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2章 重回老家 (2更

    别说陈墨言,就是田子航听了这话不禁也很是无语。

    吃晚饭的时侯他再三的打量着田素。

    看的田素有些脸黑,“你什么意思啊,老看我干嘛?”

    田子航很是平静的开口,“看看你脑子构造是不是和我们有哪里不同。”

    田素,“……”

    陈墨言则使劲儿的憋笑。

    “想笑就笑,别憋的难受,哼。”

    回应她的,是陈墨言一连串银铃似的笑声。

    两个月后。

    田素和陈墨言每人多了套四合院!

    其实,本来是陪着田素买的,陈墨言觉得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呀。

    她手里头已经有了一套房产。

    而且,除了这些手里头还有一些收藏的老古董,邮票什么的,这些东西别看着小,但陈墨言却是清楚再过上那么些年,这些东西的价值!而且这几年她也有所关心经济,对于社会行情更是盯着呢,所以她就发现自己收藏的有些东西价值已经在慢慢的上涨……

    不过,她没有去理会就是。

    一来她不缺钱。

    二来,才开始涨呢,她得留到最后!

    再加上她现在手里头拥有的东西,陈墨言觉得自己还是不那么着急买第二套房的。

    可结果就是,田素一直在她耳边念叨,要和她做邻居做邻居……

    然后,她们在找房子的时侯还真的就遇到了两处相邻的院子!

    田素之前是一心想着要买楼房的。

    可是找了几天她就有些不耐烦,再加上之前陈墨言在她耳侧说的四合院好的话。

    最后,在一看到这两个院子的时侯,她就打上了陈墨言的主意。

    拽着陈墨言缠了三天。

    最后没办法,陈墨言考虑了又考虑,不过所有的考虑在看到那处院子之后。

    陈墨言顿时就觉得,嗯,就买了吧!

    和她之前买的那个院子差不多大。

    三进。

    但这处却比之前买下的那处多了抹幽静。

    青砖铺地。

    飞檐斗拱。

    曲径通幽。

    行走在院中,仿佛置身在那种古代的庭院深深!

    然后,最后的结果就是,陈墨言买了三进的,而田素直接全款买下了二进的小一点的那处。

    当然,房产上的都是她们各自的名字。

    对于这一点,奎子根本没往心里头去。

    而且他想都没想这事儿:

    这钱是田素出的。

    肯定就是她的东西啊。

    写她的名字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房子弄好,陈墨言倒是没想着住,所以,修缮什么的她想都没想。

    可田素不行啊。

    她可是想着在这里住的。

    而且,之前的时侯没想过,就觉得家里头可以住,再不行来陈墨言这里呗。

    反正她有房间。

    但是,经过田子航父女两人几番耳提面命的谈话。

    以及找房子这段时间的付出之后。

    田素再看这个小院的眼神可就不同了。

    这是她的家呀。

    是属于她自己的家!

    以后,她和喜欢的人在这里生活,喜怒哀乐。

    生儿育女……

    这样的心态下,田素自然是不想浪费一天的时间。

    强逼着奎子找了施工队,然后,还没等陈墨言反应过来呢,她那里已经和人家谈好。

    付了定金!

    当然是两处院子一块动手。

    事后,田素得意洋洋的跑到陈墨言跟前炫耀时。

    她才知道这事儿。

    想也不想的跑过去,一看那些施工队只是才进驻,还没有动手。

    她才着实的松了口气。

    陈墨言叫停之后,用了两天时间自己设计了一个设计图。

    她看着施工队的负责人直接道,“可以按着这个动工的话就签合同开工……”

    施工队的负责人倒也没有在意陈墨言和田素的话有出入。

    拿着图纸看了半天,有些迟疑,“有些东西我们也是头一回弄,还有,这地暖你确定三进整一拉溜的屋子都通了?”看到陈墨言点头,施工队的负责人想了下有些犹豫道,“这样算的话,价格方面,怕是比之前要翻一倍还要多……”

    “没关系,具体的你可以去算一下,算出来了给我报个价。”

    “行,那我这就回去,要是可以的话,明天上午就能答复你。”

    知道这两家的人是财大气粗。

    都是不差钱的主儿。

    施工队的负责人也不想失去这么一桩生意。

    当天晚上把价格算好。

    第二天一大早就骑着自行来跑到了陈墨言家的四合院门口。

    等到陈墨言出去买早饭。

    就看到一脸倦意的施工队负责人,正在打着大大的呵欠。

    看到她出来,不禁眼一亮,“陈小姐,这是我昨晚算出来的新报价,都是最低价格……”

    之前跑房子的时侯陈墨言曾经零散的了解过装修行情。

    这会儿看了眼他的报价,基本上都是良心价。

    而且,你决不能不让人家赚一点吧?

    她笑了笑,看向对方,“价格可以,不过,还有一样你得标上,每样东西所用的牌子。而且,那些大件以及比较重要的东西,我都要找正规店采购的那种,你们得拿着收据或是发票来报账……”

    “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如果可以,咱们下午签合同。”

    报价单一式两份。

    陈墨言留下了一份,回头拿给田素看。

    她只是扫了一眼陈墨言那个院子的装修报价,便忍不住咂了下舌,“言言,你这装修都要抵的上再买一处院子了啊,要不要用这些钱?”她记得之前她和施工队说的时侯,没这么多呀。

    “嗯,我改了些东西,然后又她们铺地暖……”

    田素凑到她跟前,“给我说说,是不是这样好?不然我也这样弄……”

    陈墨言笑着给她解释了其中的区别,然后又帮她看了她那院子和自己这个院子不同的地方,改了几个死角,最后,在田素的坚持下,又在两个院子靠墙的一处开了个小门,田素很是得意的笑,“这样,我以后就能天天来你家蹭饭了,我儿子也可以。”

    陈墨言很是无语,“你万一生个女儿呢?”

    难道要退货吗?

    田素一脸的无辜,“生女儿也一样蹭啊。”

    反正那意思,就是蹭准,吃定她家了?

    陈墨言哼哼两声,“那你就慢慢等吧。”大不了她到时侯住那边!

    让她慢慢等!

    买房子,装修,工厂那边又压了两批货。

    再加上设计室的投入。

    陈墨言觉得自己是囊中羞涩!

    坐在自家葡萄架下的小板凳上,她顿时就觉得,这钱,看着多。

    其实,一花就没呀。

    用力的挠了两下头,以后,还得拼命赚!

    眼看着离陈墨言生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顾薄轩家里头的一封急件打破了陈墨言的平静。

    信是寄给顾薄安的。

    顾薄安七十岁的奶奶,重病。

    信里头让顾薄安接到信立马回去,而且,顾妈妈还在信里头特意说了,老人家临走前想看看孙媳妇儿!

    对于这一点,顾薄安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只是在看到信之后把信递给陈墨言看了一遍,最后才一脸真诚的道,“我妈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奶奶的身体这几年是一年不如一年,这一天是早晚的事儿……我也不知道我哥在不在部队,如果他在,能赶回家的话还好,要是他也不能回……”

    “可是,我以什么身份过去?”

    陈墨言平静的看了眼顾薄安,眼神带着几分的似笑非笑。

    这小子,和她也耍起心眼来了?

    不过,他说的对。

    这事儿是得和顾薄轩好好的商量商量。

    只是电话打过去,如同顾薄安和陈墨言所担心的那样,顾薄轩,又一次出任务了。

    事情不能耽搁。

    顾薄安当天就去了火车站买票。

    结果最快的一辆车也是明天中午的。

    陈墨言则是坐在自己家里头开始了发呆。

    这一趟,她要不要回去?

    不回的话,估计顾薄轩他爸妈都得对自己有意见。

    她拖了顾薄轩这好几年。

    顾爸顾妈本来就有意见吧?

    如今老人临去,想见她一面……

    现在还讲究让老人了无遗憾的离开,闭眼。

    她要是不去,顾爸顾妈会怎么想?

    可回去……

    顾薄轩不在,她一个人……

    想来想去,最后陈墨言选择抓阄。

    三局两定。

    然后,她都抓了个去字。

    连老天爷也赞成她去?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想了想,她转身去了田子航的书房。

    “爸,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三个小时后。

    陈墨言的车子驶出了帝都城。

    开车的是顾薄安。

    后头坐着的则是田子航父女两人。

    看着车窗外头飞速倒退的大树,陈墨言一脸的自责,“爸,都是我不好,我都那么大了,还要让你跟着我劳累,跑这么远的路……”坐车多难受呀,好几千里地的距离呢。

    “傻,和爸爸客气什么?”

    “再说了,其实爸一直也是想去一趟那个地方的。”

    他说的那个地方父女两人心里头都明白。

    就是指的陈墨言长大的陈家村。

    因为陈老太太说的地址一口咬定是陈家村的后河那里。

    时间过了十几二十年。

    那里的河都已经变成了干地……

    如今更是被村人填平,盖了房子……

    陈墨言就曾经去过那个地方几回,但后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所以,她听到田子航这话便苦笑了一下,“爸,那你这次过去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她不觉得田子航这个外人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可是田子航却是笑了笑,“其实,爸还有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你们的邻县。”

    “邻县?”

    陈墨言有些疑惑,“爸你去那里做什么,难道你在那边有朋友吗?”

    “不,爸只是当年在那里当过知青,插过几年的队……”

    陈墨言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爸你在我们那附近插过队?之前为什么没听你说过呀?”

    “也没什么好说的啊。”

    田子航笑了笑,“再说了,我是真的没去过你们那个县,当时我们那几个队很是辛苦,而且管理的比较严——”其实田子航说的算是比较客气的,但当时的真相是他几乎等同于被送到农村去劳务改教的!

    十几岁的年龄啊。

    还好,他撑过了那两年。

    陈墨言也有几分想到当时的情形应该没那么好,便没有再问。

    父女两人说着话,前头顾薄安开车。

    他是头一回开这么远的车子。

    开始的时侯还有点紧张,可等到了后来,手感找出来了。

    属于男人骨子里头爱车的天性就噌噌向外冒。

    整整一天。

    他就没有觉得累过!

    到最后还是陈墨言强行让他去休息,自己接着开了一会。

    然后是田子航。

    三个人这样轮流换着开,车子没停。

    半夜的时侯就进了柳林镇。

    这个时侯是田子航开车的,他直接把副架上的顾薄安给拽了过来,“找个好点的旅馆,让言言好好的休息,至于你是想在镇上睡半夜还是连夜赶回去自己看着办。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

    “我把你和言言姐送到旅馆,然后我就回去。”

    这都到了镇上了。

    他再不连夜赶回去可就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他奶奶那身体……

    家里头没有一个孙子,万一真的去了,他们大房守灵的孙子没一个出现。

    他爹娘会被人笑话的。

    田子航看他一眼,“随你。”

    陈墨言是被田子航给叫醒的,“爸,怎么了,是不是你累了,我去开——”

    “不用,车子到镇上了,咱们在这里休息,是二安自己先回去。”

    陈墨言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

    这会儿又是半夜。

    便点头同意,不过她还是亲自把顾薄安送出去,叮嘱他,“有什么事情你明天一早或者晚会直接来找我也行,路上自己小心……”然后她又塞给顾薄安三百块钱,“这些钱算是我借你的,你用不着到时侯再还我。”

    顾薄安看了看手里头被塞过来的钱,想了想点头,“行,这钱是我借你的,以后还。”

    他朝着陈墨言看了一眼,便转身走入了夜色中。

    顾薄安是打小在这里出生,成长。

    之前又是经常在镇上混。

    陈墨言自然是不担心他的安全,只是看向站在旅馆门口的田子航,“爸你也累了,肚子饿吗,我去给你叫点吃的再睡?”

    “不用,我这就去睡。”

    田子航看了她一眼,拧了下眉头,“倒是你,明天如果顾家的人过来,真的要去这一趟吗?”

    “不去不行?”

    对于田子航来说,自己的女儿自然是宝贝。

    他才不管什么老人不老人的。

    言言如果是嫁给了顾薄轩,她是当人孙媳妇的。

    是该去。

    可现在她还不是呀,只是订了婚……

    陈墨言扶着田子航进了旅馆房间,“爸,顾薄轩是军人,虽然他是执行任务在外头,可是家里头这些人不知道,而且我们订婚的事情他们全村的人都知道,再说了,顾奶奶如果真的说了要最后见我一面,这事儿肯定他们村里不少人也都知道了,你说,我要是不来,对我对他会有什么影响?”

    “能有什么影响,大不了以后咱们再找一个。”

    似乎是看到自家女儿的不赞成。

    田子航哼了一声,“就是和他结婚,以后你们又不来这里住。”

    “有什么好怕的?”

    “爸,那是他爸妈。”

    陈墨言觉得,只要不违反原则和底线的事情,她能帮的,尽量帮。

    田子航瞪了她一眼,“又不是你爸妈,他自己都不急,你……”顿了下,他终究是收了声,一拂袖子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爸去睡了,你一路上也累了,好好的休息,明天还不知道要怎么着呢。”

    “好的,爸爸晚安。”

    知道她爸爸虽然跟着她过来。

    但这一路上心里头可是怨念重重。

    陈墨言也心疼,想了想,顿时在心里头就做了决定:

    明天。

    如果明天顾家会有人过来的话。

    她就过去一趟,看看顾家奶奶。

    然后,她当天带着她爸爸回帝都或者是去办别的事情。

    这样有了决定,陈墨言便放心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人给叫醒。

    “言言姐,言姐姐你在吗?”

    “小花?”

    陈墨言揉了下眼,穿了鞋子下床,打开门。

    外头的人果然是小花。

    虽然人长高了,长的更加漂亮,苗条了。

    但一双眼却仍旧是通透清澈。

    泉水一样。

    看到陈墨言出现,她嗷的一声朝着她扑过来。

    “言言姐,我总算是看到你了。”

    用力的抱着陈墨言,她舍不得松手。

    好些年了啊。

    两个人虽然一直通着信,但小花甚至都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见不到陈墨言了呢。

    这会儿看着她,小丫头眼圈发红。

    “言言姐,你一路上累了吧,早上还没吃饭是吧,我帮你拿来了,对了,我听表哥说还有叔叔,这是他的早饭,我也不知道他爱吃什么……”她一边把两份早饭送到桌上,一边破啼为笑,“言言姐,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

    “你一个人过来的?”

    陈墨言一边洗漱一边扭头看向小花。

    “啊,不是,还有顾家的人,不过我表哥没来,他在县城医院……”

    “他奶奶没事吧?”

    “都等着你去县城呢,说是老太太不放心,要见你最后一面……”

    “行,那咱走吧。”

    陈墨言一边拿了两个包子,一边朝外走,顺便和门口的田子航说了句,结果他老人家也非要跟着。

    和顾家的人会合。

    陈墨言开着车子直奔县医院。

    四十分钟后。

    陈墨言几个人才站在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一片的哭声。

    她心头一沉:

    这是,人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