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26 姑姑和侄女

    直到和田子航一路走回家。

    陈墨言的心情都是有些沉重的,不为别的,看着走在前头的田子航。

    她莫名的觉得心里头很难爱。

    这种感觉来的古怪,来的太快,来的,有点急。

    到最后,陈墨言也只能是归结于自己太在意田子航这个长辈。

    田子航的四合院。

    一进房门,陈墨言便直接催着他去休息,“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就行了,还有,”她盯着田子航,板了脸开口,“我不管你有事没事,赶紧睡觉呀,今天晚上不能再看东西了,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只能睡觉。”

    看着她这小大人的样子。

    田子航忍不住低声笑起来,他点头,“行,我这就歇着。”

    总不能浪费了这孩子的一片心不是?

    知道田子航暂时不喝水。

    陈墨言便把暖水壶,还有水杯放到了他手边的小桌子上。

    让他伸手就能够拿的到。

    “言丫头,我不是手残或是脚受伤,几步路还能走的。”

    “能走也给我好好歇着。”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想起自己之前过来时看到他时的那个样子。

    她就忍不住的要生气。

    “手脚没受伤,还让高烧发到了三十九度多?还躺在床上大半天不动?”

    “您这还不如人家手脚受伤的呢。”

    “人家手脚受伤的,知道自己不舒服后还能用嘴喊人,还能往外头爬,您可是倒好,情等着让自己烧的糊里糊涂,然后想着一觉睡过去吗?”她本来是随口说的一腔怒话,可是抬头看到田子航瞬间僵硬的脸庞之后,她不禁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田叔,你,你不会是真的想不开吧?”

    “你怎么能这样?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咱们慢慢商量啊……”

    “行了行了,瞧把你给吓的。”

    田子航苦笑着摇摇头,“你说的有点严重了,我就是有些心灰意冷,所以才……”

    陈墨言蹙了下眉头,“您之前两个星期没见人,去哪了?”

    直觉的,陈墨言觉得这事儿和田子航的心情有关。

    “我去找我女儿了。”

    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涩意,“我从一个朋友嘴里听到,说咱们隔壁省有个女孩子挺像我的,所以,我就跑过去看看,可是没想到……”他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对面,陈墨言站在那里也没有动。

    她也没有再问田子航这一趟过去的结果是什么。

    如果是好的。

    肯定不会是现在这种情绪呀。

    她轻轻叹了口气,“田叔,你看看我,现在都成一个孤儿了呢,我之前以前父母偏心,只疼妹妹,甚至没把我当成女儿,可是前两年才知道,人家哪里是偏心呀,人家疼自己的女儿才是理所应当呀。”

    “我又不是人家真正的女儿。”

    “人家凭什么越过自己的女儿来疼我?”

    “言言,是他们陈家的人不对,是他们让你受了委屈的。”

    陈墨言提起自己的事情。

    让田子航沉浸在自己往事中的悲苦心思一下子分散了不少。

    他看着陈墨言,很是认真的说,“你打小就在她们陈家长大,你不是她们的女儿是什么,是她们陈家的那对夫妻心不正,是她们让你受了委屈。还有,”他深吸了口气,一脸正色的道,“这事儿和你没关系,我想如果让你选,你也不想这样的吧?”

    “我自然是不想的,我,我宁愿当初失踪或者死去的那个孩子是我。”

    “胡说八道。”

    “能好好的活着,怎么会想死呢?”

    田子航咳了两声后喘了口粗气,“当初的这件事,肯定还是着落在陈家那个老太太身上的,可是她咬死了不说,咱们也没办法,只能慢慢再图,可是言言你却不能自己放弃啊,你这么好,谁也不会舍得把你给丢了的,所以,当初肯定是迫不得已的……”

    “或者,是吧。”

    陈墨言笑了笑,眼神里头闪过一抹怅然,“其实,我现在过的很好。”

    “对啊,你都成清华高才生了,以后呀,田叔怕是都要比不过你喽。”

    “才不会呢,田叔是最厉害的。”

    陈墨言一本正经的看着田子航,“田叔在我心里是最好的。”

    “我们言言也是最好的。”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一脸真挚的笑,“有些事情呀,是咱们避免不了的,比如说出身,比如说你的以前,可是咱们要把现在过的好好的,把以后过的好,以后你要是能找到自己的父母就找,找不到就算了,有田叔呢,田叔把你当女儿。”

    “好啊,那以后,田叔就是我的家人。”

    两个人说到这里彼此一笑。

    倒是把之前原本的哀伤和低落给冲散了大半。

    田子航指指一旁的小凳子,“你坐下来。”

    “田叔?”

    “其实,我有一个女儿,不,我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在她出生的时侯,我刚好有事,后来,发生了一堆的事情,等到我回去再找人,我妻子和孩子都不见了,一地的血……”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停的找啊找。”

    “我不结婚,我不要孩子。”

    “是因为我愧欠那个孩子,还有我妻子。”

    “都是我的错……”

    田子航的眼圈泛红,他看着陈墨言,“我一直告诉自己,他们母女母子的肯定会在这个世上的一处活着的,肯定会,因为我有一种直觉,她们呀,就是好好的活着的!”

    “所以,您这些年来不停的到处跑。”

    “隔上一段时间就朝着外头走,一跑就是两三个月。”

    陈墨言为着这种沉重而难过,揪心,“您就是出去找田叔,找那个孩子?”

    “嗯。好几次我都做梦梦见她抱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孩子冲着我哭喊……”

    “她在怪我。”

    田子航明显进入一个自己的思绪当中。

    眼神茫然而空洞。

    嘴里头嘟囔的全都是自责,是他的错。

    虽然他没有说出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陈墨言却能猜到几分。

    不管是因为什么,田婶儿,也就是田子航的妻子生孩子那会儿田子航不在,然后出了什么事儿。

    导至田子航这么多年的内疚自责悔恨。

    她不知道当初那件事情里头田子航的责任占多少。

    可这么多年来的自责。

    还有满中国的跑,到处去找人,去寻人。

    大海捞针。

    这么把自己画地为牢的困在里头一住十几年。

    想来,他也不好过吧?

    陈墨言看着这个样子的田子航,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有时侯,活着的人,会永远比死去的人承受的更多,更痛苦。

    田叔,就是这一种吧?

    陈墨言最终不忍的打断田子航的回忆,“田叔,您该睡了。”

    “嗯,果然是老了,让你听我唠叨那么久。”

    田子航的笑容有些涩,也有些麻木。

    想着他之前突然离开半个多月。

    就为了一个朋友的那么一句话:那个孩子有几分像你。

    然后失望而归。

    精神受不住,一场大病……

    陈墨言抿了抿唇,“田叔,你可是答应过我,要照顾我,要把我当成女儿看的,我这还年轻呢,再过一年多毕业,到时侯好多事情还要指望着你帮我呢,你可得说话算数啊。哦哦,就是现在我也离不了你呀,还有我的设计,我的店,没有了田叔我可不知道怎么是好呢。”

    “行了,傻孩子,我不会有事的,你快去睡吧。”

    他要是真的想不开,想要做点什么。

    哪里还用等的到现在?

    陈墨言也晓得这个道理,可不是还有一句话就关心则乱吗?

    和田子航告辞,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间里头。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把被子什么的拿出来铺好,躺在床上的陈墨言没有半点睡意。

    这个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心人,伤心事呢?

    想着田子航,想着自己。

    还有,刚才田子航说的,她的真正的父母……

    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给丢了?

    自己有必要去找她们吗?

    当初的事情如今看来,这唯一的证人就是陈奶奶。

    她说,自己是她捡来的。

    所以她说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可是,事情真的是她说的这样吗?

    想来想去的,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要炸开。

    最后,她深吸了口气,用力的闭上了眼。

    直到凌晨快天亮才算是真正的睡过去。

    早上的时侯。

    陈墨言是被外头的砸门声给惊醒的。

    她想也不想的从床上跳下来。

    穿好衣服,鞋子走出来,院子里头没有一个人。

    外头,院门被人敲的叮当响。

    陈墨言看了眼门口处,她走到了田子航的房间门口,“田叔,田叔?”

    “没人吗?”

    喊了好几声没有动静。

    觉得屋子里头应该是没人,可陈墨言又有些害怕田子航半夜继续烧起来。

    不是都说发烧会反复。

    而且晚上最容易再烧起来吗。

    陈墨言就有点后悔,自己昨晚就不应该回房睡。

    该在这门口或是地下打个地铺啥的。

    这样一旦有点动静她也好知道呀。

    一边想着,她一边忍不住抬手推了下门。

    房门一下子被打开。

    里面竟然没人?

    是出去了吗?

    陈墨言退了出来,站在院子里头听着外头一声高过一声的砸门声。

    她皱了下眉头没有出去。

    很是淡定的去洗脸,刷牙梳头发。

    也不知道田叔去了哪?

    这一大早的,他的温度应该是降下来了吧?

    洗好脸,陈墨言听着外头的动静还没有停下来。

    偶尔还夹杂着两声女孩子气极败坏的怒声……

    这声音?

    她略一思索,便想起了是那一天来过田子航这里的那个女孩子。

    好像,她叫田子航为三哥?

    想到那天她对自己可是带着淡淡敌意的。

    这样一想,陈墨言果断的更不会去搭理对方了啊。

    然后她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房门口,胡思乱想着:

    好在,今天上午是没有课的。

    不然怕是要晚了。

    陈墨言正想着呢,院门传来一道带几分怒意的声音,“你这是做什么,一大早的也不怕吵到别人,还有你那些话,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整个泼妇一般,你的素质呢,这些年你就是这样长大的吗?你真是让我失望。”

    这声音是田子航的。

    陈墨言眼一亮,田叔回来了。

    她站起身子就听到院子外头田子航训斥对方的那些话。

    当听到泼妇两个字时。

    陈墨言嘴角抽了下,想像着那个女孩子听到这话脸上的精彩表情。

    她都有些想转了身子回房间了。

    谁知道那个女孩子进来之后会不会把火气发泄到自己身上?

    只是她这里才转身呢。

    门口跟在田子航身后走进来的女孩子眼尖,一眼看到她的身影。

    立马嗷的一声尖叫,“三哥,三哥,为什么她会在你这里?这大早上的,她昨晚就住在你这里了吗?”

    “你喊什么喊,再这么没规矩的话就给我离开。”

    田子航瞪了她一眼,回过头,看着陈墨言却是满脸的笑,“醒了?我记得你早上是没课的,先吃点早饭对付一下,然后咱们中午饭吃的早一点,到时侯你也可以早点回学校……”

    站在他身旁的女孩子听着这话差点要疯掉。

    这翻脸和翻书似的人。

    真的是她亲三哥吗?

    对着她就是一张凶巴巴的脸。

    好像自己欠他多少钱。

    对着这个女孩子,却是要多温和有多温和。

    她才是捡的,是后的,是假的?

    跺了下脚,她咬牙,“三哥,我才是你亲妹妹。”

    “我也没说你是捡的。”

    田子航扫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怅然,可最终还是没有再出口撵人,“行了,你来那么早有什么事情吗,要是过来拿东西的话我这就给你去拿过来,你……”

    “我什么我,谁说我是来拿东西的呀,我是来看你的。”

    “三哥,你妹妹我还饿着肚子呢。”

    “我要吃东西,喏,就是这些,我也要吃!”

    最后一个吃字她几呼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一边说一边伸手从田子航手里头抢了个包子,一杯豆浆过去。

    同时她还大小姐般傲娇的朝着陈墨言翻了个白眼。

    那表情,哼,这是我哥买的,凭啥让你一个人吃啊。

    我也要吃!

    看着她孩子气的做法。

    陈墨言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当然,这又换来对面女孩子气呼呼的一个白眼。

    “笑什么笑,你有啥好笑的,不准笑。”

    陈墨言无语的翻个白眼。

    不过她没出声。

    因为用不着呀。

    对面田子航抬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给我老实点呀,没有半点女孩子的样儿,还有,你怎么那么霸道,人家言言笑笑怎么了,你还不准人家笑,难道你要人家个个都和你一样,天天嚣张霸道的不像样,没半点女孩子样儿?你看你这性子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田子航这话气的女孩子差点没跳起来。

    大波浪长发一撩。

    她尖叫,“哥,到底谁和是你妹妹呀,你是不是我亲哥?你怎么能胳膊肘朝外头拐?”

    “拐什么拐,我可告诉你呀,言言是我当成女儿般疼的,是自己人。”

    他看着女孩子,声音虽轻,却很坚定,“你要是认我这个哥哥,那我就让言言叫你一声姑姑,你也就是她的长辈,得护着她才行,要是老这样欺负她,没半点长辈的样子,那你以后也不用再叫我哥哥了。”

    “你你……哥,你为了她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要了啊。”

    “你给我哥灌了什么迷糊汤?”

    “田素!”

    田子航黑着脸,语气不善,“你再胡说八道给我看看?”

    “好嘛好嘛,不说就不说。”

    大概是看到自家亲哥真的发飙,被称为田素的女孩子心有顾忌的闭了口。

    嘴唇蠕动了两下。

    她挑高了眉,带几分探究的看向陈墨言,“行了,刚才我哥的话我都记在心里头了,即然我三哥这样看重你,把你当成女儿般的对待,那我也没啥好说的,以后你就是我侄女了,乖侄女啊,以后见了我记得问好。”

    田素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带了几分的小得意。

    不管怎样,自己可是她的长辈!

    长辈呀。

    看她以后还怎么再和自己顶嘴!

    可惜,对面的陈墨言却是完全不吃她这一套呀。

    听了她的话之后她想也不想的便点头,“姑姑好,姑姑您这是还没吃早饭吗?姑姑您想吃什么,那一份要是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姑姑你要喝水吗,姑姑你慢着吃,别呛到了……”

    一连串的姑姑叫的田素头发晕。

    姑姑姑姑姑姑。

    她很老吗?

    抬头看到陈墨言眼底闪动着的笑意。

    田素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坏丫头!

    知道陈墨言要在这里用午饭。

    田素是说啥也不肯走了。

    用她的话就是,她哥哥的家呀,她这个当亲妹妹的为啥不能吃顿午饭?

    看着她在那里无理取闹。

    田子航直接赶人,“赶紧走,不然我上次答应你的事情就不算数了啊。”

    “三哥你欺负我,呜呜……”

    一边说一边蹲在门坎上双手捂脸呜呜哭了起来。

    别说田子航。

    就是陈墨言看着这一幕都觉得很是无语。

    只是相较田子航觉得自己把亲妹妹给欺负哭,觉得她不应该是这个性子的诧异。

    陈墨言却是无语的另外一件事情:

    你说你哭的时侯能不能走心那么一丢丢?

    双手捂着脸。

    两个眼嘀溜溜的转着,别让人看那么清楚好不好?

    到最后,田素最终还是被留了下来。

    不过做饭的时侯陈墨言却是没有半点的客气。

    指挥着田素做这个做那个的。

    一会择菜一会洗碗筷。

    田素倒是想撩了不干。

    陈墨言直接一句话,“你是想被田叔给撵出去吗?”

    毕竟刚才田子航可是说了,留下可以,但是,得帮忙煮饭的。

    他这里可不养闲人!

    就这么一句话,田素还真的不敢不听。

    她要是什么都不做,就坐在那里等着吃午饭。

    自己那个一根筋的三哥绝对会把自己给撵走的啊。

    或者,让她白白看着她们两个人吃饭!

    这些事儿可都是她亲哥干的出来的。

    陈墨言看着田素手脚无摸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头羡慕了那么一丢丢。

    什么都不会做。

    性子还那般的娇。

    家里头的人一定很宠着她吧?

    不像她……

    摇摇头,陈墨言收回自己的思绪,专心煮饭:

    一碟酸辣大白菜。

    一碟蒜苔炒肉片。

    一般土豆丝炒肉。

    最后陈墨言打了个西红杮蛋花汤。

    三个人坐在一起吃。

    一开始的时侯田素是皱着眉头的,她嫌弃。

    怎么就这么两盘菜呀。

    瞧这土豆条刀工切的。

    丑死了。

    可当真吃到嘴里头以后,她咂摸了两下嘴。

    突然发现,咦,这味道好像也不错?

    然后喝了口西红杮汤。

    酸酸的,带着股子清甜。

    最后,田素一股恼的喝了两碗才罢。

    收拾好碗筷,盯着田子航吃了药,陈墨言又陪着田子航说了会子话便打算回学校。

    田素看着她走,她想也不想的站起了身子。

    “哥,我也还有事要回去,我和她一块走。”

    田子航看了她一眼,又看看陈墨言,“你别怕她,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要是她说的太过份,回头你和我说,叔帮你教训她,别委屈自己,啊?”

    田子航这话说的田素小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不乐意了。

    “哥,你那是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

    她气呼呼的看着田子航,“你之前可是说了,我可是她的长辈,我怎么能欺负自家侄女呢。”

    “你说是吧,言言小侄女。”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点点头,“姑姑说的是,田叔你放心吧,我相信田素姑姑的话,她可是长辈,是当姑姑的人呢,她都那么大的人了呢,当都姑姑的,怎么会和我这个孩子过不过?”

    “田素姑姑,你说,是吧?”

    田素暗自磨着牙,“……是,言言小侄女!”

    两个人之间的暗流田子航并不是半点没瞧出来,不过就是没在意罢了。

    在他眼里,自家这个妹妹真的就是嘴快,话不过脑。

    至于陈墨言?

    他觉得以着这小丫头的性子,自己这个妹妹讨不了什么好呀。

    田子航的四合院外头。

    街头。

    陈墨言扭头看了眼身侧脸色不善的田素,眉眼弯弯的笑,“姑姑再见哦。”

    “你给我站住。”

    田素一反在田子航面前张牙舞爪的样子,眉眼淡淡,带几分居高临下的看向陈墨言,“你这样的女孩子我瞧的多了,和我说吧,你接近我三哥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只要不是太出格,你放心,我统统都会答应你的。”话罢,她扫了眼眉眼淡淡的陈墨言,直接道,“只要,你以后离我三哥远远的。”

    “越远,越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