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19 出事了

    抬眼看到前头擦身而过的那个人。

    陈墨言的手已经伸进了口袋里,果然,刚才放在里头的十几块钱不见了……

    她想也不想的抬脚,朝着前头的那道细长身影追去。

    对方本来就心虚。

    一扭头就看到陈墨言朝着他追来,脸色一变,撒腿就跑。

    只是陈墨言都盯上了他。

    哪里容得了他跑?

    几步追过去,然后伸手拽住对方的手臂,趁着他惊慌的时侯,一个过肩摔把人给甩了出去。

    这整个过程不过是瞬间功夫。

    等到陈墨言把那人摔在地下,那人疼的嗷嗷叫。

    再有人围过来看他们。

    那个人已经快速的反应了过来,“你说你个丫头,我不过就是撞了你一下,你至于下这么大的狠手吗?哎哟,这是要把我的腰给摔断了,疼死我……”他挣扎着从地下爬起来,冲着围过来的人一脸的苦笑,“现在这年头呀,走个路不小心撞下人也得挨揍,哎,这些小年轻呀,可不得了……”

    一边说一边摇着头。

    似是一脸无可奈何的要走人。

    有不知情的行人就不乐意了,“走什么走,这分明就是她的错。”

    “是啊,瞧着你那脸色不对劲儿,没摔坏哪里吧?”

    “这可不行,得去医院瞧瞧。”

    看热闹的这些人不嫌事儿大,再说了,人们向来都是同情弱者的。

    这会儿瞧着那个人被陈墨言干净利落的摔在地下。

    便也不看陈墨言本身是个女孩子。

    又年龄小。

    一个个的都潜意识里偏向了被她摔在地下的那个中年瘦小的男人。

    “哎,不用了,我没事儿,现在这些孩子呀……”

    “行了行了,多谢大家伙啊,我还赶紧得回家呢,走了走了……”

    他心虚的不敢去看陈墨言,更不敢在这里头多待。

    恨不得把拦在自己跟前的几个群众给推开。

    嘴上对着他们摆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心里头却是想骂娘。

    要不是他们这些人多事。

    自己这会儿就能跑远了啊。

    他也是没想到随手逮了个人下手,竟然是个练家子?

    本来他是瞧着陈墨言只是个女孩子,又孤身一人才下的手啊。

    早知道这样……

    他换个别的人当目标啊。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流年不利!

    他想从人群里头麻溜的钻出去,陈墨言却是两步站在他的后头,冷笑了两声,“你跑啊,怎么不跑了?这会儿知道装起可怜来了,之前那手脚麻利的偷我东西,从我口袋里头动手脚拿东西的劲儿去哪了?刚才跑的不是挺快吗,这会儿你再继续跑啊?”

    “你,你可别胡说八道呀,我我哪里有偷你什么东西?”

    中年男人一听陈墨言这话有点急,忍不住反驳起来。

    眼角余光却是不时的瞟向周围,看着大家都是神色一怔的样子,不禁心一沉。

    不能再说下去了。

    他得赶紧跑……

    趁着人们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中年男人扭头看向陈墨言,好像要和她解释什么的样子。

    可是下一刻。

    他猛的一头撞向陈墨言,意图把她给撞倒或是从她身后跑出去。

    “小姑娘小心。”

    “这人不会真的是小偷吧?”

    “谁知道,咱们刚才还以为他是被欺负的呢……”

    在人们议论纷纷当中,陈墨言勾了下唇,看着朝她身上撞过来的男人,摇摇头,“刚才那一下不疼,没吃够苦头是吧?行,那我再成全你。”然后她把脚抬起来,朝着来人用力的踹了过去。

    干脆利落的一脚。

    直接把人踹了个后仰,结实的摔到了地下。

    不等他嗷嗷叫着从地下爬起来。

    陈墨言走过去,弯腰从他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小钱包,朝着他晃了晃,“这是你的吗?行,你也不用回答,咱们去派出所里头说清楚吧。”眼角余光瞥向不远处过来的两个车站警察,陈墨言抬脚在那人的手上踩过去,还暗中碾了一下,“警察叔叔,我要报警……”

    孤身女孩子一人在车站勇斗坏人的消息是在一星期后传回清华校园的。

    当时系主任他们听着这话都懵了。

    等到最后确认真的是陈墨言所为之后。

    一个个再回头看陈墨言,都觉得无语和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丫头,还是个女孩子吗?

    倒是田子航,因为他是名誉教授,并不是每天都有课的。

    甚至很多时侯一个月也才那么一节两节的课。

    这次是他突然有事儿回学校,想去冯老教授那里拿点东西。

    然后回头就听到关于陈墨言的这事儿。

    把他给气的。

    东西也不拿了,好不容易在图书馆找到陈墨言,黑着脸把人拎出来之后,那就是一通的猛喷。

    最后,他抬手戳着陈墨言的脑门,“你傻啊,你出去送个同学能带多少钱,被人拿走就拿走了呗,凭着你现在还缺那十几二十块钱吗?再不济你还有我啊,不乐意和我拿钱,不想用我的钱,我借你行不行?你竟然还敢去追着小偷要钱,还从人家身上把钱给拿了回来,呵呵,陈墨言啊陈墨言,你能耐了啊,厉害了是吧你?”

    “田叔,田叔你别急,我这不是没事吗?”

    知道田子航是真的担心自己。

    陈墨言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再三的解释着,最后更是道,“田叔,我这不是之前和顾薄轩学了那么几招吗,他和我说保准有用,您之前不是一直说他不靠谱么,我就寻思着好歹的试试呗,看他这人到底靠不靠谱,没想到这一试……”她嘿嘿笑了两声,“田叔,我那个过肩摔真的一下子就把人给摔了出去呀,我……”

    “你还敢提他!”

    田子航气的怒瞪陈墨言,“好啊,我就说你平时也没这么大的胆子,原来都是那个小混蛋的错!”

    陈墨言听着这话,抽了下嘴角硬是没敢出声:

    自己还是别再给顾薄轩招仇恨了。

    只是,看着眼前气呼呼的田子航,陈墨言也忍不住有些头疼。

    田叔好像对顾薄轩的意见很大啊。

    这让她都不知道怎么在两个人中间周旋了。

    还好,顾薄轩虽然对田子航耿耿于怀,但却还是很尊敬的。

    正想着呢,耳侧传来田子航咬牙的声音,“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

    陈墨言猛不丁的抬头,又摇头。

    小鸡啄米似的,“田叔,你别凶我了,我这几天也是越想越害怕呢,我下次真的不敢了。”

    “还想着有下次?”

    田子航瞪了她两眼,揉了揉眉心,看着陈墨言语气稍软,“你说你这丫头,那么大的事情竟然悄无声息的就做了,万一那人是个凶的,或者身上再带着刀子什么的,到时侯伤了你怎么办?”

    “是是是,是我想的不周到。”

    “还有,你胆儿肥了是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不和别人说也罢了,你竟然连我也瞒着?”

    “田叔,我,我就是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儿……”

    她是真的没放在心上啊。

    而且,她这不也没受什么伤嘛。

    所以就没把这事儿放到心上。

    同时,她也心里头清楚,要是这事儿让田子航知道,肯定会一通念叨。

    现在看来,她当时想的后果都还是轻的呀。

    听着田子航足足念了大半个小时,陈墨言把那个往学校递消息的警察都恼了起来。

    好好的,你说你打听我消息,往学校里头说什么说呀。

    真是,岂有此理!

    最后,田子航应该是觉得陈墨言态度尚好,便很是大度的不再说她,“行了,这事儿先给你记着,要是以后再敢这样不用脑子的话,看我和你师傅怎么收拾你。”顿了下,他冷哼了两声,“还有姓顾的那个小子那里,你也一定不想他在出任务的时侯给你分心什么的吧?”

    陈墨言有些无语的再把头低下几分,“田叔,我都说了,下次真的不敢了。”

    “最好是真的不敢了。”

    田子航看着低眉垂眼的陈墨言,忍不住的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这丫头,还有她不敢的事吗?

    别看她这会儿在自己跟前认错态度这么好。

    全程听着半句嘴不回。

    你等下次事情再发生时看看,这丫头脑袋一热。

    到时侯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更让人胆颤心惊的事儿呢。

    这样一想,田子航哪里还有继续说她的心思啊。

    恨恨的看她两眼,“行了,还没吃饭吧,走吧,去陪我吃午饭。”

    “好,田叔你等着,我先把书放回去。”

    两个人前后出了大学校园。

    中午吃过饭,田子航本来是要回去的,可在听到陈墨言要出去店里头看看时,他直接便打消了回去的事儿,“我和你一块去。顺便去看看你店里头准备的怎么样了。”

    知道刚出了那么一回事儿。

    田子航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走在外头的。

    陈墨言想了想便点头,不过她又加上一句,“要是田叔你有正事的话把我送到店里就回去。”

    “毕竟,我不想因为自己耽误田叔你的正经事儿。”

    田子航看着她笑了笑,“我的事情我心里头有数,你还耽搁不了。”

    等到店里头的时侯,陈墨言就发现赵西竟然又不在。

    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还是第五次过来的时侯她不在这里头了。

    不过,想着她有一个生病的未婚夫。

    陈墨言也就没有多说,只是看向旁边正忙碌着的小蔡,“怎么样,很忙吧?”看到小蔡几个苦着一张脸点头,眼巴巴瞅着她的样子,陈墨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知道大家辛苦了,但是咱们店开张的日子已经定好了的,这可是吉日不能改,不过我决定了,等大家忙完这两天,咱们轮流休两天假。”

    一下子全部放掉肯定是不行的。

    她店里头还要人守着呢。

    新店开张。

    陈墨言没想着生意怎么样,所以,人手方面还是可以松一松的。

    “哇,谢谢小老板。”

    “小老板你最好了。”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反正陈墨言这个小老板的称呼算是传开了。

    倒是田子航,初初听着的时侯皱了下眉头。

    怎么是小老板?

    老板就老板呗。

    还小……

    不过,陈墨言却是觉得没什么,不过就是个称呼罢了。

    这会儿看着大家很高兴的样子,她一挑眉,“就这样就很好了吗?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不知道你们要不要听听再来高兴?”她这话一出口,小蔡几个都忍不住停止了欢呼,一个个的朝着陈墨言望过来。

    “小老板,你要说什么赶紧说啊。”

    “是啊小老板,别掉我们胃口嘛。”

    这几个人也算是陈墨言一弄店就跟在她身边的。

    时间长了,多少也摸清了她几分的脾气。

    知道只要自己辛苦做事,不出差子,这位小老板的性格还是很好的。

    在清楚了这些之后,他们偶尔也会和陈墨言开玩笑。

    一如,这一刻。

    陈墨言瞪了小蔡几个人一眼,“你们都听好了呀,我打算过年的时侯咱们发双月的工资。”

    多一个月的工资!

    这事儿一下子让几个人都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小老板,您这话说的是真的吗?”

    “小老板您可不能哄我们玩呀。”

    他们这加起来也有十个人呢。

    每个人多发一个月工资。

    这得多出多少钱?

    他们这些人想想都觉得肉疼呀。

    小蔡几个都瞅着陈墨言,眼巴巴的样子像极了邀宠讨好的宠物!

    陈墨言看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说话算数,所以,你们可一定要好好做事哦。”

    对着几个人眨眨眼,陈墨言笑的狡黠,“要是让我发现你们谁手头上的事情出了差子,或者说偷懒坏了我的事儿什么的,我可是要扣钱的。到时侯呀,别说是奖金,怕是连自己的工资都要被扣的光光哦。”

    小蔡几个,“……”

    不过她们也只是顿了一下便随即嗷嗷叫了起来。

    开心的不得了。

    一个个的对着陈墨言保证,“小老板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做事的。”

    “是啊小老板,绝不会坏您事儿的。”

    有那心急的忍不住一挥手,“走了走了,咱们赶紧干活去,可不能给小老板坏事。”

    看着几个人兴致勃勃的走远。

    坐在不远处喝茶的田子航忍不住挑了下眉,“你这丫头,这脑子里头都装了些什么啊?”

    做起事情来一套一套的。

    很多事情上比他这个三十多岁奔四的人都要老道,周道!

    陈墨言哈哈笑,“田叔,不过是你没往这方面上想罢了,要是你一心想着怎么把这店弄的更好,怎么让自己的生意做出成绩来,你也会做的很好的,而且,凭着田叔你的能力,只有比我强的道理。”

    这话是真心说出来的。

    陈墨言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天才的人物。

    前世她就是属于那种勤能补拙的类型。

    这一世,不过是处处占了先机罢了。

    比起刘素那些,比起田叔。

    陈墨言觉得自己是不如他们的。

    不过,她也庆幸,自己因为重生,因为有了这不为人知的金手指。

    竟然结认了这么多的人。

    她,感恩!

    寒假开始的第三天。

    陈墨言一大早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下时间,才六点半。

    天还早呢。

    火车那边,乔艳是上午十点半的车。

    慢悠悠的洗脸刷牙。

    穿好衣服。

    陈墨言便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去外头吃个早饭,然后坐车去火车站接人。

    这次她吸取了上次的经验。

    直接拿了三十多块钱放到了贴身的口袋里头。

    脖子里系了条大红色的围巾。

    脚下是小棉靴。

    就差没把自己打扮成个棕子了。

    饶是这样,走在校园里头的陈墨言还是觉得自己冷的不行不行的。

    小北风呼呼的刮着。

    嗖嗖的往她身上钻,全身汗毛孔都是冷的。

    裹了下自己身上的长羽绒服,陈墨言大步走出了校门。

    公交车上没几个人。

    晃晃悠悠的朝着火车站跑过去。

    一路上也没有几个人上下车,就那么老爷车似的压到了火车站。

    看了下时间,陈墨言发现才九点四十。

    还有大半个小时呢。

    她便寻了个背风的地方坐着等。

    因为是马上过年。

    火车站内来来往往的人不少,络络不绝的。

    眼看着时间到了十点半。

    陈墨言便盯紧了出站口处,心里头却是想着,两年多没见,也不知道那丫头长高了没有。

    是瘦了还是胖了?

    她正想着呢,火车站出口处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中。

    乔艳!

    就那么一眼,陈墨言便认出了人。

    “乔艳。”

    而很明显的,对面乔艳也认出了她,拎着手里头的包,朝着陈墨言就扑了过来。

    “言言,你想死我了。”

    抱着陈墨言,乔艳是和个孩子似的又哭又笑的。

    激动不得了。

    好不容易两个人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陈墨言接过她手里头的包,“走吧,先和我回学校,你好好的梳洗下,换身衣服咱们再去吃东西。”

    “都听你的。”

    乔艳没带多少东西,就那么几件换洗的衣裳。

    两个人再次搭乘公交车回了学校。

    在校门口做了登记,再加上陈墨言的身份作保。

    乔艳成功的进入了清华大学的宿舍。

    然后,陈墨言就发现这丫头瞬间变身成为一个话唠,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

    乔艳梳洗好,换了身衣裳。

    拽着陈墨言非要去校园里头逛一圈。

    还是被陈墨言给制止,“咱们先去吃东西。”

    只是两个人这顿饭最终还是没吃成。

    因为在校门口,陈墨言撞见了脸色发白的小蔡。

    她看着陈墨言都要哭了,“小老板,店里头那边出事了……”

    ------题外话------

    有二更。我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