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4章 十指相扣(2更

    “我是我是,我是他妈妈,这位护士同志,我儿子他,他没事吧?”

    面对着护士的顾妈妈话都说不利落起来。

    抖着唇。

    脸上是一种豁出去的架式。

    当然,是陈墨言扶着她的。

    不然的话怕是顾妈妈自己都撑不住自己,要瘫到地下了。

    护士看着她们几个,一一扫过周吕几个军人凝重肃然的脸色,忽然就笑了开来。

    她这一笑,顾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

    陈墨言却是心头猛的一跳,“护士姐姐,顾大哥是不是手术很成功?”

    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会笑出来呢。

    虽然说这些护士和病人没什么半点的关系。

    病人是生是死的也不会对她们有半点影响才是。

    可是,陈墨言却是觉得哪怕是陌生人,要是一个人真的就在他们的面前去世。

    还是死在她们这些人的手术台上。

    这些护士不可能有笑容吗。

    果然,陈墨言的话一出口,那护士就笑着点了头,“恭喜你们,顾薄轩的手术很成功,不过他现在还在晕迷着,应该会在二十四小时内醒过来,只要他人醒了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现在他已经转去普通病房,你们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顾妈妈听着这话,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

    激动的、高兴的。

    她对着医生和护士再三的道谢,说着那些车轱辘般感激的话。

    直到护士和医生都走远。

    “顾婶儿,咱们回病房吧。”

    “好,好,回去,回去。”

    顾妈妈觉得这十好几天的功夫,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活了过来。

    儿子,没事了啊。

    周吕几个先是激动的语无伦次,最后更是一个个的拥抱了起来。

    嗷嗷的叫。

    还是不远处护士台的护士黑着脸出来,对着他们几个大兵吼了一顿才罢。

    陈墨言看着周吕几个人狼狈跑走的样子。

    忍不住在眼底涌起一抹的笑意:

    这些人在外头不知道多么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

    这会儿竟然被个普通的小护士给一嗓子吼走。

    想来要是传出去。

    估计他们几个会被笑掉大牙吧?

    正如陈墨言所想的那样,今个儿的事情没过两天工夫便传了出去。

    等到周吕的战友知道他们几个被人护士一嗓子吼跑后。

    那一个个乐呵的啊。

    捶头拍胸的笑啊。

    气的周吕几个黑着脸拉了不少的人去操场上练对打!

    回到病房。

    顾妈妈正在细心的帮着顾薄轩擦脸,看到门口陈墨言进来,顾妈妈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言丫头你来了?周吕他们几个走了?这两天也辛苦你了,你看这大轩也没事了,婶儿不是赶你,是想着你学校里头的事情重要,上大学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咱可不能耽搁了啊。”

    “婶儿,我明天就走。”

    即然来了。

    她总不能瞧不见顾薄轩彻底的清醒就回去吧?

    那还不如不让她来呢。

    而且,虽然这会儿顾薄轩的手术说是成功。

    可她没看到人醒过来,心里不放心。

    就是回去,还是不放心呀。

    顾妈妈笑着点了点头,“好,那一会等周吕过来,婶儿和他说一声,看看明天有没有空,让他送你回去。”顾妈妈说着话把手里头的棉签放到一边的桌子上,伸手握了陈墨言的手,拉着她坐在一侧空着的病床上,顾妈妈是一脸的感激,“这次的事情多谢你,要不是有你在,我总是觉得大轩不可能就这样早的清醒过来。”

    陈墨言心里头小小的汗了一下。

    这是顾薄轩自己醒过来的。

    和她有什么关系呀。

    她眉眼弯弯的笑,“顾婶儿,顾大哥只是一时没有醒过来,就是我不来,他最后也一定会没事的。”

    “不是的,我总觉得是有你在,他才醒的。”

    顾妈妈看着陈墨言,一脸认真的开了口,“所以,这次的事情,婶儿是真的谢谢你。”

    “谢谢你救了我们家大轩。”

    陈墨言又推辞了两句,最后也就由着顾妈妈自己说了。

    扭头看了眼病床上晕迷着的顾薄轩。

    她轻轻的蹙了下眉。

    前世,顾薄轩的命运是怎么样的?

    也有这么一场大难吗?

    顾妈妈和顾大哥都是好人,哪怕家里头那个混不绺就的顾薄安呢。

    那也不过是表面上瞧着是个惹人厌的。

    其实他骨子里头的本质并不坏。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头一回拿着树枝抽人时就心里头有数了。

    要是真的换个坏的彻头彻尾的。

    怎么可能让她抽的手忙脚乱,四处乱窜却半点不还手?

    这样子的一家人。

    老天爷也不会忍心让顾大哥一家伤心,让顾婶儿顾叔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她这样认真的想着。

    也是这样固执的认为。

    却是不知道,在她前世不知道的地方。

    顾薄轩的确是没有这一场受伤,晕迷不醒的事儿。

    可在不久后的几年,他在一场演习当中却是因为某些不能说的原因,而在自己的身上背了个失误,更是失手杀了自己战友的罪名!这可是杀人罪啊,整个顾家天都要塌了,顾妈妈在顾薄轩出事,最后被叛了个无期之后想尽法子见了趟儿子,然后整日的以泪洗面,顾爸爸更是没过几年就愁闷的去世。

    这个家里头只余下顾妈妈和顾薄安两个人相依为命。

    顾薄安在一次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

    司机和他当场死亡。

    顾妈妈看着自己小儿子鲜血淋淋的尸首,当场晕厥过去。

    后来,顾妈妈在见了一个人之后便彻底的消失。

    自此之后,整个顾家算是彻底消落。

    这就是前世关于顾薄轩和他家人的一生。

    陈墨言不知道这些。

    顾妈妈更是不晓得关于前世自己一家的悲惨。

    可是,她对着陈墨言,潜意识里却有一种冲动和感激。

    陈墨言自然以为她是以为自己出现在这里。

    以为顾妈妈高兴的把顾薄轩的清醒归功到了她身上几分。

    她却是不知道,哪怕不知道前世的事情,可是,陈妈妈却莫名的有几分的直觉。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冥冥中自有天意?

    陈墨言的重生,改变的何止她自己一个人的命运?

    她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人。

    都在她这只小小蝴蝶翅膀轻轻一扇下,被影响,或者是,改变!

    第二天早上。

    陈墨言看着病床上的顾薄轩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和顾妈妈都有些担心,但医生却是在检查过后很是高兴的告诉她们,这是属于病人本身的自我保护,也就是说他的身体太累,太虚,正在用睡觉这样的方式来缓慢的恢复,或者可以理解为修复?这样的话一出来,顾妈妈和陈墨言两个人都松了口气。

    早饭是周吕送过来的。

    他看着还在晕迷中的顾薄轩很是有些失望。

    “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怎么头儿还没醒啊。”

    陈墨言笑着看他一眼,“刚才医生说了,不急,顾大哥这会儿睡觉也是对身体好的。”

    “啊,真的啊,头这样睡觉,也是对身体好?”

    等听了医生的话,周吕忍不住挠了两下头,他嘿嘿笑了两下,“即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放心了,等我回去就和大家说,等到头醒了,医院能让人来探视我们就都过来。”他看着顾妈妈憨憨的一笑,“他们都知道手术成功了,可没看到头儿醒过来,都不放心。”

    “我知道我知道,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们,我代大轩谢谢你们。”

    “谢谢啊。”

    顾妈妈说着这些话,眼圈就红了起来。

    要不是这些年轻人帮忙。

    好多的事情她都摸不清,一头雾水的。

    在最开始的那几天还不知道有多为难呢。

    周吕吓了一跳,身子噌的跳出去老远,“伯母您这是做什么,顾头是我们大家的头,他受伤我们都恨不得是自己受的伤,做点事情算什么?”周吕的脸通红,手又摇又摆的,“伯母您快别这样啊,不然等我回去他们那些人会以为我没做好,没有照顾好您,不知道又要怎么摔打我了,我可不想和他们轮流对打啊。”

    想想那场面。

    周吕觉得自己想死好不好?

    顾妈妈被他这话说的忍不住眼底露出一抹笑意,“行,那我就等大轩自己好了以后再谢谢你们。”

    “好好好,这样好。”

    周吕小鸡如啄米般的点头,再让顾妈妈对着他鞠个躬啥的。

    回头他真的会被操练的脱层皮的!

    陈墨言看着周吕和顾妈妈两人的话说完,她笑着开了口,“周吕大哥,你看看什么时侯有空,帮我订张回去的车票,哦,对了,明天中午或者晚上的都行。”顾薄轩出来手术室已经不短时间了,之前医生也说了,最迟肯定会在今晚醒过来的,她明天中午或是晚上回家的火车肯定能行。

    “啊,陈家妹子你这就要走啊,不再待几天了?”

    周吕听了陈墨言的话有几分的着急。

    眼瞪的大大的,“陈家妹子,这我们头儿不是还没醒吗,要不,你等他醒了再定票?”

    他眼珠转了两下,“这哪怕是醒了,人也是很虚弱的啊,陈家妹子,你就这样走了不放心吧?”

    “周吕大哥,我大学那边快要开学了,我还没去报到呢。”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这事儿。”周吕一拍自己的脑门,看着陈墨言突然跳了起来,“我刚才过来的时侯我们首长让我和你说一句话,说啥不用担心,学校那边没事的,我们首长还说了,你现在已经算是部队上的家属,嗯,咱们是一家人,不管是啥事,只要是咱们有道理,是正义的一方,部队绝不会做视不管的。”

    陈墨言先前听着还有些懵圈。

    等听到最后,她心里头隐隐觉得,应该是学校那边对她这个学生出了点争议。

    可是听着周吕传过来的这话。

    这意思是,军队上有人出面给她摆平了?

    陈墨言抿了下唇,看来,还是欠了军队上这么一份人情?

    不过要是真的部队上帮她出面平了这事儿。

    这份人情,她不欠也得欠了。

    因为想着这事儿,她便不自觉的把周吕后头那几句一家人不一家人的话给忽略。

    周吕看着她站在那里沉思,不禁就是眼前一亮:

    没有反驳啊。

    这么说来,这女孩子之前说的那话是真的?

    那那,他们家头儿以后就要娶个大学生了?

    还是个全国考第一,读了全国第一大学的女学生娃?

    周吕忍不住为自家头儿高兴。

    瞧瞧,这不愧是自家头啊,人还受着伤,晕迷没醒呢。

    这媳妇就主动送过来了。

    还是这么个牛逼的!

    心里头一激动,嘴上就没啥把门的了,“嫂子,小嫂子你放心吧,以后有谁敢欺负你,咱们大家都给你作主。”他这一声嫂子把陈墨言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然后抬头就看到旁边顾妈妈笑盈盈的眼神,莫名心虚的陈墨言狠狠瞪了眼周吕,“不许再喊,不然,不然我要生气了。”

    周吕扑吃一声笑出来,“嫂子你别害羞呀,咱们都支持你嫁给我们头的。”

    “嫂子你放心,你家里头那边的事儿我也和人说了,你不回去出声,那些人肯定不会放人出来的。”

    陈墨言听了这话倒是没说啥。

    站在她旁边的顾妈妈却是唬了一跳,“你这孩子,这是啥时侯说的,那可是言丫头的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虽然她也是一百一千个的瞧不上那个陈家的女人,可谁让人家生了这么个好女儿?而且自家那个笨儿子还偏就一心一意的喜欢人家呢,要说以前,顾妈妈虽然心里头也有点想法,可也未必觉得陈墨言就是她认定的儿媳妇。

    可经过这几天的事情。

    特别是那句手术室门口陈墨言说的只要你出来,我就嫁你这句话后。

    顾妈妈那是在心里头直接就把陈墨言的地位一提再提。

    最后,那就是准儿媳妇啊。

    而且还是地位谁也撼不动的那一种!

    不过,她却是聪明的没有在自家儿子完全清醒过来之前说什么。

    毕竟她是觉得吧,这些事情,得让自家儿子和人家丫头说呀。

    她一个老太太,一个未来当婆婆的。

    说啥也不合适呀。

    不过这会儿瞧着周吕一口一个嫂子,看着陈墨言脸红红的样子。

    顾妈妈还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这个儿媳妇,好!

    最后周吕还是没有去买票。

    因为他早就请示了上头的人,说是只要陈墨言回去。

    可以调车送她回家。

    顾妈妈也跟着劝,一个女孩子回去,那么远的路呢,多危险?

    这可是她的准儿媳妇呀。

    万一出点啥事,她可不得内疚半辈子?

    陈墨言便也听了两人的劝,但是却和周吕说了,只要晚上顾薄轩清醒过来,明天她是一定要回家的。

    顾妈妈拉着她的手进了病房。

    生怕她害羞。

    只字不提刚才周吕喊嫂子的事情,只是和她说些家常。

    又再三的道歉那天的事情。

    顾妈妈这是觉得把人家孩子的亲妈弄进派出所。

    心里头过意不去呢。

    陈墨言却是笑了笑,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这个话题。

    不是她狠心。

    是她那个妈呀,实在是太作!

    人家都说什么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陈墨言是觉得自家那个妈哪怕是到了黄河,她也绝不会那么轻易死心的!

    她甚至都不知道这几天会不会真的把她给吓到。

    这些可都是未知数呢。

    中午。

    顾妈妈出去找医生拿药,陈墨言坐在顾薄轩的床前发呆。

    心里头却是想着陈家村的那些事情。

    这一次,自己的户口提出去。

    以后,她和这个家的关系应该就彻底的断了吧?

    兜兜转转的。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重生是挽回身边亲人。

    她庆幸睁开眼就看到了妈妈。

    她庆幸自己重活到了陈爸爸还没生病的时侯……

    可事实却是结实的打了她一下又一下的脸。

    原来,重生一回,老天爷是在给她和家人彻底断绝关系的机会?

    扯了扯嘴角,陈墨言笑的涩然:

    以后,她就只是自己一个人了吧。

    一只手轻轻的抚在她的手背上。

    把陈墨言吓了一跳,“谁……”她猛的抬头,就看到躺在病床上,正努力朝着她笑的顾薄轩。

    看到她朝着他看过去。

    顾薄轩用力的扯了下嘴角,张了张嘴,很是费力的吐出几个字儿。

    他说,“别难过,以后,我陪着你。”

    莫名的,陈墨言觉得这一句话在她的心底深处扎根,发芽。

    虽然说不是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

    但却足以让她心头多了抹暖意。

    她笑着点点头,“好,那你赶紧好起来,然后,给我撑腰,当我的后台。”

    “好。”

    他点头,重重的点头。

    双眼不动一下的盯着陈墨言,生怕自己一眨眼,眼前的人就彻底的消失不见!

    天知道在之前受伤晕迷过去的那一刻。

    他并没有担心自己怎么样。

    军人啊。

    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的,出任务是正常的。

    生死,自然也就抛到了脑外。

    可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撑不过去了,脑海里浮出的却是陈墨言的身影。

    他担心她!

    以后,没有自己帮着她,她的人生该多难啊?

    还好,她来了。

    还好,他醒了!

    顾薄轩用力的握着陈墨言的手,不松开。

    十指相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