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67章 别再来找我(2更

    田子航无疑是紧张的。

    口干舌燥。

    他身子紧紧的绷起来,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陈鹏。

    莫名的,田子航抬脚后退了好几步!

    然后,他抬头看到陈鹏,以及陈墨言田素朝着他望过来的异样眼神。

    别的还好。

    他脸色一变猛的看向了陈墨言,“言言,我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很高兴——”

    “田叔你不用解释,我知道。”

    陈墨言知道田子航的紧张。

    同样的,她也紧张!

    不过,该来的,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不是?

    深吸了口气,她扭头,朝着对面的陈鹏微微一笑,“陈叔叔,结果您可以帮我们看一看吗?”

    “啊,行,好,我来帮你们看。”

    这一刻,陈鹏倒是有些同情起了田子航——

    就是孩子再好,再是人生赢家又怎么样?

    之前缺失的那些年。

    那些痛苦的,伤心失望的那一个个的夜晚。

    怎么可能是金钱能买来的?

    想想自己早上还羡慕眼前的这对父女。

    这一刻,陈鹏觉得自己心里头总算是得到了安慰。

    在田子航紧张到后退,不敢看的面前。

    有得有失。

    他,平衡了。

    拆开,一目十行的看下去。

    直到最后。

    他抬眼,就看到田子航正一脸紧张期待的看着他。

    眼神里头的情绪,看的陈鹏有些心酸。

    深吸了口气,他朝着田子航重重的点头,“恭喜你们,结论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符合,也就是说,在生理上,你们两个是具有完全稳合关系的父女,亲父女。”

    “子航,恭喜你。”

    “言言,恭喜。”

    田子航听着这些话,耳朵边嗡嗡直响。

    他看着陈鹏,眼神有些茫然,“你刚才,说了些什么,结果是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涩,带着很是明显的颤音。

    陈墨言扭头,只看了一眼,心头不禁也跟着就是一悸。

    田叔竟然哭了……

    咬了下唇,她上前两步,“田叔,是真的,结果出来了,您之前说的话是真的。”

    “真的啊,好,好,真好。”

    伴随着三个好字,是田子航蹲坐在椅子上,双手捂脸。

    无声而泣。

    “三哥,三哥你没事吧?”

    田素一脸的担心,这怎么明明结果是好的啊。

    结果都出来了,又是肯定的。

    不应该是高兴吗?

    怎么好好的,这说哭就哭了起来?

    而且,她长这么大,自打记事情,还就没见过她三哥哭呢。

    “让他自己在这里静一静吧。”

    出声的是陈鹏。

    他看着田子航,心里头也跟着叹了口气,叮嘱了田素和陈墨言几句,陈鹏把结果递到陈墨言手里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得回去换衣服,要到下班时间了。”

    “好的,陈叔叔您先去,我们在这里等您。”

    陈鹏并没有多想,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先回了办公室。

    倒是田素,她看了眼陈墨言,“咱们走就行了啊,还等他做什么?”

    “田大小姐,你这样的语气,会让我觉得你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哦。”知道田素是真的没想到那些,但陈墨言还是有些看不惯,你之前让人家帮了忙吧,要不是人家陈鹏,这结果能出那么快吗,总要当面说声谢谢,请人家吃个饭什么的吧,是,去不去的在人家,可你有没有说和做,这是你自己的事吧?

    她看了眼田素,淡淡的笑了笑。

    所以说,田素这样的人是被家里头娇宠着的,而她却是野生的。

    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什么语气呀,哎,陈墨言,我可是你姑姑,你有没有点大小?”

    陈墨言呵呵笑两声,“我记下了,姑姑!”

    姑姑两字咬的那叫一个重。

    听的田素直磨牙,这坏丫头!

    陈墨言抿唇一笑,再扭头去看田子航时。

    突然发现,经过和田素这样你来我往的一回对话。

    她这会儿的心情竟然奇迹的平复了大半!

    再回头,看着田子航时,甚至都觉得没有那么的情绪激动。

    是父女又怎样?

    之前,她不就是把田叔当成了最亲的人吗?

    如今不过是更加的名正言顺罢了。

    不过想想,老天爷的安排,可真真是巧呵。

    她眉眼弯弯的笑了笑,把手里头的文件直接塞到田子航的手里头,“田叔你亲眼看看,你自己看看啊,之前可是您一直拽着我要来做这个东西的,现在出了结果却又不敢,怎么着,你是嫌弃我这个女儿,觉得我一直在乡下长大,什么都不会,又不懂你们这些城里人的心思,给你丢脸了吗?”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嫌弃你?”

    “啊,你你你,你承认我这个爸爸了?你承认了?”

    慢半拍的田子航最终反应了过来。

    他眼里头全是惊言,“言言,爸爸没听错吧?”

    爸爸……

    这两个字不止是田子航说的红了眼圈。

    就是陈墨言都忍不住用力的抿紧了唇,她抬头看着楼顶好半响。

    缓缓的抬头。

    抽了几下鼻子,“我,我还不习惯,但是我会尽量——”爸爸这两个字儿张了几回嘴,陈墨言还是没能叫出来,她看着田子航眼巴巴的样子,心里头有些不忍,“给我点时间,我,我会尽快习惯的……”

    “好好,爸给你,爸等你——”

    这对于田子航来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五点四十。

    陈鹏一身休闲装走出来,一脸的笑,“恭喜你呀,田先生。”

    “哈哈,这都要感谢你,多愧了有你在……”

    此刻的田子航也是一脸的笑,他伸手重重在陈鹏胸口捶了一拳,“这次的事情我记在心上了,回头咱们什么时侯一块聚聚,去我家里头……”感谢肯定是要感谢的,但是今天却是绝对不行。

    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

    然后,好好的看看陈墨言,看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

    至于别的人什么的。

    一概是灯泡。

    是闲人!

    陈鹏自然也不会那么没眼力劲儿,哈哈一笑,“行,那我等你电话。”

    “走,一块走,我们送你回去。”

    虽然嘴里和陈鹏说着话,但田子航的眼却是半刻没舍得离开陈墨言。

    陈鹏忍不住的笑,“行了,也不用你们送,我出门就是公交站台,几站就到家了,敢天有时间聊。”说着话他已经朝着几个人摆了摆手,抬脚朝着医院外头走了出去,“今天不打扰你们父女相聚,改天的呀,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访。”

    他这样做,倒是让陈墨言另眼相看了几分。

    这个人功利心或者有。

    但是,他却有着绝对的分寸,知道什么时侯该做什么事情,什么自己什么时侯应该避着点。

    “田叔,你这个朋友挺好的啊。”

    “嗯,是挺好的,他学习很好,工作能力也绝对是一流的……”

    陈墨言顿了下,她指的不是这个!

    不过想也知道自家这个才认的亲爹是不会关心太多别的。

    不过,能让他觉得学习和能力好的。

    那就应该是真的好了。

    再加上陈鹏本身自己具有的眼光和分寸……

    难怪这么年轻就能在中心医院混出点地位来呢。

    “田叔,他是做什么的啊?”

    “哦,好像哪科的副主任来的?我没问。”

    陈墨言和田素这次是齐齐翻了个白眼:

    就这样,也敢找人家帮忙?

    田子航一脸的雾水,“你们两个看什么,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没有。”

    田素觉得自己不想和自家哥哥说话了。

    这智商。

    幸好自己不是他女儿。

    不然她真的要担心了……

    不过眼角余光看到身旁坐着的才找回来的亲侄女。

    田素顿时就觉得自己开始忧伤了。

    人家这女儿的智商,虽然不想承认,可是,是真的比她好那么一丢丢吧?

    她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不能在这对父女面前提智商问题。

    免得自己更伤心。

    晚饭还是在外头吃的。

    整个吃饭时间,田子航的双眼就没有离开过陈墨言!

    不过眨眼功夫就把她的碗里夹满了菜。

    到最后还不算,直接把菜都推到了陈墨言的跟前,“想吃什么咱就吃,啊?”回头他看到坐在椅子上咬着筷子头,一脸幽怨的自家妹妹,田子航的手顿了下,把一盘土豆肉丝推过去,“你怔着做什么呀,快吃呀,那么大个人了,难道吃个饭还要我给你夹啊,真是的,不让人省心以后怎么嫁人?”

    田素想甩筷子。

    瞧着眼前这情景,到底是谁不让人放心?

    心塞。

    内流满盆!

    几乎是把父女两人送到家,田素就黑着脸朝外走,“三哥我走了啊,还有,我这几天不过来了。”

    她受到百分之二百的伤害了。

    得暂时离开这对父女,好好休息养伤去。

    田子航看都没看她一眼,“行,那你走吧,对了,你等下——”

    嗯,她哥总算是良心发现。

    知道今天这是冷落忽落了自己一天,准备道歉了吧?

    结果——

    田子航只是看着她道,“记得你答应我的话,什么都不准说。”

    顿了下,田子航看着她眼神有些冷,“要是让我知道是你的因为,以后你别叫我哥。”

    田素,“……”她想去死一死。

    当了一天的司机。

    被亲哥奴役呀。

    结果这会儿一句安慰辛苦的话没有。

    还要挟她!

    坏人!

    “田叔,你把她气坏了。”

    田子航一脸的疑惑,“怎么了,你姑姑她生气了吗?”

    才走到院子里头几步的田素听到这话。

    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陈墨言看了看外头的身影,暗自给她掬了把同情的泪水。

    晚上九点半。

    陈墨言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头拿着纸笔发呆。

    她是想给顾薄轩写信的。

    可手里头的笔提起来,半天落不下去。

    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最后,她硬着头皮写了起来,把陈奶奶的话和孙慧的事儿简单几句代过,最后,直接告诉了顾薄轩结果,咬着笔头落下最后一笔,陈墨言有些坏笑,也不知道顾薄轩看到这封信时的表情是怎么个样的?

    真想看到他变脸时的样子呀。

    可惜了。

    躺在床上,陈墨言以为自己睡不着的。

    结果却是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寻了个时间把信寄了出去。

    回过头,陈墨言竟然在院门口遇到了一个警察。

    看了一眼,她认了出来,是上次带走陈奶奶的那几人之一。

    应该是来和田叔说事情的吧?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陈墨言朝着对方笑了笑,走进了院子。

    “言丫头回来了?”

    “田叔。”陈墨言一边笑着一边把菜放下,“门口的警察,是来做什么的呀?”

    “哦,他是来问我意见的。”

    田子航笑着看了眼陈墨言,“你觉得怎么处理那两个人好?”

    “我听您的吧。”

    对于陈奶奶这种人,大恶没有,小恶不断。

    说实话,想起来也真的是挺隔应人的。

    你总不能直接把人给弄死吧?

    她蹙着眉头想了下,看向田子航,“陈爷爷呢,他的病情还能撑多久?”

    “应该还能撑几个月吧?要不,把他们赶回去?”

    陈墨言正想着点头,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两人齐齐朝着门口看过去。

    是陈爸爸。

    他一脸的惶恐,看到陈墨言好像看到了主心骨,“言言,言言,快点,快和爸过去看看,你爷爷,你爷爷他不行了,医生说让准备后事,言言你快过去看看,救救你爷爷……”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拽陈墨言。

    可惜,田子航却是比他更快一步。

    直接挡到了陈墨言和陈爸爸两人的跟前,“你爸出事了你不去找医生,你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看在言言的面子上给你们安排了医院,医生,你们还要怎么样?到现在为止,你们陈家的人住院,你们这些陈家人一分钱都没往外头掏吧?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也好意思站在言言的跟前来说话。”

    “要是我是你,我早就掉头就走,死也不出现在言言跟前了。”

    田子航越说越生气。

    这些人,一个个的怎么就那么的自私?

    “不是,田先生,我,我我也不想的,我爸他……言言,你和爸过去看看,好不好?”

    陈爸爸的唇都是抖的。

    眼里头满满的都是祈求,“言言,你就看在以前咱们的情分上——”

    “咱们以前那些情份不早就被你们一回回的用完了吗?”

    陈墨言笑了笑,对于陈爸爸的态度,她早就习惯了。

    没有期待。

    就不会有失望,更不会有伤心!

    “田叔,你别生气,对你身体不好。”她笑着安慰了田子航几句,扭头看向陈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要只是病情有变的话,你找我也没用呀。”她只是个平常人,不是普度众生的神或是菩萨。

    “对了,这个,你看看这个,爸也看不懂——”

    情急之下,陈爸爸一句句用的直接是以前的自称。

    孰不知就是这个爸爸两字,听的站在一侧的田子航额头上的青筋都突突跳了起来。

    他才是言丫头的爸爸!

    亲爸爸!

    似是知道田子航的愤怒,陈墨言朝着他微微一笑,扭头看向陈爸爸递过来的一页纸。

    “病危通知单?”

    陈墨言念了出来,她看向脸色煞白的陈爸爸,摇摇头,“你现在不该来找我,这是医生下的,要抢救什么的你也得去找医生呀,你来找我完全是浪费时间。”说罢话,她看向陈爸爸叹了口气,“走吧,我送你出去坐车。”

    “言言——”田子航下意识的想要阻制,一来在他眼里头,陈家人是无底洞,是吸血虫般的存在,二来,他是个找了二十年的亲生父亲,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女儿,要是陈家人对待自己的女儿好还好,可是陈家人明明没把自己女儿当成女儿的呀,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甘心让陈墨言再和陈家人多接近?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

    他都想陈墨言离这些陈家人远远的,有多远,离多远!

    “田叔我很快就来,你在家里头休息。”

    “嗯,那你赶紧回来呀。”

    走出院门,陈墨言看着一脸明显不在状态的陈爸爸,叹了口气,“好好的怎么就病危了?”

    “是,是你二婶,她和你二叔吵架,说你奶奶被抓了,被你爷爷听到了——”

    陈墨言,“……”陈家这些人果然是一个个都挺有能耐的。

    眼看着一辆车子驶过来。

    陈墨言伸手掏出两角钱,“这辆车子是直达医院的,你在那一站下车就行……”

    “言言,你你奶奶真的被抓了吗,是因为你吗?”陈爸爸却反手抓住了陈墨言的手,一脸的祈求、幽怨,“言言,那个,你就当爸求你,你把你奶奶放了好不好?你爷爷他这个样子,说不定哪一会儿就没了,他不能临死前都看不到你奶奶呀,言言,爸求求你了——”

    陈墨言就那么站在那里。

    静静的看着陈爸爸,打量着他。

    突然的,她咧嘴朝着陈爸爸一笑,“你还不知道你亲生的女儿已经找到了吧?你知道你妈她是怎么被抓进去的吗,她带着孙慧去和田叔说,说孙慧是田叔的女儿,哦,也就是当初她弄丢的你们大房的大女儿,这个女孩子没死,她就是孙慧,是你们在火车站就碰到的孙慧,她竟然想让孙慧冒充田叔的女儿,你说可不可笑?”

    “我是田叔的女儿。”

    “她明明知道的,却咬死说孙慧才是,她说我是隔辟村寡妇偷汉子养的。”

    “就她这样子的人,你说,你让我去帮她?”

    陈墨言脸上全是浓浓的嘲讽,不屑,“以后,她是生还是死,还有你们陈家这些破事儿,都别再来找我。我和你们陈家,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