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8章 世间不平事 (2更

    中午十二点。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一块开车到了火车站。

    是顾薄轩开的车。

    车子很是利落的停好,停稳。

    陈墨言对着他扬了扬眉,“车子开的挺好啊,你不是没驾照吗?”

    “在部队里头练过。不过,我觉得我是应该去考个驾照了。”

    车子不是他的。

    可他以后肯定会偶尔要回家什么的呀。

    难道他在家,有什么事情或者出去转转啥的,还要自家媳妇开车吗?

    倒不是他觉得丢份儿。

    他是心疼自家媳妇!

    自己有驾照,出去哪里开车什么的,也不用担心违规呀。

    十二点四十。

    马老板和钱队两个人的火车终于进站。

    等到两个人从出站口走出来,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五十。

    远远的,陈墨言就看到钱队瘦高的身影,以及他身边那个矮胖的人。

    这样的两个人哪怕是在拥挤的人群中也是无比的显眼。

    分开了将近两年时间。

    再加上当时也不过是就见了几面儿。

    马老板走在人群的最前头,那双眼一个劲儿的朝着出站口外头瞧。

    心里头总是有些不踏实。

    不时的扭头看看身边的人,“你说,大侄女有没有过来呀,没塞车什么的吧?”

    其实他是想问,会不会陈墨言根本就没有过来接他们啊。

    钱队心里头其实也没底儿。

    不过,他那张脸向来是板着的,之前是军人,后来又当了刑警。

    一身气质是偏着凌厉,冷。

    平日里头更是很少笑。

    所以哪怕这会儿心里头也有些打鼓,但他脸上瞧不出来啊。

    抬眼扫了下马老板,他正想说话。

    眼角余光一扫。

    钱队的双眸唰的一下睁大,向来少见情绪的脸上写满了激动高兴。

    “顾头!”

    “老大,你怎么在这?”

    钱队这猛不丁的两声大嗓门,把他身边的马老板吓了一跳。

    “你喊谁呢,是看到熟人了吗?”

    身侧钱队哪里还有心思理他啊,抬脚大步流星赶了过去。

    伸手,用力的抱住了顾薄轩。

    “老大,你可想死我了。”

    钱队的身形要是真的算起来,甚至比顾薄轩的还要高上那么一两分。

    而且他比顾薄轩要壮一些。

    这样的两个人抱在一起,看的身边的陈墨言嘴角抽了下。

    倒是跟在钱队身后的马老板。

    先前还惊着呢,他哎哎的想叫住钱队:

    你说说你,咱们来这里可是来找大侄女的呀。

    不是让你随便来认亲的!

    万一他们在这里,大侄女找不到他们走了怎么办?

    正想着呢,他一扫眼神,就看到了站在顾薄轩两人身侧的陈墨言。

    他哎了一声,“你你,大,大侄女?”

    “马叔叔好。”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主动和马老板打招呼,“我爸家里头还有点事儿走不开,就让我来接马叔叔和钱队呢,马叔一路上累了吧,咱们走吧?”说着话她伸手就去接马老板手里头提着的包。

    不过有人比她却更快了一步。

    “马叔叔好,我是顾薄轩,是言言的未婚夫。”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把马老板的行李拎在手里,一脸带笑的自我介绍。

    “呵呵,好,好,谢谢你们来接我们啊。”

    马老板看到陈墨言和顾薄轩都这样热情,心里头高兴极了。

    至于陈墨言刚才说的田子航什么的没来的话?

    那算啥呀。

    有大侄女过来,足够!

    “行了,回家说。”

    顾薄轩用力的捶了下钱队的肩头,两个人眼底都是笑意。

    这次,还是顾薄轩开车。

    陈墨言坐在副驾上,后头坐着马老板和钱队两个人。

    瞧着这帝都的街道,马老板的嘴就没有闲过!

    直到,进家。

    田子航已经在家里头等着。

    才一进家,马老板看到坐在葡萄架下的田子航,忍不住夸张的大笑起来。

    “田大哥,你可想死我了。”

    “哈哈,我没想到这一辈子还能再见田大哥,还能来帝都一趟啊。”

    顾薄轩把他们的行李提进屋。

    回头就看到马老板那一脸夸张的笑,忍不住有些无语的摇了下头。

    难怪他这岳父说,只可一见,不可交!

    这样的性子,能被他岳父看重才怪。

    略坐了坐,田子航看向几个人,“家里头也没什么吃的了,咱们就先出去吃个午饭,然后你们回来歇歇,有什么话等你们休息好了,晚上或者是明天再说如何?”

    “还是田大哥想的周到,我听你的。”

    钱队虽然没出声,却也直接点了头。

    午饭并没有走多远。

    就在田家附近的一家餐馆吃的。

    顾薄轩开的钱。

    钱队倒是想去给钱来的,结果被顾薄轩给瞪了回来。

    午饭过后回家。

    田素和贺子佳两个人都打着呵欠去休息。

    陈墨言也笑着寻了个理由后走开。

    最后,马老板去了客房休息。

    只余下顾薄轩和钱队两个老战友在院中的葡萄架下叙旧。

    “头你怎么在这里?”

    面对着顾薄轩,钱队的话匣子似是被人给打开。

    一个劲儿的朝外头冒话。

    “我刚好请假过来,后天就得回去,倒是你,怎么回事儿?”

    顾薄轩这个队长可不是白当的。

    钱队可是在他的手底下待了三四年,怎么可能不了解他的性子?

    挑高了眉看向钱队,“公事还是私事?”

    “那个……”钱队本来是想不说的,可被顾薄轩一瞪眼,下意识的就开了口,“私事。”

    “私事?你在帝都能有什么私事?”

    顾薄轩紧紧盯着钱队,眼神犀利,“你要是真的是公事我也就不问了,可私事……据我所知,你可没有半个亲戚啥的在这里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帮忙?”倒不是顾薄轩喜欢刨根问底什么的,主要是他担心自己的这个老部下有什么为难的,他最起码还能出上几分力不是?

    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

    即然顾薄轩在这里,肯定也是瞒不过他的。

    再说,在他的心里头,顾薄轩也的确不算是外人。

    亲如手足!

    钱队便忍不住苦笑了两声开了口,“我也不瞒你,这次过来,我是想着上访的。”

    “上访?怎么回事儿?”

    “我妹妹,被人给毁了,那人是去我们县城玩的,听说是市里的什么人,反正有那么两分的关系……当地的人都找不到什么证据,说我妹妹是跳楼自杀的,可是我是刑警呀,我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那些疑点?”

    “可是他们非说我是错的。”

    “说我是关心则乱,说我故意扭曲事实真相,冤枉他人!”

    说到这里,钱队的整张脸都有几分的扭曲。

    他重重的握着拳头,双眼通红,“顾头,老大,我妹妹她真的是个好孩子,她,她不会和人鬼混的……”话在这里顿了下,钱队的声音已经带了浓重的哽咽,眼圈发红,泪水就那么一颗颗的落下来。

    一路上,当着马老板的面儿他一声没吭。

    甚至连马老板都不知道他要来这里做什么!

    虽然出事的是他妹妹。

    可因为事情牵扯到了上头的人……

    这件事情还是被压的死死的。

    可是钱队想到自己妹妹被人给糟蹋了,到最后还落一个自尽的名头。

    他怎么肯咽下这口气?

    看着顾薄轩,他哭了,“头,要不是我家里还有人,我,我就真的弄死他们!”也是因为这样,他不能铤而走险,更不能知法犯法,让才失去妹妹的老娘再一次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用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抱着这么一丁点的希望出现在帝都,他就不信这天下就没有了公理。

    他就不信这新中国,法制社会下,还真的就求不到一个公道!

    “你别急,这事儿我来想办法,你把事情经过和我说清楚。”

    顾薄轩压下心头的滔天怒火,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看着钱队,平静的安抚他,“别漏下一点,和我说清楚,我帮你。”话罢,他眼中闪过一抹的煞气,“这事儿要是帝都这里不行,我带你回部队,咱们走军方!”他就不信这事儿翻不了案!

    至于说什么怀疑钱队的话之类的。

    顾薄轩心里头就当真是一点都没有这样想过!

    他的人,他清楚。

    钱队的性子,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咱妹妹讨个公道的。”

    等听到钱队大半个小时的述说,顾薄轩是真的火冒三丈高。

    知道钱队心里头憋着气,但他还是强行让他去休息。

    自己则坐在院子里头半响。

    到最后他是越想越气,直接气的在院子里头转起了圈圈。

    “这是怎么了,钱队和你说什么了,你那么生气?”

    隔着窗子,陈墨言可是一直关注着两个人呢。

    这会儿看到钱队离开,顾薄轩却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先前她还以为两个人是不是起了争执。

    可后来瞧着顾薄轩的样子。

    不像啊。

    忍不住的走了出来,“到底怎么了,什么事儿把你气成这样?”

    “是钱队他妹妹的事儿。”

    顾薄轩不想让陈墨言知道这些不好的事儿。

    可想到自家小丫头的本事……

    他想了想,便牵了陈墨言的手落坐,然后低声把钱队他妹妹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他气的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真是岂有此理,怎么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太可恶了。”

    便是陈墨言听了也是一腔的气愤。

    不过,相比起顾薄轩的愤怒,她倒是理智的多。

    “这有什么,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天下那么大,什么人什么事情没有?”

    “只有你想不到的好不好?”

    嗔怪了顾薄轩两句,眼看着顾薄轩的情绪平稳下来,陈墨言趴在石桌上,歪着头看向顾薄轩,

    “你打算帮他?”

    “自然是要帮啊,这个忙要是我都不帮,我以后还怎么面对这些老战友,怎么回部队?”

    让他手下的那些兵知道自己这个队长碰到这样的事情当没看到。

    别说他在部队怎么自处。

    就是他的良心上也绝对的过不去!

    不帮,不行!

    陈墨言看着他那一脸气愤的样子,忍不住摇摇头,“好了,你气什么,我又没说让你不帮,不过,你可得想好了啊,这些可都是那些大佬们的事情,你现在只是一个小兵,就是团级又如何,在某些人眼里头,你就是个小蚂蚁哦,说不定到时侯一个不好会连累你的,你可想好了?”

    “我想好了,一定要帮。”

    “哪怕,说不定会害得你离开部队,当不成军人,你也帮?”

    “帮!一定要帮!”

    顾薄轩的脸上满是坚定,他看着陈墨言,眼神果断而坚定,“我是军人,我是他的战友,我是他的兄弟!”

    陈墨言,“……”她还能说个啥?

    晚上的时侯,陈墨言寻了个空把钱队的事情和田子航说了。

    最后,她看向田子航,“爸,你觉得这事儿要怎么处理才好?”

    “顾薄轩答应帮这个忙了?那小子,就知道胡乱往自己身上揽事儿!”

    虽然心里头清楚,哪怕自己碰到这样的事儿也是一定,必须、坚决要管的。

    可是,田子航这会儿还是顺便损了顾薄轩两句。

    在自家女儿面前给顾薄轩上眼药。

    习惯了啊。

    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扬眉看向陈墨言,“他有没有说怎么办?”

    “还没有,不过,我觉得他一会应该就会来找爸您了。”

    “找我做什么,我才不管他呢。”

    田子航气呼呼的把头扭开。

    那一脸别扭的和个孩子似的表情看的陈墨言抿唇直乐。

    果然,父女两人还没有说几句话,书房外头响起顾薄轩的声音,“田叔,我可以进来吗?”

    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眉眼带笑的样子,气呼呼的哼了两声,

    “进来。”

    顾薄轩的眼神落在陈墨言身上,“言言也在啊,我和田叔说点事儿……”

    “要是钱队的事情的话,我刚才和我爸说了,而且,你也不用避讳我,我说不定还能帮着你们想想办法呀。”

    陈墨言笑嘻嘻的朝着顾薄轩扬扬眉,又暗自使了个眼色。

    她爸这会儿心情不好。

    得顺!

    顾薄轩敛去眼底的笑意,一本正经的看向田子航,“田叔,您见识多,人脉广,这事儿即然言言都和您说了,我也就不瞒什么,我这会儿就是想问问田叔,如果想要翻案的话,我们在帝都应该怎么做?”

    田子航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那小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事儿我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