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5章 算数

    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顾薄轩的脸上总算是多了点人气儿。

    不再像个死人似的寡白着一张脸。

    陈墨言和顾妈妈一块用过早饭,三个人坐在屋子里头,不知道为什么,陈墨言总是觉得顾薄轩和顾妈妈两人瞅着她的眼神很是怪异,让她有种头皮发麻,想要逃跑的感觉,最后,她终于稳住了心神,朝着顾妈妈笑了笑,轻轻的开口道,“顾婶儿,我昨天和周吕同志说好了的,他今天会抽时间送我回家去……”

    顿了下,她解释般的看向顾薄轩,“我学校那边已经没几天了,总得要去报到的。”

    别说她现在还没有到了那种非君不嫁的地步。

    哪怕真的她这一辈子就认准了顾薄轩。

    重生一回的陈墨言也不可能让自己陷入那种为了男人抛开自己所有不顾的行为中。

    飞蛾扑火?

    当时瞧着是挺悲壮。

    可过后呢?

    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辈子,她绝不会让自己辜负掉的。

    想通之后的陈墨言直接便挺直了身板,“顾大哥,你好好养伤,等我放假的时侯再来看你。”

    当然,要是顾薄轩不欢迎她来的话。

    她也不一定就非要来。

    顾薄轩有些吃力的扭头,看着有些别扭,却又强撑着镇定的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真的还小呢。

    不过,他要是错过这次的机会,以后,他还有机会吗?

    她要去的可是清华啊。

    那里头才子才女的数不清。

    全都是整个国家数的上名号的高等生,尖子生呀。

    自己这么一个臭当兵的……

    顾薄轩骨子里头的狠性,以及军队多年训练的雷厉风行占了上风。

    他扭头,“妈,你能出去一下吗,我和言言单独说几句话。”

    “啊啊,好,妈去看看小周过来没有,呵呵,你们聊。”

    “你们两个好好说话呀。”

    顾妈妈觉得自己刚才真是老糊涂了。

    眼看着言言就要走了。

    自己儿子肯定不舍得嘛。

    她就该有眼力劲儿的让开这里,寻个理由走开嘛。

    站在病房外头,顾妈妈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这人啊,果然是老了。

    脑子转的慢。

    糊涂了!

    病房里头两个人正在说话,隔着虚掩的房门影影绰绰的传出来。

    顾妈妈本来是想离开的。

    可她脚步一转,一脸笑意的又把身子贴到了房门上。

    小心冀冀的听起了,壁角。

    屋子里。

    顾薄轩正看着陈墨言笑。

    一直笑,不出声。

    最后还是陈墨言忍不住,狠狠剜了他一眼,“笑什么笑,要是没话说的话我可就要走了啊。”她抬头看了眼时间,自己嘟囔着,“这都要九点了,周吕怎么还不过来呀,真是的,都和他说好今天早点过来的……”

    “他肯定是被部队上的事情绊住了,一会肯定会过来的。”

    顾薄轩的嗓子还是很嘶哑。

    虽然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但也就是比起昨天刚醒那会儿略好些罢了。

    不过比起前天昨天却又是好太多了。

    要知道那会他自己说话听着都嫌弃!

    这会儿他看着陈墨言故作凶恶的样子,眼底全是笑意,“你放心吧,他即然答应了你,肯定会把这事情做好的,这是我们军人的承诺。”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唔了一声点点头。

    心里头却是有些许的奇怪:这人,怎么这话听的怪怪的?

    还有,他把承诺两个字儿咬的那么重做啥?

    不过下一刻,她就明白了人家顾薄轩的意思。

    因为顾薄轩正和她讨债呢。

    “我昨天进手术室之前,我记得我听到言言说只要我出来,就嫁给我的。”

    陈墨言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她瞪他,“你听错了。”

    “言言,你虽然不是军人,可是以后你要成为军人家属的,做人,也得一言九鼎。”

    陈墨言对着他翻个白眼,语气凉嗖嗖的,“我是女孩子,善变是应该的。而且,我最近因为上大学的事情有点心烦,更担心你的伤势,记性有点不好,所以,”她歪了下头,一脸璀璨笑意的看向顾薄轩,“你刚才说的那话到底是哪个说的,不会是别的哪个女孩子说的,你记得了吧?”

    “顾大哥你这样可不好啊,会让人误会的。”

    “坏丫头!”

    顾薄轩觉得自己拿她是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辄没辄的。

    对上陈墨言满脸的笑,他一脸宠溺的摇摇头,“行,你忘了就忘了,我没忘,我记着就好,你先去上学,等到我身体好利落就去找你,到时侯,我会让你好好记起来,并且好好记着今天说的这话的。”

    她不记得?

    没关系,他记得!

    这丫头不知道自己是军人么。

    在军队里头说的话,哪怕不是军人呢,那也是一个汢沫一个钉。

    想反悔?

    晚了!

    陈墨言白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不过,这已经让顾薄轩很是高兴了:最起码,她没有当场拒绝。

    不是吗?

    想通了这些,顾薄轩也不再纠结别的:

    反正他现在身体就这样儿。

    哪怕是现在陈墨言答应了他,他又能做啥?

    还不如他卯足了劲儿把身体养好。

    等自己再次出现在这丫头面前的时侯,还由得她跑和逃吗?

    对面,陈墨言坐在那里看着顾薄薄,越看那眼神,越觉得怎么好像自己成了他眼里头的猎物?

    她哪里知道,这会儿顾薄轩瞧着她,可不就是那种心思么?

    志在,必得!

    周吕是眼看着就要十一点了,他的人才将将赶到。

    一头的汗。

    “头,嫂子,等急了吧,临时有点事,还好来的急……”

    他这一着急吧,顿时把昨晚回去军营里头说的那些话,那称呼又给喊了出来,而且,他嫂子喊出来了,接下来那是说的越来越溜,连停顿都不带一下的,“头你总算是醒了啊,我们几个都商量好了,再过几天大家都来瞧你,哈哈,头,你这好起来可得好好的感谢小嫂子啊,这几天工夫小嫂子可是担心的不行不行的……”

    张嘴闭嘴的小嫂子。

    听的陈墨言想一脚把人给踹出去!

    顾薄轩却是眼底带着笑意,那表情完全就是一个,纵容!

    陈墨言哪里不晓得他的心思啊,只能用力瞪了他一眼,然后回头打断周吕的话,“周吕大哥,你现在有空吗,要是没空的话我就自己去火车站也行的。”她手里还是带了些钱的,虽然不多,但买张车票啥的绰绰有余。

    当初放在身上几百块钱是想着万一有点事儿。

    应急的。

    没想到头一回应急,却是应在了顾薄轩身上。

    当然,顾妈妈也没怎么让自己花钱。

    她也就是出去转了两圈,买了些私人用品啥的。

    这会儿临走,陈墨言倒是觉得自己身上有钱,不管怎样都胆气壮啊。

    她这话一出口,周吕立马摇头,“嫂子你怎么能自己走?我都和部队打好招呼了,我是开车来的,晚会可以直接送你走。”说完这话他扭头冲着躺在床上的顾薄轩使劲儿的挤眼,那意思只有一个:这人可是马上要走了,真的走了啊,你有啥舍不得的话赶紧说啊,错了这村儿可没这店喽。

    然后他冲着两人嘿嘿一笑,“我出去尿个尿……”

    陈墨言,“……”知道你是部队上的人,能不能别这么直接的用尿遁?

    躺在病床上的顾薄轩却是气的想揍人。

    这小子,说话随意惯了吧。

    不知道眼前这是他媳妇?

    呃,未来的,准媳妇!

    他咬了下牙,“滚!”

    周吕站在门口莫名的被骂,挠挠头,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

    然后他也就尴尬了。

    想了想,他轻轻推开门,露出个脑袋,“头,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去尿……”

    “周吕,你给我等着!”

    等过段时间他好起来。

    看不把他收拾操练的自家爹妈都不认得。

    周吕觉得自家头满眼满身都是杀气啊,再听着那咬牙切齿的话。

    站在门口的他不禁全身一哆嗦。

    难道,头这是欲求不满了?

    哎哟嘿!

    他眼珠转了两下,对着屋子喊,“头,你现在身子还虚着呢,别想太多,不然火气太旺,对你身体不好,嗯,不影响你康复……还有,小嫂子太小……哈哈……”似是知道这话会把顾薄轩给气到,周吕还没等自己的话都说出来呢,手脚麻利的关上病房门,把自己成功的挡在了外头。

    然后,唯余他嚣张得意的笑声隔着病房门传进去。

    顾薄轩气的啊。

    肝疼。

    这真是他手下的兵吗?

    不会是被他哪个敌人给洗脑了啥的吧?

    真蠢!

    以后坚决不能说这是他手下带出来的兵!

    他扭头,就看到陈墨言通红的脸。

    而且,是从耳朵根子红起来,如同煮熟的虾一样的那种红。

    一双葡萄般的大眼似羞似羞的瞪着他。

    那眼神,看的顾薄轩整个人全身都酥了似的。

    他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言言,你真好看。”

    陈墨言白他一眼,“我平时不好看吗?”

    “好看,一直都好看。”

    打从他头一回看到她,就觉得这丫头好看!

    他看着陈墨言,“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子,谁也比不得。”

    陈墨言却是眼珠转了下,“我记得,头回见我时你是在河里把我抱上来的吧,那会儿我全身湿淋淋的,还整个人又瘦又黑又小的,还是穿着棉裤呢,你是怎么瞧出我长的最好的?”

    “我就是觉得你最好看。”

    “那,第二次见面,你还嫌弃我呢。”

    陈墨言的话说的顾薄轩嘿嘿笑,两个人说笑了一番,最后,顾薄轩看着她轻轻开了口,“我刚才让周吕去给你买了些路上吃的,一会你瞧着还少什么和他说,让他带着你去买,和他不用客气。”

    虽然他很想亲自带着她去买东西。

    然后,送她回家。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吕人挺好的,路上有啥事也能处理,你回去家里头那些事情……”顾薄轩顿了下,终究没有说陈墨言爸妈什么不好听的话,只是看着她道,“我会和周吕说,让他帮着你把家里头的事情处理好再回来,还有大学那边,”他看着陈墨言,是真的怪自己这个身体呀。

    怎么就这个时侯受伤了呢?

    早知道他就再注意一下。

    更留心一下。

    这样,就不用受伤了啊。

    也不用这样一身是伤的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动都不能动一下。

    他看着陈墨言叹气,“我想自己送你回去。”

    陈墨言瞅着他那个样子,扑吃一笑。

    鬼使神差的,她抬手,在顾薄轩有些苍白没几分血色的脸上拧了一下。

    然后她就看到顾薄轩睁大的眼。

    “言言,你……”

    “我什么我,我啥都没做。”陈墨言嗖的一下收回手,耳朵根有些红,不过她却是强自镇定,“我走了之后你好好养伤,争取早点把伤养好,也好让顾婶儿别再担心你。还有,下次自己多注意着点,别再动不动就伤啊晕迷的,把人都给吓死了。”

    她瞪着顾薄轩,“这次也就是你能醒过来。不然的话,你让顾婶儿他们怎么办?”

    “你呢,要是我真的出了事,你会为我伤心吗?”

    “我,我不知道。”

    陈墨言轻轻的扫了他一眼,声音平静,“不过伤心肯定是有的,毕竟,你帮了我那么多。”

    顾薄轩听了这话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言言……”

    “喊什么喊,我以前可和你没有半点关系的。”

    哪怕是他真的就这样去了。

    她顶多就是伤心难过一阵子?

    可以后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嘛,不过现在……

    她看着顾薄轩,笑了笑,“行了,别说这些了,我该走了,倒是你,好好配合医生,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就可以继续回部队了。顾婶儿也不用再担心你。”

    “嗯,我会的。”

    “到时侯,我去……”找你!

    最后的两个字儿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望着陈墨言的双眼却是充满了笃定。

    他一定要尽快的让自己好起来。

    届时,他以全新的状态出现在她面前!

    病房外头。

    顾妈妈听的眉眼笑的都挤成了一条缝。

    不过她又一阵阵的替自家儿子着急,你说你个傻小子,多说几句话会死吗,就那么几句,还不说点好听的,或者,干脆和言丫头把这事儿私下定下来也好呀,不然的话,万一言言去学校,到时侯瞧的人多了,再被别的男孩子给拐跑了可如何是好?

    这么好的儿媳妇要是没了。

    多可惜呀。

    她站在门外,隔着一条缝瞅着。

    恨不得直接推门走进去,然后捅破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就此把这事儿给敲定,落定!

    不过,还好最后她把自己的这种冲动给压了下去。

    顾妈妈觉得自己不能帮儿子拿主意。

    “哎,伯母您在这里做什么,啊,我知道了,伯母你在偷听头和小嫂子说话……”

    周吕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听的屋子外头的顾妈妈,里头的顾薄轩和陈墨言三人齐齐黑脸。

    特别是顾薄轩。

    这个蠢的。

    简直是太蠢了。

    都说了偷听了,还这样大声?

    有这样偷听的吗?

    看来,还是他这个队长没把他们操练好!

    现在他不过是几天住院,就把之前的基本功都给丢了是吧?

    行,回去给我等着!

    周吕缺心眼似的哈哈大笑,还不知道就因为他这一句话使得将来的几个月内全队的生活都将陷入水深火热当中!而且,在大家无意中得知他们这样被几倍高强度训练竟然是因为周吕无意中的一句话,那些人一个个嗷嗷叫着把周吕好一顿的收拾!

    到最后,可不就是应了顾薄轩的话。

    操练的他连自家爸妈都认不出来?

    这是后话且不提。

    病房里头,两个人齐齐在额上浮出一抹黑线之后,顾薄轩咬牙,“周吕你给我滚进来!”

    “头,来了。”

    “现在我把她交给你,完全送回家,然后再了解清楚她的情况,等到平安了才回来。”

    他看着周吕,沉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头放心,绝对保证完成任务,绝不辜负。”

    “嗯,去吧。”

    虽然有些嫌弃这丫的智商。

    但顾薄轩心里头还是挺欣赏周吕的能力和本领的。

    而且,他也靠的住。

    周吕郑重的点了头,甚至对着顾薄轩行了个极是标准的军礼。

    顾薄轩满意的点了下头,“行,执行任务吧。”

    “一路小心,平安,等回到家,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这小子。”

    周吕此刻恢复了平日嬉嬉哈哈的面容,听到这话立马点头,“对对,嫂子放心吧,你是我们的嫂子,嫂子的事情就是我们头的事儿,头的事情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情,不管什么事情,保证完成任务!”

    顾薄轩勾了下唇,对着他投去赞赏般的一个眼神。

    看的周吕立马高兴了起来。

    挺直了胸膛,骄傲!

    “趁着天还早,赶紧回吧,这一路上我交待了周吕,不用赶夜路。”

    对于之前过来的路程,周吕自然是和他说过的。

    这会儿陈墨言回去。

    他哪里还得舍让她黑夜白天的连轴转的赶路?

    心疼!

    陈墨言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有周吕大哥在,会没事的。”

    本来只是陈墨言随口的一句话。

    听到顾薄轩耳中却是突然就犯起了酸意:

    怎么着,这丫头就那么的信任,相信周吕?

    还有,她是怎么知道周吕一身本事的?

    难道说,是这小子又没事瞎秀自己的能耐了?

    嗯,回头还是得狠狠操练!

    看他再没事闲的,乱在人前表现!

    被无辜又躺枪的周吕觉得自己想哭,他啥也没干好不?

    眼看着陈墨言走到门口,她突然转身。

    和顾薄轩依依不舍的眼神撞在一起。

    陈墨言突然菀而一笑,“顾薄轩,我之前的话,是算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