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76章 一个秘密(和身世有关,2更

    算数?

    算什么数?

    算……

    她说的是那句话。

    那句,自己进入手术室之前说的那一句。

    那一句,她说,只要你平安出来,我就嫁给你!

    顾薄轩的呼吸一下子加重。

    双眼通红。

    激动,开心,高兴……

    他恨不得从病床上一跃而起。

    然后,不顾一切的跑出去追她,和她说,他很高兴,很开心,很……

    可惜,他却什么都不能动。

    只能是想想,罢了。

    倒是顾妈妈,一脸是笑的从外头走出来,看到自己那傻儿子正咧着嘴角,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的样子,不禁脸一黑,伸手在他脑门上轻轻按了一下,“看什么看,人都走了,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

    “娘,我可是你亲儿子,想想你未来儿媳妇怎么了?”

    “这是没什么,问题是,那真的是我未来儿媳妇儿吗?”

    顾妈妈晾晾的笑了两声,撇撇嘴,“就你这样的,你瞧瞧你自己,人家一个大学生凭啥子要你?”她指指顾薄轩身上的伤,再次哼哼两声开了口,“瞧瞧你这一身的管子,纱布,这腿脚的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下啥后遗症啥的,到时侯人家言丫头可是大学生,你?”

    “娘,我哪里差了,我还是我们军队的英雄呢。”

    不提这事儿还好。

    一提这事儿,顾妈妈直接就更气了啊。

    英雄个啥?

    从生死关里头爬出来。

    差点把她这把老骨头都给吓死,跟着他一道走一回黄泉。

    还英雄。

    光荣吗?

    伸手在儿子脸上拧了两下,瞧着顾薄轩那瘦的没有二两肉的脸庞,顾妈妈心疼的不行不行的。

    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瞧的顾薄轩顿时就慌张了起来,“娘,娘您别哭啊,我这不是没事吗?”

    “娘你放心吧,我以后会更加仔细,尽量让自己少受伤的。”

    只要他人在部队。

    就绝对不可能说会没有一丁点的危险。

    所以,哪怕是对着自己亲妈,顾薄轩也只能说,他尽量让自己不受伤。

    哪怕万一受伤了。

    他也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活着。

    因为,他不能撇下这些亲人,不能撇下,那个女孩子!

    车子一路驶回陈家村。

    晚上的时侯周吕是坚决执行顾薄轩的命令,不开夜路。

    陈墨言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之前是她们几个都担心顾薄轩,所以才那么赶。

    现在却没必要这样赶时间。

    所以,能不连夜开车的还是不连轴转吧。

    她有着来自以后十几二十年的记忆,知道那个时侯起马路杀手这件事情已经存在。

    并且在朝着整个全国扩散,蔓延。

    劳累、醉酒、不走心的驾驶。

    这些可都是出车祸的前提条件!

    陈墨言觉得自己还是得提前珍惜自己的小命才行。

    在一个小县城宿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六点半。

    陈墨言和周吕两个人的车子已经重新上路。

    用着陈墨言的话那就是,趁着凉快,赶紧的赶路啊。

    周吕倒是对陈墨言再次另眼相看,“小嫂子,你不还是个学生吗,我记得学生不用起那么早吧?”

    六点钟他从房间出来。

    自家这位小嫂子已经梳洗好,正在楼下找人问吃早饭的地方了。

    瞧着那精神头,估摸着得醒了有一会了。

    他之前起来的时侯还想着要是陈墨言没醒,他就在外头转一圈,回来再出发呢。

    没想到他好像还没有一个女孩子起的早?

    陈墨言笑着看了他一眼,“我习惯六点不到就醒了。”以前在家的时侯,家里头的鸡鸭,有时侯还得加上头猪,这些都是需要她早上起来打理的,然后再洗漱收拾好自己,最后则是一家人的早饭,吃过之后还是收拾碗筷,然后她才能小心冀冀的去读书。

    这其间万一哪件事情没做好。

    等到下午回家陈妈妈就会唠唠叨叨个不停。

    要是碰到陈妈妈心情不好,她还会挨罚:要么就是没晚饭吃,要么就是第二天的工作量加倍啥的。

    她六点爬起来都觉得时间不够用。

    开车的周吕有心想要问问她,怎么就习惯了,难道这就是她学习这么好的原因?

    比别人更勤奋吗?

    话到了嘴边,他又把话咽了下去,只是盯着前头的路道,“前头拐个弯,再开上半个小时左右就能进你们镇了,你要不要在镇上停一停,买些东西啥的?”

    陈墨言笑着摇摇头,“先回家。”趁着这会儿还早,先带着她爸去把户口弄出来,然后她也好去学校报到,还有她妈那里,这都被关了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她受到教训或者会不会有点害怕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这次的作法还算是有用,不然的话怕是白费心了。

    希望,她妈能得到点教训,能有点害怕啥的啊。

    陈家村。

    一大早就有一群人再次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熟门熟路的直冲陈家。

    当先的人先是一脚把陈家的院门给踹开,然后对着一脸怒意的陈大方冷笑了两声,转身朝着他身后的人一挥手,“这可是我姐夫,里头还有我外甥闺女呀,可别伤了人,嗯,至于家里头的东西啥的,大家都使把子力气,给我可着劲儿的砸啊,这姓陈的可不是好东西,竟然让我姐进了派出所,这个姓陈的不是啥好东西啊。”

    “三子和他说啥呢,肯定是他在外头打啥主意,把咱姐给弄进去了。”

    “是啊,连人带东西一块砸!”

    然后,陈大方还没反应过来呢,身上已经挨了好几扫把,脚的。

    他气的脸都黑了,“何小军你别太过份了,这可是我们陈家村。”

    “陈家村怎么了啊,陈家村也是讲道理的地方吧,我姐呢,你和那个死丫头把我姐弄到那个鬼地方去做什么,我告诉你陈大方,我妈可是因为这事儿都病的去掉半条命了,我姐现在还不回来,你要么把我姐现在弄出来,让她去照顾我妈去,我妈一高兴肯定会好起来的,要么你就赶紧给我去县城请个医生去,给我妈治病。”

    “治不好这事儿咱们就不算完。”

    “对,还有医药费啥的,都得他出!”

    “可不是嘛,咱家大娘可都是被他给气病的,这都去了半条命了,他不管谁管?”

    陈大方再蠢,听到这里还能不知道这些何家村人过来的目的?

    他气的直喘粗气。

    “小军,这些年我待你不薄吧?你姐时不时的往家里头拿钱拿东西,你娶媳妇,你盖房子,我们陈家都出了吧,还是大头,你现在竟然还想着趁火打劫,小军,做人不能这样不厚道……”

    “我厚道你个球!”

    何小军目露凶光,他一棍子朝着陈大方砸了过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为了个外人竟然把我姐给弄到了牢里头,还把我娘给气病了,现在你这上下嘴皮子一碰说不管你的事儿就不管你的事呀,你别做梦了。”

    “我告诉你陈大方,你要不给我们家五百块钱,我给我妈看病去,要么把我姐赶紧弄出来去。”

    “对,赶紧的,二选一,不然这事儿今天咱们没完。”

    何小军带来的都是何家村和他一块玩的来。

    臭味相投的那一种。

    更兼他们来的路上可是商量了又商量的。

    这会儿对何小军的话自然是纷纷点头附和,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陈大方自然是不会同意:

    一来他没钱。

    就是有钱也绝对不会再给眼前的这个吸血鬼一样的人。

    更何况不是几十,一百,而是五百?

    他们何家把自己家当成银行了吗?

    二来,何小军说的话,让他马上去把何大丫给弄出来。

    这事儿陈大方倒是想去办。

    可是他办不成啊。

    心里头也有些烦,这都过去几天了啊,那丫头怎么还不回来?

    别不是不回来了吗?

    不过心里头一想,他便否定了这个念头:不会的,自己手里头还有她的户口呢,想到这个户口的事儿,陈爸爸的眼神闪了下,当时陈墨言走的时侯虽然没有和他明说,可他心里头门清儿,陈墨言是生陈妈妈的气,又恼她时不时的跳出来坏事,所以才坚决不肯放人……

    听着她那话的意思。

    是放人也得等她去大学报到以后?

    也不知道自己的理解对不对……

    他叹了口气,看着这个院子被砸的七零八落的样子,闭了下眼。

    家不成家啊!

    这一刻,陈大方的脑海里猛的浮起前两天村长在他面前语重心长的话。

    那会儿村长看着他直叹气。

    说他把好好的一个家给弄成了这个样子。

    说他这个一家之主不像样。

    现在想想,村长的话应该是对的吧?

    陈大方正想着呢,旁边不知道是谁,猛不丁的一脚朝着他身上踹了过来。

    让没有防备的陈大方猛不丁的身子一歪,重重的摔在地下。

    头碰到身后垒井台的一块砖角。

    顿时就有血流了出来。

    陈大方就觉得自己眼前头晕脑涨,金星直冒。

    看着何小军几个人,觉得自己的眼前满满都是重影!

    后脑勺火辣辣的疼。

    他一抹,手上全是血,脸色一变,“小军,你难道真的想要弄出人命来吗?你,你赶紧让他们离开,我去瞧医生……”只是下一刻,何小军的一只脚踹到了他的身上,让好不容易站起身的陈大方一阵的天旋地转。

    咕咚一声。

    再次重重的摔坐在地下。

    好在这次是屁股先着地。

    要是当真再摔一次头或者是啥的,估计陈大方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小军……”

    “别叫我,要不把我姐弄出来,要么现在给我五百块钱,赶紧的,我没时间等你……”

    “我,我没钱……”

    “没钱啊,陈大方啊陈大方,你把我娘气病了,我让你这个当女婿的拿点给我妈去看病,你竟然都不肯,真TMD的抠。”何小军又踹了一下,扭头对着身后的几个人扬扬下巴,“他说没钱,你们几个,去给我屋子里头搜搜,小心着点呀,别碰到我小外甥女……”倒不是何小军还念着几分亲情啥的,主要是他觉得陈敏是小孩子呢。

    他们可是大人。

    吓唬个黄毛丫头算怎么回事儿?

    “姐夫,你最好赶紧把钱拿出来,不然……”

    “不然你们要怎么样?”

    院门口一道女孩子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

    随着何小军几个人齐齐朝着陈家院门口处看过去,一袭蓝色长裙的陈墨言冷着脸走进了院子里头,无视院子里头被砸的乱七八遭的东西,她径自停在陈爸爸的跟前,伸手去扶他,“爸你没事吧?”看着陈爸爸惨白的脸色,陈墨言皱了下眉,眼神一闪看到他后脑勺处的伤,她不禁在心里头想笑一下。

    这伤,可是和上前陈爸爸推她时伤的一个地方呢。

    果然是,世道有轮回,且看苍天饶过谁吗?

    她的眼圈红了一下,嘴唇抿紧,“爸你还能动吗,我扶你先进屋。”然后她看到西边屋门口一道红色的衣角闪过,心头冷笑了两声,她直接扯了嗓子,“陈敏你给我滚出来,没看到爸就要被他们给打死了吗,你不敢出声帮忙,你难道出去喊两嗓子,叫个人请个医生也不会吗?还是,你是想看着爸在这里失血过多,被人打死?”

    屋子里头仍然是没有人出声。

    陈墨言冷笑着看了眼陈爸爸,“看看吧,这就是你们养出来的好女儿。你这血再流下去怕是要死了吧,可你那宝贝女儿连出来看你一眼,送你最后一程的勇气都没有,你们两个果然是养的好女儿啊。”

    陈爸爸脸更黑了,气喘嘘嘘的,“不过碰了下,流流了点血,哪里那么严重了?”

    陈墨言被他这话气的都想笑出声来。

    要不是瞧着他的脸色真的不对,她真想把人直接丢到地下。

    让他自己继续坐着去!

    看看会不会死!

    深吸了口气,她把陈爸爸放到屋子的椅子上,扭头,双眼噙着冰一样看向何小军,“咱们两家都这样了,我也不用叫你一声舅舅了,何小军,你来告诉我,你这是想要做什么?私闯民宅,殴打成伤,打砸东西,呵呵,何小军,你果然是自己找的一个好死的方法啊。”

    “你,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陈墨言冷冷的看着脸上隐隐现着狰狞的何小军,突然就笑了,“你是觉得我们陈家没人了,所以,由着你们何家的人来敲诈,勒索?何小军,你姐姐嫁到这个家里头来,这些年往你们家拿的还不够吗,现在看来啊,她哪里是养亲人,简直就是养出了几条狼,一窝的狼!”

    何小军今天敢来打砸陈家。

    打死陈墨言她都不会相信何妈妈,也就是她那个姥姥会不知道啊。

    说不定就是她授意的。

    是,陈墨言是不在意陈家怎么样,更不心疼陈爸爸这个人。

    可是,何小军现在拿着她的事情做幌子。

    然后打砸了陈家。

    靳索了陈家。

    这事儿,她就不能容忍!

    “死丫头,你敢骂我是狼,你才是个兔崽子,野东西,你个黑了心的玩意儿,我姐把你养那么大,你就是这么对她的吗,还有我姐是嫁给了陈家,她帮着陈家生孩子,当牛做马的,照顾下娘家又怎么了?”

    何小军看着陈墨言眼神全是戾气,“你即然回来了那咱们更好说了,赶紧把我姐弄出来,不然我今天非好好的抽你一顿,教训教训你这个没爹没妈的小野种不行。”他一边说一边掳了袖子,那动作神情,竟是直接朝着陈墨言扑过去的架式!

    陈墨言却是好像没看到他的样子。

    她心里头更在意的是何小军的另外一句话:没爹没妈?

    眉头皱了下,她心里头的疑惑快的连自己都不曾发觉,只是以为何小军和何家的人一样讨厌自己,憎恶自己,随口这么一骂,她冷笑了两声,扭头看向门外,“警察同志,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些人把我家砸成了这样,还打伤了我爸,到现在更是嚣张的不行,还要打我呢,警察同志,我要告他们这些人私闯民宅,入室抢劫,打人重伤,哦,还有人身攻击。”

    她笑盈盈的,嘴唇上下翻动。

    一连串的罪名从她嘴里头跳出来,听的何小军半信半疑的。

    更是在听到她说有警察时,他和身后的人都是脸色一变,朝着门口处看了过去。

    空空如也。

    何小军一下子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吓唬我啊,哈哈,你当我是吓大的吗?哥几个,把这丫头给我好好的收拾一顿,只要别打残了,断下胳膊断下腿的就行……”然后一边说着他一边竟然是抢先抬脚朝着陈墨言冲了过来。

    手里头的棍子就要打到陈墨言身上。

    何小军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紧。

    然后他整个人被人掐着脖子,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双脚离地。

    他哇哇大叫,“那个王八蛋敢掐我,给我放开,唔……”

    “滚!”周吕脸上带着煞气,看着何小军的眼神是真的想杀人,要是让头儿知道有人在自家眼皮底下欺负嫂子,他回去后得被多剥一层皮啊,都是这个小混蛋!他一脚把人踹了出去,“你再给我吼一句试试?”

    “还小爷?我让你孙子都当不了!”

    何小军被踹了两脚,疼的嗷嗷叫,看着陈墨言的眼神满是狰狞,“小野种,我姐把你养这么大她就是你的恩人,你都不是陈家的人,你凭啥管我们的事儿?你快把我姐放出来,她可是把你养大的,不然,不然你就是白眼狼,你是恩将仇报,不行,你还得给我姐一千块,对,就是一千块钱,是营养费!”

    ------题外话------

    二更。身世出来那么一点点了。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