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5章 想挖墙角的和被挖墙角的(1更

    陈墨言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吴良鑫:

    胸口里头有一股子的浊气,在她的胸腔里头来回的喷涌。

    因为生气,胸膛剧烈的喘息着。

    这一刻,陈墨言的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林同本来是坐在她身边的,瞧着这一幕,忍不住心头微惊。

    他扭头,就看到同样怔在原地的吴良鑫。

    这个人是谁?

    听刚才他的语气,好像和言言很熟悉的样子……

    可是想来想去的,他记忆里头就没有这么一个人呀。

    大学同学?

    工作中认识的?

    林同摇摇头,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便朝着陈墨言望了过去。

    这一眼,他皱了下眉。

    声音加重,“陈墨言。”

    “啊,学长,我没事。”

    陈墨言深吸了口气,暗自在心里头警惕了下自己,刚才她失态了!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会被人起疑的。

    平复了下自己的心绪,她扯了下嘴角,朝着吴良鑫笑了笑,“原来是你呀,你不是好几年前就出国了吗,怎么,这是学成归来了吗?恭喜吴先生,不过,瞧着你这脸色有些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言言,我能不能和你……”

    “吴先生,我和你没那么熟,言言这个称呼还是免了吧。”

    陈墨言淡淡的笑,刚才那瞬间的失态被她完全的敛去。

    仿佛刚才那一下子的震惊不是她似的。

    “如果吴先生找我有事的话,请你称呼我陈小姐,或者陈墨言都行。”

    “言……陈墨言,我找你有话说,能不能让他出去一下?”

    林同听着他这话拧了下眉头,却是扭头看向了陈墨言。

    以眼神示意,要不要我回避下?

    他是不知道陈墨言和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纠葛。

    但是说不定两人之间有什么话是他不好听的?

    女孩子脸皮薄……

    再者,眼前这个可是他的老板啊。

    哪怕两个人的关系再熟,又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

    有些事情也不是他能知道的好不。

    陈墨言却是笑着摇摇头,“不用,林学长你就坐在这里没事的。”话罢,她则是朝着吴良鑫笑了笑,“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而且,我不觉得咱们两个有什么不能见人的悄悄话什么的可说。”

    “你……”

    吴良鑫闭了下眼,再睁开时,他的眼底有一抹隐隐成形的风暴。

    “陈墨言,你真的让我当着他的面儿说?”

    “是啊,我的事情,他都知道的。”

    她这话听的林同忍不住抽了下嘴角,抬眼看向对方,不禁心里翻个白眼。

    他就知道,这话对方得误会!

    这丫头的事情他是大多都知道,可是,老天爷在上,不是对方心里头想的那样呀。

    可是他可不敢拆自家老板的台啊。

    对上吴良鑫一脸的愤怒,他呵呵笑了两声,索性沉默不语了起来。

    反正,他家老板让他坐在这里也是当木头桩子的。

    “行,即然这样,那我就当着他的面儿说……”眼神极是阴霾的扫了眼林同,吴良鑫咬了下牙,仿佛是豁出去般的开口道,“言言,我这次过来是想问问你,你要不要和我一块走,咱们离开这里,到另外的城市去,不,咱们出国,我带着你去国外,咱们两个好好的过日子,只有咱们两个……”

    一边说一边还很是得意的看了眼坐在那里嘴角直抽抽的林同:

    他能给陈墨言过好日子。

    他能带着她出国,去见识国外的那些和中国不同的东西。

    这个人呢?

    能给她带来什么?

    他看着陈墨言直接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他应该不是帝都人吧,哪怕能给你找到这么一个院子住着又能怎么样,这终究是人家的房子,你只能暂时住在这里的,你们都这么大了,他还没能给你一个家,你跟着他有什么好的?言言,只要你同意,我马上就带你走,咱们出国,走的远远的……”

    林同听到最后,实在是忍不住想笑。

    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他有些同情的扭头看了眼陈墨言,然后就看到陈墨言紧抿的唇。

    这丫头估计是气坏了吧?

    想想要是有这么一个人跑到自家媳妇面前说这么一通话……

    他觉得自己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啊。

    当然,他也给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庆幸了起来。

    幸好他遇到的不是顾薄轩呀。

    要是碰巧坐在这里的是顾薄轩……

    以着那家伙的武力值,会不会直接把人给踹出去?

    心里头默默的脑补了下那个场景,林同瞬间觉得自己全身都发麻起来。

    嗯,以后他得小心着点,千万不能惹自家小学妹老板生气!

    身旁陈墨言不知道林同瞬间转过了这么多的想法,她只是看着吴良鑫笑。

    笑到最后,她心里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这是她上一世一心一意过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啊。

    当初,她嫁给他的时侯,满腔的欢喜,一心的爱恋。

    可到了最后呢?

    现在,他竟然还有脸跑到自己跟前说什么他一心一意的喜欢她!

    望着他在说要带自己走。

    说他能带给自己好生活,说林同什么都不能给他时那一脸的不屑。

    陈墨言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能带我去国外?”

    “对啊,言言,只要你答应,咱们现在就走。”

    他看着陈墨言,眼里头全是他自己都说不出来的情意。

    不知道是为什么。

    吴良鑫觉得自己面对着陈墨言的时侯,总是有一种难舍难离的感觉。

    甚至,还有一种锥心般的痛!

    他,不想失去她!

    可是让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的是,他都没和她真正的在一起过呀?

    而且这种念头是他打从看到陈墨言第一眼时就有的!

    他觉得可笑。

    在国外,他也曾因为陈墨言几次三番的拒绝他,甚至和他放狠话而愤怒、生气。

    天下可不是她一个女孩子!

    他试着和别的女孩子相处:相亲,处对像。

    可无一的,到了最后,他的脑海里总是浮出一张熟悉却带着陌生的脸!

    感觉中,那是陈墨言,可又不是眼前这样子的陈墨言!

    吴良鑫觉得自己要得精神分裂症了。

    他甚至想,这是他长这么大头一回这么固执疯狂的反抗他妈吧?

    不是没有犹豫。

    特别是吴爸爸昨天的那一番话出口之后。

    整个吴家都没有他的份儿。

    以后他怎么生活?

    如果是别的事情,他怕是早就妥协。

    可是,事关陈墨言!

    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和别的女孩子结婚,想到要再一次的、永远的失去她。

    吴良鑫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跟着失去了一大块!

    一抽一抽的疼!

    此刻,站在陈墨言的跟前,看着她这一张和自己梦里一模一样,却又有所偏差的脸,他想把她永远的藏在自己的怀里,藏起来,只属于他一个人,这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所以,哪怕他听出陈墨言语气里头的冷嘲,讥讽,他也不禁只是一脸固执的对着陈墨言伸出了一只手,“言言,只要你答应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

    陈墨言觉得无语极了。

    她看着吴良鑫,满眼的好笑:

    这人,他是打哪来的脸,谁送他的呀,让他以为自己有那么有用的一张脸?

    他就这么三言两语的说一通,然后,她就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真是可笑!

    只是陈墨言一下子就笑不起来了。

    上一辈子,她不就是被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给哄的,嫁给了他吗?

    闭了下眼,陈墨言正想张口说什么。

    睁开眼的一刹那。

    陈墨言的双眸一下子瞪的大大的,双唇微张,看着不远处的身影说不出话来。

    偏吴良鑫还以为是他的话带给陈墨言的震动和惊喜让她说不出话来。

    他心里头高兴极了。

    声音愈发的真诚,“言言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咱们出国,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你说一我绝不会说二,我……啊,谁……”

    吴良鑫的身后。

    一只长手直接从吴良鑫的身后伸出来。

    拽住他的衣领,如同拎小鸡般的把他双脚腾空提起来。

    然后,就看到铁青着一张脸的某人伸手转了一下。

    直接把吴良鑫给提到门口丢了出去。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打人,我要去告你……”

    一身狼狈的吴良鑫从地下爬起来。

    顾不得收拾身上的灰尘什么的,指着顾薄轩忍不住怒吼。

    “我是谁,我是她未婚夫!就凭你跑到我家里来削想我未婚妻,我就可以去告你破坏军婚!”

    顾薄轩的语气凌厉。

    身上的气势简直是全开。

    看着吴良鑫,那是真恨不得想把他给弄死!

    他不就是没在这里吗?

    这个混蛋,竟然敢跑到家里头来和言言告白,还敢想把小丫头带走!

    简直是找死!

    “你,你是她的未婚夫?不可能,不可能的……”

    她怎么能有未婚夫呢?

    不可能的啊。

    吴良鑫站在那里不敢相信的猛摇头,最后,他看到院子里的林同,想也不想的就伸手指了过去,“你肯定是说谎骗我的,你是言言的未婚夫,那他是谁,他和言言走的那么近,你怎么可能才是呢,不是的,不是的,而且,言言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呢,她明明说的是喜欢我的,她明明在梦里这样和我说的啊……”

    他不提最后一句还好。

    这最后一句话,‘梦里’两个字儿一出口。

    顾薄轩那是全身邪火向外冒啊。

    梦里!

    他竟然敢做梦,还梦到言言说喜欢他,嫁给他!

    真是……

    本来想把人丢出去就完的。

    结果因为一个梦字,顾薄轩黑着脸过去,直接对着吴良鑫脸上就是两拳。

    吴良鑫一开始被打懵了。

    后来反应过来,直接就一拳对着顾薄轩砸了过去。

    就他那身材,再来十个也不是顾薄轩的对手呀。

    不过是几下子就被顾薄轩给打倒在地。

    顾薄轩也懒得再多踹他两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言言是我的未婚妻,现在,你可以滚了,还有,以后给我记得,见到言言就给我绕路走,不然的话我看到一次打你一次!”非得把这小子的贼心给打没,打死不可!

    吴良鑫全身疼。

    好像骨头被打断了似的。

    一动就钻心的疼。

    他躺在地下,抬眼就能看到高高在上的顾薄轩。

    想到院子里陈墨言肯定看到自己这一幕了,忍不住心里头涌起一抹的愤怒。

    或者还有更多的东西。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着顾薄轩咬牙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言言她没结婚,我就有权利追求她,我,我就喜欢她,啊……”顾薄轩听到他说那个喜欢两个字儿,想也不想的一脚踹了过去,疼的吴良鑫脸都白了,耳边好像传来咔嚓声响,他吓的嗷的一声尖叫,“骨头,我骨头断了,啊啊,我腿断了……”

    “嚎什么嚎,你手脚哪一个也没断,现在赶紧给我滚。”

    顾薄轩那是什么人呀。

    打人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明显的证据?

    以着他的身手,让人断手断脚?

    那才是他的失误好不好?!

    “哥,哥你怎么了?”

    “儿子,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吴妈妈和吴燕终于找了过来。

    母女两个可是花费了半天的功夫,折腾了半天才找到这里。

    才走进巷子就听到吴良鑫的声音。

    两个人可都是吓了一跳。

    吴妈妈想也不想的扑过去,“儿子,儿子你哪里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看着吴良鑫一身的狼狈,心肝宝的哭起来,倒是吴燕还算是理智,她一脸阴厉的看向着在那里冷着一张脸的顾薄轩,“是你打的我哥?你为什么要打人,我们要去告你。”

    “好啊,你去告,我就告你哥私闯民宅,对女孩子意图不轨。”

    “当然了,还可以再加上一个破坏军婚的罪名。”

    前一句是陈墨言说的。

    她在看到顾薄轩之后便打算把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处理:

    这可是自己即将要嫁的男人。

    这事儿不给他来收拾谁来?

    只是这会儿看着吴妈妈和吴燕两个人到来,陈墨言自然也不好再坐在院子里头。

    女人对女人嘛。

    后头一句则是顾薄轩加上的。

    他看着吴妈妈几个人眼神凌厉,“我劝你们最好赶紧把他给带走,要是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你算什么啊,就是当兵的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个臭当兵的罢了。”

    吴燕对着顾薄轩撇了下嘴,眼神里头全都是满满的看不起。

    当兵的又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兵蛋子么。

    还破坏军婚……

    当真她是被吓到的呀?

    吴燕看着顾薄轩,声音里头充满了气愤,“有本事你就去告呀,我们也去告,你把我哥哥打成了这样,倒是看看谁的错更多,看看警察会偏向着哪一边儿。”

    “我哥哥可不是白让人打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

    陈墨言看着一脸嚣张霸道的吴燕,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最终她确定,这一世的吴燕,比上一世的吴燕更让人讨厌!

    当然,也比上一世的吴燕更得意,更加的骄纵,更加的让人,憎恶!

    她歪着头,看着吴燕似笑非笑的,突然就问了一句,“你们一家怎么到的帝都?”

    前世的记忆里头,明明吴家没什么人和帝都沾边的呀。

    可这一世,竟然随着她的重生,随着她身边一切事情的大小改变。

    就是连吴家也都跟着有了不同。

    这就是她重生所引起的不一样吗?

    是她这只蝴蝶引起的?

    她是真挺好奇的。

    可是没想到,这随口问出来的话听在吴燕耳中,却是成了陈墨言对她们的讽刺。

    “要你管啊,我们怎么就不能来帝都了?”

    “别以为你考了个什么破清华,就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最厉害的,只能你来帝都,我们就不能来了,再说了,这帝都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又不姓陈,我们凭什么就来不得?”

    吴燕觉得自己和陈墨言是天生八字不合的。

    不然,为什么头一眼看到她就觉得这个女孩子特讨厌特讨厌?

    以至于她在面对着陈墨言时,什么事情都想着和她争个长短,论个输赢。

    她的心头隐隐有着一个声音在响:

    绝不能输给她。

    绝不能不如陈墨言!

    可是,她读书上首先就输给了陈墨言!

    哪怕她嘴上再说什么不在意,可陈墨言考的是清华。

    而她上的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大学!

    还差一点没能毕业!

    如今,唯一能让吴燕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觉得她能力压陈墨言一头的。

    也就唯有她们吴家的身世!

    她看着陈墨言,高昂了头,一脸的娇纵,嚣张,“我们吴家可是帝都的名门,我大伯爷是谁谁谁,我爸现在做的生意可大了,整个帝都可是不少我们吴家的店和门市,陈墨言,你算什么东西呀,我早和你说过的,别老是想着做梦了,我们吴家的门坎可不是你这么一个乡下旮旯里钻出来的泥腿子能肖想的。”

    “还有,我哥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

    “不管他说了什么,那都是他冲动之下说的,不会算数的,你可别当真哦。”

    “他呀,其实就是觉得你新鲜,想着哄哄你玩罢了。”

    “咦,怎么,你生气呀?别这样,不然,你看你出多少钱,随便你开,算是我们吴家,我哥对你的补偿好不好?”

    吴燕对着陈墨言一脸天真、娇纵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