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66章 跌下去(2更

    “孙成宝,你口口声声看重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让她去医院治病?”

    “你明知道她的身体已经不能这样颠簸,你还执意把她从医院里头偷出来……”

    “喜欢她,所以,拖死她。”

    “这就是你的喜欢吗?”

    陈墨言的声音带着冷意,清凌凌的,配着她扯了嗓子放大的声音。

    把个楼顶的孙成宝给气的双眼都红了。

    再就是楼下头这些听着的。

    再看陈墨言几个人时可都是多了抹同情,少了些指责。

    “原来是这样的啊,那个男人可真是可恨。”

    “你们看看那个女的,这么大声她都还没醒,应该是真的有毛病吧?”

    “你没听刚才这个女孩子说么,她妈身体都不行了……”

    “那个人好可恶啊,刚才我差点被他给骗了!”

    “就是,没看到那边连警察都出动了吗,肯定是坏人。”

    听着身旁越围越多的人低声的议论。

    陈墨言暗自勾了下唇: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楼下的孙成宝会颠倒黑白,会把事情统统推到她爸身上。

    难道她就不会说。

    她没有嘴吗?

    再说了,她说的都是事实好不好?!

    “孙成宝,你下来,我保证这次的事件不追究你,子佳她的身体受不住了啊……”

    相较于陈墨言,田子航已经是处在崩溃的边缘。

    心里眼里全都是孙成宝身边的那一个人!

    到了此刻,他甚至觉得,哪怕孙成宝想要他的命呢。

    只要他能放了子佳。

    他能让子佳好好的。

    他,也认了!

    “她的身体受不住是谁造成的?都是你的错!”

    “她要是有个什么万一,那也是你。”

    “是你害死她的!”

    孙成宝在上面嗷嗷叫。

    这个时侯陈墨言和孙成宝,还有冯警官等一行人也统统来上到了楼顶。

    顾薄轩看着几个人,站到了陈墨言的身边。

    对上她的眼。

    他摇摇头,“有点难,他一直不敢放松警惕,更不敢离开那个栏杆半步……”

    “先别急,盯死他。”

    陈墨言看了眼顾薄轩,两个人瞬间便知道,想法一样。

    还是那句话,孙成宝的死活他们不管。

    也真的不在意。

    可是他手里的贺子佳却是不能有半点的疏忽!

    不然的话,估计田子航也得废!

    “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只要能让子佳回到医院,哪怕事后她病好了,只要她愿意和你走,我绝对不拦着。”对上孙成宝,田子航几乎是咬碎了自己的两排牙,几欲吐血,可他却不能不这样做!

    他不能由着子佳的命在他眼前就这样一点点的消逝!

    “你说的话,我怎么相信你?”

    “我用我的名声担保。”

    对面孙成宝似是有所意动。

    只是下一刻,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猛不丁的冷笑了起来,“你肯定这样说了,谁不知道现在她已经失去了记忆,不然的话就凭着她给我生活那么久,她肯定不会就这样痛快的跟着你的,现在你不过就是仗着她不记得我罢了,姓田的,你真阴险!”

    田子航,“……”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陈墨言的眉头紧紧的拧起来,她看着孙成宝突然道,“你的两个孩子呢,孙慧是你用来欺骗我妈的,可孙纯呢,他总是你的亲生儿子吧?还是说,孙纯也不是你亲生的骨肉,所以,你可以连他的死活也不管?”

    “孙纯是我儿子,不过,你想怎样就怎样,他已经大了,死活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听到他这话。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一指身后不远处的楼梯口,“孙成宝,你看看那里是谁,你就不怕你儿子伤心难过?”

    随着她的话声落地。

    孙纯一脸平静的走了上来,“爸,你为了这个女人还要做多少错事,还要做多少事?”

    他的声音很平静。

    可眼底却蕴含着一抹的隐隐的风暴。

    夹杂着怒意和悲哀的眼神在陈墨言身上扫过,滑到孙成宝的身上。

    最后,孙纯的眼神落在孙成宝身旁的贺子佳身上。

    原来,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他妈妈呀。

    她也不是孙慧的妈妈!

    原来,他爸早就知道这些。

    原来,他爸这些年来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人!

    那他呢?

    他算什么?

    孙慧又算什么?

    想想这些年来他爸所做的一切……

    孙纯就觉得悲哀,觉得不值得!

    他爸,为了这个女人可真真是做尽了一切呀。

    可偏偏的,却把他这个亲儿子抛到了脑后,或者,他这个儿子也只是他的一个棋子吧。

    用来遮挡外头人双眼的一枚棋子!

    “爸,我妈呢,我妈在哪?”

    当初贺子佳出现在他记忆的时间早就模糊不清。

    或者说,打从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被孙成宝给误导,这就是他的妈妈。

    是亲妈!

    他也就这么的相信了。

    这么多年呀。

    可是他爸就这样欺骗了他,还有孙慧……

    “爸,我和孙慧也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生活那么久呀,我们也喊你二十余下的爸爸。”

    “你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好好的日子不过,就为了这么个女人,值得吗?”

    孙纯忍不住的有些悲从心上来,“爸,放了她,咱们好好的过咱们自己的日子,不行吗?”

    他看着孙成宝,言词真挚,“爸,这件事情了了,不管您怎么样,儿子都孝顺您,护着您,您把她给放了吧,好不好?”他说着话,眼圈就红了,声音几度带了哽咽,“爸,我是您亲儿子呀,您不能连我也不要了吧?”

    “你来做什么?”

    “我不是说了你让离开帝都,一辈子不准回来的吗?”

    “你个不听话的逆子!”

    对着孙纯这个儿子,孙成宝是一点都没留情。

    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讨厌。

    “赶紧给我滚,我没你这样不听话的儿子!”

    “爸,我……”

    “滚!”

    孙成宝看着孙纯,就差没出口骂人。

    孙纯看着这个样子的孙成宝,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哭什么哭,瞧瞧你那熊样儿,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我怎么就生了你那么个儿子?”

    “爸,我妈呢,她在哪,你告诉我。”

    孙纯伸手,用力的抹了把泪。

    然后,他张开嘴,恶狠狠的对着孙成宝吼了起来。

    “她死了。”

    “病死的。”

    孙成宝看着孙纯,语气没有半点的起伏,“至于埋在哪,你别问我,我忘了。”

    ……

    这一刻,孙纯看着孙成宝的眼神里头终于有了抹恨意!

    “爸,你真的是我爸吗,你怎么能这样狠心?”

    那是他妈呀。

    是他的媳妇!

    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呀。

    死了,他连埋在哪都不知道?

    孙纯的心好像被人拿刀在挖,一抽一抽的疼。

    “你给我滚开,别在这里碍眼。”

    冷冷的怒喝了几句,孙成宝直接看向陈墨言等人,“我也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把这个没用的东西找出来,不过你们找他来又能怎样?我可从来没想过有这样一个没用的儿子!”

    “他的死活,你们随便。”

    孙成宝的话听的孙纯脸色大变。

    他的眼神里头抹起一抹的戾气,“爸,你不配当我爸爸。”

    “我本来就不想有你这个儿子的,你现在这样说正好,你滚吧,我没你这个儿子。”

    陈墨言在一侧听着这父子两人的对话。

    忍不住心里头叹了口气:

    看来,不管孙成宝之前那番话是真还是假的。

    她想着用孙纯来分散孙成宝注意力,或者是想让孙纯劝孙成宝放手的想法。

    没用了。

    孙纯站在原地死死的盯了眼孙成宝。

    仿佛,要把他给刻进自己的心里。

    然后他冷笑着后退好几步,悄无声息的看了眼陈墨言:

    抱歉,他帮不了!

    陈墨言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然后,她和顾薄轩站到了一起。

    “冯队,楼下的布置已经弄好了……”

    一个小警察错到冯警官耳边,低语。

    陈墨言看了眼冯警官,想了想也跟着低语,“几成把握?”

    她问的是如果人真的从这里摔下去。

    地面的弹床会有几成的把握。

    只是不等冯警官出声,顾薄轩直接就开了口,“不到三成。”

    “三成都是高的。”

    对于顾薄轩这个说话,冯警官表示赞成。

    而且,他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你妈妈的身体更是一个特殊……”

    “孙成宝,你也有老家吧,你爸妈姑妈叔叔的,你就一个都不担心他们吗?”

    陈墨言这会儿是真的有些头疼。

    油盐不进!

    该说的该摆出来的都见了光。

    可是对方连孙纯这个儿子都不在意……

    “有本事你就去找他们呀,他们要是死在你手里,那是他们的命。”

    陈墨言,“……”你狠!

    “孙成宝,你把子佳给放了吧,你看看她的脸都成什么样了?”

    没有半点血色了呀。

    嘴唇都是青的。

    乌青!

    整个人软软的靠在孙成宝的身上。

    田子航都在担心是不是人已经没了气息!

    “只要你把人送到医院,我退出,我走好不好?”

    “我离开帝都,再也不见她,不见你们,好不好?”

    说到最后,田子航的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哀求。

    是哀恳。

    他的子佳呀,就要没命了!

    “不行,你这些话都是骗我的,我知道,你们把我骗下去就会把我给抓起来。”

    “你们都是坏人,你们要把我和子佳给分开。”

    “我恨死你们了。”

    孙成宝的眼神里头全都是疯狂,那样阴鸷的眼神,看的冯警官心头一跳。

    “不好,你们别再刺激他了,小心把他给逼急了……”

    对面,孙成宝也听到了这句话。

    和陈墨言等人一脸的无奈相比,他却是得意极了。

    看着几个人,哈哈大笑。

    “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你们敢过来么,敢吗,你们来啊,过来啊……”

    “姓田的,咱们来谈个交易怎么样?”

    听着他的话,陈墨言想也不想的伸手拽住田子航,“爸,别听他的。”

    “他嘴里头的话才不会有半个字的实话。”

    “您就是真的答应了他什么,他也肯定不会轻易放回妈妈的。”

    站在栏杆旁边。

    孙成宝听着陈墨言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

    他把眼神落到陈墨言的身上。

    慢慢的,眼底多了抹遗憾,以及是可惜。

    或者,还有更多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他看着陈墨言,摇摇头,“当初呀,我真的不该一时心软把你留给陈家那个死老太太的。”

    “我也觉得你当初应该直接把我给掐死的。”

    “然后,我妈会恨你一辈子。”

    陈墨言的话听的孙成宝忍不住摇头失笑。

    “真是小孩子呢,你觉得我现在做下的这些事情,你妈知道了不恨我吗?”

    “照样恨呀。”

    “可是那又怎么样?”

    孙成宝看着陈墨言,缓缓的笑了笑,“当初,你才那么一团呀,还没有我手臂长,我是真的好几次想掐死你,可是最开始的时侯是子佳把你看的太紧,后来,你那黑黝黝的眼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的,我突然就觉得下不去手了呢,就想着随手丢了吧,能活着也是你的命!”

    “可是没想到,碰到了陈家的那个老东西……”

    他说这些话的时侯语气平静。

    好像在述说今天的天气是多么的好,如同在和人诉家常。

    “那个老东西,明明她孙女还有气呢,她竟然想着把那孩子活埋……”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拦下了她……”

    陈墨言听着他诉说往事,忍了又忍,最终开了口,“所以,你就用陈家的女儿代替我,把我却留到了那个旮旯里头,想着我这一辈子不会出来,和我爸妈自然没有相认的那一天,这事儿,你也算是做的天衣无缝了?”

    “是啊,我就是没想到,你竟然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回了帝都。”

    “还和他提前就相识……”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站在那里失魂落魄,双眼死盯着贺子佳的田子航。

    猛的一声冷哼,“看来,老天爷也是站在他那边的呀,凭什么?”

    “凭什么啊。”

    “所有的好处都让他占了,我哪一点不如他?”

    “好学校,好资源,好家世,还有老师也是由着他挑,到最后,明明是我先喜欢子佳的,可子佳却死心踏地的跟着他,凭什么啊,这一切,我不服!”他说着说着,因为激动,双手猛的挥舞了起来,底下的脚一个不稳,身子猛不丁的朝着楼下栽下去!

    “妈……”

    “子佳……”

    最后,是孙纯的一声惊呼,“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