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55 田子航找上陈奶奶(2更

    陈奶奶使劲儿捶着陈爸爸,气的很,“你还不把钱给我拿出来?”

    她是没想到呀。

    自己眼里这个最老实的儿子,竟然手里头还藏着钱?

    “是何家那个女人教的你吧?我就知道她不教你个好,背着老娘藏钱,看我回去不撕了她的嘴。”

    陈爸爸被打的有些狼狈。

    左躲右闪的。

    不过听到陈奶奶这话,不禁眉头又皱紧了几分,“娘,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怪她呀,这是我的主意,而且,我这钱她都不知道的,是言言,言言之前走的时侯留给我的,我,我谁也没给。”

    陈墨言对于陈爸爸这话不置可否。

    不过,听起来,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年,她们夫妻感情倒是挺好?

    她笑了笑,垂下的眸子里头掩去一抹自嘲。

    果然,自己才是那个家的外人呐。

    她扬了扬眉,笑了笑,“你的意思,是把我留下的五百块钱都给我,然后,让我去医院找个医院,给老爷子看病吗?”她不说五百还说,一提五百块钱,陈奶奶嗷的一声叫了起来,“五百,哪来的五百,陈大方你敢把钱给她试试。”一边说一边已经伸手就要去陈大方身上动手搜。

    “娘,我哪里有五百块钱啊,娘你别搜了,没有。”

    最后两个字儿陈大方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妈是怎么回事呀。

    还那么多人呢。

    真以为这还是在陈家村啊。

    陈大方气呼呼的,深深的喘了口气,他看向陈墨言,黑着一张脸点点头,“不过你也知道家里头的日子,这几年你妹,敏敏她上学什么的,到处要用钱……”听着陈爸爸强行把你妹妹三个字儿改成了敏敏,再听陈大方后头的这半句话的意思,陈墨言望着他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抹嘲讽,“所以,你是想怎么做?”

    “我,我给你打借条——”

    陈大方的话还没说完呢,抬眼就看到陈墨言眼底闪过的似笑非笑。

    他脸唰一下子涨红了。

    瞪大了眼,“我,我说的是真的,而且我还能做别的事情,打扫卫生啥的,你,你不是有工厂么,我我帮你去做事,我不要钱,我做什么都行,真的,你就帮着你爷爷找个医院,找个靠谱点的医生看看,言言,看在咱们以前也是一家人的份上,爸,爸最后求你一回,啊?”

    陈爸爸看着陈墨言,看着站在陈墨言身后的那几个人。

    觉得自己的腰板瞬间更佝了。

    “什么乱七八遭的,言言,你先进去,顾薄轩,把这些人都赶走。”

    田子航听到这里,是再也按不住自己的性子。

    本来,他也算是头一回看到陈爸爸。

    想着之前打听出来的那些事儿,觉得陈爸爸也算是有几分明白的。

    可听到现在,看着陈爸爸虽然是哀求,但他那脸上,分明却是携以往陈家养大陈墨言的这个情份来要挟的意思,看到这里,田子航怎么可能不怒?他没当场开口让顾薄轩把这一伙人给赶出去已经是他压着火了好不好,扭头瞪了眼还想出声的陈墨言,“你们几个进去。”

    这也就是冯老教授刚才被他们提前送回了学校。

    不然的话,怕是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儿。

    他对着顾薄轩使了个眼色,转身向里头走去。

    身后,陈墨言看了眼顾薄轩,抿了抿唇角,也只好抬脚跟着走进院子。

    方小满和孙丽两女都是只请了两天的假。

    明天一早是要上班的,所以两人都是回来的路上直接坐车赶了回去。

    跟着陈墨言回来的只有一个刘素。

    她陪着陈墨言坐在外头的小凳子上,伸手拍拍她的肩,“别想了,你的顾大哥肯定会把处理好的。”

    “我没多想,就是觉得吧,觉得有点好笑。”

    陈墨言话说完之后,看了眼刘素,自己又低低的笑了两声。

    低头,眼泪却是从指缝里啪嗒落了下去。

    那是自己叫了十几年的爸爸呀。

    还有上一世。

    前后加起来三四十年的时间。

    现在,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儿说,只要自己帮着找个医院,找个医生。

    就能抵消之前的那些情分了?

    原来,在他的心里头,那些情分,果然是有价的!

    “言言,你别伤心了,人和人是讲究缘份的,这话你不是早就说过吗?”

    刘素觉得在陈家人的面前,自己的话是那么的空洞。

    劝?

    有什么能劝的啊。

    大道理谁都懂,不同的就是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罢了。

    说句不好听的,感同身受啥的。

    那都是假的!

    她轻轻的抱了抱陈墨言,语气轻柔,“咱们看以后,你有我们,有你的顾大哥,以后的好日子啊,长着呢。”

    “嗯,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陈墨言朝着刘素笑了笑,伸手抹了把自己脸上,抬眼就看到不远处门口站着的田子航。

    眼底全是忧色。

    心头的阴霾似乎一下子就被这一抹笑给击退。

    她深吸了口气,朝着两人笑,“好了,我刚才只是一时心情低落,真的没事啦。”

    “我就知道言言肯定是没事的。”

    刘素笑嘻嘻的,“我们家言言以后可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能被这几个人给气到呢。”她挥挥拳头,一脸的认真,“毛爷爷说了,所有的拦路虎都是纸老虎,咱们可不能怕他们,要把他们统统的踩在脚底下,打趴下!”

    那气势,有几分豪迈气。

    逗的陈墨言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对面,刘素松了口气,“你啊,总算是笑了,为了博你这一笑,我可是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啊。”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

    半个小时后。

    门口,顾薄轩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她们走了,而且,我刚才跟着他们一路过去,看到她们是住在附近那家小旅馆的——”

    这话听的刘素挑了下眉,“她们竟然还有钱住旅馆?”不过想想也就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了,毕竟这可是才到帝都,陈奶奶即然敢来这里,身上不可能一分钱没有吧?

    陈墨言心里头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坐在她们两个对面不远处的顾薄轩却是摇了摇头,“我觉得,住旅馆的钱不是她们自己掏的。”

    “啊,难道她们赊账了?”

    刘素瞪大了双眼,伸手去指陈墨言,“她们记的言言的名字?”

    一拍桌子,“简直是太可恶了,言言,这事儿你一定不能管,让她们没钱被赶出去,流落街头去。”

    “肯定不是这样的,怕是你想差了。”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摇摇头,“我和那家小旅馆从来没有过交道,人家认得我是谁呀,还给我赊账?你啊,把我想的太厉害了。”话罢,她看向顾薄轩,“顾大哥,瞧着你的样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应该是昨天来的那个女孩子给她们付的钱。”

    顾薄轩这话一出口,刘素一下子就瞪大了眼,“孙慧?她傻了吧,脑子进水了?”

    在刘素的眼里头,可不就是脑子进水了吗?

    陈奶奶她们一行人和她可是没有半点关系呀。

    这怎么就,她给出住宿的钱了?

    陈墨言倒是没想多。

    脑子里头随便的转了一下便呵的一声轻笑,“她呀,怕是被陈奶奶给缠上了。”

    “什么意思?”

    刘素还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朝着陈墨言看过去。

    倒是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的冷意:

    看来,言言这几年在帝都过的也不是那么的好?

    这一个个的,牛鬼蛇神的。

    都跳出来欺负他家小丫头是吧?

    就在他心里头转着心思时,耳侧,响起陈墨言轻笑的声音,“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次,孙慧的打算怕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扬眉看着对面的刘素更加的疑惑,知道她毕竟是不了解陈家人,特别是陈奶奶的性子,便轻声和她解释道,“估计一开始,孙慧是想着用这些钱来打发下陈家人,然后给我添堵恶心啥的。”

    “这个孙慧简直是太坏了!”

    “她怎么能这样?”

    刘素的声音里头满满都是怒气,“言言,明天我和你找她去,她不还没毕业吗,咱们去找她学校去。让她学校看看,看清她的真面目,最好把她给开除才更好呢。”她也是气极了,哪里有人这样恶毒的?

    宁愿自己出钱当冤大头。

    为的就是让陈家那些人给言言添恶心?

    太欺负人了。

    “你急什么呀,这事儿呀,咱们在一边等着瞧热闹就好。”

    “啊,瞧热闹?”

    刘素再一次的满头雾水,不过她也不是个傻的,想了想便明白了几分,“你是说,陈奶奶也是在利用她,让她帮着她们出钱?”等看到陈墨言淡淡一笑点头之后,刘素顿时有些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想了想,索性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陈家这些人一个个的,哎。”无语。

    陈墨言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心里头却是为着孙慧默默的掬了把同情的泪水:

    陈老太太那是能轻易沾上的吗?

    她敢肯定,到最后,孙慧的目的达不成,怕是还要惹得一身臊!

    不过这些都没必要和刘素说罢了。

    知道顾薄轩明天就要离开。

    两个人这一分开,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再见。

    刘素又陪着两人说了会话,便很是体贴的寻了个借口走人。

    身后,顾薄轩低低一笑,“你这个朋友倒是挺好。”

    挺好的?

    素素本来就很好呀……

    不过她一扬眉,就看到顾薄轩眼底闪动着的狐狸般的笑。

    脸一红,她瞪了眼顾薄轩一眼,“就你话多。”

    顾薄轩哈哈笑起来。

    帮着陈墨言倒了杯温水,他递过去,“以后晚上别喝茶,多喝白开水。”

    “知道啦,婆婆。”

    顾薄轩失笑,抬头看着陈墨言笑嫣如花的脸,他心头激荡。

    大手一伸。

    把人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低头,看着因为他这样突然一个动作而有些吃惊,微微张了小嘴的陈墨言。

    顾薄轩的眼神在那两片温润的红唇上移不开。

    半响。

    几乎就在陈墨言撑不住,想着挣开逃跑时。

    下一刻。

    她就觉得眼前蓦的一黑。

    那张梦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回,线条分明、刀削般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呀了一声,“顾——”后头的两个字没有出口。

    因为她的嘴,被一张带几分冷凉的唇给封住!

    他他他……

    唇一沾即分!

    顾薄轩自己的脸都红透了。

    好在这是晚上,他的脸向来又有些黑,就是红也不怎么显。

    只是低头看到自己怀里陈墨言那瞪圆的双眸,一脸的惊诧,如同炸了毛却又惊惶失措的小猫儿。

    这个样子的陈墨言让他的心情更加的激荡。

    好想,把这丫头揉进怀里头,狠狠的欺负一番呐。

    不过……

    他深吸了口气,“再那样看着我,我又要亲你了啊——”

    “你敢,色狼。”

    陈墨言唰的一下回过神来,猛的一起站起身。

    坐到了顾薄轩的对面。

    那速度,那眼神和表情……

    看的顾薄轩嘴角抽了抽,“我是你未婚夫,不是别的沾你便宜的男人。”

    “你不老实。”

    “你不规矩。”

    “你这是在违反军规!”

    好嘛,连军规都说出来了……

    顾薄轩看着似是炸了毛的猫般的某只,不敢再撩,“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检讨,啊?”

    “那你回去写千字检查。”

    顿了下,陈墨言瞪他,“写的不深刻都不能过关!”

    顾薄轩好气又好笑,“你这丫头,算是找到治我的方法了是吧?”

    鬼知道,他在部队最讨厌,最烦的就是写检讨!

    他可以提抢去杀人。

    他可以去拼命出任务。

    可是让他拿笔写一千字检查?

    还是让他再去战场上拼一回来的更快吧。

    这事儿他曾不止一次和陈墨言抱怨过,小丫头当时还安慰他来的。

    没想到转头拿这事儿来气他——

    对面,陈墨言大眼一挑,眼底全是狡黠和笑意,“怎么,你不同意,不写?”

    “写写写,回头就写。”

    顾薄轩猛点头,只是最后,他又一脸笑意的加上一句,“我明天一早可是就要赶车的,这一千字的检查我能写一晚上,你确定,让我写?一晚上不睡,你当真舍得吗?”最后一句话出口,他自己的老脸都有点红,不过,却被他偏黑的脸庞和夜色给再次压下去,只是眼神幽幽的看着陈墨言,“我明天赶车会没精神,说不定坐错车啊什么的,你忍心吗?”

    陈墨言,“……”你滚!

    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顾薄轩再次忍不住低低笑起来。

    门口,被两人无视半天的田子航黑着脸一声干咳,“几点了还不去睡?不是说明天要赶早车吗?”

    “啊,田叔,你不是去睡了吗?”

    陈墨言这话一出口,站在门口的田子航就忍不住的横了她一眼。

    她们两个在外头说话。

    他能在屋子里头睡着吗?

    慢半拍反应过来的陈墨言忍不住抽了下嘴角,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顾薄轩。

    挑挑眉,田叔这是把你当贼防了啊。

    你幸灾乐祸吧你。

    顾薄轩好笑的看她一眼,“田叔,我这就送她回房——”

    “嗯,早点睡,你虽然年轻,但身子不是这样熬的,有事的时侯那是不得已,平时就注意保养。”

    田叔说有事的时侯自然是指顾薄轩出任务的时侯。

    那是大事,是正事。

    别说什么休息了,一百二十个的提着心,全神贯注啊。

    就怕一个不慎任务失败影响到队友或是自己的安危。

    这是迫不得已的。

    他微微拧眉,“年轻的时侯不注意,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特别是像你这样的人。”

    “田叔说的对,我以后注意。”

    在陈墨言的房间,依依不舍的看着她进屋。

    直到房门紧闭。

    顾薄轩倒是不想睡,想着哪怕在这里头站一晚上也是开心呀。

    可惜,他知道对面还有一个等着他的呢。

    “田叔。”走到田子航的身边,他在另一边的小凳子上落坐,直接把一个存折递了过去,“陈家那些人在这里肯定会花钱的,言言是有钱,可是言言的钱是她自己辛苦赚的,这是我这些年来的积蓄,我一直都分成了两部分,一份是给我家里头,一份留着的,这次就先放在您这,有什么需要的您自己去取。”

    如果不是陈家那些人。

    顾薄轩说不定也不会那么早把自己的老婆本都拿出来。

    而且,就是拿也不是现在。

    更不是给田子航。

    倒不是不信任这个人,他是觉得,自己的钱肯定是要给自家媳妇的啊。

    可是现在——

    他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只能说,计划不如变化了。

    田子航看着他手里头的存折,眼底闪过一抹赞赏,点了下头,他伸手接过了存折,“这些钱我帮你们纂着,以后等你们真的结婚时再用。”这话听的顾薄轩抽了下嘴角,啥叫真的结婚?这话怎么越听越觉得怪?

    不过顾薄轩也懒得再去多想了。

    反正,他和言言情比金坚!

    第二天陈墨言去送顾薄轩。

    而田子航则是在她们出门之后几乎是前后脚的走出了四合院。

    再出现时。

    他站在了陈家人居住的小旅馆外头。

    倒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陈大方,看到田子航出现,陈大方倒是很激动,“您,您好,是不是言言让您来找我们的,她人呢,她在哪,也跟着一块来了吗?”是言言同意帮着医治他爸了吧?

    他就知道言言是善良的。

    是个好孩子!

    要是对面田子航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估计得喷他一脸。

    是好孩子,就由着他们陈家人随便捏揉搓扁?

    不过此刻他不知道,也不想和陈大方说话,直接道,“你娘呢,我有话要和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