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35章 再回太阿县城(1更

    前头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陈墨言的心头一跳,下意识的朝着前头追过去。

    到了最后,她甚至小跑了过去。

    身后,田子航怔了下,“言言,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

    “爸,我……去哪了,怎么看不到了?”

    就那么转眼工夫。

    那个身影就随着人流消失。

    陈墨言站在街心四处望,这里刚好是个十字路口。

    左右前后都有人,有车。

    可那个身影……

    去哪了?

    能去哪?

    会去哪?

    陈墨言顾不得去理身后的田子航,急的团团转。

    站在地下都要哭出声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了,言言,出了什么事情?”

    田子航也紧步跟了过来。

    他站在陈墨言的身旁,随着她的视线四处去看。

    什么都没有呀。

    除了走动的人群就是流动的车辆。

    这一切和他们之前进城过来的时侯没什么区别啊?

    他看着陈墨言的样子,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你别急,慢慢说,是不是看到什么朋友了?”

    “我,我好像看到顾薄轩了。”陈墨言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不过,刚才一着急没想清楚,这会儿想想应该是看错了。”她勉强笑了笑,对着田子航扬扬眉,“爸,咱们回去吧?”

    田子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头,

    “好,回去。”

    女儿是真的大了啊。

    打小又不在自己的身边。

    向来是独立自主,有自己的想法的。

    关于这些,田子航是打初见到陈墨言的时侯就知道。

    可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的心是那么的难受,痛。

    锥心般的痛。

    他的女儿,不需要他!

    这是他这个当父亲的,最大的失败,最大的痛苦、无奈。

    回去的时侯本来陈墨言是想接着开车的。

    可她拿着车钥匙连着三次都没能打开车门!

    最后,田子航平静的伸手,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子上。

    直到车子回到两人居住的旅馆。

    父女两人都是一语未发。

    田子航停好车,陈墨言就那么眉眼平静的站在门口。

    外人瞧着,她和之前的平静没什么两样儿。

    可田子航却总是觉得,此刻的陈墨言,心里头情绪好像火山底下待喷涌的火焰。

    只要找到突破口或者是崩溃。

    汹涌澎湃!

    “言言,你……”

    “爸,我回房了啊,你一路上也累了吧,好好休息。”

    她丢下这么一句话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田子航心里头再多的话想问,只能咽下去。

    看着紧闭的房门,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一门之隔。

    陈墨言心里头有一股子冲动,想要让她直接开车再冲回去。

    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孙慧爸爸?

    那个人,是她要找的人吗?

    是她看错,还是就是他?

    可是不行。

    她现在就是回去也没什么用。

    坐在床头,这个想法好像有只手在她的心里挠啊挠,抓啊抓的。

    到最后,她噌的站了起来。

    可人都走到门口了。

    陈墨言又咬着牙走了回来,拿了自己的大哥大,她走了出去。

    几乎在她走出旅馆门口的同时。

    田子航也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陈墨言的身影,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跟过去:

    不是说,得给女孩子留点空间吗?

    陈墨言也有些担心田子航听到。

    特意走的远了些。

    没办法,这个大块头的信号实在是太弱。

    有时侯她都得扯着嗓子喊……

    电话是打给奎子的。

    陈墨言是直接打到警局去的。

    倒是有人接,可对方说奎子出任务去了。

    陈墨言尽管心急如焚,但也不可能让人帮着她马上去把奎子叫回来。

    再说了,叫回来了奎子能帮她做什么?

    挂了电话之后,慢慢冷静下来的陈墨言一只手提着大块头,一只手用力的拽了把自己的头发。

    怎么办好?

    想来想去的,她心里头一时拿不定主意了起来。

    左右都不对啊。

    最后,鬼使神差的,她把电话打到了顾薄轩的部队上。

    结果自然是人还是不在的。

    心里头不是没有失望。

    淡淡的叹了口气,她也不想回房间,就那么一个人坐在旅馆一边的台阶上发呆。

    直到,顾薄安出现。

    “言言姐,你在这做什么呢?田叔呢?”

    顾薄安远远的就看到陈墨言坐在这里愁眉苦脸的样子。

    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样子的陈墨言呢。

    “我爸在房间呢,你怎么这个时侯过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顾薄安又看了眼陈墨言,摇摇头,“我没事,我倒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呀?”

    “怎么说?”陈墨言勉强收敛了心神,朝着顾薄安看过去。

    “为什么要问我出了什么事情啊,我这不是好好的?”

    “你是好好的,可是你那脸上,写着好几个不好的大字啊。”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直接开口道,“言言姐,这次让你和田叔跟着过来就很是不妥,可我奶奶那会儿……都想着是满足老人最后的心愿的,没想到……”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歉意,“这也耽搁你不少的事情,我也知道你不想在这里多待,要不,你和田叔明天就回去吧?”

    陈墨言倒是想点这个头。

    而且,事实上,在之前没有看到那个身影之前。

    她也的确是计划着明天一早就出发。

    回帝都。

    可是现在……

    她只是看了眼顾薄安,“你说,怎么才能……”

    一阵刺耳的响声把陈墨言的话给打断。

    是她拎在手里的大块头发出来的。

    电话?

    奎子打过来的吧。

    陈墨言并没有多想,直接按了接听键,“奎子叔叔,我……”

    “你是,你是田大哥的女儿吗?哈哈,我是马老板,马老板,你和你爸中午茶楼碰到的那一个……”

    “马叔叔您好。”

    陈墨言的乖巧换来对面马老板的哈哈大笑,“好孩子,对了,你爸呢,他在哪?”

    “你等下啊,我把电话给我爸去。”

    陈墨言起身看了眼顾薄安,让他在这里等自己一下。

    她才走进了旅馆。

    田子航房间的门开着,陈墨言走过去敲了下门,“爸,马叔叔的电话。”

    “嗯,还真的打过来了?我和他说……”

    陈墨言单手扣住大块头,“要是爸推不过去的话就过去一趟呀,认识那么多年能再见面,想想也挺不容易的呀,还有,反正咱们今晚也走不了,我也顺便能看看这几年后的夜景啊什么的,挺好的啊。”

    “……行,爸听你的。”

    田子航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陈墨言,接过了电话。

    门口,陈墨言被那一眼看的心里头发毛。

    她朝着田子航笑了笑,扭头走出来,顾薄安正站在不远处。

    “怎么样,家里头都还好吗?”

    陈墨言也只是客气的问了两句。

    她是不可能过去顾家帮忙的呀。

    这样,她成了什么人?

    “事情都还顺利,已经安排好了,奶奶她,她后天出殡……”

    对于时下的农村人讲,过世的老人是要在家里头停棂四天的。

    算上去式的当天,第四天头上起棂,下葬。

    这是一个讲究。

    顾家的人再怎么闹腾,也是不敢不按着这个来的。

    到时侯全家的口水都能淹死他们!

    而且这会虽然说什么破处封建迷信,但这些规矩风俗和白事有关。

    谁不心里头提着那么几口气?

    所以,虽然当时停棂时闹了那么一场。

    但事后顾老太太的丧事,还算是顺利的。

    当然,顾妈妈和顾二婶妯娌之间的闹腾不算的。

    顾薄安也不会把这个说给陈墨言听。

    “言言姐,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

    陈墨言其实是真的很想找个人说说,当作是发泄一番也行,可顾薄安不行。

    她朝着顾薄安笑了笑,正想让他回去呢。

    田子航已经朝着他们两个走了出来,“言言。”又把眼神在顾薄安身上顿了下。

    “安子也过来了?”

    “田叔好。”

    顾薄安也算是清楚田子航性子,朝着他一脸恭敬的打了招呼。

    便站到了一旁没再出声。

    “你要是不累的话,咱们一会去太阿县城。”说完这话,田子航的双眼看向了陈墨言,然后,他看着陈墨言瞪大的双眼,心里头道了句果然,只是,之前的时侯这丫头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或者是什么人,让她这样心里头犹豫不断,好像装了天大的事情一样?

    即然她想去。

    那就去吧。

    “去太阿县城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我爸的一个老朋友在那边,倒是你,我送你回去?”

    顾薄安这会儿能跑出来看看她们已经是抽空。

    肯定不可能和她们一块去的。

    果然,顾薄安听了她的话后赶紧摇头,“不用,我骑自行车来的,很快就能到家。倒是你们,田叔,言言姐,这天都要黑了,路上可不好走,要不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去吧?”

    这可是他家亲嫂子啊。

    回头出点啥事,他哥得抽死他!

    “没事,要是实在太晚,我们就在县城那边住一晚。”

    陈墨言笑了笑,送了顾薄安回去,看着他走了,他才回去看了下时间。

    下午四点半。

    “爸,咱们几点出发啊?”

    陈墨言有些迫切。

    人在这里,但心却恨不得一下子飞到那个县城。

    万一,说不定又能让自己碰上了呢?

    可心里头又带着狐疑。

    说不定,就是自己看错了,再或者,只是一个相似的人?

    陈墨言心里头堵的难受。

    到底是不是?

    “他定的时间是六点,咱们车子开过去四十多分钟,要不,现在就过去?”

    陈墨言本能的想点头来的。

    可头动了下,她抬眼看到田子航眼底的疑惑。

    心里头一个激棱。

    摇摇头,“还早呢,咱们等五点再出发吧?”

    “嗯,也好,爸听你的。”

    明知道自己女儿心里头有秘密。

    可他却不能问……

    这种感觉,田子航这个当爹的心里头也不好受啊。

    不过,他也只能,忍!

    ……

    顾家。

    顾妈妈一脸急切的看向顾薄安,“言丫头怎么说的,她爸没怪咱们什么吧?”说着话又自己都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这事儿弄的,要是平时,咱们还能把言言她爸爸请到家里来,好好的说道说道什么的,可现在这事儿整的,哎。”她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不过下一刻她一下子又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瞧向顾薄安,

    “你没把之前闹腾的那些事情说出去吧?”

    顾薄安怔了下才反应过来。

    他忍不住有些无语,“妈你太紧张了,言言姐不是那样的人。”

    “不就是几句流言什么的嘛,又不是事实。”

    “她不会在意的。”

    以前那么多的是非什么的,不也都过去了吗?

    那丫头现在的格局和眼光。

    可是比好几年前大了不止几倍,怎么会计较这几句话?

    顾爸爸倒是没说什么。

    顾妈妈听了这话却是忍不住伸手戳了下顾薄安的额头,“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你知道啥,以前和现在能比吗,以前那是陈家的事情,陈家那两个……现在这个人家可是亲爸,又有钱又是城里头人的,你不是说那人对言言可疼了,要什么给什么吗,要是听了这些话,能不生气吗?”

    换成别的人,别的地方说了她也不用担心。

    可是这些是发生在顾家的呀。

    虽然是顾家二婶那个嘴上没把门的,脑子进水的人说的。

    可万一言丫头她那个爸爸牵怒呢?

    到时侯再不同意把言言嫁过来……

    那自己的大儿子这么些年不是白等了?

    “妈你想到哪里去了啊,真是的,你做晚饭了吗,我可是饿死了。”

    他这两天忙的脚不沾地的。

    因为要跪,要哭。

    膝盖和嗓子都在疼……

    “啊,妈忘了,你等着,还有点菜,我去热热,很快就好。”

    看着他妈走去灶间。

    顾薄安看向脸色有些难看的顾爸爸,“爸,你也累的够呛,这会儿也没什么事了,你还是回屋去歇下吧?”

    “嗯,我没事,倒是你,晚上要是累的话就别过去了。”

    他叹了口气,“你奶奶不会计较这些的。”两个儿子都没怎么被他妈看过,照顾过,老太太活着的时侯对他这两个儿子也没什么照顾,直到现在老太太走了,小儿子能做到这一份,够了。

    至于大儿子……

    他摇摇头,那孩子他就没想过他能回来。

    眼神落到了顾薄安身上,他摆摆手,“不用担心我,爸没事的。”

    父子两人都没有人去休息。

    便坐在椅子上说话。

    多数是顾薄安说。

    顾爸爸听。

    当然,说的都是些顾薄安在帝都的一些小事。

    瞧着顾薄安一脸眉飞色舞的样子,顾爸爸心里头满满的都是欣慰:

    一两年前。

    或者是更前的时侯。

    何尝想过小儿子能有这样的一面?

    不知道有多少回他担心的睡不着,吃不好的。

    生怕小儿子不成器,会成为村子里头被人取笑、嘲笑的那一类人。

    现在,终于能够放心了啊。

    “二啊,好好干,你还年轻,别怕吃苦,多赚点钱,过个一两年咱们回家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知道吗?”

    “爸你放心吧,等奶奶的事情完了我就回去。”

    以前的时侯不知道外头的世界那么的大,精彩。

    如今他见识了帝都的繁华。

    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顾薄安心里头可是憋着一口气,就想着在帝都能落脚呢。

    别人可以。

    为什么他不行?

    不过这话没必要在这个时侯说出来。

    随便对付的吃了两口,填饱了肚子,顾薄安自己站起了身子,“爸你一会别过去了,我自己在那边就行。”

    “自己路上小心,爸晚会过去。”

    顾薄安走到了村子后头停棂的两间空屋处。

    灯火幽幽。

    他走进去,看着棺木叹了口气。

    明明在世的时侯那么的不喜欢他们兄弟两个。

    这到头来,还不是靠着他来守棂?

    摇摇头,他慢慢的蹲下,烧起了纸钱……

    ……

    太阿县城。

    陈墨言父女两人是傍晚五点四十进的城。

    田子航凭着已经模糊到极点的记忆,在车子走错了三回路之后。

    终于找到了马老板所说的地方。

    时间已经是六点过五分。

    下车后。

    马老板正站在酒楼门口等着呢。

    看到开车的是陈墨言,他那是赞不绝口,“田大哥这是虎父无犬女啊,哈哈,看看这大侄女,长的好,又有能耐,还会开车,不愧是大城市走出来的,能干,聪明……哎,我说大侄女,结婚了没有啊?”

    “定婚了,马叔叔。”

    “哎,这么好的孩子,肯定人人抢。”

    马老板自然是有眼力劲儿的。

    看到自己夸陈墨言,田子航在一旁虽然没出声,可眼底的笑却是愈发的明显。

    不禁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蹦。

    “马叔叔,您再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哈哈,马叔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夸人也得有个头,要是说的太多太过,整的和个话唠似的,人家被夸的怕是不仅不会感到高兴,还会嫌你烦,觉得你这人就是个不长眼的,马老板多年在生意场里头打滚,可谓是深深懂得这个道理,看到陈墨言这样说,他便哈哈一笑带着两人走向包房,“走走,我在这里定了个房间,田大哥啊,你可不能瞧不起老弟,咱们今晚可要不醉不归。”

    “我从来都不喝酒。”

    对于这件事情,田子航可不打算破例。

    ------题外话------

    下一章有惊喜哦。十点半前见…嘻嘻。我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