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76 小老板,我错了

    和田子航把话说开之后,陈墨言明显觉得他身上的气息都轻松了几分。

    这是一种感觉。

    田家的事情她可以自己慢慢去查,去问。

    可是当初的事情?

    只是看着面前田子航眼底深沉的情绪,陈墨言几次话滚到了嘴边。

    又被她咽了下去。

    最后,她只能再次把这事儿压到心底深处。

    “爸,你放心吧,姑姑会知道你说的只是气话的……”

    “我要她怎么想,随便她。”

    田子航瞪了陈墨言一眼,“行了,套了我那么多的话,赶紧出去。”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姓顾的那小子有多久没来信了,是不是又出任务去了?还有,爸还是那个意思,你好好再考虑下……”

    “爸我知道了,我先出去忙了啊,赵西找我还有事儿!”

    陈墨言果断的开溜。

    书房里头,田子航看着她的背影一脸的无奈。

    这一个个的,都不让他省心!

    站在院子里头。

    陈墨言深深的吸了口气,继尔伸手用力的拽了两下头发。

    她这个找回来的爸对顾薄轩的意见是越来越大。

    这下该怎么办哩?

    哎。

    重重的叹了口气,陈墨言摇摇头,有些坏心眼的不再去想了:

    反正是顾薄轩想娶自己的。

    讨好岳父,说服老丈人这样的重任。

    还是交给他这个军人去承当吧。

    她一个小女子,身娇力弱的,还是别掺合两个大男人之间的事喽。

    这么一想,她顿时就轻松了起来。

    没心没肺的回屋去准备她的事情了。

    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半个月过去。

    虽然田子航不闻不问,但陈墨言却是晓得他心里头是真的在意。

    没办法,她就只能充当起中间的一个角色。

    时不时的见一下田素,问一下田妈妈的情况如何。

    当听到说再有半个月可以出院时。

    陈墨言觉得挺高兴的。

    回头就把这个消息说给了田子航,看着田子航紧抿的唇角放下来,她嘻嘻一笑,“爸你这下可以放心了吧?不过,你真的不去医院看看吗?我可是听田素姑姑说,老太太时不时的就念叨你……”

    “这事儿,除非能找到你妈,否则,我不会再回去见他们。”

    陈墨言一听这话先在心里头叹了口气。

    找到她妈。

    谈何容易啊?

    她也没想到,孙慧爸爸竟然老奸巨滑的,觉得不对,直接把人给带走了!

    至于去了哪?

    陈墨言想想都觉得有点暴躁:

    现在这时代远没有再过那么多年的信息流通。

    不少地方连电话什么的都没有。

    万一,孙慧爸爸拽着她妈在一个偏远小村子啥的地方落脚,住下。

    她们要到哪里去找?

    前两天那个当警察的奎子还一脸为难和不好意思的和她说,最近他要出差几天,怕是不能帮她了什么的,虽然田素也给派出所的人打了招呼,可是,这种没线索,没头绪的事情,又不是他们当地管辖的案子,谁会太过在意啊?早知道,早知道……

    早知道个屁啊。

    陈墨言在心真是在真头骂了句粗话。

    早知道个啥,那会她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能早知道个鬼啊。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又拽了两下自己的头发。

    门口传来一阵笑声,“师妹,你这是要把自己的头发给拔光,怎么着,想要出家啊。”

    “你才出家呢,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瞪了眼如同走进自己家门那样自如的周冬扬,陈墨言撇了下嘴,“我爸不是说你这几天要准备参赛的作品吗,怎么有空过来了?”听到她这个称呼,周冬扬是下意识的就怔了下,然后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哦,对了,自己的老师变成了师妹的父亲。

    亲的那种!

    想到自己刚知道这事儿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惊讶。

    饶是这都过去好一段时间。

    周冬扬还是觉得自己听着这样的称呼反应不过来啊。

    不过,师妹和老师真有缘份!

    可惜自己却不得师妹的喜欢……

    不过没关系,那个男人是军人,他的时间那么少,自己多陪陪师妹。

    说不定师妹就会更喜欢他了?

    反正,这还没结婚嘛,以后谁说的准?

    他摇摇头,自己给自己在心里头鼓足了劲头,这才朝着陈墨言嘻嘻一笑道,“我有点事情想要来请教老师,他在书房?”院子里头没有看到人,这会儿又是大白天的,周冬扬还算是了解自己这个老师的,除非病的走不动路,下不了床,一般白天时间他要么在院子里头晃,要么,就在书房里头闷着。

    卧房什么的。

    真不是他白天会进去的地方。

    “嗯,爸在里头呢,你自己过去敲门看看,哦,对了,把这杯端过去啊。”

    “师妹你真好,还帮我泡了茶……”

    陈墨言白他一眼,“那是让你帮着端给我爸,也就是你老师的,至于你想喝?嗯,自己倒。”

    “……”差别待遇,太心塞了。

    等到周冬扬端着茶走进书房。

    陈墨言抬头看了看天空,差不多正午了,她也没再回房间,先去灶间看了看。

    找出了颗大白菜,一把豆角,几个西红杮和鸡蛋。

    没有肉。

    不过倒是把昨天买的半只鸡给翻了出来。

    直接炖汤。

    上手后,陈墨言便坐在门口歪着继续想心事儿。

    怎么才能把孙慧爸爸给挖出来?

    有点困难啊。

    等到田子航和周冬扬两个人从书房走出来,已经是大半个小时后。

    陈墨言的午饭已经做好。

    田子航瞪了眼周冬扬,“还怔着做什么,难道让我留你吃午饭啊?”

    “啊,老师,您刚才不是说了让我留下来吃午饭吗?”

    “我没说。”

    “哦,那应该是师妹说的,我记错了。”

    田子航被周冬扬的厚脸皮给说的嘴角抽了下,还想出声撵人,陈墨言已经笑着开了口,“爸,就让他留下来吧,刚才洗碗啊什么的,不正好吗?”

    “对对对,师妹说的对,我这就去装饭,端菜。”

    周冬扬脸上的笑容嘴角都要咧开了,朝着灶间跑,“今天洗碗洗锅拖地,这些都归我了。”

    “吃了饭赶紧给我滚,还有,要是这次拿不到名次,进不了前五,你就不用再来见我了。”

    周冬扬,“……前十行吗?”前五,有点没信心啊。

    田子航只是淡淡瞟了他一眼。

    然后,周冬扬瞬间就焉声。

    旁边陈墨言看着这一幕,乐呵的不行不行的。

    一顿饭吃完。

    周冬扬很是殷勤的主动去洗碗,洗锅。

    陈墨言一脸的怀疑,“你会这些吗,别把碗给打破了……”

    “放心吧师妹,我可是从十几岁就吃食堂的,从来都是自己动手,丰衣……”

    足食两字还没说完呢。

    咣当一声。

    一个碗从他手里头滑落,掉在地下摔成了好几瓣!

    周冬扬那叫一个傻笑,“那啥,那啥,手滑了,有些天没做这些,生疏……”

    “行了,你出去和我爸说话,这里我来就好。”

    “不用不用,师妹你去陪老师,这里我来就好。”

    陈墨言看他坚持不让,站在一旁瞅了会,结果到最后周冬扬直接把她往外头撵,

    “那啥,师妹啊,你能出去吗?”

    “啊,可以啊,可是我站在这里没碍你什么啊。”

    “我我,我看到你紧张……”

    陈墨言,“……”

    院子外头。

    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让他自己去折腾,死心了就好。”说到这话的时侯,田子航的语气里头有几分的狰狞感觉,眼底同时闪过一抹凌厉,臭小子,竟然敢肖想他的女儿!

    这还当着他的面儿呢。

    就敢对他家言言献殷勤了。

    背着他不知道这浑小子还做了些啥呢。

    想到这里,他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看着陈墨言,“我可告诉你呀,和那个家伙离的远着点,还有,不准和他单独出去,知道吗?”他那一脸警惕,把周冬扬当成犯人、坏人般严防死守的样子,看的陈墨言扑吃笑了起来,“爸,当初,这可是你要介绍给我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坏丫头!

    田子航扫了她一眼,理直气壮,“那是爸以前没有全面了解,是爸错了,现在爸发现,这臭小子不行,所以,你一定得离着他远点呀。”还有那个姓顾的,想到顾薄轩,田子航心里头那叫一个懊恼。

    自己那会儿怎么就答应他订婚的话了?

    肯定是被他给忽悠的。

    也不是一个好的!

    他才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啊。

    订的什么婚呢。

    大不了他养一辈子好了。

    他这心思要是让顾薄轩听到,估计得哭。

    这是他的未来准媳妇呀。

    怎么就轮的到岳父您老人家养了呢?

    这不是明抢么。

    坚决不行啊。

    未来的很多年,这对翁婿都是一直走在互相斗法,相互争宠的这条路上!

    并且,越走越远。

    “爸你想多了,我可是订过婚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呢。”

    陈墨言这话不说吧还好。

    这一说,田子航觉得自己的心更不好受了。

    下次看到那个混蛋,肯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不过,这事儿得瞒着言言才行。

    父女两人坐在树下的石凳上说话,灶间那边,周冬扬把最后一个碗洗好,洗了手擦干,走出来,迎接他的就是田子航黑沉沉的一张脸,“行了,没事赶紧回去捉摸你作品去,要是让我发现你没用心,看我过后怎么收拾你。”

    周冬扬嘿嘿笑,“老师你放心吧,绝对不敢丢您的脸。”

    “滚。”

    等到周冬扬告辞。

    陈墨言有些好笑,“爸,你别太凶了,好不容易带个徒弟,再把人给吓跑了。”

    “我有凶吗?我只是看他不顺眼。”

    谁让他竟然敢对自家宝贝女儿起心思?

    当自己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啊。

    无非就是想着表现,想着打时间差嘛。

    说不定言言就能把心从顾薄轩身上转到他身上?

    哼,他家丫头就是不喜欢姓顾的了,也绝不会喜欢他的。

    看着他那个样子,陈墨言真想再次提醒他,这人,是您最早招来的。

    引狼入室的是你老人家自己好不?

    不过,陈墨言想了想觉得自己是个好闺女。

    不能再多戳她亲爹肺管子了。

    罢了。

    田老太太出院的前一天。

    陈墨言从田子航的上衣口袋发现了一张医院的病情资料单。

    上面五花八门的不少专业术语。

    她看的眼花撩乱,不过,病情好像是车祸而致。

    而且,已经痊愈,可以出院什么的。

    眼珠一转,陈墨言便笑了笑,把衣服拿去洗,那份资料却是放到了他的枕头底下。

    再怎么样的说狠话。

    心里头,终究还是放不下的吧?

    这才是亲人,是母子母女,不像她和陈爸陈妈妈……

    心头有些钝疼。

    不过陈墨言一下子就把这念头抛到了脑后。

    自己不应该再想这些的。

    这天早上吃过饭,陈墨言先去店里头和赵西碰了个头儿。

    女装店的生意挺好的。

    虽然不说人来人往络络不绝,但也是生意不停。

    看到陈墨言过来,赵西眉眼里头全是笑意,“小老板,你来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赵西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老板,我听说你在筹备新店呢,是有这事儿吗?”

    “嗯,有,怎么着,你想过去?”

    陈墨言看了一眼赵西,看到她点头后,神色凝重了几分,“你应该知道,这次新店的筹备工作我是准备撒手的,而且地段什么的我现在还在考虑当中,以后的生意如何也不清楚……”

    “小老板,这些我都想好了的。”

    赵西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坚定,“你就让我去吧,我是打小在帝都长大的,我很熟悉这里的交通,还有人事,我觉得我一定能做好的。”她看着陈墨言,生怕她会反悔似的,到最后甚至果断的立了军令状,“要是我当真做不好,您就直接把我给开了。”

    陈墨言听到这里忍不住勾了下嘴角,笑了起来。

    “其实,我一开头想到的人选就是你……”

    赵西,“……”

    “不过我担心你不想去,就还在犹豫,想着怎么和你开这个口呢,没想到你自己却是先忍不住了。”

    赵西也有些不好意思,“我这还不是被小蔡她们几个给撺腾的嘛,她们几个时不时在我耳朵边说什么要争取,要主动啥的……”

    陈墨言哈哈大笑,“她们也是为你好。”

    “嗯,我知道,能认识你们,我很高兴。”

    从懂事起就没有了父母,被一个奶奶给带到。

    赵西向来知道生活的艰辛,也因此而练就了一套生活处事的分寸原则。

    等到了后来,她好不容易考上一所大学,可她奶奶却去世了。

    她都没来得及去孝顺她老人家。

    子欲养,而亲不在。

    等到了后来,赵西在本该结婚的时侯被男朋友一场诈骗给毁了大半的人生。

    直到现在,那一笔钱,还有那个男人都没有出现。

    要不是刚好遇到了陈墨言,遇到了小蔡这些人。

    赵西觉得自己应该活不到现在的。

    此刻,她看着陈墨言,是真的打从心眼里头感激,“是小老板救了我的命,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可别啊,我可是个女的,不能让你以身相许。”

    陈墨言有些夸张的咧了下嘴,随后又看向赵西,“工作归工作,你也不小了,该考虑下终身大事了啊。”她看着赵西猛然变色的脸,心里头有些疼,知道她是被上次的事情伤透了心,可是再如何,生活得继续不是?

    叹了口气,陈墨言轻声的劝着,“咱们不能一朝被蛇咬,就真的怕一辈子的井绳呀,这世上好男人还是有的,我也不是说让你马上就出嫁,缘份嘛,咱们慢慢的碰……”

    “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嫁了。”

    陈墨言,“……”好吧,她好像劝的适得其反了?

    有些心虚。

    和赵西说了工作上的事情,又沟通了一下,陈墨言顺便请店里的人吃了个午饭。

    自然是她出钱,让赵西去买饭的。

    她自己则是赶去了另一家店,和小蔡说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后,两个人在附近的小餐馆吃了个午饭。

    “赵西去找我了,是你的主意吧?”

    “是,我……”小蔡本能的点头,只是抬头看到陈墨言深幽的双眸,不知道为什么的,一下子就有点心虚了起来,她咬了咬唇,把眼神移开了几分,直到不用再直视陈墨言的眼神,才声音有些不自然的开了口,“我,我就是想着赵西是个人才,而且她的能力应该能做的过来的,所以,所以才——”

    “我之前早和你说过,赵西我是另有安排的,让你别担心别担心。”

    “不过好像,你没把我的话完全放在心里?”

    小蔡是真的为着赵西好。

    这话陈墨言相信。

    可是,这事儿里头,小蔡却也是有自己不少的私心。

    她是生怕赵西再继续留在这里。

    到时侯会比她做的更好,让自己冷落了她吧?

    她摇摇头,在小蔡有些白的脸色中,她轻声道,“我本来就是想的让赵西去新店的。”

    “啊,小老板,我,我……对不起。”

    “小老板,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有私心的,更不该嫉妒她。”

    看到她把头低下去,认错,也缓缓的笑了起来。

    “赵西是个孤儿,她其实很珍惜身边的人,还有友情,我希望咱们是一个大家庭,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说开,讲明白就好,可以有攀比,有私心,是人谁没有私心呢,我也有,不过,咱们做事要光明垒落,要坦荡荡,不能用那些小家子气的手段。”

    小蔡的头垂的更低,“小老板,我真的错了,我一会就去和她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