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31 阿姨您好

    直到陈墨言回去。

    她有些瘦削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田子航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刚才,他都听到了些什么话?

    那个丫头说啥,她说,她要让墨言品牌走遍全中国,走出中国。

    最后更是说走出国际?

    在心里头回味半响,田子航才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反应了过来。

    那个丫头的志向。

    了不得呀。

    这一个晚上,田子航是又是高兴又是忧心的:

    如同一个真正的家长那样。

    即为着自己的孩子有出息,有志气而开心。

    又转眼觉得孩子还小呀。

    做那么多的事情,还得学习。

    会不会耽搁她的学业?

    辗转一夜没什么好睡的田子航第二天一早从床上爬起来,在外头吃了早饭后便脚步匆忙的去了冯老教授的小院,他进去的时侯冯老教授正在院子里头浇花儿呢,他看着冯老教授那一本正经,好像有多享受似的样子,忍不住出声反驳道,“不过是几个盆栽罢了,又不是什么珍品,您要是喜欢这些花,明个儿我给您去弄些好的。”

    “用不着,我就爱这些。”

    冯老教授早看到他走了进来,此刻听到他的话才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这么一大早的过来可不像你啊,咦,还给我带了早饭?怎么着,有什么事情要求我不成?”

    “您哪来那么多的话,爱吃不吃,不吃拉倒啊。”

    田子航也没什么好气的走进院子,自己坐在一侧的小桌旁,“冯叔,我可是带的小米粥,你要是不喝一会凉了,你那胃可吃不得凉的。”他挑挑眉,语气里带了几分的幸灾乐祸,“要是让那丫头知道你又吃凉的,她肯定和你急。”

    “你是故意来和我抬杠的是吧,臭小子。”

    田子航自己都三十多,奔四的人。

    这猛不丁的被人一声臭小子叫出来,他听着不禁就有些讪讪。

    不过,这也是冯老教授罢了。

    换个人试试。

    田子航不得和人家掀桌子才怪!

    “说说吧,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说,你又听到哪里有消息了?”

    冯老教授洗了手。

    坐在一边的小石凳上,动作慢腾腾的,却不失优雅的吃早饭。

    当然,那些东西都是田子航带来的。

    很明显的,冯老教授还是比较了解田子航的。

    看到他这个样子。

    再看看这一大早的登门。

    肯定是有心事哇。

    不然,这臭小子怕是十天半月,一个月都想不起来他这一趟的。

    咬了一口小汤包,冯老教授满意的点点头,“还是那些老字号的东西好吃,现在的这些呀,太浮,味不对。”一口气吃了三个,他又喝了半碗小米粥,才抬眼朝着坐在那里似是有些发呆的田子航看过去,“是不是又想要去哪,走多久?学校需要请假吗?”对于田子航的事情,冯老教授可谓是一清二楚。

    甚至,这么些年来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田子航这么到处的奔跑,寻找是为了什么。

    这个孩子,也是在赎罪吧?

    心里头叹了口气,他的眼神有些慈祥,“你啊,什么时侯能听我一句,把以前都放开,好好的过你现在的日子?”直到在,冯教授也只能是劝他几句好好的过眼前的日子,可不敢劝他再找个别的女子,结婚什么的。

    那可是不管是谁。

    劝一次,掀一次桌子的啊。

    为了这事儿一老一少的不知道翻脸多少回了。

    好在,冯老教授气归气,可事后,还是很快就原谅了他。

    而田子航也是把冯老教授当成了长辈般的对待。

    都过了这么多年,冯老教授已经是懒得再劝他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跑过来,直接就问他要去哪,是不是又要去找人,谁知道他的话才开口,田子航直接看了他一眼,“不是要出去,是言丫头的事儿。”

    “陈丫头?她怎么了,前天才从我这里走,挺好的呀。”

    田子航想了想,便把昨晚自己两人的对话说了一遍,最后,他拧着个眉头看向笑的一脸是褶子的冯老教授,“您还笑,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了,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您快帮我想想,你说她这个样子是好还是坏呀。”

    哎,家里头有个有志气的孩子也是挺让人烦的啊。

    “你这臭小子,总算是有那么一件主动关心的事情了。”

    就是没想到,竟然是他收的小徒弟。

    摇摇头,他把最后一个汤包吃完,拿了手边的帕子擦了擦嘴角,然后才抬起眼皮,慢条斯理的看向他,“你这一大早的跑过来,就为了这个?”等看到田子航一脸苦笑的点头,冯老教授才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我看你啊,最近是太闲了吧,孩子有这样的志气你不应该是支持吗?”

    “现在你倒好,竟然担心她想法太多,做的太多而睡不着觉。”

    “我就没看到你这样当长辈的。”

    “不是,我这不是担心她心思想的多,杂,到最后又什么都做不成吗?”

    他对着冯老教授解释。

    当然,这也是他心里头最真实的想法。

    “你是担心那丫头她好高骛远,担心她最后会眼太高,手太低,会一事无成?”冯老教授看着田子航,看到他听了自己的话之后猛点头,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最后,在田子航一脸无辜,满头雾水的表情中,他伸手指指田子航,“你啊,你啊,你也有今天!”

    “啊,我怎么了?”

    “关心则乱你没听到吗?”

    对于田子航,冯老教授可不会给他留半点的脸面,哼哼两声,“以着你的心思,想法,你觉得那丫头是个不踏实,是个只会说嘴皮子,干不了实事的,甚至,是个不能成事的,是这个样子吗?”

    “不是,您怎么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田子航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他瞪着冯老教授,“言丫头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那丫头可好呢。

    聪明,性子好,有定力,有韧性,而且心思转的快,又能低调做人,踏实做事……

    一堆的夸奖词儿在田子航的脑海里头闪过去。

    耳侧传来冯老教授的笑声。

    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老脸都有些红,“冯老,您又在取笑我。”

    “没有取笑你,真的,我是高兴啊。”

    冯老教授对着田子航摆摆手,一脸的笑意,甚至带着几分的欣慰。

    “我自己都没想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这么一幕。”

    “呵呵,能看到你有这么一个在意的人,我就是死也能放心的走了。”

    “您怎么又说这些话,您是要长命百岁的。”

    “百什么百,没听过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你是想让我挨骂,骂我这个死老头子怎么还不走,占着啥啥不怎么啥吗?”冯老教授的语气带着几分的轻快,帮着田子航续了一杯茶,“人呀,都会有这么一遭的啊,早早晚晚的事儿。”对于这一点,冯老教授活了这么大半辈子,早已经看透,哪怕现在马上就走呢,也不过就是挂念身边的这几个人罢了,现在看到田子航能有这么个心里头挂念的人,不再一心的追逐于那些往事。

    冯老教授真的觉得挺高兴的。

    “行了,你即然来了中午就别走了,在这里吃饭,不过嘛,先帮我干点活儿。”冯老爷子一指不远处的空地,旁边还放有一把铲子,“看到那里没有,帮我翻出来呀,我想种几垄辣椒韭菜和豆角,等东西长出来了也让你尝尝鲜,还有,一会言丫头也过来,你赶紧干呀,不然那丫头过来看到你翻地,她肯定也会闲不住的。”

    田子航,“……”他成了被嫌弃的那一个了。

    不过他还是乖乖的起身,去翻地。

    等到陈墨言十点半过来的时侯,田子航已经把地翻完,正拿着冯老教授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种子忙活着呢,看到这一幕,她忍不住瞪圆了眼,“田叔,您还会这活儿呀,您好厉害。”

    “哈哈,你田叔会做的事情可多着呢,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田子航冲着她哈哈一笑,扬扬手里头的白菜种,“你在那里坐一会,这马上就好了。”

    “田叔,我帮你吧。”

    陈墨言把手里头的资料放在一旁的小桌上,挽了下袖子就想过去。

    “可别了,我马上就好了,你别过来,小心踩到了种子。”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您当我是城里头长大的呀,还踩到种子……”不过,眼看着田子航真的已经点到了头,而且也没有另外需要种的地了,陈墨言便笑着道,“那您先弄,我去给您泡壶茶来。”

    “好好,去吧去吧。”

    冯老教授已经笑着从屋子里头走出来,“怎么了,心疼他了?是不是在心里头骂师傅我?”

    “您说什么呢,田叔是长辈,是我的家人,您也是呀。”

    陈墨言笑嘻嘻的凑过去,“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呢。”

    “行了,就你这丫头会贫嘴。”

    伸手在她额头上虚虚戳了一下,冯老教授瞪她,“不是说去泡杯吗,还不赶紧去?”

    等到陈墨言泡好一壶茶。

    田子航也已经收工,洗好手,坐在了院子里头的小石桌上。

    陈墨言帮着两个人倒好茶,她自己也坐在一侧的小凳子上,看着对面的两个人喝了几口茶,她才带几分疑惑的看向田子航,“田叔,你昨晚不是说这几天不来学校的吗,怎么又来了啊?”

    “哦,我过来看看你师傅。”

    他这说法让陈墨言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扭头看向冯老教授,“师傅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你可别瞒着我呀,现在医生的技术可是越来越精,再不济咱们还可以出国去的啊,师傅您……”

    “我什么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这个师傅出点什么事儿,啊?”

    “怎么会,我这不是被田叔的话吓一跳嘛。”

    看着冯老教授这粗嗓门,陈墨言便也松了口气:没事儿就好!

    实在是,有什么不能有病呀。

    除了花钱,人还遭罪!

    这也罢了,最怕的就是钱花了,罪也遭了。

    可最后人却没了!

    自己师傅可是不年轻了啊。

    不管你服不服输的,这人的年龄可是实打实的摆在那里呢。

    陈墨言不想紧张都不行。

    中午是包的饺子。

    陈墨言一个人活面,调馅,擀面皮儿。

    包的时侯田子航倒是帮了忙。

    可是包出来的饺子东倒西歪的,不是皮破儿就是露馅儿。

    到最后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主动坐到了一边儿。

    三个人的饺子其实挺好包的。

    陈墨言包好了一盖帘,那边田子航终于折腾了几回之后把火烧起来,水已经开了。

    煮饺子,吃饺子。

    午饭吃的其乐融融。

    饭后,田子航抢先收拾了碗筷,坐在一边的冯老教授取笑他,“今天竟然没有打碎一个碗,小田,有进步呀。”被称为小田的田子航忍不住老脸有些红,不过,想想以前自己在冯教授这里做的那些蠢事儿,他还真的没啥勇气去反驳:万一这老爷子再说出点关于他的别的糗事呢?

    他可不想在言丫头面前丢脸!

    陈墨言可不理会自家师傅和田子航之间的事情。

    反正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人的感情呀,应该是挺好的。

    所以,听着他们两个打嘴仗,她便笑嘻嘻的坐在一旁喝茶。

    等洗好手回过来的田子航就看到她一脸笑意,小狐狸似的眼神,不禁无语的摇摇头。

    敢情,这丫头把他和冯老的对话当成了好戏来看呀。

    这丫头!

    下午,田子航有事先走。

    冯老教授看着把人送到门口转回来的陈墨言,指指一旁的小凳子,“坐。”

    “师傅?”这么严肃呀,难道她最近做错事情了?

    陈墨言心里头开始在打鼓。

    对面,冯老教授却是一脸肃然的看向她,“你知道你田叔为什么会来吗?”

    “为什么呀,难道,是因为我?”

    电光石火的闪现间,陈墨言猛的想起自己昨天傍晚一时心血来潮说的那些话。

    难道,是她那些话说的太过豪迈。

    吓到了田叔?

    她眨巴眨巴眼,“师傅,我田叔来找你做什么的?”

    不会是田叔最后还是不赞成自己的那些话,不赞成她的主意。

    就一大早的跑过来找她师傅。

    想让冯老教授劝劝她?

    “你想什么呢,那眼珠子转的,难道你田叔和我还会害你不成?”

    冯老教授伸手在陈墨言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挑高了眉,“想知道你田叔是来找我做什么的吗?”

    “想,很想。”

    陈墨言点点头,想了下又加上两个字儿。

    “他担心你,所以,昨晚一夜没睡好,一大早的拎着早饭就来我这里了。”冯老教授看着自家一脸乖巧的小徒弟,心里头却是知晓她这份乖巧下头掩藏着的是太多的东西:倔强,天资,志向,以及不肯轻易服输等等的性子,这些性格有好也有坏,但总体来言,冯老教授还是很看好自家这个小徒弟滴。

    “他担心你眼高手低,好高骛远,到最后更怕你一事无成。”

    “师傅,不是,我不是这样想的,我就是……”陈墨言觉得这事儿自己得解释下,田子航是关心她,自己的年龄小,是他最担心的问题,她能理解,可是田叔是关心则乱,但要是眼前的老者也这样想她……

    陈墨言觉得自己会哭都找不到地方的啊。

    “行了,你不用解释,为师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

    顿了下,冯老教授生怕陈墨言心里头会对田子航有想法,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解释道,“你田叔他是真的把你放到了心上,所以才担心你的,他也是关心则乱,一时关心过切,大人嘛,看着自己的孩子有出息,总是喜忧参半的,即为她高兴,又会担心她他做事会不会成功,会不会中途受搓什么的……”

    “我懂得,师傅您不用解释,真的,我知道田叔是我为好。”

    陈墨言这话绝对是真心的。

    她不会怀疑田叔对她的关心和照顾的。

    “你是个好孩子,你田叔他身上经的事儿太多,还好遇到了你……”

    冯老教授叹了口气,却是绝口不肯再提什么。

    任凭着陈墨言磨破了嘴皮子,冯老教授只是一句话,回头你田叔乐意说了他自然会告诉你的。

    到最后,陈墨言想想也是。

    这可是田叔自己的私事了,她这样的打听,从旁人嘴里头问出来。

    是不太尊重田叔。

    哪怕,她是一片好心。

    眼看着就要进入九月,陈墨言几乎是掐着时间过日子。

    不为别的。

    刘素终于考了过来。

    在她重生过后的这一世,刘素,再一次以着自己过硬的成绩考入清华!

    这个消息对于陈墨言来说,那是真的太高兴了。

    接到刘素信的中午,她直接拽着方小满和孙丽两女出去吃了一顿好的。

    她请客!

    当两女知道她这么高兴的原因后。

    都忍不住犯起了酸味儿,

    “原来,是你最最好的朋友考进来了啊,嗯,难怪你那么高兴。”

    “可不是,我还以为我们是你最好的朋友呢,原来,你还有最最好的朋友呀。”

    方小满一拍桌子,嘟着嘴,“不行,我吃醋了。”

    陈墨言扑吃一笑,好不容易把两个活宝给哄的笑起来,三个女孩子互相挽着手回学校。

    校门口。

    一位中年妇女神情温婉的出现,“三位同学,请问你能不能帮我找个人呀?”

    “阿姨您找谁呀,我帮您去叫。”方小满是最热心肠的,一下子就抢先开了口。

    中年妇女的笑容很平和,“她好像叫什么,哦哦,陈墨言,不过我不知道是什么系的……”

    孙丽方小满两女齐齐把诡谲古怪的眼神投注在陈墨言身上。

    陈墨言则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她还是走上前,轻轻一笑,“阿姨您好,我是陈墨言,请问您是?”

    ------题外话------

    有二更。估计得晚上?我也不知道,要带娃。你们猜猜这个人是谁是谁是谁。嘻嘻。我先闪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