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60章 再次住院(2更

    医院。

    在一番的检查过后,在陈墨言和田子航的坚持下。

    贺子佳被田子航给强行拖走。

    两个人打车回家的。

    路上贺子佳忍不住的埋怨着,“你说说你,言言还是个孩子呢,你怎么把她一个人留下来?再说了,不就是等结果么,是坐在那里的,又不是站着,我哪里有累呀?”

    “真是不知道你怎么当这个爸爸的。”

    “言言那孩子看着咱们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不知道该有多伤心呢。”

    田子航忍不住哈哈笑,“你放心吧,咱们女儿呀,绝不会有这样想的。”

    要是有这种想法早就有了好不好?

    怎么可能还会等到现在。

    贺子佳瞪了他一眼,不过下一刻,她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好困啊。

    田子航瞧在眼里,看的心急如焚。

    可他还不能多说什么。

    就是连开口说话,都得让自己的心思尽量的镇定、平静。

    “是不是累了?躺在这里睡一会吧,等到家了我再喊你。”

    他把自己的手臂伸过去,让贺子佳靠着。

    “嗯,好像真的有点困了。”

    贺子佳觉得自己的眼皮好像要打架。

    撑不住的那种感觉。

    她坚持了没一会就把头歪到了田子航的手臂上。

    临睡过去前还小声嘟囔着,“一会言言回家你叫我啊,我也看看结果……”

    虽然贺子佳一直没出声说什么。

    可是不代表她心里头什么都不知道呀。

    嗜睡!

    几乎是一天比一天的想要睡觉。

    头一沾枕就睡着的那种感觉。

    贺子佳是身体的主人,她怎么可能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甚至,她比陈墨言和田子航两个人都早知道一些。

    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说。

    更,不敢说!

    隐隐的,好像有着一种恐惧。

    直到昨天晚上,陈墨言这个当女儿的都发了话,要带她去检查。

    贺子佳是不想去的。

    她觉得要是真的有病,那她不去检查,不知道。

    这样是不是就能当作没有病那样?

    就如同田子航所说的那样,她呀,就是累了,想休息,想要睡一觉呀。

    可是她看着陈墨言的双眼,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

    车子如飞的往前驶。

    田子航看着靠在自己臂弯的贺子佳,眼底忧心重重。

    结果吗?

    他,也想看!

    陈墨言是中午二点多回到家的。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

    静的她都以为家里头没有人。

    正想着四处看看,抬头就看到坐在门坎处一脸焦急,渴盼却又带几分不敢的田子航。

    “爸……”

    看着这个样子的田子航,陈墨言有种想哭的心思。

    第一回见面的时侯。

    她爸是田子航,她只是他想去看一眼的有些天份的学生。

    可谁知道就是那一回,她和田子航结下不解的缘份?

    师生。亲人。长辈。

    到最后,更是以一种很是奇怪的缘份,让她们成了父女。

    真正的有着血缘关系的父女。

    她,是田子航的亲生女儿!

    她看过田子航的很多面儿。

    可却唯独不曾看到他这种小心冀冀、求却又生怕不得的迫切,惶恐!

    “言言,你妈,你妈她……”

    “爸,我妈她的情况,有些变化……”

    面对着田子航眼底的祈求,陈墨言紧紧的咬了下唇,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别说是她爸。

    就是她,之前在医院也是半响没有反应过来不是?

    “你说吧,我能撑的住。”

    这么些天来贺子佳的异样他怎么可能会一点不知道?

    他是她的身边人呀。

    贺子佳想尽量的掩藏、隐瞒。

    可她能瞒的过外头的人,或者还可以瞒的过陈墨言这个当女儿的。

    却是绝对不能瞒过田子航。

    可是,田子航也想配合她的心思呀。

    同时,他也用这种方式麻痹着自己。

    或者,让子佳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睡上几天,她就能好了呢?

    陈墨言看着他这个样子,迟疑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说真话:

    她是可以用别的一些好话安抚住田子航。

    可是结果呢?

    她妈这情况可是真的不妙呀。

    她不能再瞒下去。

    “说吧,爸听着呢。”

    顿了下,田子航又朝着陈墨言勉力一笑,“相信你爸,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不经事儿。”

    经过了那么多年的寻找、煎熬。

    经过了当初的那场变故。

    他还有什么能接受不了的?

    可是,陈墨言看着田子航的眼神却是多了抹怜悯:

    她爸自觉什么都可以承受的住。

    禁受的住。

    可他却独独忘了一样儿,失而复得是喜,是激动,是兴奋。

    可是!

    如果失而复得过后,老天爷再接着让你失去呢?

    她不敢去想田子航的那种表情!

    可是这件事情不是她能瞒的了的……

    狠了狠心,陈墨言猛的一抬头,“爸,医生说我妈脑海里头的那个血块越来越大,已经压迫她三分之一多的神经线什么的,所以她才会越来越想睡觉,因为她头脑的那些器官不足以支撑她现在正常的活动!”

    田子航的心如同被人狠狠一拳砸过来。

    痛的他喘不过气来。

    滞息一般的痛。

    身子晃了两晃,他坐在身后的门坎上。

    好半响,他才哑着声音看向陈墨言道,“那么,医生可说了怎么办,要住院吗?”他回头看了眼屋子里头,隔着一道帘子,看不到床上睡觉的贺子佳,可是他能想像的到贺子佳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样子。

    她向来是最害怕去医院的。

    上次在医院里头住那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

    这次,自己该用什么理由让她去医院配合着治疗?

    “爸,医生说了,一定要去医院,如果要治的话,得趁早……”

    “而且,治愈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十。”

    咣当一声。

    屋子里头传来一阵声响。

    父女两人齐齐转身。

    就看到正一脸是泪站在门帘处的贺子佳。

    她的眼是红的。

    看到两个人发现她,抹了把眼泪走出来,“是不是真的?言言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我脑子里头有血块,如今越来越大,所以,我才这么爱睡觉,这么一天天的没精神?这些都是真的吗?”

    之前的时侯,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出了场车祸。

    车祸过后。

    人是救了回来,也好好的。

    可也就如同田子航所说的那样,没了一段记忆罢了。

    但这也没什么。

    她爱的人,还有女儿都在身边。

    其他的有什么好计较的?

    可是这一刻,听着陈墨言的话,贺子佳忍不住的跟着心慌了起来。

    要是真的如同女儿说的那样。

    她的脑子里头有毛病。

    那她以后就活不了了吗?

    她没了,女儿怎么办,子航怎么办?

    她还没看到女儿结婚。

    没看到女儿生子呢。

    她还没有和子航两个人白头到老。

    她不想死!

    “言言,妈,妈……”

    贺子佳情绪太过激动,忍不住身子一晃,整个人晕了过去。

    “妈。”

    “子佳……”

    贺子佳半个小时后幽幽醒转。

    她看着父女两个脸上满满的内疚,摇摇头,“不是你们的错,更不怪言言,我就是刚好醒过来,没想到就听到你们在说话……”停了一下,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田子航赶紧给她递了一个枕头靠在身后,她深吸了两口气,才舒服了一些,扭头看向陈墨言,“言言,别瞒着妈,医生还说些什么,你都和妈说出来。”

    “妈的身体妈想知道真实的情况。”

    “言言,别让妈有后悔的一天!”

    贺子佳这话说的,陈墨言鼻子一酸,“妈,医生只是说让你去冶疗,肯定会好的。”

    “是呀,子佳,医学上的事情哪里有绝对呀,他们说只有三分之一的治愈可能性通常都是保守的,不是真的,而且,有我和言言在,你只要努力,我相信咱们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

    “是啊妈,我和爸爸都支持你,给你加油,相信你。”

    贺子佳看看自己的女儿,看看田子航,忍不住用力的点了下头。

    “嗯,行,那,那咱们就去住院吧。”

    虽然,她心里头一百一千个的不想去医院。

    可是看着女儿还有自己丈夫眼里头殷殷的期待,她哪里还舍得让他们失望?

    如果说,这是自己能让她们父女最后安心的事儿。

    那么,她就做!

    田素是直到第二天早上过来的时侯看到陈墨言提着东西出门才知道这事儿。

    听说贺子佳住院。

    她就是脸色一变,“三嫂她,没事吧?医生怎么说?”

    也不知道自己瞒着言言和三哥病情的事儿她们知道了没有?

    陈墨言正心系医院里头的贺子佳,也没有多想,“医生说先住院,调理身体,做各项检查,然后再安排手术,姑姑这几天你自己照顾着自己点,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叫小姑父回来,可别一个人硬撑啊。”她看了眼田素已经挺起来的肚子,也有些担心,“你给姑父打电话,别一个人胡来,知不知道?”

    抬眼瞧着田素那一脸不在意的点头。

    陈墨言心里头有点抓狂。

    真是的,真是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侄女谁才是姑姑!

    田素要去跟着陈墨言去医院。

    陈墨言哪敢让她大着肚子去呀,直接拒绝,“今天一早才过去,我这是回来拿东西呢,等安排好,那边病房什么的都弄好了,到时侯我再来接姑姑你过去……厨房里头还有点小米粥,你要是饿的话趁热吃呀。”

    “行了行了,那你赶紧过去吧,和三嫂说我过几天去看她。”

    田素看着陈墨言的车子走远,忍不住站在门口叹了口气。

    这一家子呀。

    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可这一家子呢,怎么就一桩接一桩的,就不能出现点好事儿呢?

    她一边摇头一边朝院子里头走。

    不知道身后不远处的暗角,几个年轻人嘀嘀咕咕的盯着她看……

    医院。

    医生办公室。

    陈墨言和田子航父女两人都是一脸的凝重。

    最后还是陈墨言先开了口,“医生,我妈她这个样子能手术吗?”

    “不行,她的身体底子太弱。”

    医生想也没想的就拒绝掉。

    看着田子航难看的脸,医生叹了口气,“她上次的车祸还没有完全康复,一个人的元气大损,而且我看过她的报告,各项的数据简直是太糟糕了,上次车祸那回能好到这样已经算是个出乎意料,这一次怕是……”

    摇摇头,医生的神色同样凝重到了极点,“这次的手术事关一个人的头部,谁也不敢大意……她身体这个样子,你们相信我,咱们国家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动刀的……”

    田子航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

    脸色颓废到了极点。

    “可是医生,你之前明明说可以动手术,有三分之一希望的啊……”

    “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做了?”

    “她的身体机能太差,出乎我意料的差。”

    医生对于田子航的愤怒很是理解。

    可他也是人。

    医术有限!

    而且,他看着田子航直接道,“据我所知,咱们国内不会有人比我更精于此类的手术。”

    陈医生看着田子航,说这话的时侯他虽然语气平静。

    但眼底却隐隐带着几分的自豪。

    他,真的是颅脑类最好的手术医生!

    陈墨言一直站在旁边听着,没出声的。

    直到这一刻。

    她看着陈医生,突然就开了口,“国内没有,国外呢,国际上的那些专家呢,陈医生能不能介绍两个给我们?”

    “介绍给你们又有什么用?”

    陈医生看着陈墨言苦笑着摇摇头,“我能理解你们病人的心情,可是你可别忘了咱们这是中国,国外那些专家……”话罢他自己先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不是谁都能请的过来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陈墨言眉眼里头带了满满的自信,她看着陈医生直接道,“陈医生,还请您帮我这个忙。”

    “只要有那么一线的希望,我们绝不会放弃的。”

    “而且,陈医生,你觉得田家是一般的人家吗?”

    陈墨言这话说的陈医生心头一跳。

    他忍不住抬头再次看了眼坐在那里脸色难看的田子航,心头也跟着一动。

    如果,田家的人脉真的能请来那么一位……

    他是不是也能从中观摩一下?

    那些国外的专家医生,可个个都是金贵的啊。

    但是技术也的确是有……

    想到这里,陈医生很是果断的点头,起身,“你跟我来会议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