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5章 他在楼顶(1更

    冯警官看着陈墨言父女几人,脸色凝重,“你们也不用急,这样好歹也是有了线索……”

    陈墨言闭了下眼。

    田子航却是已经跳了起来,“可是子佳人呢,她现在怎么样,到底是好还是坏?”

    其实,她爸最想问的是生还是死吧?

    可死这个字儿……

    别说把她妈看的比自己命还要重要的田子航。

    就是她,都不敢随意说出口吧?

    以前,她不迷信天意什么的。

    可是经过了她的重生,虽然她仍旧是相信命运是掌控在自己手中的。

    可是隐隐的,在她的心底深处,她对这类的事情多了几分的忌惮。

    更何况如今事情牵扯到自家亲妈?

    她和田子航的心情一样,生怕说出那个字儿之后。

    不知下落的贺子佳好像真的就要没了似的。

    “田叔咱们先别急,刚才那个老板不是说了么,婶子身体不好,好像是晕了,应该是孙成宝把她给抱出去的,当时还听对方急着叫车子找医生什么的,现在事情虽然过去了两三个小时,但我觉得他们应该还在哪家医院……”

    “咱们这就去找。”

    田子航听了这话霍的站起身子。

    顾薄轩也跟着站起来,不过他却扭头看了眼冯警官,“冯队,拜托了。”

    “顾先生别客气。”

    虽然不知道顾薄轩在部队上的级别,但那一身的气势和镇定,处事不惊让冯队不敢小觑。

    当然,身为警察,他也绝不会轻视任何一个人的。

    “我派一个人跟着你们。”

    兵分三路。

    从附近的第一家医院寻找。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滑过去,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中午就要到了。

    田子航的脸越来越黑。

    小警察指着前头不远的一家社区卫生所叹了口气,“前头就是最后一家了,要是再没有咱们就得掉头了。”

    “去看看。”

    陈墨言和顾薄轩互看了一眼,她抬脚朝前走过去。

    却被顾薄轩给两步赶超了过去。

    “你和田叔在后头,我和这位小同志在前面。”

    这样,万一有点什么意外的他也好应对。

    陈墨言走在后头。

    抬眼就能看到他高大的身影。

    惶乱不安的心就这样随着前头那个身影踏实的步伐,一点点的,安稳下来。

    “几位是要看病还是买药,请在这边挂号……”

    “警察,昨天晚上到现在是你一直在这里上班吗,有没有见过一男一女两个病人过来?”

    小警察掏出证件,往柜台上一放。

    问话的语气极是公式化。

    把那小丫头唬了一跳,怔了下才赶紧点头又摇头的,“今天一男一女的病人来了好几个呀,可是都走了的,不知道你们问的……”是哪两个?二十出头的小护士被吓了一跳,脸发白,站在台子后头双腿直打颤。

    “你别害怕,我们也是在找那两个人……”

    “男的长成这样儿,有一米七五到七八那么高,女的身体很差,应该是被扶着过来或是抱过来的……”

    “没,没有这样的两个人呀。”

    “真没有。”

    小护士想了想,很坚定的摇头。

    不过看了眼小警察,她又突然开口道,“那两个是坏人吗,你们一定是在找坏人吧,我最恨坏人了,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你们说出来我看看,我们这里都是要登记的,只要他们有来过,肯定能查出来的……”

    “孙成宝,贺子佳,麻烦你帮我们看看。”

    小护士低头看了半天,连着翻了几页的登记册,最后摇摇头,“真没有这两个名字。”

    难道也没来这里吗?

    不止田子航一个人失望到了极点。

    陈墨言心里头也一下子难受了起来。

    这样子的找,得找到什么时侯?

    等她们真的找到线索,找出人来的时侯,她妈妈那身体,还能撑吗?

    小警察不忍心看着田子航那惨白的脸,便想着安慰他,“田先生您也别急,说不定我同事那边有什么发现,咱们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

    “嗯,对对,爸,咱们过去那边看看。”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伸手,稳稳的扶住田子航,“爸,咱们走。”

    “对,那边肯定会有什么发现的。”

    那个小警察也赶紧出声劝着。

    倒是顾薄轩,站在那里没转身,然后他突然看着小护士开口道,“那麻烦你查一下,有没有孙慧,或者是孙纯这两个名字?”他这话听的本来要转身的陈墨言双眼一亮,对呀,要是孙成宝生怕自己的名字会暴露行踪什么的,所以用了他一双儿女的名字呢?

    她双眼发亮的看向小护士,“麻烦您仔细看看,有吗?”

    “姓孙的?”

    小护士低头看了下,然后她用力的摇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吗,这几个名字一个都没有?”

    “没有。”

    “如果你们说的是这几个名字,肯定是没有的,这两天过来的病人我都登记在这里的,没有。”

    “特别是姓孙的人,这两天一个都没有。”

    小护士一脸的肯定。

    顾薄轩的眉头拧了一下,抬头对上朝着他望过来的陈墨言的双眸。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走吧。”

    “嗯,走。”

    顾薄轩也觉得没什么再问的,刚才登记表格他们也都亲眼看过了。

    这小姑娘也说了肯定没有一男一女两个病人。

    可是他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去楼上转一圈,你们等我一下。”话罢,顾薄轩抬脚朝着不远处的二楼走过去,身后小护士赶紧站了起来,“先生您这是要去哪,我们这里进去要登记的……”

    “我很快下来。”

    顾薄车扭头看了眼小姑娘,大长腿一迈,直接上了二楼的楼梯。

    小护士有点着急,“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哎你等等……”

    “我来登记就好了,他马上就下来的。”

    陈墨言唤住了小护士,朝着她看了一眼,“你工作很认真,很负责。”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似乎是生怕陈墨言会生气,小护士朝着她轻声解释道,“其实,不让人随便上去是对病人好,有时侯医生正在动手术或者是听诊什么的,被惊了就不好了,所以才规定的这么严格的。那个,警察同志,你们可别生气呀。”

    感情,她觉得自己也是警察。

    这是怕自己生气。

    所以才解释的?

    陈墨言菀而,扯了下嘴角,对着她点点头,她没再多说什么。

    顾薄轩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很快转了下来。

    对上陈墨言的眸子,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咱们走吧。”

    一行人朝着外头走出去。

    顾薄轩猛不丁的转头,对上那个小护士的双眼,“二楼,有几个病人,都是什么病况?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被人抱或者是扶着走进来的中年女人?她的病情应该是有些严重的,你再想想,二楼有这样一个病人吗?”

    “没有啊,真的……”

    陈墨言心头动了一下,“你说谎。”

    “怎么回事儿?你在骗我们?你可要好好想好了,我们可是警察,还是说,有什么话你准备去警局说?”

    “不是,不是我,我没有,是医生不让我说的……”

    陈墨言没想到她不过是和小警察稍一配合。

    就把小护士给吓成了这样儿。

    还得到了重要的线索!

    田子航已经朝着她扑过去,“人呢,她们人在哪,人在哪?”

    他的手死死的拽住那个小护士的衣领。

    要不是有顾薄轩等人拦着。

    估计暴怒之下的田子航都要动手了。

    “人呢,你们把她给藏到哪了?你快说啊。”

    眼看着田子航把人给吓的说不出话来,他自己也越来越暴怒。

    陈墨言赶紧跑过去抱住他的手,“爸,爸你冷静一下,爸……”

    “人,人在五五楼,咳咳……可是,真的不是你们说的一男一女呀,是是……”

    两个女的……

    最后几个字儿陈墨言等人已经听不到了。

    因为随着她的一句人在顶楼。

    小警察和顾薄轩几乎是同时拔脚,朝着楼梯跑了过去。

    陈墨言则拽住也要跟着跑的田子航,“爸,坐电梯。”

    “好好好,坐电梯,电梯快……”

    顾薄轩和小警察是先到的。

    只是把五楼找了个遍,除了几个重症的病人被他们惊醒。

    哪里有什么贺子佳的半个身影?

    随后,电梯门打开。

    陈墨言父女两人走出来,看到顾薄轩黑沉着的脸,她的心一跳。

    难道,那小护士说谎话了?

    “人呢,找到子佳没有?”

    最开始的时侯,田子航是一腔的愤怒,恨。

    恨不得自己拿把刀把孙成宝给一刀刀砍了。

    凌迟!

    可是现在,经过一天一夜多的折腾。

    此刻田子航心里头只有一个想法,他只想找到贺子佳。

    只要能找到她,看到她。

    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田叔,我们还没什么发现,田叔你去哪,田叔你冷静一点……”

    顾薄轩的话还没说完呢。

    田子航直接一个转身冲着不远处的几个病房冲了过去。

    子佳,子佳你等着。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会把你带回家的……

    陈墨言却是眼珠转了下,突然看向顾薄轩,“你在这里看着我爸,我下去看看。”

    然后她转身跑到电梯处。

    一层层的先按了个遍。

    最后,她自己则撒腿朝着楼梯处跑。

    却被顾薄轩抢先,“你留在这里,我下去……”

    小警察看着他们两个这样的反应,忍不住有些无语:

    怎么都把他的活儿给抢了去?

    难道,他要失业了?

    即然顾薄轩下楼,陈墨言自然就去找田子航,等追过去的时侯,田子航正冲进最后一个病房。

    里头一个医生正在给一位老人打针。

    看到突然冲进来的田子航,脸一黑,“出去,谁让你们这样冲进来的?不知道会吵到病人影响病人吗?下次再这样就别来医院了……”病房里头只有一个老爷子,一目了然的不可能有别的人,田子航却是不死心,把三个病房的被子都给扯开,床底下,还跑到洗手间看了又看!

    气的那个医生脸色铁青,“你到底是什么人,要做什么,出去,不然我可是要报警了……”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爸,他有些不舒服……”

    “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陈墨言直接拽住田子航,一边对着医生道歉,一边凑在他耳边低语,“爸,顾薄轩和那个小警察说这里肯定有我妈的线索,所以他们这会儿已经下楼去找那个小护士了,咱们出去看看……”

    “真的,行,咱们出去。”

    田子航想也不想的朝外头走。

    被丢在原地的陈墨言看着这个样子的田子航,又心酸又无奈。

    她爸现在,估计也只有和她妈妈有关的话题能说动了吧?

    等到陈墨言和田子航下楼。

    一楼厅里只余下瘫倒在地下的小护士,以及满脸无奈的小警察。

    陈墨言扫了眼,直接问,“顾薄轩呢,他去哪了?”

    “他去追人了,至于我,留在这里看着她……”

    小警察说这话的时侯朝着一脸是泪跌坐在地下满脸惶恐的小护士扬了扬下巴。

    一脸的无奈:

    他可是警察呀。

    抓坏人为人民解决困难什么的不正是他的责任吗?

    可是现在,追坏人的活儿他又被人给抢了去。

    这也就罢了。

    顾薄轩好歹是个军人,是现役军人。

    可是这小丫头呢?

    他没想到自己一个警察竟然被这丫头给骗了过去!

    要不是顾薄轩他们坚持……

    自己应该就会因为疏忽而错过这次机会,失去找到人的这次线索吧?

    他黑着脸,瞪了眼地下呜呜哭的小护士,“你这会儿随便哭,一会到警局看你还怎么哭。”

    真是胆儿肥了呀。

    竟然连他们警察都敢骗!

    最主要的是,他这个没脑子的还被这丫头给哄了过去。

    陈墨言却是没时间理会这些,直接看向小警察,“你身上没手铐吗,铐住她,去追人啊。”

    小警察才毕业没多久。

    也算是头一回真正的出任务。

    这会儿被陈墨言一提醒,忍不住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儿,

    “那啥,我忘了……”

    陈墨言,“……”

    她想把眼前这货一脚踹飞!

    有多远滚多远的那种!

    “在这边,对,就是前头……”

    陈墨言等人没走多远就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们在一栋楼的楼顶看到了顾薄轩。

    同时,也看到了正站在楼顶最边上的孙成宝,以及被孙成宝双手抱着的贺子佳。

    “子佳……孙成宝你放开她,你个混蛋你放开子佳!”

    这个声音一出来。

    陈墨言就知道坏了,她都想直接伸手把田子航的嘴给捂住了。

    可惜她的动作没有田子航快。

    楼顶上。

    本来只是和顾薄轩对峙的孙成宝一扭头。

    看到了楼底下对着他一脸恨意的田子航,以及那通红满是厉色的双眼。

    忽然的,他对着田子航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到最后,他哈哈大笑。

    本来他就站在楼顶栏杆外头的。

    手里头又抱着个人。

    这会儿好像想起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笑的前仰后合的。

    看的楼下的人不禁胆颤心惊,议论纷纷。

    “这人是谁呀?”

    “这是怎么了,要跳楼吗?”

    “哎,你们看,他怀里抱着的那个是个女的吧,难道是他媳妇?”

    “不会是两口子吵架了吧?”

    陈墨言没心思听这些八卦,她死死的拽住田子航,“爸你别冲动,还有,你别开口,你越说话越刺激他,妈妈还在他手上呢……”看着七楼楼顶孙成宝那摇摇欲坠的身影,陈墨言是真的怕呀。

    她生怕那个混蛋就这样一脚迈下来!

    他死不足惜。

    别说跳楼了,就是不跳楼,她都发誓,等过了这一回。

    她要用一百一千个的法子弄死他!

    让他生不如死!

    可是现在,他怀里头抱着她妈呀。

    她可不想她妈妈跟着这个混蛋一块跳下去!

    “姓田的,你上来呀,哈哈,你再骂啊,你敢上来,你敢靠过来,我就带着子佳一块跳下去。”

    孙成宝的眼里也是一片的戾气。

    看着田子航,仿佛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子佳明明是我的,她和我生活了二十年!我这二十年把她当成了宝,我千依百顺的疼着她,她就是我的人,你凭什么和我抢?我告诉你姓田的,你要不就给我滚,要不,我就和子佳一块死,我们两个死也不分开。”

    下头听着这话的人忍不住一阵的哗然。

    更有些脑子转的快的都把眼神投放到了田子航的身上。

    这个男人勾引了人家的媳妇吗?

    还把人家给逼的要跳楼?

    真是太可恶了!

    陈墨言咪了咪眼,抢在田子航前头直接道,“孙成宝,你有什么权利指责我爸?我妈本来就是我爸法律上的妻子,二十年前你趁着我爸不在,我妈因为出车祸受伤记不清事把她给骗走,还把我给丢了,我爸找了我和我妈那么多年,幸好老天爷有眼,让我爸先找到了我,然后又找到了我妈……”

    “我们这一家三口二十年后才团聚呀。”

    “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现在,我妈记起了我爸,我们一家团圆有什么错?”

    陈墨言的声音朗朗,平静而犀利,“你趁着我妈病情加重,瞒着我们一家把人给带走,你想要做什么?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妈好,为什么宁愿把重病的她带出医院也不肯让她回医院去治病?我看,你嘴里头说着为了我妈好,疼我妈,其实,你心里头是恨不得让她死吧?”

    “笑话,我为什么要让子佳死?”

    “我喜欢她都来不及。”

    “因为你嫉妒呀,你嫉妒我爸,你恨我妈从始至终心里头都没有过你!”

    “因为你恨,你虽然待在我妈身边那么多年,可你却一直都是我爸的代替品!”

    对上孙成宝杀人般的眼神,陈墨言的声音愈发清脆,“孙成宝,你还是个男人吗?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

    “啊啊,你给我闭嘴!”孙成宝猛的往前一迈,半只脚迈出了栏杆!

    ------题外话------

    下午家长会,晚上,嗯,诺宝小朋友过生日,估计第二更还是得十点左右了。我闪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