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7章 去见陈妈妈

    何小军被周吕踹翻在地。

    疼的嗷嗷叫,却还梗着脖子,不服输的冲着陈墨言大叫,“你个死丫头,当初要不是我姐养你,你这会儿不知道死到哪去了,我姐就是你的恩人,你现在这样对我姐,对我们何家,你就是忘恩负义,你个小犊子……”

    “靠,这小王八蛋你还骂,我……”

    周吕抬脚要踹人。

    这一脚他可是带了几分力道的。

    而且他又选了个不错的角度,要是一脚踹过去,何小军肯定得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

    不过就在他的脚要踩上去的一瞬间。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拦下他,“等等,我有话要问他。”

    “和这样的王八蛋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周吕一扭头,看到陈墨言铁青的脸色,以及,望着地下何小军幽冷似鬼一样的眼神,那眼神看的他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然后,他二话不说直接收腿,一个转身,让陈墨言站到了他的跟前,当然,他还是站在一旁盯着的。

    虽然地下的何小军没了半点的杀伤力。

    但是,万一呢?

    这可是自家头好不容易才看中,定下来的小媳妇呀。

    要是万一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受点伤啥的。

    回头不用自家头出手。

    他们队里的那一群混蛋都能抽死他。

    周吕心里头腹诽几句,一群小混蛋!然后他扭头,就被陈墨言仿佛要吃人般的眼神给吓到。

    “陈,陈墨言,你没事吧?”

    这小嫂子的眼神怎么那么吓人啊。

    陈墨言没有理会周吕的话,只是用噙着冰一样的眼神死死盯着地下的何小军,“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告诉我,什么叫做你姐是我的恩人,什么叫我把陈家害成这样是忘恩负义,把你知道的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不然,我就马上把你弄进大牢里头去,和你那个姐姐一块待着,让欠们姐弟在牢里头相亲相爱!”

    “你你你敢,我又没做什么……”

    何小军看着陈墨言的样子直觉的吓了一跳。

    一颗心扑通扑通的抖个不停。

    “你你给我一千块钱的营养费,我姐可是把你养这么大……”

    陈墨言的双手死死的纂成了拳头。

    松开,又纂紧。

    纂紧。

    又松开。

    看着地下的何小军强撑着摆出副混不绺就的样子,她忍不住呵的一声笑。

    “你,你笑啥,一千块,一千块我就走。”

    砰。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一脚踹了出去。

    没等何小军的尖叫声响起来,她厉声道,“看来,你刚才还挨的打不够是吧,周吕大哥,这个人不但私闯民宅,把我家砸成了这样,还意图对我做坏事,对你这个军人要杀人灭口,这样的重罪名就是枪毙也是够了的,所以,你尽管下手,只要留他一口气就行了。”

    她后退了两步,朝着何小军轻轻一笑,“没事,你不用说,等一会熬不住了再说也一样。”

    周吕扫了眼陈墨言,默默的上前。

    站到了何小军的跟前。

    只是他脚还没有抬起来呢,地下的何小军就嗷嗷叫了起来,“别打了,别打,我说,我说……”

    “你说啊,怔着啥,等我请你吃饭啊。”

    看他半响没开口。

    周吕觉得身旁陈墨言的表情不太对,抬脚又踹了下何小军。

    “啊啊,别踹,疼,我说,我说啊。”

    这个时侯陈爸爸也慢慢的回过了神,看看陈墨言,再看看地下疼的直缩身子的何小军。

    他的眼神里不禁闪过一阵阵的茫然和空洞。

    言言他们两个人在说什么?

    哦,何小军这是被打了……

    可是言言要何小军说什么啊?

    他后脑勺上的血已经停了下来,被周吕给用布条绑住,简单的制了血。

    已经去请的孙医生还没有过来呢。

    陈爸爸好像也想不起自己要去找医生,就那么坐在那里,一脸懵圈的看着这一切。

    耳侧,响起何小军带着哭腔的声音,“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反正,反正我娘和我说,和我说那个死丫头不是陈家的,也,也不是我姐生的,让我不用客气,而且我娘听我姐说那死丫头手里头有钱,就说让我能弄出来一点是一点……啊啊,你别踹啊,真的,我娘真的就这样和我说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陈墨言的身子晃了两晃。

    她觉得自己眼前发黑,胸口处好像压着一座山。

    喘不过气来。

    滞息。

    脸色苍白的她伸手弯着自己的胸口,弯腰。

    慢慢的,慢慢的。

    最后,整个人半蹲在地下,身子成了弓型。

    她的嘴里头先是呵呵的轻笑。

    最后,变成哈哈大笑。

    笑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噼哩啪啦的。

    可把他周吕给吓坏了,“陈墨言,哎,小嫂子,小嫂子你怎么了,没事吧?小……”

    蹲坐在地下。

    陈墨言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哭了笑笑了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在周吕惊恐的眼神中站起来,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她朝着周吕挤出一抹笑。

    “我没事,只是,又要麻烦你走一趟了。”

    “不麻烦不麻烦。”

    周吕的头摇的波浪鼓一样,眼神一闪,落在地下何小军身上时。

    全是阴霾,戾气。

    刚才的话他虽然不知道头尾,但就那么几句也够他猜个七七八八。

    他知道陈墨言以前在这个家过的不如意。

    初中高中的更是堪堪读下来。

    如今这眼看着要上大学了,本以为能远远的离开这个家。

    这当妈当爸当舅舅的一个个的跳出来作。

    本来他之前还为着自家小嫂子生气来的。

    怎么就贪上了这么一个妈?

    怎么就有了这样的一家人呢。

    现在,听着眼前何小军的话,周吕竟然悄悄的帮着陈墨言松了口气。

    不是亲生的啊。

    最好!

    二十分钟后。

    几名警察直接把何小军几个人给带走。

    也不用录什么口供:陈家满院子被砸的东西都摆在这呢,除了这个,还有陈大方后脑上的伤,显眼啊,地下一团的血迹,这都是铁证呀,当然了,一般的程序肯定是走了一遍的,当场问了陈爸爸一些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何小军之前的话给震惊到了,还是恼怒何小军和何家的不知足,陈爸爸是一句帮着解释或是隐瞒的话都没有说。

    这倒是让陈墨言轻轻的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蠢到家!

    等到几个警察走出去,陈爸爸还坐在那里发懵呢。

    他的脑海里一直回想着何小军的那几句话。

    大女儿不是自己的?

    那她是谁的?

    当初自家婆娘怀孕,他是亲眼看着好几个月的啊。

    言言不是他亲生的女儿。

    那他十月怀胎,何大丫生来下的女儿呢?

    陈大方看着陈墨言,心里头是五味俱全,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嘴唇动了两下,他最终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倒是陈墨言,朝着他淡淡一笑,“你放心,我会把这件事情查清楚的。如果我不是你们家的女儿,我不会赖着不走的。”说这话的时侯,陈墨言心里头也不知道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怎么的,反正,她朝着陈爸爸咧了咧嘴角,露出一抹不怎么好看的笑容:以前的时侯,她多少回暗自在心里头想,自己肯定不是妈妈亲生的呀。

    不然的话为什么她这么不讨妈妈喜欢呢。

    还有爸爸。

    心里头很多时侯也是在怪她事多,不懂忍让的吧?

    直到这一刻。

    她觉得不管是松口气还是自嘲自己竟然真的提前猜中了事实。

    但无疑的,这样的结果,她觉得没那么坏!

    不是亲生的呀。

    她就不会再纠结自己也是女儿,为什么会不疼自己这样的问题了。

    谁会对一个不是自己亲骨肉的孩子偏疼呢。

    陈妈妈疼从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陈敏。

    天经地义呀。

    她看着陈爸爸,一脸的正色,“等我把这件事情查实,如果是真的,我会好好报答你们陈家的。”

    报答之后?

    自然就是从此两不相干。

    可如果何小军的话是假的,自己还是陈家的女儿?

    陈墨言心里头笑了笑,那,她以后也绝不会再回这个家了的。

    房门咣当响了一下。

    陈墨言和陈爸爸两个人齐齐朝着不远处的西房看过去。

    陈敏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那里。

    应该是听到了陈墨言和陈爸爸两个人的对话,小脸绷的紧紧的,她看着陈墨言和陈爸爸朝着她看过去,狠狠的瞪了眼陈墨言,本想扭头跑回屋的,可她一抬眼,就看到陈爸爸望着她幽幽的,满是失望的眼神。

    她爸这是在怪她。

    怪她刚才何小军打砸东西,甚至是打伤他时没有主动站出来?

    心头跳了一下,陈敏咬了咬唇,小跑着朝陈爸爸扑过去,“爸,爸我刚才可吓死了,那个人太坏了,以前她还对着我笑,还和我说话,可是他刚才的样子好凶,还把你给打伤了,我,我以后再也不要叫他舅舅了……”

    她抱着陈爸爸的手臂,一脸的紧张、关心。

    “爸你伤到哪了?这血流出来那么多,孙医生怎么还没来呀,不知道爸你伤的那么重吗,怎么那么慢?”

    陈墨言听着这些话忍不住吃的一声笑起来。

    “这会儿知道关心亲爸了啊,之前做什么去了,嗯?”

    她指着陈爸爸后脑勺上的伤处,冷笑两声,“那伤口还是我们帮着包扎的呢,我刚才还以为你这个陈家的宝贝女儿不在家呢,这会儿才知道,原来是在家,但是被人吓的躲在屋子里头没敢出来呀,呵呵,这你藏的可真够严实的,嗯,挺好的,藏的挺好。”

    陈敏被陈墨言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语。

    刚才她的确是没有出来呀。

    她咬了咬唇,扭头去看身旁的陈爸爸,“爸,你也这样想吗,我,我刚才是真的太害怕了,看到那些人一个个凶的很,我,我不敢出来……要是我早点出来,说不定爸爸不会受伤了……呜呜,都怪我……”

    陈敏捂了嘴坐在陈爸爸的跟前哭。

    哭声呜咽。

    陈爸爸先前的生气在这种小女儿哭成泪人一般的情形下不知不觉的化为乌有。

    他看看站在不远处淡淡含笑的陈墨言,再看看膝前哭的一塌糊涂的小女儿。

    心头不由的一软。

    伸手,拍拍陈敏的肩头,“行了,爸知道你胆小,刚才那事儿的确是吓人,爸,爸不怪你……”

    “呜呜,爸爸,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最疼我。”

    陈敏抱着陈爸爸的手呜呜哭。

    眼角余光却是朝着陈墨言扫了过去。

    陈墨言也不知道她是几个意思,不过不管她几个意思,陈墨言觉得自己和个小丫头计较啥?

    朝着她笑了笑,她扭头看向周吕,“我们家的事情,让周吕大哥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那个,你别伤心……”

    “我没有伤心,这样,或者是最好的。”陈墨言一脸平静的打断周吕的话,甚至,嘴角处还多了抹笑,虽然此刻的她说不上什么轻松,如释重负,但却比之前的状态的确要好:前一世,她一心一意的照顾陈家父女两人,她以为妈妈早逝,自己是长姐,是长女,她应该要带好头,要把爸爸照顾好,要带顾妹妹。

    结果她把这两个人照顾的无微不至。

    自己的亲妹妹却爬到了她男人的床上!

    伤心至死。

    重新来过。

    竟然能让自己有这么一个重大的发现。

    陈墨言想,挺好的啊。

    “言言啊,你妈她,她也没犯啥大错,要不,你和派出所的人说一声,让她先出来?”

    陈爸爸在被孙医生简单的处理好伤口后,人按着孙医生的叮嘱坐在椅子上休息。

    这一闭眼,不禁就想起还被关着的陈妈妈来了。

    他虽然是和陈墨言说的,但眼神却是一个劲儿的朝着陈墨言身侧的周吕身上瞟。

    在陈爸爸眼里头,陈墨言不过是个小丫头呀。

    派出所的人怎么可能听她的话呢?

    那些人明显给的是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子呀。

    所以,陈爸爸就想求求周吕,“这位,先生,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看,她妈吧这关也关了,她也得到教训了,不如再麻烦你一趟,去和派出所的人说一说,把她给放出来吧?”顿了下,陈爸爸保证般的开口道,“你放心,以后她一定会好好待言言,不会再亏待她了。”

    “陈叔叔吧,抱歉啊,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

    周吕笑了笑,声音平静,“你得问她。”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陈墨言。

    陈敏咬了下唇,看着陈墨言,眼圈红了起来,“姐姐,我好想妈妈呀,你能不能让他们把妈妈放出来?”

    “可以放,不过,得等我问清事实经过之后。”

    陈墨言没理陈敏,直接对上陈爸爸的眼神,“何小军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不觉得他那些话是瞎说的,所以,我会找她查出事实真相,当然,要是她不说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再加上一条拐卖婴儿罪,就是不知道到时侯几罪并罚,她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活着出这个大牢。”

    这话说的陈敏小脸一下子就黑了。

    “姐,她是咱们的妈妈。”

    “哦,她是你的,至于我的,是不是的还另说呢。”

    陈敏被这话着实的噎了下,她深吸了口气,挤出一抹笑,“姐姐,你以前对我对咱们这个家是最好的一个人了,你怎么能改变这么多呢,就是妈妈她不是你的亲妈妈,可她也养了你那么多呀,你……”

    “我的事情还用不着你在这里发表评论。”

    陈墨言扫了眼六神无主,失魂落魄般的陈爸爸,站起了身子,“择日不如撞日,要不,你们也和我一块去问问?毕竟咱们大家也都算是当事人之一了。”她朝着陈爸爸轻轻一笑,歪了下头,“相较于我的一心只想查出真相,我觉得你还更想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真正的女儿到了哪吧?”

    “去问嘛。”

    “咱们都去问她啊,问个清楚就好啊。”

    陈爸爸觉得自己不想再理陈墨言:她的话太洗脑!

    可是想了下,他又蓦的站起了身子,“走,我和你一块去,去问个清楚。”

    陈墨言说的对,这件事情不是他想逃避就能逃的。

    大女儿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

    那么他们的女儿在哪?

    还有,陈墨言要不是他们陈家的女儿,她是谁?

    为何又会被抱到了他们家里头……

    一连串的问题折腾的陈爸爸头晕脑涨。

    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头好像安了一颗炸弹,随时可以炸开的那种。

    但是,这一次,他不容自己再次逃避。

    其实陈妈妈并没有受什么罪。

    只是被人关进了一间不怎么常用的学习室里头。

    饶是这样,一个人在里头被关了四五天。

    吃喝拉撒都在这个小地方。

    不准说话不准多走一步的。

    换成谁,也会心里头发毛吧。

    第一天第二天的时侯陈妈妈还心里头存着满腔的戾气。

    骂骂咧噜的。

    等到了第三天,人就歇菜了。

    第四天,陈妈妈直接就是吓破了脸。

    第五天也就是今天。

    她是一直朝着外头大喊,认错啊。

    陈妈妈想好了,是她错了,她以后再也不敢了。

    只要把她放出去。

    她再也不喊陈墨言死丫头,她把陈墨言和陈敏一般的对待,她……

    她在屋子里头喊了半天。

    就在嗓子都喊哑了的时侯,学习室的门被人吱哑一声从外头打开。

    陈妈妈吓了一跳,想也不想的朝着来人扑过去,“警察同志,我错了,我认错,求求你们了,把我放出去吧,我不要做牢,我不要被杀头,我不要在这里头待一辈子……”一边抱着来人的手臂不放,一边念叨着,唠叨了半响,陈妈妈没听到动静,抬头,就看到一张平静的脸,以及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