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3章 门开了

    别说站在一旁的顾妈妈,就是陈墨言自己听到这话都小小的懵了一下。

    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这头脑一热,冲动之下,这话,怎么就说出口了?

    她双手捂着脸,眼都不敢睁开的样子。

    能不能当她没说?

    只是正想着呢,耳侧,传来顾薄轩低低的笑,以及沙哑,如同铁锹啥的在地下摩擦产生的刺耳般的嗓音响起来,只有短短四个字儿,那声音低的陈墨言几乎没听到,好在她刚才那话产生的震撼感还在,在场的人心思都还回过神来呢,然后,就听到本来关闭的急救室门竟然停在了那里。

    然后,顾薄轩和破锣有的一比的低声笑传出来。

    他说,一言为定!

    陈墨言正转着眼珠想哭,想看看是不是她刚才的话大家都没听到?

    说不定他们都紧张顾薄轩。

    真的就没听到呢?

    虽然吧,她自己心里头也清楚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很低,很低。

    或者说是基本不存在的。

    可是,这会儿她心里头还存着几分幻想的。

    只是等到顾薄轩的四个字出口。

    陈墨言整个人可是真的有点傻眼:不止外头的大家都听到了,就是病床上的顾薄轩都听到了!

    呜呜,她能把那话收回来吗?

    躺在手术台上的顾薄轩只是淡定的挑了下眉。

    收回来?

    不用想了,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陈家村。

    陈爸爸和陈敏两个人面面相对。

    父女两人都是沉的不能再沉的脸色。

    “爸,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还能不能出来?”

    这都被带过去谈话两天多时间了啊。

    怎么还不放过来?

    她黑着脸,“你之前不是说我妈会没事,只是被叫过去配合调查吗,怎么他们还不放我妈出来啊?”

    “你妈顶多在里头待个几天,真的不会有事的。”

    对于陈爸爸这话,陈敏是一百二百三百个的不相信,“爸,你和我说实话吧,到底我妈能不能出的来?”她看着陈爸爸,眼底深处有一抹的怨愤,但却被她很快藏了起来,“是不是要我姐去和派出所的那些人说些什么,那些人才会把我妈放出来?爸,我姐到底去了哪,你告诉我,我去找她,我去求她……”

    现在她妈只是被带过去问话。

    她在学校里头已经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待了。

    要是她妈真的被判刑。

    她以后可就真的完了!

    不用别人提醒或者是说,陈敏都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一个坐牢的妈妈!

    “你姐她也没说什么,不过,你姐她临走的时侯和我说,她这几天就会回来的,到时侯她事情都办好,户口落到学校的事情都弄好了,你妈她,她就会出来的。”陈爸爸和自己的小女儿有些结巴的解释着,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心里头却是复杂极了:到现在,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女儿,不是他记忆里头的那个女儿了。

    变的如同一个陌生人般的陌生!

    “可是爸,我姐她到底去了哪,她有没有说什么时侯回来啊?”

    陈爸爸摇摇头,“这个倒是没有,不过她学校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啊,肯定会回的。”

    陈敏却是再一次的黑了脸:

    肯定会回的。

    就这两天了。

    她爸嘴里头说的轻松,知不知道她在学校里头过的什么生活?

    那些人一个个朝着她投过来的眼神。

    那里头的嘲讽啥的。

    陈敏觉得自己得崩溃!

    深吸了口气,她再次问陈爸爸,“我姐是不是和那个顾家的人走了?去了哪你这当爸的总该知道吧?”

    “我真的不知道,只是知道是部队上的事情……”

    陈敏听了这话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部队上头的事情?

    “爸,你怎么不好好的问问啊,你和我妈到底是怎么想的呀,他们顾家怎么能把我姐就这样轻易带走了,还让人把我妈给抓了起来,哪怕他们家那个儿子真的是部队上的人,也不能这样强行把人往派出所里头弄吧?”

    陈敏跺了下脚,有点黑脸:

    她这对爸妈可也真够是奇葩的啊。

    明明是这么好的,对自己有利的局面。

    竟然弄成了这样的结果,一个当妈的被丢进了派出所,一个则坐在家里头一问三不知。

    也难怪陈墨言老是瞧不起这对爸妈!

    她心里头哼了两声,直接撩了筷子,“我不管啊,爸你自己想办法,要是这两天我妈还不能出来,我就不去学校了,丢都丢死人了,我要离家出走,我不要在再这个家里头待着了。”

    陈敏的气话吓了陈爸爸一跳。

    赶紧的出声安抚。

    好话说了一罗筐的,总算是把陈敏给哄住:

    事实上陈敏也不过就是随口说出来吓吓陈爸爸罢了。

    她离家出走?

    出去她能干什么啊,吃喝住,哪处不要钱?

    哪怕她心里头一百一千个的渴望着要离开,可是她也知道自己这会儿离不了这个家。

    不然的话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爸,我之前已经在学校里头请了假,这两天我就不去学校了,要是我妈出来,我再去。不然我就不要上学了。”陈敏气呼呼的放下手里头的碗筷,也不看陈爸爸的脸色,站起身子跑进了她住的西边屋子。

    身后,陈爸爸的脸又黑了两分。

    可是他看着陈敏的背影,却只能是张了张嘴,没有能说出半个字儿来。

    把两个人的碗筷收好,洗刷了锅子。

    陈爸爸走出灶间,站到院子里头一望才发现井边还放着两盆的衣服。

    他的眉头狠狠的拧在了一起。

    朝着西边的屋子走了两步,陈爸爸站在窗前开了口,“敏敏,你不去上学就先把衣服洗了,这衣服好像是你昨晚泡的吧,一直都不洗要发霉了,我得去一趟外头,你一会记得洗啊……”大女儿这几年好像中了邪似的一点亲情不念,对自己那个媳妇更是心有怨念,这会儿更是为了上大学,直接把自家亲妈给弄到了派出所……

    他这几天也想了好多。

    事到如今,他什么也不想了,赶紧把这事儿给办完,把自家婆娘带出来才行啊。

    不然的话别说他成了全村的笑柄。

    也不说他以后不在村子里头做人什么的。

    就是小女儿的前程,怕也是要毁了。

    背着手,走在路上的背影无端的佝了好几分!

    陈家村的村长家。

    陈爸爸一脸的愁容,“村长,叔,您总得帮着我想个法子吧?这事儿它实在就是个误会,我家那个婆娘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怎么可能会侮辱军人,对军人家属做人身攻击呢,这些都是巧合,真的。”

    “你和我说这些有啥用?”

    陈村长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旱烟,喷出一口口的烟雾。

    然后他才放下手里头的烟筒,抬起头,对着陈爸爸一脸失望的摇摇头,“大方呀,叔本来以为你是个老实的,也是你们家最懂事的那一个,可是现在瞧着,呵呵,你们那一家子呀,就没一个真正明白事儿的。”

    “叔,我……”

    “你先别急着打断我的话,也不用急着辩解。”

    陈村长看着他叹了口气,“都这个时侯了,你觉得辩解啥的还有用吗?要是有用的话,你也不用来我这里了吧,是不是?你来我这里是想让我把那个女人弄出来?大方啊,不是叔不帮你,实在是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就安心的等着言丫头回来吧,要是她回来了,说不追究这事儿,那她估计还有可能会出来快一些……”

    话在这里顿了下来。

    陈村长是实在不想看到陈大方这张脸,“行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你就先回吧。”

    “叔,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这次的事情也是我没处理好,但是叔,您是咱们村的村长,您不能不管啊,她在里头倒是没什么,可敏敏这孩子却是倔的很,吵着闹着的不去上学,我劝都劝不住,叔,大人的事情总不能牵扯到孩子身上你说是不是,再说,这孩子正是打基础的时侯呢,万一因为这事儿分了心,一辈子可就真的毁了啊。”

    “你都毁了一个了,还怕这个再毁吗?”

    陈村长有些嘲讽的看了眼陈爸爸,随后想了起来,“哦,我忘记了,你们两口子都是偏小的……”

    “不是的,叔,只是言丫头她,她性子更倔,一点都不听话,最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好像整个家里头的人都是她的仇人似的……”

    “行了行了,这事儿你不用和我说,我也不是你家什么人,你还是赶紧走吧。”

    “陈敏妈妈这件事儿,我管不了。”

    也,不想管!

    想起这件事情陈村长心里头可别提多么憋气了啊。

    好好的一个大学生啊。

    而且还是全国的高考第一。

    竟然就这样被这糊凃的一家人给弄的和陈家村离了心!

    陈爸爸到现在因为生气或是别的,根本就没想到陈墨言要提户口的真正意义。

    他一心想的是陈墨言只是想赶紧去大学报道。

    他之前也是问过的,大学是要户口的。

    可是陈村长站在旁观者的位置,却是觉得,陈墨言那丫头,是急着想和陈家人脱离关系!

    他这个外人都看了出来,感觉了出来。

    陈大方这个当人亲爹的却还是什么都没察觉到。

    陈村长看着身影有些佝偻离去的陈爸爸,摇了摇头:果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呐!

    村长不理这事儿。

    陈爸爸也没有别的办法,本来想着直接回家的。

    可走到半路的时侯他又突然改了主意,身子掉了个方向直奔镇上的派出所走去。

    只是他是进了派出所了。

    也见到了派出所的人。

    还是那天去他们陈家带人的其中一位警察。

    对着陈爸爸虽然没什么好脸子,但也还算是客气,“这位陈同志,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站在派出所里头。

    到处都是穿着制服的人,陈爸爸莫名的觉得腿软,心跳加快。

    扑通扑通的。

    他深吸了口气,嗫嗫了半天才轻声开口道,“那个,这位同志,我婆娘,哦,就是我媳妇,你们说带她来问话的,这都好几天了,能不能,我能不能先把她接回家去呀?”他看着对面的警察同志皱紧了眉头,陈爸爸吓了一跳,赶紧再加上两句,“那个警察同志你放心,俺们不是逃避责任,就是,就是你们现在不是也没啥结果嘛,俺俺是想着先回家,有啥事你们调查调查好了俺们再回来……”

    “虽然事情的最后结果还没有调查出来,可是何大丫同志辱骂人民军人,对军人家属进行人身攻击却是事实,我们现在还不能把人给放出去,当然,因为最后的证人还没有回来,她只是在这里被我们临时羁押,过几天有了结果我们会通知你们家属的。”

    “那个,那个我可以见见她吗?”

    “当然不行了,等过几天出了结果再说吧。”

    那个警察看着他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想了想忍不住还是提点了他两句,“这事儿还是在你女儿和那个军人的证词上,你自己回头看看能不能和他们说清楚,要是他们不告,你媳妇应该会没事的。”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把那个女人给放出去,但也没有放在派出所拘留室啥的。

    不然不就是犯法了吗?

    可是也不能放她走:因为之前周吕走的时侯可是用部队的名义说了,这个女人,得好好的关她几天!

    别的他不管。

    竟然敢诅咒他家顾头儿。

    关她几天都是轻的!

    陈爸爸听了这话心里头和吃了黄莲般的苦。

    他也想去和自家女儿好好说啊。

    可是他那个女儿现在人都不见,都不知道去了哪。

    他要怎么说?

    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他就看到陈敏正坐在屋子门口发呆呢,听到脚步声也只是抬了下眼皮,看到是陈爸爸,陈敏眼神一闪,“爸你是不是去找我姐了,找到了吗,我妈什么时侯能出来?”想到她这两天去学校受到的那些嘲笑眼神,她都恨不得自己当场找个地缝钻下去好不好?

    “爸,我妈她今天能出来吗?”

    “还得等几天,等你姐姐回来,她不会让你妈怎么样的……”

    “等我姐等我姐,她哪里我姐啊,她分明就是咱们家的败家精,我奶奶都说了,她根本就不是咱们家的人,她就是来报仇的,她是不要咱们家的日子好过……”气呼呼的坐在那里发泄了一通,陈敏先自己泄了气,把门踢的咣当响,“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她凭什么能一路高中大学的上,我却得受人嘲笑啊。”

    自己不就是比她小二年多嘛。

    除了这个,她哪一点不如陈墨言?

    陈爸爸站在一侧默默的看着她发飙,好半响才叹了口气,“你姐应该很快回来的,到时侯咱们好好的和她说说,你也收收你这性子,不然万一惹恼了她,到时侯又是麻烦……”

    “凭什么我让着她啊,我就是不让,不让,她算老几啊,我恨她!”

    陈爸爸看着她的样子嘴唇蠕动了两下,沉默转身。

    然后他就看到不远处井旁被掀翻在地下的水盆。

    两大盆的衣服都被丢到了地下。

    陈爸爸脸一黑,“敏敏我不是让你洗衣服的吗,怎么衣服都掉到了地下?”

    “我不知道。”

    陈敏直接转过了身子,抬脚朝着屋内走,“爸,我有点头疼,那衣服你要是不洗就放着吧。”

    还洗衣服。

    她气都气饱了好不好?

    “陈敏,那是你自己的衣服,你都多大了啊,洗了。”

    隔着门坎,陈敏撇嘴,“我不要,平时都是我妈帮我洗的,不然你让我妈回来洗好了。”然后,她当着陈爸爸的面儿咣当把门给摔了,房门紧闭,留下被气的脸色铁青的陈爸爸,看着那关着的房门,他直喘粗气。

    最后这衣服自然是陈爸爸自己洗的。

    不然难道真的放在这里,留着等自家婆娘回来再洗?

    父女两人在家里头渡日如年。

    本来陈爸爸以为这种等待就是最煎熬的了。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不知道何家从谁嘴里头听到了消息,几个人气势汹汹的找上了门。

    “陈大方,我女儿呢,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女儿还给我,我老婆子就和你没完。”

    何妈妈,也就是陈大方的岳母,她一脸愤怒。

    一看到从屋子里头出现的陈大方,立马张牙舞爪的对着他脸上就挠了过去。

    “妈,妈你这是几个意思,有话好好说……”

    “我女儿都被你和那个死丫头弄到派出所去了,听说是要蹲大牢,要杀头的啊,我女儿都要没了,我还和你有个屁话的好好说啊,我告诉你陈大方,今天我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儿!”

    何妈妈那在她们村子里头打架可是一绝。

    陈大方虽然是个男人,可他是女婿啊。

    抹不开脸。

    顿时就被何妈妈这个当岳母的在脸上挠了好几个血印子。

    鲜血淋淋的。

    看着可渗人了。

    最后还是得到消息的陈奶奶赶过来,一看自家儿子被欺负了啊,那还了得?

    嗷嗷叫着和何妈妈撕打在了一起。

    陈大方是拉这个,拽那个的,最后成了夹心饼士……

    医院。

    顾妈妈盯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眼也不敢眨一下。

    “怎么还不出来?”

    这都四个小时了啊。

    “顾婶儿别急,说不定……”余下的话还没说完呢,手术室的大门吱呀被人自里面打开。

    顾妈妈,陈墨言还有周吕几个人的眼神唰的一下。

    齐齐朝着门口走出来的人影身上看过去。

    护士的脸色有些难看,“几位是顾薄轩的家属吧,他……”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