事儿抛开,她又和小花说了些话,外头听到脚步声,接着就是马婶儿的高喊,“马小花,马小花你是不是又野出去了,这死丫头,回来让我逮到她非得抽她一顿不行。”

    “你也就说说,哪回真的舍得抽了?”这是马叔的声音,嗡嗡的,带着几分笑意。

    “行了,你哪回不是比我更夸张?那丫头一嗷嗷叫,你比谁都心疼。”

    这是马婶儿的反驳。

    屋子里头,马小花抬头看到陈墨言眼底的笑意,不禁有些羞红了小脸。

    “妈,我在屋子里头呢,你怎么又说我坏话?”

    “你这死丫头,在屋子里头我和你爸因来你怎么不出声,你又皮痒了是吧?啊,那个言言也在啊,这丫头,怎么言言来家玩你也不说一声?有没有给你墨言姐姐倒水?我记得咱们家里头还有糖来着的,小花啊,赶紧去拿出来给你墨言姐姐吃啊。”一边说着话马婶儿已经就着水井处的水洗了手,抬头朝着屋子门口和自己打招呼的陈墨言笑盈盈的道,“言丫头来的正好,我刚和你马叔掰了几个玉米,一会你在这里吃饭,我给你和小花煮了吃。”

    “真的啊,谢谢妈,妈妈你真好。”

    陈墨言还没来得及推辞呢,小花已经乐的蹦了起来。

    不远处马婶儿瞪了她一眼,“乐什么乐,我那是给你墨言姐姐吃的。”嗯,是给她未来侄媳妇吃的!

    想想这事儿,马婶儿就忍不住的又抬眼看了下陈墨言。

    这心里头的滋味呀。

    嗯,别提了。

    你说这是怎么说的呀,人家丫头才多大?

    可偏偏自家那个牛脾气的侄子还就认定了,上次来还和她说这事儿来的……

    她叹了口气,真是儿大不由娘呀。

    “马婶儿你别忙活了,我这就走了啊。”她也只是一个人在家里头待的无聊,过来这里听听小花咋咋忽忽的声音,感受着她一惊一乍的笑,她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回到了十几岁的青春正当时,可是不是真的想来人家家里头吃饭的啊,而且这个时侯的玉米还挺稀罕的,马婶儿就是想让儿子女儿的吃个新鲜,能舍得多掰吗?

    她这个外人还是别在这里了。

    谁知道马婶儿却是笑着拉了她的手,“行了,你和马婶儿还客气个啥?”说不定哪天都是一家了啊,这会儿近距离的瞧着陈墨言,马婶儿不禁在心里头暗骂了句自家侄子这可真是个眼光高的,瞧瞧人家这丫头的小脸,那鼻子那眉眼的,简直就是画上走出来的小仙子似的,皮肤更是光滑的好像才剥壳的鸡蛋。

    一笑眼儿弯起来。

    多好的一个姑娘呀?

    嗯,自家侄子还是赶紧把人给娶回家,她才能放心啊。

    为了侄子,马婶儿觉得自己得多尽点心啊。

    拉着陈墨言的手不放,“你在家里头刚好和小花做个伴,她这丫头打小性子淘,跟着你好歹让她学学你的稳劲儿,她呀,能有你五分之一的好,婶也就放心了。”一边说一边瞪着眼看向旁边因为听到自家亲妈不待见自己的话而嘟了小嘴的女儿,“还怔在那里做什么,你之前不是还说有什么题不会吗,还不赶紧去问问你墨言姐姐?”

    “啊,对哦,墨言姐姐你快来,我真的有好几道题做不出来啊。”

    她妈不说她都把这事儿给忘光光了!

    “去吧去吧,婶儿给你们做饭,一会就在家里头吃午饭,咱不是外人。”

    陈墨言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觉得马婶儿的眼神啊语气啥的不对劲儿。

    虽然马婶儿以前待她也挺好的。

    可那种好却隔着几分的距离啊,是那种恰到好处的怜悯的同情的好。

    今个儿却让她觉得多了几分热乎和亲切?

    她坐在小花房间的小椅子上,心里头胡思乱想着,然后,她的脑海里猛的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是顾薄轩和马婶儿说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陈墨言的脸唰的一下通红,如坐针毡。

    恨不得立马抬脚跑走。

    可偏偏小花翻出了几张试卷,拉着她问东问西的。

    最后,她只能让自己的情绪缓一下,然后心思沉下来,静静的帮着小花讲起题来。

    正在灶间里头生火的马叔瞪了眼马婶儿,“你也不怕把那丫头给吓跑了。”

    “啊,我没说什么啊,会吓跑吗?”

    马叔白她一眼,“还没说什么,就差把人家陈家丫头给拽到身边上下仔细的问个透彻,打量个底朝天了。你啊,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别到跑了人家。”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心里头有数呢。”

    两口子说着话午饭便出了锅。

    烙的饼。

    蒸了三根玉米。

    打的白面疙瘩汤,上面几滴油,又漂着几粒绿油油的葱花。

    拍了两根黄瓜,一碟自家腌的酱菜。

    马婶儿笑呵呵的看着坐在小花身侧的陈墨言,“婶儿家里头也没啥好吃的,咱们都凑合着吃,啊?”

    “这已经很好了,谢谢马婶儿呀。”

    “谢啥,快吃,趁着热乎,不然一会凉了这饼可就不好吃了。”

    小花看着自家亲妈帮陈墨言递了烙饼,撅嘴看向她妈,“妈,我是你捡来的吗?”

    她怎么觉得她妈待墨言姐姐都比她亲热呢?

    难道她真是从村口那颗树下捡的?

    马婶儿对着她翻个白眼,“是啊,你可不就是你爸和我捡回来的?再不听话,我回头就把你再丢出去。”’

    小花翻个白眼,“妈你这是遗弃罪,我要去告你。”

    “你个死丫头,胆肥儿了是吧,还敢告你妈了?虎丫头皮痒了啊。”

    马婶儿伸手在小花额头上敲了一记。

    小花吡牙咧嘴一脸夸张的叫疼。

    有嬉笑,有欢乐,有逗嘴,有争执。

    或者还有责骂。

    但中间却一直有看不见的温馨存在。

    这是她前后两世都想要的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情景。

    可惜……

    陈墨言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垂眸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