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3章 追查,在意(1更

    别说是陈墨言,就是田子航自己都有点懵。

    他不过就是去了趟交费处。

    回来的路上拐去了下洗手间。

    怎么人就不见了?

    刚开始的时侯还以为贺子佳是自己去了洗手间,或者是外头逛逛。

    他并没有紧张,只是自己去了几个地方找。

    可这一番的寻找下来。

    没人!

    眼看着半个小时过去。

    田子航不急才怪。

    等到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赶到医院,和田子航会合时。

    距离贺子佳消失不见已经是一个小时多几分钟。

    “言言,言言,你妈不见了,子佳不见了……”

    “她肯定是觉得自己的病看不好心灰意冷的丢下我自己走了。”

    “子佳不要我了,言言,你妈她不要咱们了。”

    站在陈墨言的跟前,田子航如同个几岁的孩子。

    一句话翻来覆去的说。

    失魂落魄。

    看着这个样子的田子航,陈墨言心里头满满的都是酸涩。

    如果不是这一桩又一桩的事情。

    田子航的人生路应该是风光无限的吧?

    在这诺大的帝都,不说是呼风唤雨,跺下脚地面抖三抖。

    可是,凭着他田家长房长子,又是长房唯一儿子的地位,整个田家的资源肯定大半都倾到他身上。

    而他自己又不是个扶不起来的。

    这样的人地位怎么可能会差得了?

    在帝都这几年,陈墨言虽然尽量让自己低调,闷声发大财。

    可碍于她的身份,也是见过几位名族豪门里头的人。

    那些人一个个可都是鼻子朝天看!

    但无疑的,旦凡是那些家族出来的,每一个都是鲜亮十足!

    也就是她这个爸……

    如今,看着田子航似是个孩子般在她的面前失态。

    陈墨言想哭。

    可是现在她不能哭,不能自乱阵脚。

    紧紧的抿了下唇,陈墨言正想出声,她的身侧,顾薄轩已经手快的伸手握住了田子航的手,“田叔你别急,慢慢说,人在医院肯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婶子只是在哪个地方没撑住睡着了呢,咱们慢慢找,但是田叔,你现在得自己先冷静下来,对,深吸气,慢慢说……”

    看着田子航激烈的情绪有所缓和。

    顾薄轩才扭头,眼角余光扫了下陈墨言的手腕,没看到有什么异样心里头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他还是凑过去低声问了句,“手腕没事吧,我看刚才田叔那力道不小……”

    难怪他把她爸的手给握住,并且把人给带到了一旁。

    原来……

    陈墨言眨了眨眼,想笑,眼圈却是温润的。

    她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

    现在最紧要的是她妈。

    要是找不到她妈,或者她妈出点什么意外。

    就凭着她爸现在这样子,估计整个人不是疯就是得崩溃掉!

    “田叔,你和我们说说事情的详细经过吧,还有,田叔你记得当时是几点钟吗?你去交费的时侯,应该是路过护士站的,当时的护士有几个,你能不能认的出来?还有,你走的时侯附近有什么人吗,去收费处或者是回来病房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人?”

    顾薄轩看着田子航,声音平静。

    “叔叔你别急,慢慢想,好好的想想……”

    “我过去的时侯护士那里倒是有个女孩子,可她好像正和另一个女孩子交班……”

    田子航努力的皱着眉头想,“那会儿你妈正在睡,一般情况下她都得接近六七点才醒,那会儿还早,我就想着去看看收费单,顺便交点钱什么的,结果路上我被一个扫楼道的人弄了一脚的脏水……”

    “我去洗手间洗了一下鞋子……”

    “你们看这袜子到现在还有点脏……可是我回来,你妈她,她就不见了……”

    “开始我以为她是早早醒了,当时我还很高兴,等了一下没回来,我才去洗手间和楼下的操场去找人的……”

    田子航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都是他的自以为是!

    要是一开始看到子佳不在病房他就出去找。

    不管子佳是自己走的还是被人给带走的,说不定他早就把人给找到了啊。

    带走的……

    田子航的心头砰的狂跳了起来。

    他霍的站起身,“言言,你说,你妈会不会被人给带走了?”

    相较于田子航才想到这事儿。

    陈墨言刚才在车上,可是想了一路了!

    可她瞧着田子航一身的戾气,眼都红了,手脚发抖发软的样子。

    陈墨言哪里敢说实话?

    “爸你想多了,这可是医院,谁能把妈给带走?”

    “除非他不想活了,不要命了啊。”

    陈墨言走过去,伸手,紧紧的握住田子航的手臂,“爸,你相信我,妈肯定很快就能找到的。”

    “是啊田叔,你放心吧,我去护士那边看看。”

    顾薄轩对着陈墨言使了个眼色。

    让她在这里看着田子航,他自己则去了护士那边。

    病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几个小护士一个个的也都脸色不好看的很。

    看到顾薄轩走过来,其中一位瞧着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护士长的女子朝着他笑了笑,“您好。”

    “我是贺子佳的家属,我想请问你们几个问题可以吗?”

    “先生您请说。”

    顾薄轩点了点头,“我姓顾,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顾先生,你可以叫我杨护士长……”

    “杨护士长,我想请问下,之前我叔叔路过这里时交班的那两个护士在吗?”

    “有一个在,另外一个下班了,我们正在联系……”

    虽然是这样说,但杨护士长却并没有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人家下班后不见的呀。

    如今都下班了。

    把人叫回来就能找到人吗?

    只是一个小护士罢了,又不是能掐会算的诸葛亮。

    顾薄轩却似是看出她的不重视,直接开口道,“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我要求你们立即和那个女孩子联系,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如果在四点四十分之前还不出现,我会告你们医院这些护士玩忽职守,渎职!”

    “现在,麻烦杨护士长把另外那个接班的女孩子叫过来,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她。”

    杨护士长被顾薄轩这几句话说的有些恼羞成怒。

    下意识的就想反驳。

    只是她一抬头,双眸撞入顾薄轩看似平静,实则却是深不见底的黑眸中。

    莫名的,她打了个激棱。

    想也不想的点头,“我这就派人去找她,很快就会过来。”等到话一出口,杨护士长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对方的一个眼神给吓到了?不过她也没多想,毕竟这事儿要是真出了人命什么的,到时侯连她也是要一块追责的。

    接班的女孩子姓黄。

    二十出头,很腼腆的一个女孩子。

    看着顾薄轩紧张的都有些不敢抬头,“我,我真的没注意,当时我才接了班,也没人和我说什么,我,我哪知道会有病人一下子就不见呀,真的不关我的事儿呀。”女孩子说着说着直接就哭了出来。

    她真是后悔死了。

    早知道的话今天她就请一天假好了。

    宁愿扣奖金什么的。

    也不想惹这样的麻烦事儿呀。

    万一人真的找不见或者是出了什么事儿……

    这些家长不会怪到自己头上吧?

    她害是自己都害怕死了。

    对面,顾薄轩看着她这个样子很是无语:

    这要是他的兵。

    他早就头一个把人给拍死了。

    有话就说,有问题就解决。

    有什么好哭的?

    哭要是能管用,还要警察,还要他们这些当兵的军人做什么?

    眉头紧紧的皱了下,他语气虽然强行压制,但还是带了几分的不耐,“行了,别哭了,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刚接班那会,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在这里出现,不管是谁,你好好的想一下,只要是接近这附近病房的,都说一说。”

    “我,我说了是不是就没有我的事儿了?”

    女孩子是真的害怕。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份不错的工作。

    工资也还好。

    不想再重新出去找工作呀。

    “你要是再哭我就让警察或者是你们医院领导来问你话了啊。”

    “别,别,我不哭了,我我,你让我好好想想啊。”

    女孩子被顾薄轩这话吓了一跳。

    伸手胡乱抹了把眼泪,赶紧认真想了起来。

    不远处。

    陈墨言陪着田子航坐在那里。

    低声的安慰着。

    田子航却是突然伸手拽住了陈墨言的手,“言言,咱们报警吧。”

    “报警?爸,你的意思是……”

    陈墨言的语气听着还平静,可她心里头却是砰砰跳了起来。

    她爸这个说法,何尝不是她之前想的那样?

    可是,她却是不敢说出来……

    田子航看着她的双眼,脸上闪过一抹的狰狞,“孙成宝,一定是他!”

    陈墨言闭了下眼,没出声。

    是的。

    她也想到了这个人,这个名字。

    可是,这同时也是陈墨言心里头能想到的最糟糕的事情!

    她还在沉思的时侯。

    田子航用力的捏紧了她的手,“言言,去,报警。”

    “爸,你想好了没有?”

    这样事情一闹大,对田家,对她爸以及她爸妈两个人的以后怕是都要影响不小。

    当然了,她说不定也要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过陈墨言觉得自己的事情可以忽略不计的。

    从来,她都不用靠别人。

    至于那些人的异样眼神或者是说词,和她有什么关系?

    “爸想好了,去吧。”

    对于那个人,此刻的田子航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对,对于孙成宝这个人。

    自打贺子佳的事情暴光之后,田子航就想杀人了。

    不过是一直压着罢了。

    他还有女儿,还有子佳,不能因为那么一个畜生把自己下半辈子的生活给毁了。

    更不能让女儿担一个‘父亲是杀人犯’的罪名!

    可是这一刻,想到有可能是孙成宝把人给带走。

    田子航不知道此刻孙成宝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侯。

    他还能不能压下心头的戾气。

    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这回看到孙成宝,会不会直接掐死他!

    “爸再去下头找找,你去看看顾薄轩吧。”

    田子航很是冷静的站起了身子。

    他的语气平静,“你给你姑父打了个电话,报警,再让顾薄轩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爸,爸这里是不行了,我去四处找找。”田子航一边说一边对着陈墨言摆了摆手,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楼梯口走过去。

    站在他的身后。

    陈墨言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出去。

    看着他的背,已经有着明显的佝偻。

    默默的,陈墨言抽了下鼻子,眼圈有些发酸。

    她爸,明明是一个很受人敬仰的设计师,教授呀。

    以前的他虽然全身都是疏离,漠然。

    可他是高高在上的。

    是让人抬着头去看的。

    可是现在……

    他不止是老了,好像,身上失去了一种叫做精气神的东西。

    似乎,生活中一直支撑着他的那个点儿,彻底的没了。

    这一刻,陈墨言有点想哭。

    “怎么了,田叔去哪了?”

    顾薄轩平静沉稳的声音远远传来,顿时拉回陈墨言的思绪。

    她深吸了口气,扭头。

    撞入那一双天上星辰般幽深的眸子。

    里头带着浓浓的担忧。

    也,映衬着她的倒影。

    莫名的,陈墨言的心踏实了几分。

    深吸了口气,她看着顾薄轩开口道,“我爸去楼下看看,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我正想和你还有田叔说这事儿。”

    顾薄轩哪里看不出陈墨言的情绪不对劲儿?

    伸出手握住她的手。

    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传给她。

    给她以支撑、依靠!

    “言言,我发现,婶子这事儿,怕是人为……”

    顿了下,他看到陈墨言并没有半点意外的表情,挑了下眉,“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刚才,我爸和我说,他让我报警。”

    听到这话,顾薄轩面色微凛,“你和田叔是不是有了什么人选?”

    陈墨言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才答非所问的开口道,“你呢,刚才发现了什么?”

    要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顾薄轩肯定不会过来和他说这事儿有可能是人为的。

    “一个清洁工。”

    “田叔之前说,清洁工碰到了他,把他的鞋子给弄脏了……当时并不觉得怎么样,可刚才我再三的问过那个小护士,她说也看到了那个清洁工在那个时侯出现,而且,我还问过余下的几个护士,都说那个时侯一般没有清洁工上来的,还有就是刚才赶到的交班的那个护士,她也说走的时侯看到了一个清洁工,还奇怪来着的。”

    “那她们有没有看到那个清洁工的长相?”

    “戴着帽子压着脸,没看到……”

    陈墨言听着这话眼底有些失望,不过也可以想的到。

    没人会去注意一个打扫楼道的长什么样儿。

    “身高呢?身高多少,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身高好像只有一米七左右……”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伸手抬了一下,“我给她们比划了下,就一米七这个高度。”

    他是经过特训的。

    对于高度这些,虽然不能说极是精准。

    但相差无几。

    陈墨言闭了下眼,再睁开,眼底有些失望,“不是孙成宝,他差不多要一米七八了。”

    顾薄轩的眉头皱了下,没出声。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起身,“报警……”

    警察来的很快。

    带队的是一位中年警察,来到之后先问谁报的警,和陈墨言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略做了些问询之后,几名警察就开始四处查找线索,顾薄轩则趁着这个时侯把他了解到的情况和那个中年警察简单却快速的说了一遍,听着他简洁有力的总结,中年警察眼神变了变,“这位,顾先生是吧,请问你的职业是?”

    难道是碰上了同行么?

    顾薄轩呵呵一笑,“我是军人,现役。”

    听到顾薄轩这么一说,中年警察多看了顾薄轩一眼,不过接下来他也没再多问什么。

    关注点不是顾薄轩!

    十分钟过后。

    几名警察把问题和线索一汇总。

    冯姓中年警察看着陈墨言和顾薄轩就皱紧了眉头,“大门口有一个老太太应该是看到她出去了,而且,如果根据你们所说的线索,在病人出去的五分钟过后,你们嘴里的那个清洁工也跟着走了出去……”

    话在这里停了下。

    冯警察食指屈起来,在一侧的台面上轻敲两下,“恐怕,病人是被人带了出去……”

    “陈小姐,我想,我有必要仔细问一下你们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或者,病人和谁有什么纠葛之类的纷争?”

    陈墨言却是直接打断他,“能不能查到去了哪个方向?”

    “暂时我们还在排查。”

    冯警官看了眼陈墨言,摇摇头,“几个方向都有可能,这是一个难选题,还有,你们能不能和我详细说说,病人或者是你们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这样说吧,你们是不是有针对目标或者是人选?”

    陈墨言抿了抿唇,正想出声说话。

    身后,田子航从门口走了进来,他的声音平静,却是斩钉截铁。

    “有一个人,孙成宝。”

    “爸,你……”

    “没事,你妈的安危重要。”田子航的眉眼里透着坚定,执意,“比起你妈的安危和安全归来,那些虚无的名声什么的,我不在乎。”失而复得,如今又要再以这样的方式让他失去么?

    他绝不会同意的!

    ------题外话------

    晚上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