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15 还不给我倒茶

    “咦,你们,冯老,这是怎么了,都站在这里做什么?”

    几位国际友人带着满腔疑惑被人客气的送走。

    英廉自然是不晓得自己那一个再是普通不过的行为给陈墨言带来这么一场的麻烦。

    只是,徐德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特别是徐德。

    在他瞧着,不过就是一个黄毛丫头罢了。

    侥幸有那么两分的脑子。

    考入了清华又能怎样?

    家世还不就是那个之前的泥腿子?

    这样的人就是清华毕业能有什么大用,可以留在他们帝都吗?

    是的,徐德是帝都本地人。

    虽然徐家的家世也不算好,在这人才权贵满满的帝都,估计也就沾那么一点小康的边儿。

    可是,徐德却是以自己是帝都人为傲!

    这个样子的他,向来是不怎么瞧的起外地人的。

    这一刻看着陈墨言,恨不得用什么办法让她立马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可是,自打冯老爷子对着他开了口,徐德的心里就愤怒了起来。

    要说一个穷学生他随便怎么弄都可以。

    就是真的失踪什么的。

    学校也不会真的一追到底的。

    可眼前这位老爷子都开了口……

    他深吸了口气,扭头,脸上带几分讨好的笑,正想说冯老教授您别开玩笑了,几个人的身子后头,一道淡然,又带几分清冷的声音响起来,徐德听着这声音有点陌生,他心头正火呢,自己刚才被陈墨言当着国际友人的面儿打脸,难道这会儿就有人觉得他好欺负,想在他身上踩两脚吗?

    徐德心头的火气怒增。

    他猛的哼了一声,朝着来人阴沉着一张脸望过去,“你是谁,没看到我们在这里说话的吗?”

    徐德的话里头带着火气。

    陈墨言却是眼里头多了抹惊喜,“田叔,您怎么今天过来了?”

    “哦,刚下课,看到你在这里就想着一块去吃饭……”

    田子航只是撩起眼皮扫了眼徐德,然后眼神一转,冲着在场几人淡淡颔首,便把平静的眼神落在了冯老教授的身上,“刚才听到冯老教授说收了我这个侄女为关门弟子,呵呵,那我可代这个傻丫头谢谢冯老了。”话罢,田子航也不看冯老教授紧皱的眉头、打量的眼神,对着陈墨言一招手,“还不赶紧过来拜师?”

    陈墨言抬眼看了下田子航,默默的咬了下唇没出声:

    田叔,您这顺杆子爬的,也忒快了吧?

    刚才她可是瞧出了冯老教授的意思,那话并不是真的就想收她为徒了。

    估计还是给她解围为重。

    想到冯老教授这是好心,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挡去眼前这个徐德的不少手脚。

    她便默认了没有出声。

    可这会儿田叔莫名其妙的跳出来,二话不说让她直接拜师。

    这不是有点强买强卖吗?

    万一冯老教授不喜欢自己,那后果只有两个:

    一个冯老教授当场拒绝。

    自己和田叔两个人下不来台,多糗啊。

    她是不在意这些的。

    可田叔好歹是个名誉教授,是个名人吧?

    二来,自然是冯老教授抹不开面子,收下了自己。

    但事后却心里头有个疙瘩。

    这样的老师,能真心对自己这个学生好吗?

    所以,她咬了下唇,却是站在那里没有出声,更没有动。

    对面田子航都要气的乐了起来。

    这丫头!

    是属驴的吗?

    怎么这性子就那么的倔?

    收徒这话可是冯老教授自己刚才说的!

    自己这个时侯给一句话敲定怎么了?

    再说,以着冯老教授这样的年纪,地位和身份。

    能随便把收徒这样的话说出口吗?

    别说收徒这些。

    就是一般的玩笑话,冯老教授都不会在外人跟前轻易出口。

    再说了,自己会害她吗?

    这个傻丫头!

    田子航气的自己心肝肺都要疼起来了。

    暗自瞪了眼陈墨言,可这小丫头不配合,自己还能怎么办?

    心情不好的田子航直接把矛头对准了之前的徐德,“这位先生,你好歹是个大人吧,瞧着你这样子也三十好几的人了,不知道我们家这丫头哪一点得罪了你,或者是哪处惹你生气了?张口闭口说人没教养,这就是你们家的家教吗?还有,我们自己家的丫头哪处做错了,我们回家自然会有人教训教她的,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的指教,给脸子。”

    徐德被这话给气的啊。

    指着田子航眼都红了,“你什么意思,你是这丫头的长辈吗,刚才她拐着弯的骂我,我说她几句怎么了,瞧着你这个样子,我觉得你们家的家教就是有问题的……”顿了下,他看着田子航恨声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是吗,要是这正梁都长的像你这么样的,我情愿我们家丫头她做那个歪的。”

    “你你你……你是谁,谁准你这样和我说话的?”

    徐德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整个人要炸开的那种。

    倒是旁边的几个人,也有人认出了田子航,正想着上前去拦呢,就听到田子航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毒舌话,然后,包括陈墨言在内,一个个的瞅着田子航都忍不住的瞪大了眼:原来,外人面前高冷酷炫拽的田大师,竟然也有这样幼稚、毒舌的一面儿?

    不过,陈墨言除了诧异之余。

    心里头满满的全都是感动。是感激。

    田叔,是为了她……

    她上前两步,“田叔,我……”

    “小田,你这性子怎么越长越回去了?就你这样的,怎么到讲台上给孩子们上课?”

    出乎陈墨言意料的。

    冯老教授却是抢在她前头开了口。

    而且那出口的话,听在陈墨言和众人耳中不禁又是一番的诧异:

    原来,这个田子航竟然和冯老教授是认识的!

    而且你看吧,瞧着冯老教授这话的语气,两个人之间好像很熟?

    关系,很好?

    没想到这个人人听了觉得脾气怪异的田子航,竟然有一个在清华读大学的侄女。

    而且,还和冯老教授有关系!

    这让他们不得不觉得,这位田子航在外头一直以着孤家寡人的身份出现。

    这和眼前的情况。

    不符嘛。

    “冯老,您看他那德性,我看了就来气。”

    冯老教授瞪了他一眼,又慢悠悠的看向好像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吓到,整个人有点懵圈的陈墨言,眼底倒是闪过了一抹的笑意,之前一直看着她四平八稳的,镇定的样子简直不像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也就这会儿那一脸惊讶的样子,才隐隐有个孩子的样儿来吧,冯老教授再次摇摇头,扭头朝着校门走。

    不过走了两步又停下。

    回头,皱紧了眉头看向陈墨言,“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赶紧跟上啊。”

    “啊,好的,冯教授您在前头,我送您回去。”

    陈墨言觉得冯教授那么大年纪了啊。

    自己还年轻呢,又是学生。

    把冯老教授送回住处是应当应份的。

    所以,她并没有多想。

    倒是站在她身旁的田子航,忍不住跟着摇摇头,这傻丫头!

    站在冯老教授的宿舍前。

    陈墨言客气的后退两步,“田叔,您和冯教授聊,我先走了啊。”心里头却是想了下,田叔刚才说要和她一块吃午饭的,这会儿碰到了冯教授,应该不会再找自己吃午饭了吧,不过说起来她肚子还真的有点饿了,得赶紧先去找点东西吃才行,这样想着的时侯,她眼底就开始转了起来:

    一会去吃什么好呢。

    包子,馍,饼?

    或者是炒菜?

    “这傻丫头,你要去哪?不拜师了吗?”

    “啊,可是冯教授他……田叔,之前冯教授是为了我解围才说的那样的话,我心里头都知道的。”

    她赶紧给田子航解释。

    生怕田子航因为爱护自己,而一时心起强行要把自己塞给人家冯老教授当徒弟。

    她虽然也想有个好师傅。

    可强扭的瓜,不甜啊。

    “蠢,和你一个德性,蠢到家了。”

    冯老教授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突然看着两人就开了口。

    只是这话……

    可就有点不让人乐意听了啊。

    陈墨言下意识的反驳,“谁说我田叔蠢了啊,他聪明着呢。”

    说完还有些不满的看了眼冯老教授。

    虽然没出声,但维护田子航的意味却是百分之好几百。

    而事实上,陈墨言心里头也真的就是这样想的。

    到现在为止,在这个世上,她心里头也就只有两个能让她看重,在意维护的人。

    另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军营。

    是她心心念念的牵挂。

    而这一个,则是她的长辈,是她人生路上遇到的贵人、亲人!

    别人可以说她,甚至是诋毁她。

    骂她蠢什么的都无所谓。

    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

    她被人说几句啥的,也不会少块肉。

    可是,当着她的面儿说田叔,就不行!

    哪怕这个人是她向来尊重的老教授!

    “你瞧瞧,你瞧瞧这样子,可不是和你一模一样?”冯老教授从鼻孔里哼了两声,扭头瞪了眼满脸讪笑的田子航,又哼了两声,“不是你田叔说要你拜师吗,还不赶紧进来?难道说还要我求着你不成?”

    这话一说出来。

    站在门口本想要走的陈墨言一下子瞪大了眼。

    这是,老教授真的要收她为徒了?

    “田叔田叔,我没听错吧?冯教授真的让我进去拜师?”

    “没听错没听错,是真的。”

    田子航被陈墨言抱着手臂晃了两下,看着她巴掌大的脸庞上满满的全都是惊喜,是开心,他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笑了起来,看着陈墨言,田子航的眼神慢慢变的有些怅然:

    如果当初……

    不过下一刻他有些幻乱的思绪就被陈墨言的笑声给拉回了现实。

    扭头看着陈墨言一脸带笑的开心样儿。

    想着她刚才在冯老教授面前维护自己的激动样儿。

    想着,刚才冯老教授进屋前说和自己当初一模一样时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

    田子航自己也是忍不住呵呵一笑。

    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啊。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如果?

    不然的话,为何又会有珍惜眼前人这么一说?

    敛去心头那一丝的怅然和遗憾,田子航迈开步子走进冯老教授的独院,“走吧,你这个师傅的性子可不怎么好,咱们可别让他久等了,不然的话,下次田叔再来怕是要被人给赶出去喽。”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点头跟上。

    不过一边走一边还是忍不住心头的疑惑,“田叔,您和冯老教授很熟悉吗?”

    “嗯,有点关系。”

    田子航淡淡的点了下头,语气不甚在意的回答。

    他这个样子让陈墨言也就没有再多问。

    这个时侯的她只是觉得田子航身为帝都设计界的佼佼者,领军人物。

    认识个把教授什么的没啥。

    可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发现自己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单纯和好笑。

    冯老教授的身份是随便哪个行业的人都能接近的吗?

    还有,田子航这个人的性子是属于那种时不时抽下风的,怎么可能会这样熟络的和一个只是相识的人说话?

    这是后话且不提。

    此刻,陈墨言走进这个独门的小院,冯老教授正坐在院中石桌前。

    抬眼看到陈墨言和田子航两个人走进来。

    冯老爷子指指面前空着的茶壶,“去泡壶茶来。”

    陈墨言下意识的点头。

    冯老教授却是已经开了口,“小田去,你不熟悉我这里头的情况。”

    难道田叔就熟悉了?

    不过,说不定田叔还真的来过……

    陈墨言看着田子航点了头,捧着茶壶朝着屋内走进去,还没等她的眼神从田子航身上移开呢,耳侧就听到冯老教授有些拉高的嗓音,“你小子给我小心着点呀,我那壶你可赔不起。”

    陈墨言,“……”什么样的宝贝,她田叔竟然还赔不起?

    不过,想到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的一些怪癖。

    特别是这些有文化的所谓老艺术家。

    把一些用了大半辈子的东西当成宝啥的。

    陈墨言也就没觉得有啥稀奇了。

    “行了,别杵在那里,看的我眼晕。”

    冯老教授看向陈墨言,皱着个眉头,“坐下来和我老头子说说话。”

    “哦,好的,冯教授。”

    陈墨言听话的坐在另一侧的石椅上,看着冯老教授抿了下唇。

    真心不知道说啥好啊。

    倒是冯老教授,看着她这个样子,只能自己先开口了,“为什么选历史系?”

    他在陈墨言过来之前便简单的看过她的资料。

    除了家世不详之外,他对陈墨言的学习经历挺感兴趣的。

    十一岁之前没啥特别的。

    可这十一岁之后,这丫头好像是开了窍似的。

    一路连级。

    稳坐第一宝座,直到以着全国高考第一的身份进入清华。

    就凭这样子的成绩。

    清华北大随便她选啊。

    时下年轻人不都爱什么商业管理,金融,还有啥外语什么的么。

    这丫头倒好。

    来个反其道而行之,选了个历史系……

    冯老教授心里头笑笑,抬起眼,眼神犀利的看向她,“为什么选历史系?”

    陈墨言啊了下,然后知道冯老教授是在问她。

    她咬了下唇,笑笑,“因为我喜欢,喜欢中国的历史,喜欢那些旧的,不会说话,却又会说话的东西。”

    前世她是没有办法选不了。

    这一世,她要把自己心里头的遗憾都给一一的填补!

    为什么不能进清华?

    前世,这是吴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用她的话那就是,她儿子可是帝都名牌大学毕业呀。

    你一个不知道几流的大学生。

    全国连名都说不上的大学出来的人。

    哪一点配的得自家的宝贝儿子?

    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是真的把吴妈妈的话当成了真。

    她觉得自己找了吴良鑫是高攀。

    吴妈妈这个当婆婆的更是平日里头开口闭口的说话,那就是清华北大的才能配的上她家儿子。

    可是到了两人结婚好些年,陈墨言竟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

    吴良鑫的确是从帝都大学毕业的。

    但那学校,却绝对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更上不得什么名次。

    连她的那个所谓吴妈妈嘴里头的二流三流的学校都不如!

    就这个样子的吴良鑫。

    吴妈妈竟然还把她当成了泥般的踩在脚底下。

    就为了衬托她那个儿子的高大上?

    陈墨言觉得挺好笑的。

    现在,重活一世,她也是清华的学生!

    可是她却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和吴良鑫,和吴家那些人扯上关系。

    半点都不想!

    可是,她却还是第一时间选了清华……

    她看着冯老教授,神色里是满满的认真,“我是真的喜欢这些,看着那些东西,一点点的从里头找出关于咱们中国历史的发展,线索,证实着那些历史上的野说或是杂谈,我就觉得很高兴。”

    冯老教授握着空茶杯的手紧了一下。

    半响,他看了眼陈墨言,对着她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气氛一时间就这样沉寂了下来。

    好在,田子航泡茶很快就回来。

    他端着茶壶,一派神色从容的走过来,先看了眼冯老教授。

    生怕陈墨言哪句话说的不妥当。

    惹了他发脾气。

    发脾气啥的没事儿,但反悔不收徒了可如何是好?

    冯老教授看出他眼底的想法,不禁气的乐了,很想一脚把人给踹出去。

    不过,下一刻他却是扭头看向了陈墨言,拧眉,“还坐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倒茶?”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喽。溜会娃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