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17 被人挖了墙角

    两年的时间里头,孙慧也成功的在去年成为了大学生的一员。

    大学则是她一心想要追的崔明的学校。

    之前还好,等孙慧和崔明考进了同一所大学之后。

    孙慧简直就成了崔明的小尾巴!

    还是那种几乎寸步不离,走到哪跟到哪的那一种。

    陈墨言不知道崔明是怎么想的。

    反正,要是自己身后有这么一个娇滴嘀,连自己说话重一点都会红眼圈的女孩子。

    这么一步不放的跟着自己。

    就差睡觉上厕所都一起了。

    她会觉得头皮发麻的。

    不过,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

    和自己可没有什么半毛钱的关系。

    心里头的念头一闪而过,她歪了下头看向两个人,最后眼神落在了崔明的身上,“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情吗?”要说孙慧和自己没啥关系陈墨言觉得自己说的有点绝对了,毕竟吧,以前崔明是隔个一周半月的就来一趟,美其名曰不放心自己这个老乡,可是,自打孙慧和他同个学校之后吧,崔明开始是半个月,一个月的过来一趟。

    后头还是带着孙慧这个小尾巴的。

    等到了后来,那就是一个月,有时侯两个月过来一趟。

    和陈墨言说话的时间也是越来越短。

    不过,这些陈墨言半点没放在心上。

    他最好不过来!

    不过人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陈墨言心里头叹了口气,面上还是比较平静的,“我正要回学校呢,你是来这里找我的?”

    “嗯,我听说你被冯教授收了徒弟,就想着过来和你说一声恭喜。”

    崔明看着陈墨言,眼神里闪过一抹的黯然。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露出了笑容,“你真的很厉害,我上次和几个同学通信,他们说,都为你骄傲呢。”

    “这我倒是没想到,我就是觉得做了自己尽力想做的。”

    陈墨言笑了笑,看了眼站在崔明身旁,眉眼带笑,可眼底却分明是淡淡敌意和警惕的孙慧,她心里头笑笑,倒是有些理解她这种心思,不过就是不想看到自己,不想崔明来找她罢了,可是,这事儿能怪她吗?她这两年来对崔明可从来没有半点热情的地方呀,哪怕他站在自己面前呢,她都是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这也就是崔明从没说什么过份的话。

    不然的话,她早就彻底的打发了他啊。

    人家只是做为老乡,时不时的过来你面前刷下存在感。

    说说话什么的。

    难道陈墨言要和人家说,你别来了,你也别自作多情。

    我不会喜欢你的。

    永远都不会?

    真要这样说的话,人家崔明啥的会不会反过来笑她是自作多情?

    陈墨言看着眼前的这两人,觉得自己应付着也挺累的。

    你说你喜欢崔明就直接的追去呀。

    他来找自己。

    孙慧自己拦不住,竟然直接牵怒到了自己的身上。

    真是……

    莫名其妙!

    陈墨言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崔明,她想着索性把话题当着三个人的面儿给捅开,以后崔明也好,还是孙慧也好,管你们是什么心思谁喜欢谁呢,自己都统统懒得理会!

    他们两个闹也好笑也好的。

    自己只管过自己的日子!

    只是她的嘴唇才蠕动了两下,对面,崔明好像知道了她的心思似的,竟然抢先开了口,“你很忙是吧,没事没事,你要是忙的话我们两个就走了,我们本来也没啥事,就是来看看你的,你好好的就行了,那啥,好了,我走了啊,走了,陈墨言再见啊……”话还没说完呢,他竟是不敢再看陈墨言微蹙的眉头,转身离去。

    落慌而逃!

    紧张的竟然连孙慧都给抛到了脑后。

    他把孙慧人给忘了!

    陈墨言看着他的动作蹙了下眉头,张嘴想说什么,却只能叹口气。

    倒是站在地下的孙慧,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跺了下脚。

    “崔明哥哥。”

    心里头有一瞬间的难过。

    崔明哥哥怎么把自己给丢下了呢?

    不过转眼她就想开了,崔明哥哥肯定是被陈墨言给气的!

    她瞪了陈墨言一眼,“你等着,崔明哥哥一定会是我的。”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去追人。

    看着她跑远,陈墨言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这事儿,关自己什么关系?

    崔明并没有走多久,脚步慢下来之后,他的心里头有些茫然。

    自己坚持了这两年多啊。

    怎么就打动不了她那颗心呢。

    不是都说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吗?

    一路茫然的往前走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想起自己刚才把孙慧给忘了。

    想到那个丫头可是个路痴啊。

    这要是再迷了路……

    他赶紧回头去找。

    只是一扭头,就看到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眼圈通红的孙慧。

    他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怎么哭了?”

    那眼通红通红的。

    明显就是哭着,又揉眼什么的弄的呀。

    “我,我没事儿,就是,就是眼有点不舒服,所以使劲儿揉的……”孙慧咬了咬唇,看着崔明,“崔明哥哥,我饿了,咱们还要往前走吗,能不能找个地方找点东西再走啊?”

    “啊,行,走,咱们去找个小餐馆吃东西。”

    孙慧不说崔明还没意识到,这会儿竟然都下午一点多了。

    是该吃午饭了。

    “崔明哥哥,你别难过,以后,我会陪着你的。”

    一辈子,不离开。

    ……

    陈墨言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师傅。

    然后吧,人家的师傅怎么样的她是不知道,可是她的……

    这两天都围着冯老教授转悠了。

    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她就帮着这个师傅整理资料!

    忙的那叫一个脚不沾地。

    还好,她最近的课程不多,不然的话以着冯老教授的高要求。

    估计她晚上得要熬通宵!

    连着忙了一个星期,冯老教授总算是对陈墨言的劳动成果点了头,“行,马马虎虎吧。”

    听到这评价的陈墨言差点没哭出声来。

    她辛苦了七天呀。

    就换来个马马虎虎……

    可眼前这人是她自己认的师傅!

    嗯,她忍!

    冯老教授也不理她心里头怎么想的,径自把一堆的资料丢给她,“自己去看,这里头的东西是你以前几位师兄师姐留在我这里的笔记,你看完之后能理解多少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还有,这段时间我要出去一趟,你不用再过来。”顿了下,他把一张纸条递给陈墨言,“这是你二师兄,我这段时间不在的话你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找他。”

    “除非是自己办不了的事儿,知道了吧?”

    虽然这个弟子一开始并不是他自己找过来的。

    但也是自己收的。

    这段时间他也算是间接的观察了一下。

    这孩子的性格还是挺好的。

    能吃的苦,也能忍的下性子。

    挺好的。

    自己这一趟出去怕是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才收的小徒弟有点不放心啊。

    “师傅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陈墨言觉得自己这想法才是正常的。

    她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

    大一大二就这么读下来。

    没道理这才认了个师傅,转头自己就遇到她处理不了的事情吧?

    不过她还是很感激冯老教授对她的关心,“师傅您路上当心,记得早睡早起,别熬夜,还有,要劳逸结合……”这是这段时间陈墨言通过自己的观察之后得出来的结论,眼前这个老爷子呀,虽然这都六十出头了,可却是极其的不服老,特别是一做起事情来,经常把自己姓啥都给忘了。

    吃饭睡觉都得抛到脑后。

    陈墨言觉得这样子的作息时间很是不好。

    所以时不时的就在冯老教授耳边念叨几句。

    不过这还没怎么见起效果呢,冯老教授就要出去开会。

    好几个月的时间在外头。

    陈墨言其实是真的挺不放心的,“师傅,您可一定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呀,您现在上年纪了,可不比我们这些小年轻,您得好好的照顾自己才行……”

    “言丫头,我以为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唠叨的一面啊?”

    冯老教授听着这些话,心里头还是挺感动的。

    他有儿女。

    可儿女都不在身边呀。

    他也不想离开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校园……

    这样一来,老伴前些年去世之后,他的生活状态基本就是一个人。

    也曾有人劝他离开这里和儿女一块去生活。

    或者,请个小阿姨来照顾他什么的。

    可冯老教授却觉得自己还很健康,能跑能跳的。

    哪里用的着让别人来照顾自己?

    不过,这个小徒弟的念叨却让他有种久违的新鲜感。

    打趣了陈墨言两句,两个人就听到外头有脚步声响起来,冯老教授就看到了来人,“不是说十点半出发吗,这还不到时间呢。”真是的,现在这些年轻人呀,越来越不遵守约定,时间观念一点都不强!

    在老教授的眼里头。

    说一就是一。

    说几点,那就是几点钟。

    别说什么迟到。

    就是早一刻钟也不行呀。

    所以,他对着这一看就是前来催他出发的人没什么好脸子。

    倒是陈墨言,忍不住朝着来人笑了笑,“稍等一下呀,我在帮师傅准备东西呢,马上就好。”她一边说着一边手脚麻利的把手边的两件衣服叠好放进行李箱,一边又把早放在旁边的盒装药放在行李箱外头的小格子里头,先和冯老教授讲了一遍,最后才看向来人,“这是我准备的一些感冒药,晕车的,退烧的等常用药,如果有需要的话还得多麻烦你们。”

    “不麻烦不麻烦,照顾教授是我们应该做的。”

    冯老教授也没想到陈墨言不过这么一会功夫准备的这么周全。

    他看向陈墨言,“你打哪找的这么些药?”他也不过是一个小时前才和陈墨言要出差的事儿。

    其间也没见这丫头出去呀。

    陈墨言朝着他眉眼弯弯的笑,“前些天帮师傅收拾书房的时侯找出来的。”顿了下,她又解释道,“有些过了药效时间的我都丢了,这些都是好的,不然的话我今天也找不到这些东西的……”

    “瞧瞧,让你收拾东西还是有作用的吧?”

    冯老教授看着陈墨言孩子气的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亲自送了冯老教授上车。

    陈墨言转身回去。

    走到一半的时侯她猛不丁的站住了脚:

    她这是去冯教授小院的路。

    可是冯教授不在家!

    这习惯呀,果然是可怕的啊。

    这才多久呀,自己竟然都有点习惯直接去冯老教授的小院子了。

    摇摇头,她转身朝着自己的宿舍走。

    孙丽和方小满两个人都没有在。

    也不知道这两个丫头去了哪。

    陈墨言坐在自己的床上,忍不住想起明年要高考完的刘素来。

    也不知道那丫头能不能和前世一样顺利发挥。

    考进清华?

    还有乔艳,那丫头没有如愿考进帝都。

    最后只能选了个二线城市的大学。

    前两天还在信里头和她抱怨,说那边没人陪她玩啥的。

    不过对这话陈墨言觉得自己看看就好。

    以着那丫头大大咧咧的性子。

    她会没有朋友陪着玩?

    不过她还是回信好好的劝了她几句,最后更是和她约好,如果今年放假她不回家的话,可以来帝都。

    说起来,自打她来帝都以后,就没有和乔艳刘素她们见面呢。

    虽然几个人时不时的来信。

    但是用小花的话来说,信和见面,还是有区别的嘛。

    希望,乔艳再过几个月过年的时侯能过来吧。

    她笑了笑把这桩心思放开,想躺到床上咪一会,不知不觉的却是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因为冯老教授不在学校,陈墨言的日子是直接轻闲了起来。

    再经过一天的调整后。

    她再次恢复了以往三点一线的生活。

    上课,吃饭睡觉,然后就是图书馆。

    去图书馆其实并不是真的就是看书了,很多的时侯陈墨言是在那里制定一些店面的发展和计划。

    前几天女装店已经悄无声息的开了起来。

    如同陈墨言所想的那样,几个她看中的裁缝都签了长约的。

    虽然不是终生。

    但二十年却已经是很长的时间了。

    不过她也没让他们几个人吃亏,除了给了当下比市场要高一倍多的工资之外,还承诺这些人,以后他们的工资会随着服装市场的行情往上涨,也就是说别人要是涨工资,服装业的行情好的话,自己也会给他们涨的。

    而且,除了这些,她还会给他们按一定的比例发奖金。

    为了让自己的几个主力骨干安心。

    陈墨言在他们签了合同之后,每人直接先发了三个月的工资!

    看着拿在手里头实打实的人民币。

    几个人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倒是童装店那边的一个服装设计师出了点问题,竟然在陈墨言和她提签约的时侯吱吱唔唔的,最后更是提出要走人,陈墨言虽然没有硬是要把人留下,但她也多了个心眼,暗中让人盯了她两天,然后,竟然发现,自己家的这个设计师好像被人给挖了墙角?

    暗自把那家店记在心里头。

    陈墨言便很是痛快的和那个人解了约,顺便按着规矩收了她一百块钱的违约费!

    这让那个女设计师的脸都绿了。

    对着陈墨言指责,“你明明都要开第二家店了,就这么点钱还要我的,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果然这有钱的都黑心。”

    这话的语气,眼神的指责。

    好像陈墨言是对她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事!

    陈墨言觉得这样也挺无语的。

    她看着对方叹了口气,“我是按着咱们之前的约定来办的好不好,这上头有你的签名吧?你要是觉得不肯,你当初为什么要签下来?拿了我两年工资,还有奖金的时侯你怎么不骂我了?现在你自己要离开,要违约,而且还说走就走,一点准备都不给我,我只收你这么点违约钱怎么了?”

    “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有钱的?”

    别说她最近一直都是入不缚出的。

    把不少的钱都砸进了女装店那边,设备,人工,场地,水电。

    什么不要钱啊?

    退一步,就是她有钱,她就该由着别人欺负吗?

    她的钱也是自己费尽心血挣来的。

    看着那个女设计师,陈墨言的眉眼平静,“你也可以不出这笔钱,但是,你还得继续给我工作三年。”

    当初她和这几个童装的设计师都是签的五年合同。

    如今才过去两年呢……

    那个女设计师脸色一变,“你,你这是要强行留人吗?你这是犯法的……”

    “犯不犯法的咱们可以去派出所问问,或者,你尽可以去劳动局告我。”

    陈墨言看着她笑了笑,只是那笑意有些冷,“只是我提醒你一句,正如同你所说的,我有钱呀,还有时间,大不了咱们就耗着,等到最后,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我这店不开,我再重新来过,可是你呢,你能耗的起吗?”

    “你……你吓唬我。”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嘴角噙了一抹淡淡嘲讽的笑,“那你可以试试看我是不是吓唬你呀。”

    等到她走后。

    跟在陈墨言身边的另一个设计师有些担忧,“墨言,你这样强势,她别再想不开……”

    她们的店还没打出去名头呢。

    万一惹出人命什么的来。

    可是得不偿失。

    陈墨言淡淡一笑,“不会的。”

    “不会?”

    “嗯,你等着吧,最迟后天,她一定会拿着钱回来的。”

    ------题外话------

    有二更。

    PS:推荐好友凌七七的《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

    魅,现代第一废柴杀手!不就是上山找神棍算命,谁知误踩香蕉皮,一朝穿越到轩辕国,成了第一耻辱郡主——百里念卿!甚至还面临被射成刺猬的危险!

    侯陌,轩辕国师,白衣翩翩,风华无双,腹黑无敌,智倾天下。这女人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嫁他,这胆子真是大的出奇啊!

    精彩片段抢先看

    某女气急败坏,“侯陌,你丫的手往哪里放!”

    “胸。”某男语气悠闲。

    “靠!放下!放下!”

    “好。”某男从善如流。

    过了一会儿,某女暴跳如雷,“侯陌,你丫的手放哪儿!”

    “自然是听娘子你的,放下啊。”

    的确是放下,只是从月匈往下移,放到了——

    注:本文男主强大腹黑型,女主逗逼成长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