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16 认下,担心(2更

    田子航一听这话瞬间双眼都亮了,

    “言丫头,赶紧给你师傅敬茶!”

    他这话里头的急切,更是恨不得直接拽着陈墨言的手赶紧把这茶给端过去。

    再按着冯老教授的手,让他把这茶喝上几口似的。

    陈墨言略顿,瞬间也反应了过来:

    古代人拜师多是有讲究的。

    敬茶,磕头,甚至是更有隆重的还会举行专门的拜师礼。

    邀请一些有头有脑的人见证。

    现在这年头虽然没那么多的讲究,很多人就那么双方一句话的事儿。

    可像冯老教授这样身份的人,却还是对收徒很重视的。

    所以,这端茶?

    她的眼亮了一下,是她想的那样吗?

    对面,冯老教授把她的神色一一看在眼里,最后也跟着忍不住在眼底溢出一抹的笑意。

    不过面上还是板了的。

    冷着声,“怎么,想当我的徒弟,给我倒杯茶这活儿都不想干吗?那你还是赶紧趁早的回去吧。”

    “师傅您喝茶。”

    陈墨言哪里还会被他给虎住呀。

    想也不想的双手捧茶,一脸恭敬的递到冯老教授面前,“以后,徒儿天天给师傅您倒茶。”

    “嗯,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忘了。”

    坐在一旁的田子航看着陈墨言一脸是笑的小脸,再看看冯老教授手里端着的那杯茶。

    最后,他的眼神落在自己手边的茶上。

    这杯茶,是他自己倒的!

    喝了一口,他抬手把茶给泼了出去。

    这动作把陈墨言给惊了下,“田叔?”

    “哦,这茶有点冷了,味道不好。”

    陈墨言听了这话想也不想的走过来,“那我给您重新倒一杯。”

    喝着陈墨言亲手倒的茶。

    田子航总算是满意了,啜了一口,点了点头:

    这回,味道对了!

    倒是他们两个人旁边的冯老教授,忍不住哼笑了两声:

    幼稚!

    田子航才懒得看他眼神呢,一脸和蔼的看向陈墨言,“从早上忙到现在累了吧,肚子应该也饿了,你赶紧回去自己找点东西吃,还有,之前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我和你师傅还不会把那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瞧在眼里。”

    他田子航认可的人。

    可不是让人欺负的。

    就是冯老教授也跟着点了点头,“你不用把他放在心上,我的弟子,还没有人能欺负。”

    不认是不认。

    可要是认了,冯老教授却也是极其护短的一个人。

    眼看着陈墨言一脸感激的起身道谢。

    田子航直接朝外头赶人,“赶紧去吃东西去。”

    等到她走后。

    田子航看着板着脸的冯老教授,半响后忍不住讪讪一笑,“那个,我就是觉得小丫头一个人在外头,挺难的,所以想着让你老人家帮她一下,免得像当初……”话在这里顿了下,他捂了下脸,闷闷的声音自五指缝间传出来,“其实,我总是在想,如果,当初,有人对她伸出一只手,哪怕是搀她一下呢,事情会不会就不是那样的结果?”

    这些年来,他心头时不时的浮现出这个念头。

    特别是在遇到陈墨言之后。

    更甚。

    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去怪别人。

    是他的错。

    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心头那一丝丝的奢望还是不曾浇灭。

    不想,也不敢。

    生怕自己心头这丁点唯一的念想也没了。

    那么,自己心里头的那个人,是不是就真的再也不会在这个世上出现?

    捂着脸。

    嘀嗒一声。

    一滴眼泪从手指缝里落下,掉在了地下。

    “你……哎,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了,你别想那么多了……”

    冯老教授看着田子航,双眼里头闪过一抹哀色,“我都看开了。”

    “那是,她的命。”

    “可是凭什么是她啊,凭什么要是我们?”

    田子航猛的放开了双手,眼圈红红的,全都是愤怒。

    冯老教授看着他这个样子也只是心疼的叹了口气。

    凭什么?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凭什么啊。

    “好了,你也没吃饭吧,屋子里还有点面条,你去煮。”

    田子航抬手在脸上用力的抹了一下。

    闷不作声的朝着厨房走了进去。

    身后,冯老教授看着他的背影,眼底闪过浓浓的惋惜,可惜。

    如果不是当初那件事情……

    冯老教授小院发生的这些事情陈墨言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刻的她正在和孙晋勇说话。

    “孙学长,你怎么还在这里?”

    陈墨言看着面前的人,觉得奇怪极了,这人,之前不是应该就走了吗?

    怎么还在这里站着?

    “陈学妹,你还没有吃午饭吧?不如,咱们一块边吃边说?”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不知道孙学长想吃什么,我是打算在门口买两个包子对付一下的。”

    孙晋勇这样的人,应该自恃身份不会只啃两个包子吧?

    可惜,陈墨言却是漏算了自己现在的身价!

    刚才冯老教授可是当着外人的面儿说了,收了她为徒的。

    如果刚才在外头只是说说。

    那么,孙晋勇可是亲眼看着陈墨言走进冯老教授那个小院的。

    天知道那个小院在整个清华大学历史系。

    每天有多少的人想尽了方法的想往里头钻。

    削尖了脑袋呀。

    可惜,直到现在为止,能进入那个小院的,能被冯老教授认可的学生。

    没有几个!

    而现在,那个小院子里头能随意进出的学生。

    又要再多一个了吗?

    坐在校门一侧的简陋餐馆,陈墨言拿着一个白馍,就着土豆丝炒肉吃的喷香。

    她对面的孙晋勇则是有些不自在。

    要不是他有问题想要问陈墨言,想要从她嘴里得到确认。

    怕是早就在这种地方待不下去了。

    最后,眼看着陈墨言一个馍吃完了,他生怕她再拿起另一个馍继续低头吃,赶紧开口道,“陈墨言,之前没有发现,你英语竟然这么好啊,你都是和谁学的啊。”对于这一点,孙晋勇哪怕是心里头酸着陈墨言,可他却也不能不承认,人家陈墨言的英语是真的比他,比这个学校大多数的大三生都要好!

    最起码的。

    能和她这样流利的、半点不带滞涩感的和国际友人交流。

    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陈墨言笑着看他一眼,眉眼弯弯的,“我是自学的。”

    “自学的?”

    孙晋勇有些狐疑的挑了下眉,看着陈墨言的眼里头带着审视。

    当真是自学的,这么好?

    “怎么,孙学长不相信我的话吗?”

    “哦,不是,没有。”

    孙晋勇摇摇头,朝着陈墨言笑了笑,转开了话题,“陈学妹之前好像进了冯教授的小院?”

    “是啊,哦,冯教授让我进去给他倒了杯茶。”

    只不过这一杯茶和别的茶有点不同。

    是拜师茶罢了。

    至于眼前这位孙学长能不能猜的出来……

    陈墨言觉得那不是自己应该想的呀。

    果然,孙晋勇听了她的话有些诧异,“教授让你进去只是让你倒了杯茶给他?”

    “是啊,学长你不吃东西吗?”

    “哦,我刚才喝汤,饱了。”

    那汤你可是连碗边都没沾的。

    不过陈墨言却没有打算戳破这事儿。

    只是笑着点点头,“行,那我有点饿了,我自己先吃了啊。”

    最后,陈墨言吃了两个大白馍,吃干净了一整盘的土豆丝炒肉片。

    还喝了一碗西红杮蛋花汤。

    看的孙晋勇有些咂舌,“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吃那么多?”

    “难不成我吃了学长你家的饭菜?”

    孙晋勇,“……”这天儿,没办法往下聊了啊。

    好不容易等到陈墨言吃完饭。

    孙晋勇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直接起身告辞,“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儿,就不和学妹回学校了,改天有空再和学妹说话。”

    “好呀,学长再见。”

    孙晋勇走出那个小餐馆,使劲儿的掸了两下自己的衣裳。

    那里头全都是油腻腻的。

    他坐在里面,全身上下觉得都是油。

    再待下去的话,估计他真的要吐出来了好不好?

    用力的吸了几口外头的新鲜空气,孙晋勇抬脚朝着学校相反的方向走。

    只是走了没几步,他突然心头一跳,停下了脚步。

    倒茶?

    喝茶?

    孙晋勇的眼神连闪,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敬茶?

    他有心想要回去再和陈墨言确认一番。

    不过最终,他还是一横心,继续往前开始走。

    哪怕真的想要去找陈墨言确认。

    也不能是现在呀。

    陈墨言那个女孩子一看就是个精明的。

    自己这样急切的样子,被她看了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所以,这事儿,自己不能急。

    他得稳住才行的。

    虽然这样劝着自己,可孙晋勇的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愤怒。

    自己对冯老教授毕恭毕敬的。

    他倒好,不对自己假以辞色也就罢了。

    这会儿掉过头竟然收了别的人当徒弟。

    这个老东西!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只能是心里头想想罢了。

    现在的他可没有得罪冯老教授的资本。

    要是陈墨言成了老教授的徒弟……

    想到她有这么一个师傅。

    等到大四毕业实习,学校里头所有的资源都会任她挑吧?

    这些,本该是自己的呀。

    想到最后,孙晋勇的眼里写满了愤怒。

    可最后,他却是又一点点的把这份怒意给压了下去:

    这事儿呀,得想个办法才行!

    历史系。

    陈墨言被冯老教授收为关门弟子的事儿如同长了翅膀般的传出去。

    就凭这一点,身价倍涨啊。

    眼看着一个个站在她面前或讨好,或巴结,或阴阳怪气的学生。

    陈墨言觉得自己是烦不胜烦。

    倒是方小满和孙丽两个人真心的为她高兴。

    午饭过后,三个人下午都没课,便窝在宿舍里头歇觉,方小满一脸的激动,“言言,外头那些话是真的吧,你真的被冯教授给收为关门弟子了?”待得看到陈墨言坐在床头一边写信一边朝着她点点头,轻轻唔了一声之后,方小满差点高兴的跳起来,“言言,太好了啊,那可是冯老教授啊,哈哈,你以后可以在学校里头横着走了。”

    那高兴劲儿。

    好像被冯老教授收为徒弟的是她自己一样。

    陈墨言对着她翻了个白眼,“还横着走,你没看到我这被人都当成猴儿来观赏了好不好?”

    就是连系主任都把她给叫过去问了好几遍。

    最后才在她再三的肯定当中确认了这件事情的真实存在。

    然后便吧啦吧啦的对着她训导了好一通。

    说的无非就是什么让她以后一定要好发学习,好好跟着冯老教授,绝不能给他这个系主任,给历史系丢脸云云,陈墨言站在一旁看着他口若悬河的说话,真想问问他口渴不渴,要不要停下来喝杯水,润润嗓子啥的再继续!

    这样的情况下。

    她还横着走?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再说了,她横了一眼方小满,“我要是真的这样,估计冯教授头一个会把我给办了。”

    “这倒是真的,言言呀,我之前打听了一下,你这个师傅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以后呀,你可得多长几个心眼,别傻傻的别人说什么就是啥,还有呀,你现在是冯教授亲口承认的徒弟,外头肯定有不少人想要借着你这层关系搭上冯教授这个人,我可告诉你呀,一个都不许搭理。”

    孙丽说了一大通就看到陈墨言猛点头。

    她不禁伸手在她额头上戳了两下,“你别只想着敷衍我,记下我刚才的话没有?”

    以前她就看出来了。

    这丫头的性子吧,说好那是真的好。

    可如果说是不好,那她是真的不好!

    倒不是别的。

    主要是她会自动屏蔽和她本身无关的任何事,人!

    换句话说,如果你这个人不能真正走进她的心,让她对你在意或是认可的话。

    你在她面前任何的存在,都是空白的。

    是被她自动无视的。

    大学同窗两年多。

    眼看着三个人的相处就要三年的时间。

    孙丽敢肯定,自己和方小满两个人也是最近这大半年才被这丫头给真正的认可!

    真正的把她们当成了她在意的、承认的朋友。

    要说起来她也是觉得挺无奈的。

    当初她和方小满两个人是同时到达的宿舍。

    听到和自己同宿舍的竟然是文科第一,两个女孩子心里头是真的挺激动的。

    好奇这位文科状元长成了啥样儿呀。

    可看到陈墨言之后,她们两个都顿时就觉得幻想破灭呀。

    这分明就是一个比她们还要小的黄毛丫头嘛。

    竟然考第一!

    她不也是和她们一样长了一个脑袋吗?

    随后,在渐渐的相处当中,她们完全的认可了陈墨言这个朋友。

    性子有些粗的方小满没怎么觉得。

    可孙丽却是没多久就发现,陈墨言表面上待她们挺好的。

    出去的时侯会问她们要不要带东西。

    会陪着她们说笑。

    会早上跑操回来帮她们带份早饭。

    可是,也仅止于此!

    而且,这所有的一切都止在一个前提:自己两个是她的舍友!

    要是换成别的人和她一块住。

    只要和她住的人别太过份,不会太出格。

    想来她也会这样待对方吧?

    人家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

    可孙丽却是觉得,陈墨言把她们的定位直接就放到了表面上!

    因为你们和我一块住。

    所以,我和你们笑,闹,我顺手的就帮你们做一下。

    但是别的,嗯,没了……

    清楚了这些的孙丽不是没有失望的。

    自己和方小满两个人是真心把她当成朋友的啊。

    可后来。

    特别是多少了解了一些陈墨言的身世之后。

    孙丽顿时就觉得自己心头那些许的不满不算什么了:

    没关系,只要自己一直把她当朋友。

    她总会认识到自己和方小满两个人的真心嘛。

    如今,感受着陈墨言对自己和方小满两人比以前一年多更加的亲切,随意。

    方小满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

    正是知道陈墨言这一点的性子,她是即担心,又放心。

    不过作为朋友,她自然还是担心居多的。

    “那些顺手做一下的事情可不能再做了啊,你想想,你要是觉得有人烦,便不耐烦的直接把人带去了冯教授的小院,到时侯别人是得了逞,如了愿,可是你呢,估计回头就会让冯教授对你印象不好了,你现在可是冯教授的徒弟,万事都以冯教授的话为准,记下了没有?”

    “记下了,记下了,孙丽大妈。”

    孙丽一瞪眼,“你喊我什么,好啊,我是为你好,你还嫌我烦,看我饶得过你。”

    两个女孩子嬉嬉笑着滚成了一团。

    另一头方小满也哈哈笑着加入。

    宿舍里头传出一阵阵的爽朗大笑,悦耳,清脆。

    ……

    转眼又是一个周末。

    陈墨言把手里头的信纂紧,眼底闪过一抹的忧色。

    这是她给顾薄轩写过去的第四封信了。

    三个月前是他给自己的最后一封信。

    当时他说接了个任务。

    但具体的却什么都没能说,只说估计会两三个月时间。

    现在都三个半月过去了。

    也不知道他出任务回来了没有?

    把信投到学校门口的邮筒,她转身,就看到崔明正和一个女孩子肩并肩,有说有笑的朝着她走过来,看到她朝着他们望过去,崔明脸上全是笑,“陈墨言,好巧啊,我正想着去你们学校找你呢,就看到你走出了校门。”他看了眼邮筒,笑了笑,“是谁家里头寄信吗?”

    “不对,我猜墨言肯定是给男朋友寄信的哦,墨言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孙慧笑嘻嘻的,歪着头,看着两人的脸庞上满是狡黠,俏皮。

    一如,她给人的外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