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07 打架和道歉

    林同本身就爱这一行。

    他对设计上的事情很多细节都熟悉和清楚。

    虽然他只是看了陈墨言的几副画稿,但因为陈墨言的设计大胆,题材偏新颖,里头不少线条什么的都是他甚至是他所看到的那些画稿所不曾具有的,所以,林同才能从那几款衣服上一眼看出属于陈墨言独有的风格。

    哪怕,对方在做衣服出来的时侯暗中改了几处。

    在校门口就和陈墨言几女分开。

    林同一路沉着脸向宿舍走过去。

    跟在他身后的朱兰有些摸不清状况,她眉头挑的老高,“我说林同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我莫名其妙陪着你被个学妹拉着去逛了一家衣裳店,我还没说什么呢,到头来你竟然给我拉长着一张脸,你几个意思你,还是说你真的想和我分手?林同,你有胆子你给我把话说出来,我……”

    “好了,你别闹了,我是在想正事呢。”

    “正事儿?啥正事儿?”

    她怎么就没看到他上下全身的有哪点是想正事的样子?

    林同想了想,干脆在离自己宿舍不远处的地方站定,“你没看出来,刚才那几家店,陈墨言让咱们看的那几款衣服都是出自陈墨言的图稿。”

    “啊,那衣服不是挺好看的吗,不过你不是说她没给人设计衣服吗,还有,她家有亲戚在这里开店吗?”

    要是她有亲戚在这里开店就好了。

    林同腹诽了两声,知道自家对像这脑子有时就是一根筋。

    她转不了那么快的。

    便拉了她走到一旁,低声给她解释道,“你忘记之前陈墨言说的那话了吗?”

    “啥话,她说的挺多的吧?”

    朱兰瞪圆了双眼,看着林同,“你连她说了啥话都记得?还说你不是瞧上了人家,你……”

    “你想到哪去了啊,可别污蔑人家小学妹的名声啊。”

    眼看着朱兰又要瞪眼,林同赶紧开口道,“你忘了她问你咱们身边谁家开衣裳店,你还告诉她我宿舍的老三,这话你总应该记得吧?”

    “我记得呀,可是那和她还有咱们有什么关系?”

    朱兰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随即她就瞪大了双眼,“天,难道说,那店是你们宿舍老三的?”

    “那他打哪来的那几张设计稿?”

    “还有,他认识陈墨言吗?”

    林同,“……”知道自家对象头脑直,可是,要不要这样不转弯?

    他深吸了口气,压低声把他的想法细细说了一遍。

    听的朱兰脸上全是震惊,“那个,不会吧,他怎么能这样?这不是把你陷于不义当中吗?”

    简直是太可恶了!

    “不行,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咱们去找他。”

    那个混蛋!

    她看着林同恨声道,“愧你还把他当成兄弟,可你看看他是怎么做事的,他就不想想这事儿要是暴露出去,人家陈墨言会怎么想你啊?这锅你可不能背,走,我倒是要问问他是怎么想的。”

    朱兰是真的很生气。

    因为她和林同两人是一块考进来的。

    两人的关系彼此家里头都门清儿,所以,哪怕是在学校里也没什么避讳的。

    林同宿舍里的几个人她都认识。

    印象里头,这个老三挺好的啊。

    怎么就干出了这种事儿?

    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瞧着她气呼呼的样子,林同倒是压下自己心头的怒意,心疼起朱兰来。

    好声好气的安慰了她一通。

    把她劝着送回了女生宿舍,林同再返回自己的宿舍时已经是满脸怒气。

    刚才对着朱兰他是一脸的平静。

    可被自己的好兄弟这样的背叛。

    他怎么可能平静的了?

    林同是大二的学生。

    他们这一个宿舍里的人也在一起住了一年多。

    因为所修的课程差不多。

    说是朝夕相处也错不了什么的。

    可也正因为是这样,林同心里头才更生气!

    他把老三当兄弟。

    老三把他当成了什么?

    “哎,你那脸怎么黑成这样,怎么了,和朱兰吵架了?”

    有宿舍里的男生正在玩纸牌,看到他进来发现林同的脸黑的,随口取笑。

    “他们两个啊,今天吵明天好的,不用在意,来来,老五,老大过来打牌。”

    林同在这个宿舍里头排行老大。

    看到他进来,还有隔壁宿舍过来打牌的两个男孩子都笑着打招呼。

    林同的眼神在老三何平安的身上扫过去。

    他压下立马要发问的冲动,对着几个人笑了笑,“你们先玩,我有点累先歇会。”

    有人打牌。

    哪里能真的歇的住?

    不过林同也不是真的想歇着。

    他就是想等等,想等他们散场罢了。

    好不容易散了场子。

    几个人一块站起来相约着要去吃午饭。

    有人喊着躺在床上的林同,“一块去吃饭啊,走了。”

    “你们去吧,我等会。”

    “等啥等,赶紧的啊,哎你在这里躺什么呢,不会是你们家林兰不要你了吧,哈哈。”

    何平安嘿嘿笑着掀起林同身上的被子,挤眉弄眼的,“走了,早和你说了啊,何必单恋一枝花?”

    “你们先走,老三我和你有话说。”

    前头的几个人都走到宿舍门口了,听到林同的话也没在意,只是有人随便挥了挥手。

    让他们赶紧的。

    “老大你干嘛,哎哎,瞧你那脸色难看的,我可没欠你钱吧?”

    何平安的家是帝都本地人。

    属于那种家世还可以,从小没吃过半点苦的人。

    他们这个宿舍里头有四个人。

    另外的三个都是外省的人,所以何平安虽然表面上和大家打成一团。

    但实际上心里头还是有些小骄傲心理的。

    属于帝都本地人的矜持!

    但好在他会做人,收敛的比较好。

    这会儿看着林同黑着脸,他不禁有些好笑,真是的,自己又没欠他钱。

    给他甩脸子看算是几个意思?

    不过表面上嘛,他还是笑嘻嘻的,“老大,有啥事赶紧说,我能帮的肯定帮呀,咱们可是一个宿舍的,哪怕是缺钱呢,你也别不好意思呀……”

    “我问你,你家里头是不是开了一家衣裳店?”

    “嗯,是啊,我不是和你们说过的嘛,不过不是一家,三家了呢。”

    看着他语气里头的小得意,林同呵呵的笑了两声。

    只是那眼底没什么笑意。

    “那我问你,建设路107号是不是也有你家的店?”

    “老大你可白问了,这些事儿我不知道啊。”

    何平安冲着林同摊了两下手,语气就有些狐疑,“你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是要给谁买衣裳?你要是真的买的话直接和我说一声,我给我妈打个招呼,给你批发价啊。咱们可是兄弟,是……”

    “咱们是兄弟吗?”

    “那是自然,哎,我说老大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不会是发烧说胡话了吧?”

    林同冲着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直接道,“即然你说的是兄弟,那么,我问你,陈墨言给我的三张画稿,是不是你拿走或者是照着画了一份回去你们家用?”不等何平安有什么反应,林同果断的开口,“是兄弟的,你说实话,要是真的,咱们把事情说清楚,然后看看后续怎么办,该道歉的道歉,该补偿的补偿。”

    “但是……”

    林同的语气在这里顿了下,随即就有些严历了起来。

    “如果你说假话……就当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你。”

    何平安先是怔了一下。

    接着他的脸上闪过几抹不自然。

    然后就笑了。

    “我说老大,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啊。”

    他看着林同时恢复了一脸的随意,“不就是那三张画稿嘛,我那天也是随便拿回去和我妈说了两眼,怎么了,我妈真的让人缝出成品来了吗,老大你看到了?好看吗,就是在你说的那家店?你要是想买的话我和我妈说一声,我……”

    “何平安,那是人家的设计稿。”

    “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哎哎,停停。”

    何平安的眉头紧皱了起来,他看着林同,语气不以为意,“老大你至于这么激动吗,不就是几张画稿么,她不是拿过来给你的嘛,我也是觉得挺好的,想看看弄出衣服来是什么样儿,这没什么吧?”

    “你即然承认了,那走,现在和我去找陈墨言去,给她道歉。”

    “我不去。”

    何平安的脸黑了几分,往日总是带着几分矜持笑意的脸庞没了笑容,

    “这事儿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不用这样吧?”

    “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不去。”

    林同深吸了两口气,一脚踹到了旁边的桌子上,“不去也得去,现在就去。”

    “我说林同,你至于吗?”

    何平安站直了身子,眼神也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不就是三张破纸吗,我们家又不是不会画……”

    “老大你在这里上纲上线的,是要怎么着啊,还是说,你瞧上了那小丫头片子?”

    砰。

    林同再也忍不住,一拳打到了何平安的脸上。

    何平安可不是个能忍的住。

    脸上一疼,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挥拳打了过去。

    宿舍里头的动静听的外头正等着他们两个的人惊了一下。

    一个个的回到宿舍赶紧去拉架。

    何平安身上挨了几脚,看着林同的眼神带着阴冷,“你算什么东西,自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对你客气了两下,喊你一声老大,你TMD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老大啊,我呸。”

    “何平安,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把你当成兄弟。”

    说完这句话,林同是想也不想的直接甩门离去。

    身后有人喊林同。

    有人劝何平安的。

    眼看着林同气呼呼的扬长而去,宿舍里的几个人不禁就劝起了何平安,只是还没说几句呢,何平安冷冷的甩开他们的手,咧着嘴角朝着宿舍外头走了出去,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的,“什么东西,真当他是个人物呢。”

    “我呸……”

    宿舍里余下的几个人听着这话一个个的都脸色微变。

    特别是林同这个宿舍的两个人。

    互相看了两眼,都在眼里多了抹异样:

    以往大家相处的好好的。

    你好我好大家好。

    也没瞧见何平安这样暴怒的一面呀。

    不过,也不排险是真的被林同给气到了……

    但不管怎么样的想法,两个人都在心里头多了点顾忌:

    以后,和何平安相处时,还是多留着点心吧。

    免得哪天得罪了人还不知道呢。

    林同和何平安打架的事情并没有传到陈墨言耳中。

    她正窝在宿舍里头给顾薄轩写信呢。

    当然,信里头也把这次的事情写了进去。

    倒没诉说什么委屈。

    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她把信写好,第二天寻了个空丢进了邮筒。

    却是不知道收到信后的顾薄轩那叫一个心疼啊,恨不得自己生出翅膀飞到陈墨言跟前去。

    好好的让她诉苦。

    好好的,安慰她。

    可是看着自己身上还有大半没拔掉的管子……

    他是又气又急。

    最后还是周吕一通话安慰了他,可他还是不放心啊。

    拉着医生再三的追问。

    当知道自己最早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出院时。

    顾薄轩急的嘴唇上都起泡了。

    好在,顾妈妈临走时的那一通话起到了作用,让顾薄轩没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硬是忍下这股冲动,提起笔默默的给陈墨言写回信。

    帝都。

    学校。

    陈墨言才出食堂就被朱兰给拦了下来,“学妹,我和林同有话找你说。”

    “学姐好,学长好。”

    对于林同和朱兰两个人,陈墨言暂时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最起码,这两个人没有推卸责任。

    “陈墨言学妹,那次的事情是我的错,对不起。”

    林同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该道歉的却是半点没含糊,他对着陈墨言深深的鞠了一躬,脸上写满了惭愧,“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学妹你说怎么办,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他说这话的时侯朱兰瞪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看到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眼神,朱兰不禁有些尴尬,不过,她还是鼓足勇气开了口,

    “学妹,我我们就是个穷学生,家里头供我们念书已经是很不容易,所以,所以……”

    她本来想说,能不能别提什么她们接受不了,承担不了的条件。

    可看着陈墨言幽幽的眸子,朱兰的话结结巴巴的没了下文:

    她开不了这个口!

    陈墨言笑着看了他们两眼,“你们宿舍的那个老三叫什么?”

    “何平安,就是他,他都和林同说了,真是个王八蛋。”

    朱兰想到前两天林同脸上的伤,再看他这几天气的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的样子,更心疼了啊,气呼呼的把何平安骂了一顿,最后她才猛的想起来,这不是她和林同两个人,面前还是陈墨言这个外人呢,然后她就想起了自己两人过来的目的,不禁心里头叹了口气,“陈墨言学妹,你说要我们怎么办吧。”

    “当然了,你可留点情呀,咱们好歹是同窗不是?”

    陈墨言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菀而一笑。

    “学姐,学长你们两个想多了,我并没有想让你们两个赔偿的意思。”

    这一刻的陈墨言只是觉得有些许的遗憾:

    再过十几二十年后,就有专利权了啊。

    那个时侯再出这样的事情自己就能正大光明的追究,调查。

    可是现在?

    她摇摇头,看着林同道,“这事儿是疏忽,你也不是有意的,就这样算了吧。”

    “不行不行,这样怎么可以?”

    林同本来是一脸怒意:还沉浸在被自己哥们儿背叛的心思中呢。

    可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

    立马就红了一张脸。

    他对着陈墨言猛摇头,“不行,真的不行的。人家一张设计图出去不知道要多少钱,还能分红,可是现在却……”他顿了下,看着陈墨言有些不好意思,“要不这样,你开个价,我哪怕现在没钱呢,等后年毕业了慢慢还你,真的,我说话算数的……”

    朱兰一开始还想拦着林同不让他开这个口:

    人家正主儿都说了这事儿算了。

    你个傻子啊。

    还主动说要给人家赔偿?

    不过想起林同往日的为人处事,她也就闭了嘴。

    就按他说的办吧。

    大不了到时侯自己陪着他一块努力,辛苦个两年就是。

    陈墨言看着她们两个人的神色,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林学长真是幸运,找到朱学姐这样肯和你一块吃苦,不离不弃的呢。”她的话说的朱兰和林同两个人都是脸一红,朱兰更是白了眼陈墨言,“陈学妹,咱们说正事呢,你好好的取笑我们两个做什么。”

    “我没有取笑你们呀,就是羡慕你和林同学长的感情好嘛。”

    她笑了笑,不等朱兰她们两个人再说什么,直接道,“这事儿就这样算了,林学长也不是有心的,不过我觉得林学长以后做事时还是要小心些的,万一再出点别的事情可就不妙了。还有你那个舍友,”她朝着一脸自责内疚的林同歪了下头,“林学长要是听我的,还是尽量远离一些的好。”

    “我说什么来的,看看,陈学妹也是这样说吧?”

    朱兰抬手一巴掌拍到了林同的肩膀上。

    就看到林同的肩膀都本能的一沉,可见那一下的力道了。

    而且那架式,要多豪气有多豪气呀。

    “朱学姐,你是学什么的?”

    “哦,我学体育的。”

    陈墨言站在一侧听着,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学体育的。

    还这么大的力气啊,以后两个人打架,林同肯定是挨揍的那一个!

    ------题外话------

    有二更…别说什么言言委屈,这事儿还真的在明面上没好的办法。但是这事儿不会就这样算了,以后和这个何家还有的掐。所谓江湖嘛,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所以,别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