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1章 报复,自尽(1更

    千均一发。

    陈墨言硬生生的一打方向盘。

    任由着自己的车子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车头砰的一声,撞到了不远处街边的一颗树上。

    “天呐,撞到人了。”

    “撞车了。”

    陈墨言的额头撞到了方向盘,不过还好,应该只是擦破了点皮。

    开车门。

    她下车,还没站稳呢,就被几个人给围了起来。

    “怎么是个小姑娘,小姑娘你家大人呢,这可是撞人了啊。”

    “是啊,要出人命了的……”

    “小姑娘快去把你家大人叫过来去吧?”

    “这人怎么不动了,没事吧?”

    陈墨言闭了下眼,她只是扫了眼身边围过来的几个人,然后抬脚朝着那个摔在地下的人走过去。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撞不到这个人的。

    那么对方这会儿摔在地下一动不动的样子?

    额头一角有点疼。

    她抬手去抹了一下,手上是血。

    撞破了。

    一会去医院得记得先去处理下额头上的伤口才行。

    不然她爸肯定要担心了。

    头有点晕,陈墨言心里头惊了下,难道就这么撞了一下,脑震荡了?

    她深吸了口气,看向躺在地下的人。

    就那么一眼,陈墨言便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这个人,认识的啊。

    赵腾他妈妈。

    原本也算是一个事业小成的女强人。

    可是这一刻,她一身的狼狈,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下。

    一动不动。

    要不是她那偶尔轻微颤一下的眼皮,陈墨言还真的以为她就这么的死在这。

    看清了对方的人之后,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是,用自己的命来报复自己?

    下一刻她又涌起愤怒:

    自己这开的可是车子!

    她这个开车的人也罢了,万一车上还有别人呢?

    万一车子一个没把控好,伤到了别人呢?

    不管她儿子是咎由自取。

    也不管她们之间的恩怨全都是她儿子自找的。

    为了报复自己。

    她就这么搭上自己的命不说,还半点没把别人的命放在心上。

    可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都是一样的自私!

    陈墨言心里头越想越怒,同时的,胸口一阵阵的翻腾。

    伴随着一股恶心感袭上来。

    她心头一紧,真的脑震荡了?

    顾不得再去理会地下的赵腾妈妈,她回头走向几步远之外的车子。

    “哎,小姑娘你怎么走了啊?”

    “是啊小姑娘,做人可不能这样呀,这位大妈好歹是你撞的……”

    陈墨言连瞪她们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她恶心,想吐!

    回到车上,她拿起电话打到了警局,“我找大奎……姑父,是我,出了车祸,对,你赶紧过来……”

    对面,奎子接到电话听是陈墨言还以为医生发生了什么变故。

    然后一听是她出了车祸。

    魂儿都要吓没了。

    丢了电话就朝着外头跑,跑了两步又跑回来,“队长,我侄女出车祸了,我得赶过去……”

    “地址,在哪,有没有出人命?”

    啊,地址?

    奎子猛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一脸的懊恼和自责:

    他刚才被车祸两个字吓的,忘了问地址!

    奎子想到这里,朝着被他丢在地下同事还来得及捡起来的电话扑过去。

    “喂,喂,言言你在哪?”

    对面的陈墨言,“……”幸好这不是她男人!

    勉强撑着等奎子赶过来。

    陈墨言靠在车子里头缓了一会,觉得她的情形好了那么一点儿。

    外头还围着几个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

    偶尔还有人朝着地下趴着的赵腾他妈妈指过去。

    不外乎就是说的什么撞人了,出人命了之类的话。

    二十分钟后。

    奎子一头大汗的赶到时,陈墨言还坐在车上没有下来。

    远远的看到地下躺着一动不动的那个人。

    奎子的心猛的提了起来。

    不会是,撞死人了吧?

    要真是这样的,那这事儿可真是大发了啊……

    “言言,言言你没事吧?”

    还没等陈墨言打开车门呢,几个围观的人朝着奎子围拢了过来。

    “警察同事你来的正好,这车子可是撞人了啊。”

    “出人命了,警察同志你可不能徇私……”

    奎子一声低喝,“行了,都别拦着,我先看看情况,散开散开……”

    这个年头,警察的话还是极其管用的。

    他这一开口,围着的人自然的朝着后头退了好几步。

    但好事的人也不少呀。

    却还是远远的围观着,瞧着这一切。

    陈墨言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随着她的下车,她甚至还朝着不远处的几个人笑了笑。

    “警察同志你终于来了,这个人她碰瓷。”

    陈墨言这会儿已经没什么不适的。

    她站在那里,板了个小脸,伸手朝着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赵腾他妈妈指过去。

    其实心里头倒是挺佩服她的。

    为了让自己不好过。

    或者说是好好的敲诈自己一笔?

    这个女人,趴在地下那么久一声不哼,一动不动的。

    也算是真的拼了吧?

    “怎么回事儿,说清楚……”

    陈墨言把自己的车子开到这,她从另一边路上猛冲,自己打方向盘避开,回头下车她却自己躺在地下的情景说了一遍,最后,她看了眼一动不动的赵腾妈妈,心里头有些遗憾,没有手机没有监控摄像头,所以,她刚才这些话都不能成为最直接的证据,可惜了呢。

    “警察同志,你们是认识的吧?你可不能袒护她啊。”

    “是啊警察同志,你可是俺们人民群众的警察,你不能帮着凶手。”

    眼看着一伙人被几个人的话给煽动。

    陈墨言笑了笑,走到了赵腾妈妈的身侧,弯腰,伸手推了她两下。

    “你还真的打算在这里趴下去啊,不准备起来是吧?”

    赵腾妈妈连吭都没吭一声。

    饶是相信陈墨言的话,奎子这会儿心里头也不禁有些打鼓,

    “言言,她这个样子,不会是真的……”

    陈墨言朝着他扬扬眉,笑的很是淡定,“你相信我。”然后,她回头,看了眼地下的赵腾妈妈,叹了口气,“你还在这里不动,准备装死是吧?行,那我就成全你,反正在别人眼里我现在就是一个凶手,与其这样名不符实,还不如……”她话在这里嘟囔了两声,转身朝着车子走过去。

    身后奎子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吓了一跳,“言言你可别犯傻啊,陈墨言你给我站下,车子给我停下……”

    陈墨言才不理他呢。

    油门一踩,车子呼啸着朝赵腾妈妈撞了过去。

    赵腾妈妈其实一直都是醒着的。

    眼似闭非闭的。

    陈墨言回到车子上的时侯她还在心里头冷笑呢。

    装模作样的,吓唬谁哩?

    她可不怕这些。

    有种就真的朝着她身上开过来?

    然后,当那车子真的就那么呼啸着转了个方向,朝着她冲过来时。

    眼看着那车子发疯般的就要撞上她。

    赵腾妈妈想也不想的从地下爬起来。

    手脚并用的,爬走。

    好不容易在一颗树旁边站稳,她一脸后怕的转身。

    那个死丫头是真想弄死自己啊。

    回头,她就看到停下的车子里头,陈墨言降下了车窗。

    朝着她吡牙咧嘴的笑!

    露出一口雪白的牙。

    刺眼,又鲜眼。

    赵腾妈妈一下子就瘫到了地下:

    这死丫头,她是故意吓唬自己的!

    看着她这个样子,人群中几个人露出惋惜的表情。

    倒是有几个围观的人露出几分诧异,

    “原来,她没死啊。”

    “是哦,瞧着刚才跑的还挺快的啊,那怎么刚才躺在那里不动了?”

    陈墨言把周围的议论都一一听到了耳中。

    这会儿她微微一笑,上前两步,一脸戏谑的看了眼半跪在地下的赵腾妈妈,一面扭头,语气平静的开了口,“她刚才装死,那是因为她想讹诈我,她的儿子做生意失败,算计别人,害了我两回,最后被警察给抓进去了两回,到现在更是被判刑十年,这个女人,对,就是她,别人都说养不教父母之过,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儿子头回来出她这当妈的不知道反省,不知道好好管教儿子,竟然还唆使着她儿子去找我麻烦,到最后,她儿子袭警,几项罪名加在一起被判了十年,现在,她还是不知道反思,一心想着报复我……”

    “这就是我和她的恩怨。”

    陈墨言简单的把双方恩怨说了一下,最后,她一脸真诚的看向大家,“她这样不惜用自己的安危,不顾路上行人安全的来陷害我,只想着让我不好过,报复我,让我出车祸或者是从我手里头敲诈一笔钱,现在,我就站在这里,请各位乡亲大叔大婶儿们给我评个理,这事儿,咱们该怎么做?”

    “这女人太恶毒了。”

    “可不是嘛,你们是没瞧到,刚才那车可是硬生生拐出去的。”

    “这是这姑娘命大,不然的话真的出了车祸,怪谁去啊。”

    “幸好这姑娘命好心也好,不然这车子撞到这边来,肯定得伤到人……”

    一行人后怕的同时,都纷纷朝着赵腾妈妈指责了起来。

    赵腾妈妈脸色青紫转换。

    她想爬起来灰溜溜的走人,可惜却被奎子更快的堵住了她的路。

    “你涉嫌敲诈勒索,现在,请你和我回一趟警局吧。”

    “不,我不回去,我不要回警局……”

    赵腾妈妈脸上满是惶恐,她看着奎子下意识的就想躲。

    可惜奎子却是直接把手铐钳到了她的手上,“走吧,事实查清之后,我们会还你清白的。”

    这话听的赵腾妈妈脸更白了。

    她哪里还有清白可还?

    奎子想走呢,又猛不丁的站住了脚,“你那车子撞到了吧,走,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

    这可是他媳妇的宝贝侄女。

    万一少根头发丝儿啥的,那丫头不知道怎么和他闹腾呢。

    陈墨言朝着他咧咧嘴,“我刚才给姑姑打电话了,她也应该要到了,你快回去吧。”然后,她对着僵了身子站在奎子身旁的赵腾妈妈叹口气,“你说你这是何苦来的?你儿子那事儿到底怪谁你心里头没谱吗,以前好歹的也算是一个人人抬头看的女强人吧?现在呢,瞧瞧你这个样子,我都替你脸红!”

    就为了那么一个没出息的儿子。

    把自己弄的这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

    有意思吗?

    “你别得意,死丫头,早晚你会有报应的。”

    陈墨言扫了她一眼,歪着头笑起来,“和你儿子那样吗?”

    “你,你不得好死!”

    陈墨言对着她摆摆手,做了个慢走不送的动作。

    “言言你没事吧?”

    田素出现的时侯脸都是白的。

    她在电话里头听陈墨言说让她过来接人,还以为怎么了。

    这紧赶慢赶的过来,远远的就看到她的车子撞到了树上。

    可把她给吓的。

    腿都是软的。

    哪怕看着陈墨言完好的站在她身边,她还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半天不敢落地儿。

    “不行,我得带你去医院瞧瞧去,让医生看看才能放心啊。”

    陈墨言有些好笑,“姑姑,我叫你过来不是让你送我去医院的。”她这会儿是真的没事了,要是还和刚才那样头发晕,想吐一样的话,不用田素说她自己都会朝着医院跑,这会儿她已经完全平复下来,便也不打算再去医院,叫田素过来是另有事情,“姑姑,你帮我去医院,我答应给我爸送早饭的。”说着话她忍不住皱了下眉。

    这眼看着都要十点出头了。

    她还没过去。

    也不知道她爸吃早饭没有……

    田素瞪了她一眼,“你爸他有手有脚的,不会自己找东西吃吗?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饿一顿没事,倒是你,走,现在和我去医院,不然的话,我马上去和你爸说你出车祸的事儿。”她看着陈墨言拧起来的眉,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二选一,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亲爱的侄女。”

    陈墨言,“……”她还能说啥?

    有个越来越彪悍的姑姑。

    其实她这个当侄女的有时侯也挺无力和为难的啊。

    好在,医生再三的检查过后,得出的结论和陈墨言猜想的差不多。

    有轻微脑震荡的倾向。

    不过,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的迹向。

    但是医生保守起见,还是建议卧床休息,而且还开了些药。

    田素抱着药,亲自押着陈墨言回家。

    这么来回一番的折腾。

    已经是到了中午。

    陈墨言昨天还答应给田子航送午饭呢,这早饭也没去,肯定会多想啊。

    没办法,她只能把赵西叫了回来。

    看到陈墨言的车子,赵西吓了一跳,“老板你没事吧?”这怎么好好的撞车了?

    人没事吧?

    田素坐在门口呢,听到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事,放心吧,你们老板是铁打的,比这车子还要瓷实呢,怎么可能会有事儿?”

    赵西听着这话站在门口没敢出声。

    这语气,这话,不对啊。

    还是屋子里头的陈墨言开了口,她一脸的无奈,“姑姑,我都说错了,求求你,您大人大量,就高抬贵手的饶了这我一回啊?”又出声喊赵西,“你去看看灶间里头还有什么菜,做几道轻淡些口味的菜,还有半只鸡呢,你就放那别炖了,这次就麻烦你了啊。”主要是她家里有个母夜叉般的女人在,不然她就自己动手下厨了。

    田素为什么生气?

    就是气她回到家,竟然还说什么要去灶间煮饭。

    她说去外头买点吃吧。

    这死丫头竟然还不同意,说什么她爸会多想。

    真是……气死她!

    赵西知道了事情真相,一边骂赵腾这个罪魁祸首,一边随着田素一块责备陈墨言,倒是把田素心头的怒火给无形中消去了几分,她扬扬眉,冲着陈墨言哼哼两声,“看到没,你员工都说你错了,下次再敢不听话,小心我,我和你爸告状去。”

    陈墨言看着她那一脸得意的样子,嘴角抽了两下。

    真想问她一句姑姑您贵庚?!

    医院病房。

    田子航早饭倒是吃了点,可午饭,这眼看着都一点了,言言怎么还不来?

    难道是有事耽搁了吗?

    他摇摇头把这事抛开,专心给贺子佳按起了手脚。

    门口,把他一番动作都瞧在眼里的田素忍不住轻轻哼了两声。

    她这个哥哥呀,果然就是个妻奴!

    瞧瞧以前把她们这些家人都不放眼里,对着她这个妹妹更是横眉冷眼的。

    这回头对上自己媳妇,瞧瞧那没出息的样儿。

    真丢男人的脸!

    撇了两下嘴,她轻轻咳了两声,“三哥,我来给你送饭了啊。”

    “你怎么来了,言言呢?她不是说她过来的吗?”

    “哦,你那个好女儿呀,忙的紧,工厂里头来了两个电话催,不知道说什么要紧的事儿,她就赶紧过去了。这不,丢下做了一半的东西,话说咱们先说好了呀,这些饭菜可是我弄的,要是不好吃你也得给我咽下去,不能吐啊,不然我可是要翻脸的。”她不能说是赵西做的,她三哥肯定会多想的。

    只能把这份不想揽的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田子航忍不住的笑,“你这终于也肯下厨了?怎么,拿你三哥当小白鼠?”他一边说一边朝着田素走过来,低头去看她放到桌子上的饭菜,“嗯,挺好的,色是有了,就是不知道这味儿如何……”

    田素瞪她,“好吃不好吃的,你都得给我吃完,不然下次你别想我再给你煮东西。”

    四合院。

    陈墨言接到了奎子的电话,良久无语。

    赵腾妈妈,自尽了?

    ------题外话------

    有二更。白天要带妞…估计得晚上了。尽量早。下周一开始调到白天更新。周末这两天就算了。我先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