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0章 一边关心一边恨(2更

    “陈大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你娘,你要打我吗?”

    陈奶奶心虚的不得了。

    眼神左闪右闪的不敢和陈爸爸对上。

    然后,她就看到从陈家院子里走出来的何奶奶,陈奶奶的眼神一厉,嗷的一声朝着她扑过去,“我就知道是你这个老东西说的,你个该死的,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明明收了我的钱,说会帮着我保秘的,你竟然敢反悔,死老东西,你把我的钱还给我!”

    “你才老东西,你个老不要脸的,连自己的亲孙女都敢害,黑心肝的……”

    两个五六十岁的人在陈家门口就这样撕打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却没有半个人去劝,拦。

    陈墨言站在一侧冷冷的看着。

    看着她们两个人越打越重,你在我脸上挠一把,我在你头发上扯一把的。

    忽然的,她扭头朝着陈爸爸笑了笑,“你还有什么话要问,要说吗?”

    “言言,爸……我……”到了这会儿,心里头已经门清陈墨言不是自己女儿的陈爸爸再面对陈墨言时是满满的都是别扭,他甚至在心里头想,她是不是在心里头庆幸自己不是这个家的女儿?或者,她是在嘲讽自己这个当爸的人,这么多年来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认不出来吧?

    是啊,亲生女儿!

    言言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那么,他亲生的女儿呢?

    想到这里,陈爸爸全身一个激棱,好像刚才所有的浑浑恶恶都清醒了过来。

    他对着不远处打的直喘粗气的女人一声怒喝,“都给我住手,别打了。”

    自然是没有人听他的。

    这个时侯陈家村的不少村人都围了上来。

    看着这一幕有看笑话的,有疑惑的,同时也有和陈大方关系不错,跑过来劝的。

    “大方啊,这是咋回事儿,婶儿她……”

    “我娘和我岳母闹了点别扭,她们很快就好了,让大家见笑了。”

    陈爸爸哪里有脸说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不是亲生的。

    这事儿和他的亲娘,亲岳母都有关系。

    她们都知情。

    却唯独瞒着自己?

    好不容易把一腔好奇心的村人给劝回过,陈爸爸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下的亲娘,岳母,声音发着狠,“有什么话进去说吧,我不管你们是谁,把当初的事情给我说清楚,还有,你们谁能告诉我,我女儿在哪,还有还有言言,她又是谁,是打哪来的孩子,都说出来吧。”

    然后他也不看陈奶奶她们两个人。

    扭身朝着院子里头走去。

    后头,何妈妈瞧着事情彻底的曝了出来,倒没有了之前的忐忑。

    她抹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冲着陈奶奶冷笑了两声,“亲家,这个事儿呢,你就是想瞒也瞒不过了,要依着我说呀,你还是趁早把自己做出来的那事儿说了吧,你还真的以为能一辈子不露馅呀……”

    “你个死老东西,老不要脸的,要不是你这事儿怎么会被人发现的?”

    “你怎么不去死啊?”

    何妈妈朝着她翻了个白眼,皮笑肉不笑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呀。”

    “再说了,里头这可是你亲儿子,你可是他亲娘,你怕啥?”

    “当初那事儿说出来,他再生气还能杀了你?”

    陈奶奶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

    眼神要是有杀人,怕是可奶奶早被她给砍了好几回。

    死的不能再死了。

    何妈妈却是毫不在意,冲着陈奶奶还咧嘴笑了笑,“你放心,我只说看到你把娃抱回来,没说别的……”

    别的……

    “哪里还有别的,不就是那个孩子落地没了气儿,我我这不是怕老大家的伤心么。”

    她骂骂咧咧的走进院子里头,看着站在院中间铁青着脸的大儿子,陈奶奶不由自主的缩了下身子。

    她也知道这事儿是躲不过去了。

    不过,能拖一刻是一刻呀。

    院子里头的气氛压抑而滞息。

    几个人的眼神都落在陈奶奶的身上。

    陈奶奶被人看的心里头更加紧张了,想起当年自己做的那事儿……

    她是真的有些心虚。

    眼珠转了转,她朝着陈爸爸不自然的笑了笑,“那个,大方啊,我这出来的急,要不你等着,娘回家一趟,等回头把事情弄好了咱们再好好谈这事儿?”

    “娘,你有什么事情我和你一块去。”

    陈爸爸丝毫不给她半点躲避的想法,“今天这事儿,我是一定要个答案的。”

    “不然的话,我就去找村长。”

    “你,你去找村长做啥子,这可是咱们陈家的家事儿……”

    陈奶奶一下子慌了起来。

    “不行,一定不能去找村长去的。”

    村长要是知道了这事儿。

    以后她哪里还有脸在陈家村里头待着?

    这别人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

    “那娘你就说吧,好好的说,说清楚,说仔细。不然……”

    陈爸爸冷冷的扫了眼自家亲娘,虽然余下的话没说出来,但威胁之意却是明显极了。

    把个陈奶奶给气的,“好你个陈大方,我可是你娘,你为了个不知道打哪来的死丫头这样给你娘脸色看?你还是不是人啊你,亏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给养那么大,还给你成家娶媳妇,你个没良心的啊,你这么的逼你娘,我不活了……”陈奶奶借题发挥,要死要活的坐在地下嚎。

    陈爸爸只是冷冷的看着陈奶奶不出声。

    陈墨言却是轻轻一笑,“不想活了啊,好啊,你想怎么死,上吊?喝药?跳河还是掐死,或者,一头撞死?来来,这么多的死法呢,你要是真不想活了的话咱们就先好好的选一个,选一个体面点的死法啊,当然了,你要是还有别的好想法尽可以说,我绝对保你满意,保你死的不能再死哦。”

    “你个死丫头,果然是养不熟的东西。”

    陈墨言看着她笑了笑没出声:

    瞧在自己马上知道事情真相的份儿上,她让她骂几句就是。

    在陈爸爸的坚持下,陈奶奶哪怕是又拖了好一会,可最后,还是黑着脸开了口,“你问我你女儿去了哪,我怎么知道你那个死鬼女儿去哪了,你那个女人肚子不争气,那丫头生下来就是个死的,我,我当时不是怕你们伤心嘛,就,就想着去处理了,可可是没想到我才把那个孩子给丢了,就就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了这个死丫头……”

    早知道这个死丫头这么能惹事。

    当初她就不应该存了贪心,把她给弄到这个家里头来!

    也怪她一时心软……

    陈奶奶心里头快速的转着念头,脸上却是浮起满满的伤感,“你自家女人不争气,生下个没把的不说,这娃还没落胎呢就没了气儿,我寻思着你这不是头胎么,肯定得伤心啊,遇到这个丫头也是个缘份,娘就把她给抱了回来……娘当时还想着这丫头和咱们陈家有缘,反正你们女儿也没了,就想着把这事儿瞒一辈子的……”

    “娘没想到这事儿还有露出来的这一天。”

    她看着陈爸爸,还有陈墨言深深的叹了口气,“老大啊,这事儿娘没和你说是娘的不对,可你也得体谅体谅我,娘是真的为你着想,为你们着想,那会儿你媳妇那身子可是虚着呢,我还不也是怕她太伤心身子撑不住才没敢说的啊。”她说到这里底气不知不觉的足了几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着想的。

    哪怕我把你们的女儿给处理了。

    我也是为着你们好!

    陈墨言看着陈奶奶这个样子,觉得隔应的不行。

    不等陈爸爸回过神,她直接开口道,“照这么说来,我还得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喽?”

    毕竟,要不是她把自己捡回来。

    那么小小一个的自己,在外头能有什么好结果?

    陈奶奶听了这话猛点头,“可不是嘛,言丫头呀,奶奶真的是救了你的,奶奶是好心啊,瞧着你那么一丁点大,哭的小脸都红了,奶奶就想着好歹的救一救……没想到你还真的和咱们老陈家有缘,竟然就活了过来,呵呵,言言啊,这都这么多年了,奶奶可是真心把你当成孙女看的……”

    陈墨言闭了下眼。

    她不想去看陈奶奶这副让她觉得恶心,想吐的嘴脸!

    耳侧,陈爸爸的声音带着颤音儿,“娘,你刚才说的,说的都是真的?”

    “我,我女儿一出生就是,就是不好的?”

    “可不是嘛,不然的话你娘我傻呀,放着自家孙女不养,帮着养别人的野丫头?”

    陈奶奶觉得自己把事情都说清了,拍了拍衣袖,“行了,事情就这样的了,按着我说你们非问什么啊问,这丫头都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过了那么久,以后就还当是自家亲女儿呗,她不是马上要读大学了嘛,到时侯大学毕业有个好前程,让她好好的孝顺你们,孝顺我这个当奶奶的,也不枉咱们老陈家养她这十几年不是?”

    “行了啊,老大,你就别再计较了。”

    她拍拍屁股就要走人。

    陈墨言突然站到了她的跟前,“你是从哪里捡到的我,当时我穿了什么衣裳,身上有没有什么证物啥的?”

    “狗屁,你身上光溜溜的,啥也没有。”

    陈奶奶瞪了眼陈墨言,下一刻她就腼着一张脸笑了起来,“言言呀,你瞧着奶奶好歹的也是救了你一命吧,你以后要是真的风光了,有个好前程,可不能忘了奶奶,你得孝顺奶奶呀。”说到这里她仿佛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陈墨言的救命恩人一般,这副样子看的旁边的周吕都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这脸皮,可真是够厚!

    “行了啊,老大,这事儿我可都和你说清楚了,以后你可不能再找我麻烦了。”

    陈奶奶说着话就要转身走人:

    虽然她把当初的事情大概都说了,可也只是说了个大概呀。

    至于没说的那些……

    陈奶奶可是早早就在心里头做了决定的,打死都不会说。

    那些,她是要带进坟里头去的!

    “妈,妈你先别走。”

    陈爸爸虽然被自家亲娘的这一番话给着实的震惊住,可他这会儿再慢一拍也反应了过来,黑着脸拦下陈奶奶,“娘,你刚才说把,把她丢出去了,你是丢在哪了,我,我去把她找回来。”

    “找,你去哪里找?”

    陈奶奶撇了下嘴,有几分笑自家儿子傻,“那会儿咱们这还没那么多的田哩,前头到处都是沟沟坎坎的,我随便丢那么一团,这都十几年了,你去哪找?别傻了,你们呀,养了这丫头那么些年,她就是你们的女儿。”

    “老大呀,这就是天意。”

    “是那个死丫头和咱们家没缘份……”

    陈奶奶说着这话又不禁一脸带笑的看了眼陈墨言,“言言呀,以后你就是奶的亲孙女,啊?”

    这丫头,简直是做的太好了啊。

    瞧瞧,这一声不吭的直接把何家那姐弟两个都弄到了派出所去。

    她喜欢呀。

    就凭着这个劲儿,她就高兴!

    眼角余光看到了站在旁边神色转来换去的何奶奶,陈奶奶眼珠子一转,朝着何妈妈冷笑了两声,她扭头看向陈墨言,“这何家的人可不是东西了啊,老是欺负咱们老陈家,你那个妈这些年从咱们老陈家拿走多少东西给她们何家呀,瞧瞧她们何家干的事,黑心肝的玩意儿,言言呀,你听奶奶的,让那对下贱的玩意儿在里头待着。”

    最好在里头待这一辈子别出来了。

    省得那个女人再出来碍她眼!

    “好啊,你个老东西,你敢这样教我宝贝外孙女,你以为你个老东西是谁呀,你这些年可从来没管过她的,打小可是我家大丫把她给带大的,她要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妈,天打雷劈啊。”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打起来。

    陈墨言冰冷的眼神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她知道吗,她知道这事儿吗?”

    这个她。

    陈奶奶和何妈妈两个人略一想便明白,陈墨言指的是何大丫。

    “言言,这事儿你妈真不知道,她是把你当成亲女儿的啊。”

    何妈妈是想也不想的给自己女儿说好话。

    同时,她一脸期冀的看着陈墨言,“言言呀,你妈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看这些年来她也没亏待你啥吧,没饿着你没冷着你的……”

    “你是从哪个地方捡的我?”

    “我……”

    陈墨言懒得理何妈妈的话,扭头朝着想要偷溜的陈奶奶望过去。

    她的眼神平静,了然。

    如同能看进陈奶奶的内心深处。

    似是一眼就能把她心底深处的秘密给看穿,看透。

    陈奶奶脸色一变,正想出声,陈墨言看着她呵呵笑了两声,“别说什么不知道,不记得地方了,我不信这话啊。”她可不是陈大方,陈奶奶拿这话随便就把他给胡弄了过去,再者说,陈大方这会儿也是心神大乱,想的自然也就少了些,他妈说了这么些话,他一时间消化不了,震惊也是正常的。

    可她不是呀。

    这样子的结果,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现在她要做的无非就是把这个谜底还原,找出所谓的过程,以及谜面!

    “我,我真的不记得具体是哪处了……”

    “那就大概。”

    大概呀。

    陈奶奶眼珠转了两下,抬头朝着陈家村的外头几个方向看了两眼,最终,她随手一指,“呐,就是那里,前头应该有几百米吧,具体的我真的不知道了啊,我都说了,你们可别再找我了,我家里还有事儿,老大我先走了啊。”陈奶奶眼珠子乱转,抬脚要走的时侯眼角余光瞟到铁青着张脸的何妈妈,她哼了一声,突然转身。

    “言言呀,奶告诉你,你妈虽然不知道奶是抱回来的你,可是,奶觉得你妈她心里头肯定是有数的。”

    “你胡说八道,这事儿是你自己做的,当时大丫还晕着呢她怎么知道?”

    何妈妈一下子急了眼,想扑过去撕了陈奶奶的嘴。

    陈奶奶看着陈墨言嘿嘿乐了两下,“我送这娃进去的时侯,你那个好女儿可是盯着这孩子看了好久的,而且那眼神……”她摇摇头,哼了两声,“我当时只以为她是恼这孩子让她疼的死去活来,差点丢了半条命,可这会儿想想,她分明就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没了,然后用这个娃来代替自己的孩子了嘛……”

    “你们老何家的人没一个好的。”

    陈奶奶丢下这么一席话,扭头朝着院外走去。

    身后何妈妈却是跳起了脚,“胡说八道,你胡说,大丫肯定不知道这事儿的……”

    “知不知道的,咱们问问她不就行了吗?”

    陈墨言的语气幽幽的。

    眼神,似笑非笑的。

    瞧的何妈妈心里头直打鼓,这孩子,别不是被这事儿给刺激的,疯了吧?

    陈妈妈被人从派出所里头放出来已经是七点。

    回到家。

    看着陈大方还有何妈妈,她几乎要哭出声来。

    “娘,大方,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不管我的,呜呜……”

    “妈,我可想你了。”

    一直躲在屋子里头不出来的陈敏也跳了出来。

    和陈妈妈抱头痛哭。

    陈墨言站在一侧看着母女两人上演一场母女亲情的戏码,神色不变。

    好半响,直到陈妈妈收了泪。

    何妈妈看到脚抬起来的陈墨言,心头一跳,“大丫啊,那个……”

    “妈,这么多年来难为你把我当成你的女儿了啊,你即要照顾我,关心我,又要时刻想着我占了你女儿的位子,想着要不是我,此刻在你面前好生生活着的就该是你的亲女儿了,所以,妈,你一边关心我一边恨着我,这些年来,妈你一定很辛苦,很不好过吧?”

    啪。

    陈妈妈直接摔了手里头端着的粗瓷大碗。

    她抖着唇,看着陈墨言瞪圆了双眼,“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