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29章 田素领证(1更

    田素看着她亲爹撇了下嘴,眉一挑。

    全身散发出几分痞子似的气息。

    这是在部队里头学来的。

    把个田老爷子气的,差点翻白眼,好半天才缓过神,“你那是什么样子,啊,你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我也没说我是男孩子啊。”

    田素很奇怪,这怎么一下子把话题跳到这里来了?

    她爹这思维最近发展的挺快?

    “老头,宋家那事儿你自己想办法呀,还有,弄的利落点,别让那些无聊的人来惹我。”

    然后,田大小姐很是霸气的走了。

    身后书房。

    田老爷子砰的一声把书丢到了地下。

    这小丫头!

    书房外头。

    田素深吸了口气,站在楼梯一角听着里头的动静拍了拍胸口。

    好险啊。

    她竟然在老头的气势下没投降?

    嗯,挺好,以后就这样啊。

    对于自己今天的表现,田素可是满意的很。

    虽然,直到这会儿双腿还有些发软,心头扑通通的乱跳。

    可是田素觉得自己能当着老头的面说清楚,还把自家老头气成这样。

    很好了!

    楼下。

    田妈妈正提心吊胆的等着呢,就听到楼上书房砰的一声。

    把她给吓了一跳。

    霍的站了起来,气呼呼的朝着二楼走。

    只是才走了两步,抬头看到田素一脸笑嘻嘻的走下来。

    看到她,田素还笑嘻嘻的扮了个鬼脸,“妈你这是要去哪呀,我饿了,有东西吃吗?”

    她爸这会儿正怒着呢。

    还是别让她妈上去了,省得她家老头晕了头,对着她妈再喷一顿。

    “有有有,你想吃什么,还有你最爱喝的鸡汤已经煨好了,我给你去厨房端过来。”

    “谢谢妈妈。”

    母女两人坐在一楼的餐桌上边吃东西边说话。

    田妈妈是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你爸爸,他和你说了些什么,怎么听着那么大的动静儿?”说到这里田妈妈猛的一顿,抬眼去看田素,“他是不是又发脾气,砸东西了?没碰到你吧?你可别给他说话,要是他敢伤到你,回头看妈怎么收拾他……”

    “妈你放心吧,我真没事。”

    田素对着田妈妈有些调皮的眨了下眼,“我刚才瞧着我爸脸色不对,直接就跑了出来……”

    “对,就该这样。”

    “让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头闹腾去,把东西都砸了看我再给他买!”

    田素嘿嘿笑,“妈你真厉害,我爸生气也只有你能治的住,这是不是就叫一物降一物?”她摇头晃脑的,竟然学了戏台上的伊呀唱起来,“你就是老天爷派来降我的妖……”被旁边的田妈妈伸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

    “没个正形。”

    又瞪她一眼,“赶紧吃东西。然后我还有话要问你。”

    “哎呀,妈你又打我头,会被打傻的。”

    “傻就傻,再说了,你真傻了我养你一辈子。”

    田素心塞的不想和她妈说话了。

    饭罢,田素和田老太太坐在沙发上。

    母女两人对面坐。

    好像在谈判,“你在火车站闹出来的那一幕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虽然这个时代没有再过十余年那么科技发达。

    手机网络电话到处可见。

    可也不是没有媒体,更何况这还是在帝都?

    稍有点风吹草动的就会被有心人传出去。

    田素,便是这一类人。

    田素整个身子躺在沙发上,翘了个二郎腿,“妈你问的是什么呀,火车站怎么了?”

    嬉皮笑脸的样子看的田素妈妈想抽她。

    最终,只是轻轻的在她腿上拍了一下,“坐好了,看看你个大姑娘了,这成什么样子?”瞪了眼田素,还是终究舍不得多说什么,田老太太只能转开话题,“就是你和那个小警察的事儿,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事情从传开。

    再到有心人特意的传到田家夫妻两人耳中。

    田老太太心里头是想了又想,真真假假的也猜了无数的遍:

    一会觉得,这丫头应该是在故意演的这一出吧?

    想让宋家死心。

    可一会田老太太心里头又推翻了自己刚才的决定。

    她女儿的性子她不清楚吗。

    那就是一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人!

    要是她对那个男孩子没好感,估计当时就甩脸子走人了。

    说不定还会上去踹两脚什么的。

    可是现在呢,她竟然接受了那个男孩子的说法儿。

    难道只是演一场让宋家死心的戏?

    “妈你想多了。”

    田素忍不住有些许的好笑,“妈你想到哪去了,你女儿我就是想好好的处个对像,谈下恋爱,要是可以,我们就结婚,没您想的那么多的弯弯绕。”

    “那么说,你是认真的?”

    “那那个男孩子呢,是在哪工作,他是做什么的,哪天带过来一起吃个饭?”

    田老太太一下子来了精神,恨不得让田素立马把人带回家给她看看。

    “妈你等着吧,等我有空了会带他回来的啊。”

    她起身,看了眼二楼静悄悄的书房,心里头盘算了下时间。

    绝的时间差不多了。

    她看向田老太太,“妈,我和言言约好了去吃东西,今晚我不回来了啊,我走了。”

    还没等田老太太说话呢,她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这孩子。

    田老太太摇摇头,心里头却是有些羡慕。

    她也想和孙女儿一块出去啊。

    几乎在田素跑出去的一瞬间。

    二楼书房的门打开。

    田老爷子的大嗓门儿从楼上传过来,“田素,田素你给我滚上来……”

    “喊啥喊,出去了,有事等孩子回来再说。”

    “还有你,那么大嗓门儿做什么,当别人没你声音大吗?”

    “我告诉你,你要是把素素给吓跑了,我也不在这住了,我让你一个人过去。”

    田老爷子,“……”

    田素是真的跑去找陈墨言了。

    把人从家里头拽出来,她是拖着陈墨言逛了整整三天!

    三天时间啊。

    陈墨言到最后觉得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第四天,一大早看到清晨起床的田素,她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今天有事,不可能再陪你出去了啊。”

    再跟着她出去转个两天。

    她腿会断的。

    看着田素精神抖擞的样子,她忍不住有些碎碎念,

    “你在部队上撑了这么几年的训练,不会就是为了可以这样一逛好些天吧?”

    田素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她走过来坐到了陈墨言的跟前,“你还真的说对了,最开始的那个时侯呀,操练的时侯,我每回都是最后一个,然后就被教官加操,到最后累的我腿都不是自己的,我甚至想着下次会不会撑不过去,就这样累死算了,支撑我到最后的,就是回来帝都,让你请我吃好吃的,给我做漂亮的衣服啊。”

    “谁让,我有一个有钱,又有本事的侄女呢?”

    “言言呀,姑姑的以后可就全靠你了啊。”

    她用力的拍了下陈墨言的肩头,一副哥俩好,一辈子的表情。

    陈墨言,“……”

    刚开始的时侯陈墨言还听的认真。

    觉得这个姑姑,嗯,真的改了不少,很靠谱了呀。

    可是到最后一句话的时侯。

    她不禁无语的翻了下白眼,估计,没救了。

    用过早饭,陈墨言对着田素摆手,“慢走不送啊。”

    “我今天不去逛街啊,没空。”

    这让陈墨言有些好奇,“那你去做什么?对了,你这次探亲假是多久?”

    “哦,我不回部队了啊。”

    陈墨言,“……”你不回部队了你拉着我连逛三天,说下次再回来不知道要多久之后?

    自己又被她给哄了!

    她斜睇了眼田素,似非笑非的扬扬眉,好姑姑,给我等着!

    田素有点心虚的转开了头。

    她不就是想拽着个人陪她逛街嘛,侄女真小心眼!

    早饭过后。

    陈墨言今天是不打算出去的,她之前约了一个律师过来谈事情。

    九点半会到。

    倒是田素,也不紧不慢的坐在那里没动。

    这让陈墨言有些好奇,“你还真的不出去了啊?”

    “嗯,我等奎子。”

    “去领证……”

    陈墨言点了点头,想着这也没什么,只是下一刻,被田素那三个字儿给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摔到桌子底下。

    回过神,她瞪大了双眼,“你你,你刚才说的什么?”

    领证……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难得看到自家这个侄女这般震惊的模样呀。

    田素笑嘻嘻的点头,“是啊,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领证,结婚证。”

    陈墨言,“……”亲姑,您真是我亲姑!

    深吸了口气,她看向田素,“你和那边的人说了吗?”

    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田爷爷田奶奶。

    叫爷爷奶奶吧,她不想。

    只能以那边的人来暂时代替一下了。

    田素也不以为意,听到陈墨言这话耸耸肩,“说了。”

    “说了?你是怎么说的,她们同意了?”

    陈墨言觉得自己是不是处在另一个空间啊。

    这事儿,怎么那么的玄?

    “哦,我和老头子说,他要是不解决掉宋家的事情,我就直接找个人去结婚。”田素笑嘻嘻的摊一下双手,眉眼带笑,“你看,现在宋家的事情没解决吧,所以,我就可以找人去结婚了啊。”

    陈墨言再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事儿做的,果然很……

    嗯,很田素!

    “你这样是先斩后奏,领结婚证不是这样领的啊,亲姑。”

    “哦,你是说这些东西吗?我都拿了啊。”

    田素从自己贴身的包里掏出一大把的证件,直接丢在陈墨言跟前,“你看看,还缺什么吗?”

    陈墨言只扫了一眼便摇头。

    不缺了。

    真的不缺了。

    现在她亲姑只缺一个肯和她一块去领证的男人!

    “你这样做,不怕把那两个给气死吗?”

    “哦,不会的,我妈,也就是你奶奶她会很高兴我终于嫁了出去,至于老头子……”她撇了下嘴,哼啍两声,“他生气那是他的事儿,谁让他自己走了这么一步臭棋呢?我这几年撑的那么辛苦,他气一下应该的。”

    好吧,她不说了。

    不过转眼陈墨言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眼珠转了下,她嘿嘿笑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啊,姑姑,你这样雷厉风行,警察叔叔也同意了?”

    这事儿挺不符合警察叔叔的风格啊。

    上次火车站那回还是她把那个大块头给硬推出去的呢。

    两个人捅破这层窗户纸才多久?

    奎子竟然就同意和田素去领证,结婚?

    田素扬扬眉,一脸的傲娇,“我自有妙计。”

    看着她的样子,陈墨言懒得再多看她一眼。

    九点半。

    陈墨言要等的人来了,她对着田素摆摆手,“祝你成功,还有,事情办成后是你们两个在外头吃还是回来?”

    “哦,十二点你开车带着你爸,然后让你爸,我三哥请我们去吃大餐。”

    “就当是他这个当哥的庆祝他妹妹我终于嫁出去了?”

    陈墨言顿了下,点头,“行吧,就这样。”

    十点半。

    陈墨言和律师谈好几件事情,送他出门的时侯,就看到田素黑着个脸坐在凳子上生闷气。

    等到把人送走,她转身回来。

    田素猛不丁的拍了下桌子,“言言走,你送我去派出所。”

    “啊,你要去做什么?”

    陈墨言赶紧劝,“奎子肯定是有事才耽搁的,姑,亲姑,你即然已经决定要嫁给他了,他是警察,这种突然加班的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你得习惯啊,要是你觉得不能忍受的话,我觉得你要重新考虑下你们两个人的事情。”

    “他什么时侯都能加班,和我领完证再去加班能死吗?”

    “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不是加班赶不过来。”

    看着田素一脸诸葛亮算准了的表情,陈墨言张了张嘴。

    然后,她明白了田素话里头的意思。

    估计之前不知道她怎么说的,用了什么办法让奎子答应了和她领证。

    然后,这是奎子清醒了。

    然后,反悔了……

    难怪田素气的不行。

    她有些想瞧好戏,一拍桌子,“走,姑姑你别生气,咱们现在就去问问他,为什么答应别人的事情又反悔,真是太过份了。他这是欺负人!”

    “就是,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躲到哪里去。”

    车子飞快的驶向警局。

    田素气呼呼,陈墨言则是不怕死的添油加醋。

    警局中。

    奎子一会做这个一会作那个,弄的几个同事都忍不住看他。

    “奎子,这是我们的案子。”

    “奎子,你弄的那个结案报告已经交了一回了,怎么又交一回?”

    反正是忙来忙去,全是错。

    后来又主动要跟着出外勤。

    可惜却被组长给叫了回来,“你这个报告重新写,这几处数据是错的……”

    “啊,好,我重新改。”

    组长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拽住他,“是不是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

    “啊,没有啊,我家里都挺好的。”

    “那你今天这样魂不守舍的做什么?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

    “没有没有,组长我一切都好。”

    组长看他不说,就拍了拍他的肩,“行,咱们大家都是同事,一家人,有什么困难吱一声。”

    眼看着组长走出去,奎子又下意识的朝着墙上的时钟看了两眼。

    这眼看着就十半点了。

    素素应该等急了吧?

    可是去领证……

    这是大事儿呀,他那天也是被她给缠的没办法,一时情急才应下的。

    可事后马上就反悔。

    这两天一直想着找田素去谈谈的……

    可想来想去,他没那个胆子!

    奎子正在胡思乱想,甚至在想自己怎么能求得田素原谅他今天失约的行为时。

    好像心有所感。

    他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

    然后,脸唰的一变,想也不想的转身就想往二楼跑。

    就听到门口一声怒喝,“奎子你给我站住。”

    “啊,那个,素素你来了,我在加班呢,咱们,咱们有什么事情出去说啊……”

    田素才不给他躲避的机会呢,一脸的怒意,“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啊,你这个负心男,你明明都和我说好了要去结婚,去领证的,你前天都答应了,我都在外头等你半天了,我一早九点就过去等着你,你竟然在这里和我说你加班?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留在这里加班,和我去领证,你选哪一个?”

    “素素,我……”

    “你可想清楚了,我只问你这一回。”

    田素的眼神有些淡,虽然语气带着几分笑意,但听的硅子却是心头一跳。

    他了解田素。

    知道她这个样子就是很生气。

    而且,田素的性子很倔,她决定了的事情几乎没几个人能改变。

    但奎子绝对不是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我我……”他‘我’了半天,最后把手里头的资料往桌子上一丢,扯了嗓子朝着二楼喊,“组长,我请半天假,嗯,去领证。”然后,他自己头都不敢回,伸手拽着田素逃般的跑出了警局。

    留在办公室内的同事都被他那一嗓子给喊懵圈。

    他刚才说的什么?

    就是二楼办公室的组长都翘出了半个头,“刚才大奎喊的什么,他说他去干啥了?”

    “好像是领证?”

    靠,他今天去领证!

    半响后整个办公室的人才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的都喧哗起来。

    最后,组长一拍桌子,“那混小子,回来得好好的宰他一顿!”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提前说。

    该抽!

    该抽的人现在正一脸纠结的停在民政局门口。

    他看看面前的门,看看身侧的田素,想拔脚走人。

    ------题外话------

    有二更。明天四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