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34 先收拾一个(2更

    “阿姨,阿姨……”

    陈墨言有些无语,赶紧拽住孙慧妈妈,“阿姨您放开我……哎哟,阿姨你弄疼我了。”

    “啊,哪里疼了?快过来让妈看看。”

    陈墨言听的很是无语。

    “阿姨,我真的不是您女儿,您女儿在家里头呢。”

    想到刚才那个老太太说孙慧有可能在家。

    陈墨言就想着赶紧和孙慧妈妈说清楚,然后告辞离开。

    可是,孙慧妈妈却是紧盯着她,拽着她的手不放,“哪里弄疼你了,你这孩子,你和妈说呀,快让妈看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关切,疼爱,那是一个妈妈对女儿的爱,可惜,这个女儿,不是她。

    深吸了口气,陈墨言用力把手扯出来。

    一指孙慧妈妈的身后,“阿姨,您女儿在哪里呢,您过去找她吧。”

    不远处的花坛后头。

    她已经看到了孙慧小跑着过来的身影……

    想来,应该也是担心她妈妈吧?

    陈墨言一边走一边朝着小区外头走,身后,传来孙慧有些愤怒的声音,“妈你又去哪里了,不是和你说了嘛,让你别出去别出去,你怎么就是不听?真是的,天天学习都够累的了,我爸也还要工作,还要养这个家呢,你再这样时不时的闹一回,你还要不要人活啊?行了,赶紧的回家吧……”

    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还以为孙慧是担心自己的妈妈走丢不见。

    所以才用着那样急切和愤怒的语气。

    可等到了后来……

    停下脚步的陈墨言不知不觉的就拧紧了眉头。

    她扭头,就看到那对母女正一前一后的朝着小区内的楼房走去。

    走在前头的是孙慧。

    脚步急促。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她。

    哪怕身后的孙慧妈妈一连声的喊她,甚至好像还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差点摔在地下。

    孙慧都是头也没有回一下!

    这个样子的情景看的陈墨言的眉头使劲儿的拧成了一个川字。

    孙慧妈妈在外头时刻不离孙慧这个女儿。

    心心念念的都是她。

    她还以为孙慧和她妈妈的感情有多好……

    现在看来,怕是孙慧妈妈一厢情愿吧?

    照着刚才的情景来看,孙慧,她明显是很嫌弃很嫌弃自己这个妈妈的!

    叹了口气,她转身走出了小区。

    这是人家的家事。

    和她,可没半点关系。

    回到学校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方小满和孙丽两个女孩子看到她这个时侯回来都有些诧异,“我们两个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吃饭没有?”

    “在外头吃了点。”

    陈墨言的情绪有些低落,两女也没有多问,只是陪着她说了会子话。

    各自梳洗过后。

    陈墨言换了身舒适的睡衣,便坐在桌子一角给顾薄轩写回信。

    眼看着就要大四。

    她们实习的事情已经被学校提上了日程。

    上次来信的时侯顾薄轩也曾问过她这个问题,陈墨言只是回她自己还没有想好,但彼此双方却是都知晓,这几年下来,陈墨言在帝都已经维持了一些人脉,几个店的生意更是做的挺好,要是毕业后就挪地方?

    不见得会比现在的情形好。

    而且,在顾薄轩看来,虽然如今国家政策隐隐有着说高校毕业生不包分配的说法。

    但最起码他们这一届到现在还没有确定呢。

    说不定,陈墨言的运气好,轮不到她们这一届呢?

    私心里头讲,顾薄轩自然是想着夫妻两个人在一块地方。

    可真要这样的话,是陈墨言来他这里,还是,他抛开军队上的一切去帝都?

    他舍不得陈墨言放弃自己的一切。

    可,也舍不得老是这样两地漂着呀。

    到最后,顾薄轩只能在信里头和陈墨言叹气,让她先留在帝都。

    等着自己!

    他倒是有豪情壮志。

    可惜这个心思一被田子航知道,直接就忍不住回他呵呵两声。

    还等着他来帝都?

    难道要让言丫头等个半辈子,等到头发发白吗?

    虽然田子航嘴上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但心里头却是直接就打断了主意,等到毕业后就开始给这丫头介绍对像!

    他还就不信了,这满帝都优秀的男孩子那么多。

    就没有一个比的那个姓顾的小混蛋?

    陈墨言不知道她视为亲人的田子航正憋足了劲儿给她介绍对像呢,这会儿在外头走了大半天,又因为之前加工厂的事情而引起的郁闷等因为回到了宿舍,洗了个澡,再和方小满和孙丽两女嬉笑了一番之后消弥了大半,余下的那几分被她很好的压到了心底深处,此刻,坐在床头上,她正咬着笔头给顾薄轩写回信。

    信里头她和他说了很多。

    但是,最主要的却是只有一条,暂时,她没想过离开帝都!

    哪怕顾薄轩能让她一百二十个的放心。

    但前世经历的那些事情,那些吴家人,到现在看似是水过无痕。

    但实则上,还是留着那么一些水波或是印痕的。

    她不敢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开。

    然后,把宝押到顾薄轩这个人身上!

    信里头她告诉顾薄轩,她也知道这对他很不公平,但是,她不想骗他。

    顾薄轩收到这封信的时侯已经是半个月后。

    他再一次的出了几天的任务。

    虽然是短短几天功夫。

    但他却整个从生死关里闯过了好几回!

    回来之后看到陈墨言的信,他自然是很高兴的,不过打开看清里头的内容。

    顾薄轩再次着急了起来。

    一拍桌子,“大家准备一下,休整一天,明天中午出任务。”

    他得积累军功啊。

    有了军功,什么都好说!

    他走后,不少人一个个的都把脸垮了下来。

    “你们说,头是不是受啥刺激了?”

    “难道说前两天被吓到?”

    “滚,要是真被吓到,那不应该是不敢出任务,怎么会这样着急的往外出任务?”

    他的手下你一言我一语的。

    到最后,一个坐在角落里头的小兵悄悄举起了手,“你们说,咱们头是不是和小嫂子吵架了?”

    他这话一出口。

    一个个的都怒目瞪了过去,“会不会说话呢?”

    “看不得咱们头和小嫂子好呀,找死是吧?”

    “走走走,咱们操场上练几回去……”

    发言的小兵被几个人推搡着朝训练场上走过去。

    心里头却是想哭:

    他不该那样说的啊,下次他不敢了!

    小兵被几个人操练的直身挺尸在了地下。

    不远处,顾薄轩的手下却是凑到了一块,你看我,我看看你的。

    最后,其中一个清咳一声,“你们说,咱们头当真是和小嫂子吵架了吗?”

    几个人冲着他翻个白眼,“你问我们?”

    那个躺在地下一脸铁青的小兵听着这话脸都黑了。

    我说,你们打我。

    美其名曰帮着我锻炼,给我实战机会。

    分明就是觉得我说错了话嘛。

    是,我也承认错了。

    可现在!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也都这样错?

    仗着你们体力比我好?

    做人得厚道!

    对面,顾薄轩走过来,刚好听到那些人的议论。

    黑着脸一句,“绕操场五十圈,所有人,开始。”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跑最后的加二十。”

    他这话一出来。

    所有人都嗷嗷叫着往前跑。

    要知道他们的训练程度本身就是一样的。

    每个人的体力什么的也基本都差不多。

    平时跑步啥的分不出彼此。

    这会儿顾薄轩一句最后一名加二十圈?

    可不是要老命嘛。

    不过跑了两圈之后,大家一个个都反应了过来。

    脚步不再那么拼。

    一个个都把幸灾乐祸的眼神投注在最后吊尾巴的那个小兵身上。

    小兵都要哭了:

    这一群不要脸的!

    收拾了自己的一群反骨手下。

    顾薄轩转身回了自己的宿舍,躺到单人床上。

    手不自觉的放到了胸口。

    那里,是陈墨言的贴身信件!

    他想到了上次回家,他妈妈拐弯抹角问他结婚的事儿。

    想着自家亲妈那泪眼汪汪的表情。

    想到陈墨言娇俏狡黠的面庞。

    想到,自己那次一不小心中了田叔的圈套,答应田叔等陈墨言二十岁后再结婚。

    他就不禁心里头涌起一股子的焦躁。

    什么时侯,自己能把那丫头娶回家?

    怎么就比自己小那么多呢。

    他正辗转反侧呢。

    门外响亮的一嗓子,“顾队,领导找您……”

    顾薄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

    落地的同时利落的收拾了下自己躺的有些皱的衣角,同时迈大步走了出去。

    操场上。

    领导正看着那些人跑圈呢。

    回头看到顾薄轩,笑着招手,“来来,你这些兵,不错呀,才回来就操场,不错不错。”

    顾薄轩,“……”

    “行了,你和我过来,给你个任务……”

    办公室内。

    领导看着一脸肃然的顾薄轩,想了想还是交了句底,“这个任务有点危险,而且,为期比较长,最早得半年,迟了有可能得一年,你手底下这些人能不能受的住?你自己先思量一下,还有你,有没有什么困难?有的话就提,我尽量给你申请。”

    顾薄轩跟着他也有几年工夫。

    这几年自己能这么一路顺畅,和他这个傻小子拼命三郎般的出任务有着很大关系。

    上下级这么些年。

    他多少有几分晓得自己这个得力干将的心思。

    所以,他看着顾薄轩直接道,“这次的任务很危险,当然,如果你做好了,最后,说不定能让你如愿以偿的!”哪怕不能一步到位,但以着他的猜测,这次的军功,能让顾薄轩往上动好大一截的。

    顾薄轩是直接想也不想的就点头应下。

    等到大家五十圈跑完。

    一个个累的死鱼一样瘫在地下时。

    他黑着脸,一人一脚,“都给我站起来,有任务,全体都有……”

    意料之中的。

    没有一个人主动退出。

    休整了两天。

    弄了些设备什么的,顾薄轩带着他的人飞机火车的几次辗转。

    最后,一伙人一头钻入了深山老林!

    陈墨言知道这些的时侯已经是半个月后。

    看着自己面前的信,看着他最后说的一年之期。

    虽然顾薄轩说没什么危险。

    只是不准和外界联络,不能提前出来。

    但是陈墨言可不是三岁的孩子呀。

    他这些话,怕是也只能骗骗鬼吧。

    想着他要一年没有消息。

    而自己也只能在无尽的担忧中等待。

    陈墨言扁了扁嘴,最后,气呼呼的把他的信给揉成了一团。

    使劲儿丢到了床头的一角。

    不过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又爬进去把信一点点的展开。

    摊平。

    拿过来一本书,小心的把信展开压到了里头。

    与陈墨言的郁闷和担忧不同。

    田子航一知道这个消息,那是立马高兴的啊。

    乐的眼缝都咪起来了。

    他看着陈墨言,眉开眼笑的,“这么说来,你实习也不会回去了?”

    “不回啊。”顿了下陈墨言猛不丁的反应了过来,她看着田子航,有些好笑的开口道,“田叔您这段时间老是闷闷不乐的,我问你又什么都不说,我师傅还说你是瞎操心,你之前不会是在担心我实习的事情吧?”

    现在的大学多少还有那么几分回原地的说法。

    哪怕是实习呢。

    要是真的有分配什么的。

    也多数是按着属地和户口所在辖区来分的。

    田子航到是可以找找关系什么的把人给留下来。

    可是这丫头的心思只盯着那个顾薄轩。

    要是那个混小子说点啥……

    这丫头脑子一热真的回去了她户口所在地。

    他就是说再多的话也劝不回来呀。

    陈墨言看着他眉头紧拧,却又有几分小心的眼神望着自己。

    心里头感动的不得了。

    “田叔,你放心吧,我不回去的。”

    “真的?以后也不回?”

    “嗯,那个地方对我来言已经没有什么,那也不是我的家。”陈墨言笑了笑,神色平静的看着田子航,“不过,如果非说我对那个地方有什么想法的话,那就是只有一个称呼,伤心地。”

    或者,比这个伤心地还有那么几分别的情绪。

    比如说,她是在那里获得新生的。

    当初的事情到现在她也不知道真假,可万一真的如同陈奶奶说的那样。

    自己是被她给捡的?

    那么,这些年来虽然陈家没有好好待她。

    可也算是给了她二次的生命!

    这也是她为什么明明已经和陈家撕破脸,却还是在临走前留下几百块钱的原因!

    就算,她用钱来还陈家这些年的恩情好了。

    希望以后,这一辈子,再也不见。

    女装店内。

    陈墨言看着小蔡汇总过来的资料,最后落到了一个人名上:

    赵腾。

    这个人名她自然是有印象的。

    林同的舍友。

    当时,她为了帮林同,给了他几张设计图。

    可这个赵腾一句话不说把图拿出去用,回头林同问他的时侯,还和林同打了一架。

    当时的事情虽然以着林同的道歉而告一段落。

    可陈墨言却是把这个人,这件事情一直放到了心里头呢。

    本来,她还想着估计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和这样的人有所交集。

    如今看着手里头的资料,陈墨言忍不住勾了下唇。

    这世界,果然是小啊。

    要是只有以前的事情也就罢了。

    学校里头的事情,陈墨言也不想在校外头再掰扯一回。

    可是呀,这个赵腾竟然又对着自己使出了阴招?

    而且一次不够,还想有第二回?

    她冷笑了两声,对着小蔡招了招手,“你这样这样做……”

    ……

    赵腾毕业后没有出去做事。

    学校倒是分配了工作。

    可是不如他的意!

    便直接请了一年的假,想着看看这中间能不能走走门路什么的换个好点的单位。

    他想进的是设计总院!

    可不是什么随便一个区的劳什子分院!

    好在他们家生活条件不错。

    家里头又开着几个店,哪怕他再多玩几年也是能撑的住。

    只是一个二十好几的男孩子。

    整天不出门,待在家里头,时间一长赵妈妈不免就有些念叨。

    赵腾被她念叨的火起,就想着出去转转。

    这一转二转的。

    他和赵妈妈下头一家店里的小助理上了心。

    为了想着法子的接近女孩子,他就主动帮着赵妈妈打理这家店。

    赵妈妈倒是没想让他给自己去管店。

    不过是想磨磨他的性子。

    让他知道自己的辛苦,知道管店的困难。

    不过可惜,赵妈妈还是不怎么了解自己的儿子。

    赵腾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几个月里头把那家店经营的还挺好!

    而他也和那个女孩子成功的走到了一起。

    当然,只是偷偷的拉拉小手什么的。

    别的他们可没那么大胆儿。

    而上次算计陈墨言她们店里头服装的事儿可不就是赵腾和自己那个对像一块弄出来的?

    之所以盯上陈墨言的店说来也是巧。

    赵腾和陈墨言合作的那家加工厂的某个管理是亲戚。

    知道了这么一回事儿后他就上了心。

    在几番用功,知道陈墨言那边的东西是真的赚钱。

    而且,质量样式都很好之后。

    赵腾直接就耍了手段,最后就凭着那一批的货,他赚了一万多块呀。

    抛开拿出去的好处。

    他留在手里的也有小一万呢。

    所以,在陈墨言那边又传来消息之后,他再次的心痒了起来。

    可惜这一次他却是没能如愿。

    圈套设到一半的时侯,他走关系找的那个人直接被人以‘贪污’‘受贿’的罪名逮捕!

    而他之前谈好的那些事情自然也就不成立。

    这也罢了,最主要的是,他为了取信于人,投了一大笔的钱进去买布等原料呀。

    辛辛苦苦好些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不不,陈墨言表示这还不算,她直接以‘偷盗’罪起诉赵腾。

    这一次,她们算总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