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5章 相处,来人(1更

    到最后,田子航一脸得意的扬长而去。

    只留下顾薄轩坐在那里要哭不哭的,风中凌乱。

    未来岳父太欺负人啊。

    明知道他最不会的就是下棋,偏偏每回自己过来,他一不高兴就拉着自己下棋。

    还非得一坐就是大半天。

    他是有这个忍耐力,可坐在这里连着被杀那么一天半天的。

    再加上还得对着未来岳父陪着笑……

    想想,心塞啊。

    等到田子航拉着贺子佳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扭头,“言言……”他也寻求自家小丫头安慰去。

    只是下一刻,他这话还没说出来呢,房间门口响起田子航悠悠的话,“言言,你妈的药放在哪来的,早上好像是你放的,她得吃饭了,你帮爸去拿一下啊。”

    “哎,爸你等着,马上就来。”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一脸委屈的样子,有些好笑:

    她爸和顾薄轩两个人啊。

    只要这一对上。

    不管是哪一个,这都绝对是瞬间变成了小孩子!

    “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出来。”

    她爸现在就和个小孩子似的。

    要是自己不过去的话,你看吧,他肯定一会直接就得扯了嗓子喊的。

    再说,她妈也的确是该吃药了的。

    “去吧,我没事,我在这里等你。”

    陈墨言眸光留转间,水波一般的眸子在顾薄轩脸上顿了下。

    瞧的他呀,整颗心都要溶化。

    屋子里。

    贺子佳有些嗔怪的看向田子航,“你都为难人家大半天了还不行呀,就不给两个孩子一点空间是不是,我可告诉你呀老田,要是咱们女儿嫁不出去是因为你的原因,我可是要生你的气的。”

    “我哪里有做什么啊,你可不能冤枉我。”

    田子航一本正经,“我就是想看看他棋艺如何,不都是说棋品即人品嘛,我这不是想看看他嘛。”

    他这话说的贺子佳忍不住无语了起来:

    虽然她之前的事情不记得什么了。

    可这不代表她就是个傻的。

    田子航对女儿对她那可是当成眼珠子一样的看着,护着。

    怎么可能会让一个他不熟悉、或者说是不认可的人登堂入室?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想着要娶走他们的宝贝女儿?

    要说他一点不知道对方的底细,没去调查。

    贺子佳觉得自己怎么都不会相信呐。

    不过,她的眼神瞟了他一眼,忍住了没开口。

    陈墨言已经从门口走进来,手里头拿着几个药瓶,还有几个盒子,“妈,吃药了。”

    “不用你拿,你爸刚才就那么随口一说,别让小顾一个人在外头,你去陪陪他。”

    当妈的哪怕心里头再犯酸。

    可她心里头想的永远都是陈墨言的以后:

    这个时侯要是自己也和旁边这个不靠谱的一样故意使坏,折腾顾小子。

    两个孩子以后没结婚还好……

    这要是真的结了婚,两个孩子感情好的时侯也罢了。

    千好万好的,什么都好。

    要是万一有个什么吵架斗嘴的时侯呢?

    日后顾薄轩想起这些,会不会就成了他牵怒自己女儿的理由之一?

    她现在对顾薄轩好。

    为的可不就是日后两个孩子结婚,顾薄轩念在这些情份上,对自己的女儿好?

    虽然贺子佳也知道这人心难测。

    要是真的变了心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么一丁点的好而有所改变?

    不过,她是当妈的,自然是想一切能想到的可能性。

    她接过陈墨言手里头的药,转身递给了田子航,然后伸手推着陈墨言,“去吧去吧,和他好好说说话,有什么事情的说开,只要你高兴,只要他是个好人,能给我的女儿幸福,我和你爸不会说什么的。”

    顿了下,贺子佳又加上了一句,“妈妈相信我女儿的眼光。”

    在她的眼里,自己女儿的眼光那可是一流的。

    她要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

    想嫁给他的话。

    那肯定就说明这个男人有他的可取之处喽。

    所以,她们会支持的。

    贺子佳的身后,田子航的脸是黑了又黑的。

    不过最后他也只是狠狠的皱紧了眉头,没敢在这个时侯说什么不同意的话。

    到时侯贺子佳又要和他着急了。

    她的身体,急不得……

    院子里。

    顾薄轩看着走出来的陈墨言有些诧异,“怎么那么快?”

    “我爸在呢,我才不要在那里当电灯泡。”

    电灯泡?

    顾薄轩略一思索便有些好笑了起来,他抬头,看着陈墨言摇摇头,“你啊……”

    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头说话。

    分隔两地,两个人彼此诉说着她们各自一些有趣的事情。

    陈墨言说她生意上的一些事儿,说最近两年她见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明星。

    顾薄轩听的是又是自豪又是心里头酸酸的。

    自豪的是,这是自己看中的小丫头,是他以后要娶回来的妻子。

    心酸的……

    则是她这么的有能力,不管做什么都游刃有余!

    自己娶了她,真的能如同他所说的那样给她带来踏实和幸福吗?

    叹了口气,又叹一口。

    对面,陈墨言说着说着发现对面的某人半响不出声了。

    不禁有些诧异,“怎么了,是不是累了,你应该去休息的……”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就催着顾薄轩去歇下。

    这一路千余里的奔波。

    怎么可能会不累?

    顾薄轩倒是不累,坐在车上他都闭着眼小憩呢。

    以前出任务的时侯三天三夜不合眼也是正常的。

    不过,到最后他还是顺了陈墨言的意,“行,我这就去休息。”

    客房是不用重新收拾的。

    陈墨言只是帮着顾薄轩把被褥什么的抱出来。

    才拿过来就被顾薄轩伸手给捞了过去,“我来。”他一边熟练的抖开被子,铺好,一边回头看了眼陈墨言,“你要是没事也去休息一会吧,瞧你那脸色,还没上次好看呢。”

    “好,我听你的。”

    陈墨言笑了笑,看着顾薄轩一切都收拾好,她过去拎了个暖水壶过来,“这会儿就别喝茶了,等你醒了要是想喝的话再喝。对了,你晚上想吃什么?”她一边帮着顾薄轩把水杯放好,一边抬头朝着她看了过去。

    “什么都行。”

    对于吃的,顾薄轩是真心没什么好挑的。

    他看向陈墨言,“我不是见你厨房里头还有不少菜嘛,够咱们几个人晚上吃的了。”

    陈墨言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便点了头,

    “那行,你赶紧休息会吧。”

    走出去,站在院子里头,陈墨言抬头看了下过午的天空。

    秋日的阳光有些暖,有些懒。

    就那么散漫又温暖的挂在天空,瞅着你,瞧着你……

    仿佛能映出她的内心似的。

    一瞬间,陈墨言竟然在心底涌起几分窘迫的心思。

    坐在院子里头翻了会资料,陈墨言有些心不在焉。

    期间接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林同打过来的,是报喜的。

    朱兰,怀孕了!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

    他们两个在一年前结的婚,依着两个人的意思,最终和家里人达到了一致。

    小两口在帝都买了房。

    虽然不是什么陈墨言和田素手里头握着的四合院。

    地理位置也不是真正的帝都中心。

    但是,房子本身的地理位置还是很好的,最终付款的时侯差了三万。

    陈墨言没等她们开口呢就拿了过去。

    当然,是从两人工资里头扣的。

    饶是这样,朱兰和林同两个人对陈墨言那是满心的感激,感动。

    特别是这份感激感动随着时间的推移。

    等他们这一行人趟过时间的长河,足足达到二零一几年那会时。

    瞧着满帝都房价动不动几千几百万的往外售。

    朱兰和林同两个人可别提有多么的感激陈墨言:

    是,以着她们现在的身价,买这么一套房的钱不是拿不出来。

    可几百上千万的钱啊。

    肉疼啊。

    那个时侯,他们两口子唯一的心思就是庆幸。

    幸好,她们选择了跟随陈墨言。

    幸好,她们坚持把房子先买了下来!

    这些都是后话且不提。

    陈墨言捏着手机,听着对面彼端林同兴奋的嗷嗷叫的声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然后,她默默的把手机挂断。

    低头没看两页纸,陈墨言放在一侧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她还以为是朱兰的呢。

    接起来,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是,是大侄女吗?”

    大侄女?

    我还大侄子呢。

    陈墨言抿了下唇正想说打错了挂电话。

    这会儿的电话费可是双向收费的。

    所以说,哪怕是对方打过来的电话,她这边接起来也是要收钱的啊。

    虽然说自己不差那几个钱儿……

    可是,能省一分是一分嘛。

    做人呀,不能浪费!

    就在她想挂电话的时侯,一个男子有些焦急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大侄女大侄女,是我是我啊,马叔,你马叔,呵呵,太阿县的……大侄女你想起来了吧?”

    陈墨言听着对面有些着急的声音。

    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把太阿县三个字儿给说了出来。

    都这样了,她能想不起来吗?

    难不成她是猪?

    心里头腹诽着,陈墨言还是嘴上甜甜一笑,“是马叔叔呀,马叔叔你好,我记得您的,我爸也记得,我听着您这声音挺急的,是不是找我爸有什么事儿呀?”陈墨言说着话就准备起身去喊人了。

    虽然这位马老板也打过来几回电话。

    更是还给她们家寄来一回那边的土特产啥的。

    不过陈墨言觉得那都是他和自家老爸的事儿,和她可没什么关系的。

    谁知道下一刻对面的马老板直接嗷嗷叫了起来,“别别,大侄女,不用去叫我田大哥啦,我打这电话就是和你说一声,我这就要去帝都啦,到时侯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呵呵,我还给你爸带了不少好吃的呢,对了还有茶叶,那啥大侄女,行了啊,电话费挺贵的,我等到了帝都再和你说……”

    “哎,还有还有,对了,和我一块去的还有钱队,是钱队。”

    陈墨言本来是没太往心里头去的。

    马老板是她爸的故交。

    哪怕就是真的来了帝都,到时侯也是她爸去招待呀。

    不过,马老板这一说钱队,陈墨言可就有些上心:

    这可是顾薄轩的战友呀。

    而且那天晚上人家可是帮了她们父女大忙的。

    事后更是想也没想过什么回报。

    她倒是和顾薄轩说过,是不是过去谢谢他什么的。

    都被顾薄轩给推了。

    说他们是过命的交情什么的。

    不用在意这些。

    但交情归交情,可人情,陈墨言总是觉得不还的话。

    心里头不自在呀。

    这会儿一听马老板说钱队也跟着他过来,不禁有点着急,“那你们什么时侯到,哎哎……”

    这人,竟然真的挂了电话!

    陈墨言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刚才说什么来的。

    好像说,马上就要进站了?

    从那边到帝都的火车怎么着也得二十四五个小时。

    这么说来,最早也得明天这个时侯……

    算算时间还早的很。

    她也就没想着把这件事情说给顾薄轩听。

    不过,这次那个钱队来的倒是挺巧的,顾薄轩也在。

    两个人倒是可以好好的聚聚了。

    顾薄轩一觉睡到五点半。

    从床上跳起来,他先看了眼窗外的斜阳,不禁有些诧异。

    他这一觉,竟然睡了三个小时!

    收拾了下自己,他推开门走出去,不远处葡萄架下的小桌子旁围着一伙人。

    说说笑笑的正是热闹。

    听到动静都齐齐朝着顾薄轩看过来。

    他也没紧张,只是任由着那一伙人朝着他看过来。

    然后,他一步步面色平静的走过去,笑着打招呼,“田叔,婶儿,姑姑,姑爷,言言……”

    “大轩来了?休息好了没,是不是我们把你给吵醒了?”

    出声的是奎子。

    他虽然没有当过军人,可他是警察呀。

    也算是和军队有那么一丁半点关系的。

    而且这些年下来,他多少也了解顾薄轩的几许身份,知道他做的事情。

    这会儿自然是有些担心他没休息好。

    倒是田素,在一旁撇了下嘴,“什么嘛,咱们在这里说话还能吵到他?明明是他自己睡好了的。”

    知道田素的性子,顾薄轩只是微微一笑,“姑姑说的对,我是一觉睡到自然醒的。”

    “你看看,这可怪不了咱们嘛。”

    田素扯了下奎子的衣袖,一脸小傲娇的笑。

    奎子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看的旁边的陈墨言忍不住的翻白眼,“姑父,你能不能拿出点你国家人民警察的威风啊,再让这个女人这样下去,她会越发得寸进尺的。”

    “陈墨言你怎么说话呢,我可是你亲姑姑!”

    田素伸手在陈墨言脑门上戳了一下,气呼呼的,“知不知道什么是亲近啊,咱们才是一家人。”

    “不不,您现在和姑爷是一家人。”

    田素,“……”有你的,她就等着这坏丫头出嫁的那一天!

    陈墨言帮着顾薄轩倒了杯白开水,看着他喝下去,然后才笑着道,“刚才姑姑说出去吃饭,不过我没答应,就想着问问你,你要是不想出去的话咱就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呀,去,今天晚上我请客。”

    顾薄轩捏了捏口袋里头好几个月的津贴,大手一挥,“不过田叔,婶儿,姑姑姑父,我可是只有五百块钱,你们几个可都省着点吃呀。”然后他看着几个人一脸平静的笑,并没有丝毫心虚或者是不自在的感觉。

    在顾薄轩的心里头,他说出这话不算什么。

    难堪的是自己打肿脸充胖子。

    带着大家去了高级餐馆。

    到时侯吃饱喝足,他却拿不出饭钱来……

    这事儿可不是一个出糗能解释的。

    说不定连带着准岳父岳母都得对他减印象分儿!

    “我只有这么多,大家可以敞开肚子吃,多了你们只好把我给抵到店里头了啊。”

    他这半开玩笑般的话说的田素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抬手指着他,“你倒是想的好,还把你给抵给店里,人家要做什么,专门摔盘子吗?”

    她这话换来贺子佳几个的哈哈大笑。

    田子航站了起来,“行了,今晚我请客,走吧,咱们去老庆斋。”

    一听这名字顾薄轩就知道他这钱请不起。

    虽然心里头没什么不自在的。

    可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瞧瞧身边这些个,一个个的都是有钱人。

    包括自家未来的小丫头也是有钱人。

    就他一个……

    吃顿饭带个五百块钱还得被人给嫌弃!

    晚上六点。

    一行人朝着外头走。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走到最后。

    “你要是不想去的话……”

    “怎么不去呀,田叔请客,我怎么能不去?”

    他凑到陈墨言的耳朵前,低语,“能白吃一顿是一顿呀,你说是吧?”

    陈墨言,“……”好吧,还知道开玩笑,瞧着这样子看来,这丫的应该没什么心里头落寞的,这么想着,她也就放了心,转了个弯,眼看着奎子开的车子就要过来,陈墨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啊,我忘了,爸,下午的时侯那个太阿县的马叔打过来了电话,说他已经在车站……”

    “嗯,是么,行,爸知道了。”

    “哦,还有,和他一块过来的是那个钱队。”

    顾薄轩一听这话忍不住有几分激动,“大钱也过来了?”他一拍手,满脸的兴奋,“哈哈,这下好了,能聚一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