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12 天上掉下个馅饼(2更

    她看着陈墨言,眼神诚恳中带着几分的祈求,“我真的需要这三百块钱,要是你出不了,这家店我不会转的。”顿了下,她鼓足了勇气解释道,“我需要这个钱救命,真的……”

    陈墨言看了她两眼,突然开口道,“这店,是你们家的吗?”

    “……是我家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下一刻,赵西就睁圆了双眼,“我不会把这店给卖掉的。这是我奶奶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她虽然有爸妈,但她的爸妈却从来没管过她。

    打从她记事起跟着的就是爷爷奶奶。

    后来爷爷去世,她就和奶奶相依为命。

    如今奶奶也走了。

    这是奶奶留给她最后的一点东西。

    她不能给丢了!

    赵西甚至不想去想为什么陈墨言会笃定这店是她的,她之前明明没有说这些,还和陈墨言说这店是转让,不过这会儿被陈墨言给看破,她便直接站起了身子,“我不会卖,三百块钱你应该也不会转,那咱们就这样吧。”

    赵西这话说的是理直气壮。

    并不带半点的理亏什么的。

    自己可是连午饭都是自己出的钱呢。

    她的东西,卖和租,价格多少,自然是由着她做主的。

    “小妹妹再见。”

    赵西起身要走,方小满扭头看了眼陈墨言,扬扬眉。

    那意思是拦还是让她走?

    “租十年。”

    陈墨言看着已经站起身要走的赵西,慢悠悠的开口道,“十年,我给你四百块,但是,你得留在店里头帮我作一年的店员,而且,是免费的。”陈墨言看着眉头紧皱的赵西,笑了笑,把面前的碗筷往一边推了下,也跟着她站起了身子,“你要是不同意,那咱们就当没见过。”

    “不,我同意。”

    几乎是瞬间,赵西便在脑海里转过了好几个的念头。

    最后,她也发觉,自己,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不就是给别人打工嘛。

    她以前也不是没给人做过事儿。

    这样一想,赵西的心态就平稳了,她看着陈墨言开始给自己争取有利的条件,“我把店铺给了你,还得在你店里头做事一年,钱什么的我也懒得说了,但你得包吃包住吧?总不能让我饿死?”

    陈墨言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好笑,“包吃包住,开头三个月是试用期,一个月十块钱,等到了三个月后,工资是十二,但是另外算提成,一件或是一套衣裳我给你算二元的提成,你看怎么样?”

    “行,就按你说的办。”

    赵西几乎是没有半点的犹豫便点了头。

    不过下一刻她咬了下唇,脸上闪过一抹难为情之后,却最终还是看着陈墨言开了口,“那个,你什么时侯来签合同,明天能把钱给我吗?”

    “你那么急做什么呀,我们家言言又不会赖你的钱。”

    方小满有些不满的撇了下嘴。

    在她看来,陈墨言这次的事情根本就是吃亏嘛。

    四百块钱呀。

    买一个这么大的店都可以了好不好?

    竟然是租……

    虽然时间也有那么长。

    可是,买下来那就是自己的了啊。

    这租的,十年过后可还是人家别人的!

    她觉得是眼前这个赵西摆出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样子博得了陈墨言的同情。

    不然的话向来精明的言言为什么会同意了她的说法?

    她看赵西就有点不顺眼。

    赵西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涩意,再抬头,她对着陈墨言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行,那我就回店里头了,你什么时侯来签合同都行,我这几天都会在里头等你,不过,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你不来,这店又刚好有人要租的话,我不会再等的。”

    “你怎么这样的人啊,哪里有这样说话不算数的?”

    明明刚才都答应把店租给她们。

    两边都说好的事儿。

    竟然还想着转租给别的人?

    赵西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淡,“我给了你们三天时间的。”

    “你……”

    “好了好了,小满你少说两句。”

    陈墨言把有些想要炸毛的方小满安抚好,然后才扭头朝着赵西笑了笑,“不用明天,我现在就和你回店里,咱们签合同,然后你和我去银行取一下钱就行了。”

    赵西听了她这话倒是有点吃惊了。

    她微微张了嘴,“你不用回家去商量下,或者明天让你们大人来看看吗?”

    在赵西的眼里头,眼前的陈墨言也好,方小满也好那还都是个半大孩子呢。

    这租个店面,拿出四百块钱的事儿可都不是什么小事儿呀。

    谁家的大人就这样由着她们败家?

    还有,她更担心的是自己拿了这钱,过后就会有人来找自己麻烦!

    所以,哪怕是心里头再想要这几百块钱。

    赵西还是提醒了两女几句。

    陈墨言笑着摇摇头,“不用去找家里人,我能自己作主。”

    即然人家都这样说了,赵西肯定是巴不得马上拿钱的。

    和赵西回店里签了合同,去银行取钱。

    拿了钱,三个人一块回店里的路上。

    陈墨言想了想还是多嘴问了一句,“我看你这么着急,一直说这些钱是救命用的,是有家人生病了吗?”

    “是,是我未婚夫。”

    她看了眼陈墨言,想了想觉得这以后还要相处一年长的时间呢。

    医院里头有个病人。

    自己肯定是要请假的,所以赵西便直接趁着陈墨言的问话说了出来,最后,她还一脸歉意的看向陈墨言道,“因为我未婚夫病的挺重的,所以他等着这一笔钱救命,我才这样急的……还有,我以后这一两个月怕是要时不时的请下假,当然你放心,我不会请太久的,而且我晚上会回来加班什么的,真的……”

    陈墨言笑了笑点头,“没事,最近这两个月店也开不起来,你就当是看店吧,可以自由活动。”

    “对不起呀,我刚才误会你了。”

    方小满走在一旁,听着两个人的对话,这会儿也不禁在心里头涌起了几分的不好意思。

    她之前一直以为赵西是个贪钱的人。

    又觉得她让陈墨言吃了个亏。

    所以看着她就觉得很不喜欢,甚至有点讨厌。

    可这会儿听着赵西和陈墨言的对话。

    知道赵西这样斤斤计较,这样咬死也要三百块钱,全都是为了救自己的未婚夫。

    她心里头哪还有半点的不快呀?

    全都变成了自责和内疚:是她误会了赵西呢。

    “对不起,我不该在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情况下误会你。”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赵西的脸上多了抹笑意,因为手里头拿到了钱,她这会儿对着两女也多了几分的真诚,听了方小满道歉的话之后更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也没给自己解释点什么,毕竟吧,人家说的这些事儿真的是她之前干出来的。

    可是,为了病重的未婚夫。

    赵西觉得哪怕是再重来十次,她也依旧会这样做!

    解决了店面的问题。

    陈墨言余下要做的就是服装的定位,设计稿,以及找信的过且手艺过硬的裁缝。

    而且,这次她在裁缝选人的这一块心里头还多了一个主意。

    等到一周的课程结束。

    陈墨言再次和田子航见面时,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这次要请的裁缝,我想和对方签个终身的合同。”

    “这样的成本可不会小……”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双眼里头的亮光,虽然觉得这丫头现在这样被自己吊起了激进心的样子很好,可却又在心里头担心起她的学业来,这会儿听着她和自己说着关于服装店的一些未定计划,市场定位走向等,他不得不再一次的赞叹,这丫头,除了设计、学业上,生意上,也是一个天才!

    无师而自通。

    甚至是举一返三,返四的那种!

    “人选方面,我还在帮你物色着,怕是还要再等等。”

    虽然他心里头有了两个人选,但是要是按着陈墨言这样的说法,直接签终生的话。

    人家还不一定真的会乐意。

    还有,他看向陈墨言,“童装这边呢,要不要一起?”

    “我先问问她吧,要是她肯同意,我不会愧待她们的。”

    虽然说这样也不能完全杜绝泄露或者是别的一些麻烦。

    但却能最大程度的让人员归心。

    而且,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让她少很多麻烦。

    陈墨言把这事儿和田子航提出来后,又想起了自己之前说过的那件事情,“对了田叔,我上次让你帮我问专利和品牌的事情,你有没有帮我打听呀?”要是有人已经开始着手这方面的事情,她肯定也会去做的。

    再往后的十几二十年。

    大家为了专利,为了品牌,为了盗版什么的,那可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有人在弄,而且我还找人帮你查了墨言这个品牌,没有人注册的。”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直接把自己托人打听的结果说了出来,最后看向陈墨言,“你要是真想弄的话我回头打个电话,你看看你哪天有空,我带你一块过去注册了。以后,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好歹也是有品牌的人,嗯,说出去也不算是丢我面子了。”

    陈墨言哈哈笑,“那是,我怎么能丢田叔的面子?”

    她虽然没有开口喊师傅。

    田子航自打一开始的时侯说了几回要收自己当徒弟。

    可是到了后头,这两年的相处中,他可是再没提过一回的。

    更是把自己当成了比徒弟还要亲的亲人!

    一心一意的为着她着想。

    甚至好多细节方面的事情都是田子航在帮着她把控!

    这样的情况下,陈墨言自然而然的也把田子航放到了心上,亲人的一处。

    “还有田叔,裁缝现在可以只有一两个,但是如果以后这个品牌要大量上市的话,肯定不可能只有几个人,所以,这用人方面,怕是田叔还得帮着我一些呀。”

    “我可以说不吗?”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我呀,遇到你就是上了贼船。”

    可怕的是,他到现在还觉得很开心!

    这丫头,真不知道是哪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入了他的眼。

    田子航摇摇头,“行了,你回去看看哪天有空,咱们一块过去先把品牌的事情弄下来,用人的事情也不急在这一时,慢慢来……”和陈墨言这两年才来帝都不一样,田子航最近的十多年可是一直在帝都混来的,身为设计一行的佼佼者,他自然了解一些老旧裁缝的人选,当初听到陈墨言说起来的时侯便在心里头列了几个人。

    这会儿他要做的就是选出几个最好的。

    然后一一去找上门,探探他们的心思再说其他的!

    “行,那田叔最近的事情就麻烦你了,等这回的事情忙完了,我好好请田叔吃好吃的。”

    田子航却是冲着她摆手,“不用,你还是自己下厨,给我煮一顿好吃的就行了。”

    听着他这话,陈墨言也是禁不住菀而一笑,“好,那我下周有空就去。”

    “那咱们可就这样说定了。”

    对于陈墨言的做饭手艺,田子航自打吃过一回后那就是念念不忘!

    等到陈墨言和田子航告辞,一路脚步轻快的回到宿舍后。

    就看到孙丽正一脸着急呢。

    看到她回来,孙丽不禁一下子眼都亮了,“言言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和我走……”

    “哎哎,去哪啊,你到是和我说清楚啊。”

    孙丽扭头看她一眼,“系主任那里,之前派人找你好几回了,一直在催呢,也不知道找你有什么事儿,还是赶紧过去看看,不然让人不放心。”虽然她们家言言学习好,人缘也好,这整个历史系的,除了那些有心针对的,谁不晓得她们家的言言是最平易近人,好相处的?

    可想归想,知道归知道。

    这系主任一上午连着几个人派过来催着找陈墨言。

    孙丽还是有些替她担心,“咱们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到底找你有什么事儿吧。”

    陈墨言点了点头,任由着孙丽拉了自己朝着系主任办公室走去。

    系办公室。

    系主任正一脸的焦急,听着最后一次过来的人说陈墨言还没有回来,不禁脸都黑了几分。

    这个丫头身为学生,不在学校里头好好的待着。

    老是往外头跑!

    “主任您找我吗?”

    门口传来陈墨言脆生生的声音,系主任的心思一下子被拉回来。

    他扭头看到门口神色淡淡站在那里的陈墨言,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笑意,“陈墨言同学你总算是来了,赶紧进来,老师和你有话要说。”系主任看着陈墨言四面八稳的进来,站在那里抿着唇没出声,只是用那双似是会说话的眼般瞅着他,系主任不禁哈哈一笑,“陈墨言同学,我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办的,你先进来坐吧。”

    “谢谢老师。”

    系主任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让陈墨言笑下,然后他方扭头看向旁边的方小满,“这位同学是陈墨言同学的好朋友吗,不过老师我和她有话要说,能不能请你先在外头等一下,我们很快就会谈完的。”

    能被系主任用上一个请字的赶出去。

    孙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沾了陈墨言的光啊。

    要是换成个别人这会儿被系主任请谈话。

    估计系主任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朝着外头撵了。

    想到这里,她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呀,一脸的恭敬,“老师你们谈,言言,我回宿舍等你啊。”

    “嗯,先等我,晚会一块吃晚饭。”

    等到方小满走了出去,系主任把自己面前的一个装着文件资料的牛皮信封递给陈墨言,“你看看这里头的东西,看仔细些,然后有什么想法和我说说。”

    陈墨言有些狐疑的打开。

    几页A4纸和几张照片一块滑了出来。

    陈墨言伸手把照片接住,拿在眼前细细看了两眼,不禁咪了下眼,“老师,这东西,是假的吧?”

    “秦皇帝的战刀?”

    “汉武帝的佩剑?”

    还有几样也同样都是让人心头震撼到极点的东西。

    可是,陈墨言瞧在眼里第一个念头却是觉得,这事儿,绝对不是真的呀。

    这上头的几样东西,哪一样流出来不是有价而无市?

    天价啊。

    现在,几样东西一块浮出了市面?

    “真假的咱们不管,不过,这几件东西最近在一个小型的国际交流会上出现了,而且,对方还带着东西来了咱们国家,咱们学校是好不容易争取了两个名额,现在,我准备把一个名额给你……”

    陈墨言低头看看手里头的几样东西。

    再挹头看看系主任。

    想了想,她还是很直接的问了出来,“为什么会是我?”

    虽然她的学习成绩的确是很好。

    但在这种高等学府中,成绩虽然重要,但却绝对不是最重要的。

    他们往往看重的是人品,是能力,是品质……

    此刻,面对着这种天下掉馅饼偏就一下砸到自己头上的事儿。

    陈墨言觉得自己受宠若惊。

    比她专业素质过硬,比她论文交的全面,比她更得老师和校方欢心的大有人在。

    而且在这里头也不乏有背景,有人脉靠山的学生。

    这馅饼,怎么就落到了她头上?

    她不是那种多心或是敏感的人。

    但事出反常啊。

    不得不多想了。

    “为什么会是我?我不觉得我是做这件事情的唯一人选。”对上系主任平静的眼神,陈墨言再次问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