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7章 婚期将近(1更

    半年时间转眼而过。

    半年时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比如,陈墨言和顾薄轩的婚期彻底定了下来。

    九月份。

    比如,奎子和田素两个人的生活中多了个娃,已经马上要过百天。

    再比如,林同和朱兰两个人已经在帝都完全的落户。

    甚至,还买了车子……

    这些都是好的。

    当然,也有坏的。

    那就是贺子佳……

    时间拉回到半年前。

    楼顶的那一幕,陈墨言觉得自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的了。

    孙成宝那一脚跌下去。

    她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可是,就在她们所有人都惊呼,田子航都要发疯的跟着冲过去时。

    就那么一瞬间。

    孙成宝竟然狠狠的把贺子佳给推开……

    就是那么一推,给贺子佳换来了一线的生机!

    至于孙成宝……

    却是当场死亡!

    孙纯作为他的儿子收的尸。

    陈墨言看着他一语不发的离开,知道他在心里头怪上了自己这些人。

    可那又如何?

    这件事情,是他爸爸孙成宝先挑起来的事儿!

    要不是孙成宝,会有这么多事情吗?

    不过她也体谅他的心情:

    毕竟是父子,骨肉亲情。

    人活着的时侯,孙纯可以有一百一千个心思去恨孙成宝这个当爹的。

    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顾,不要?

    可这一旦人死了……

    呵呵,恩怨消啊。

    而且,还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对方的好,给对方找理由……

    这就是人!

    贺子佳的手术最后还是那个陈医生给动的。

    本来陈墨言她们的意思是略等等,缓个两三天,想办法请国外的专家来主刀。

    可被孙成宝这么一折腾。

    一推。

    饶是田子航冲的快,也没能阻止贺子佳摔在地下的结果。

    这么一摔的后果就是手术。

    刻不容缓!

    贺子佳被送进抢救室的时侯已经是重度休克……

    三个小时的手术出来。

    人晕迷了三天三夜才醒。

    再次醒过来的贺子佳记起了所有的事情。

    看似正常的人,可医生却是直接下了一个定论:

    她,活不过一年!

    别说田子航,就是陈墨言当场就懵了。

    可是没有办法。

    陈医生几个已经尽了力,而且,事后陈墨言把她的病例和一切手术资料再次传到国外去问询。

    几个人的答案都是大同小异:

    已经没有再次治疗的意义!

    如今转眼半年过去。

    陈墨言看着坐在院中椅子上和田素逗着小女娃玩的贺子佳。

    看着她眉眼里头水一般藏不住的笑意。

    心,一抽一抽的疼。

    “言言,言言?你这孩子,怎么好好的又发起呆来了?”

    贺子佳的眼神从小娃身上收回来,看向陈墨言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担忧,“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还是怎么的,怎么老是发呆?要不,你还是好好在家休息几天,别出去外头跑了啊。”贺子佳看着陈墨言,眼神满满的都是担心。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老在外头跑算怎么个回事儿?

    还有,这马上就要结婚了啊。

    想到再过几个月的婚事,贺子佳眼底全是笑意,她扭头看向田素,“你说说,这孩子,明明是她要结婚,可倒像是个没事人似的,问她什么都说让我拿主意,我看着办,搞的好像我要结婚似的,真是的,现在这年轻人呀,和我们那个时侯又不同,这喜欢什么流行什么的,你说我哪里知道呀。”

    “我告诉你呀言言,你现在不出主意不说话,到时侯妈操持的不合你心意可别哭。”

    “只要是妈妈你的决定,我肯定喜欢。”

    “这孩子,就知道嘴甜。”

    田素是不知道贺子佳身体状况的,看着这一幕不禁笑道,“三嫂你别太宠着她了,这可是她要结婚好不好,人也是她挑的,一个不在场也就算了,这怎么一个两个结婚的都不管事,两手一丢都成了甩手掌柜的呀,她想的可真是美,赶紧过来看看这几款请柬,你妈可是拉着我看了一上午了。”

    满眼都是红啊金啊喜的。

    要是她觉得呀,随便哪张都好看!

    不就是一个请柬,喜贴么,要不要这么认真?

    陈墨言忍不住哈哈笑,“姑姑,你反正除了我们家也没地方去,小妞妞又不吵你,你和我妈说说话,做点事情不是正好打发时间么,刚才是谁在那里喊无聊的?”说着话,陈墨言的眼神落到小推车里头隔着帷帐的小妞妞身上,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怎么样的,反正要是让她说呀,她姑姑生的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太好带了!

    吃饱了睡,睡了吃。

    偶尔哼唧几声就是尿了,拉了。

    平时睡醒了,就是自己睁着黝黑的大眼咕噜噜的转。

    其实,小孩子这个时侯是看不到什么的。

    可是小丫头盯着你的时侯,总是感觉她在看着你似的。

    陈墨言就试过好几回。

    然后她就觉得那一颗心呀,都被这小小一团给看软了。

    偶尔见过两回的朱兰看着都觉得羡慕死了。

    她家小子一岁出头,那个淘呀。

    身上都挨了好几回的揍了。

    可是好像越打越皮实!

    你打你的,回头他立马又作天作地了起来……

    两口子都忙。

    好在林同的妈,朱兰的婆婆赶过来帮着她们带孩子。

    不然的话朱兰怕是都得休大假!

    看过几回之后,朱兰都在和陈墨言感叹,好像把她家的臭小子换过来,把小妞妞给抱走。

    这话让田素听的,再看到朱兰那是如临大敌呀。

    让陈墨言笑的不行不行的。

    “言言,你说,顾薄轩他爸爸得什么时侯过来?”贺子佳最终选了雕着双喜字的滚金溜大喜字的请柬,一边在心里头盘算着要请的客人,一边朝着陈墨言看过去,“你说咱们把这婚宴什么的都弄好了,也不知道顾家爸妈他们过来的时侯会不会还有什么意见?”

    这还有几个月时间呢。

    她皱了下眉,“要不,言言你还是晚上给顾薄轩打个电话,让他问问他爸妈吧?”

    “妈,你不用考虑他爸妈的。”

    陈墨言的话才一出口,立马换来田素的猛点头,“对对,这话才是真的,嫂子,这话我赞成言言的啊,咱们把这婚礼什么的都包办了,钱也没找他们要,什么都没让他们弄,凭白的把咱们家孩子嫁他们家去了,他们这是沾了多大的便宜呀,还不满足的话,那他们可以去上天了啊。”

    陈墨言,“……”

    “姑姑,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墨言瞪了眼田素,那意思你别添乱,误导我妈呀,看着田素翻了个白眼,直接当没看到,她也懒得再和她多说,直接看向贺子佳道,“妈,你可别听我姑姑的话,我呀,只是觉得顾叔叔他们不懂这边的事情,哪怕是问他们也是一头雾水呀,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在为难人家,而且,他们就是提前过来,人生地不熟的能知道些啥?”

    所以说,这婚事肯定是她们家办的。

    就是不能让她妈太过操劳。

    不过,她妈妈提醒的也对,晚上,她是要给顾薄轩打个电话说说这事儿。

    她是为着顾爸爸顾妈妈好。

    可难保的人家不这样想呀。

    说不定还会以为自己这个即将要嫁过去的儿媳妇不看重她们。

    瞧不起她们。

    所以,什么事情都不问,都不让他们拿主意?

    这样想着的时侯,心里头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这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多的麻烦事儿。

    以后可还得了?

    当然,陈墨言也只是让自己这样想想。

    这婚可是她自己点头要结的,这会儿想打退堂鼓?

    梦里头想想吧。

    与此同时。

    千里之外的顾家村。

    顾妈妈从外头收拾了一堆的柴禾回来,满头的汗。

    “都和你说了别这个时侯去弄,看看这身上的汗?”

    顾爸爸看着她这个样子满脸的心疼,伸手把毛巾递给她,“累了吧,赶紧歇歇。”

    “歇什么歇,我还得去煮饭呢,中午你想吃什么?”

    “就咱们两个,随便喝口水对付下不就行了?”

    对于这些吃的东西,顾爸爸是一点都不在意。

    能填饱肚子就行。

    顾妈妈看了眼外头火辣辣的太阳,笑起来,“喝什么水呀,早上不是摘了两根黄瓜么,家里头还有点面条,咱们调凉面吃吧?咱们只用井水过一遍,你吃了也不怕坏肚子,你说呢?”

    “行,就依你,那我去砸蒜。”

    顾妈妈则去了灶间烧水,煮面。

    等面煮好,从刚提的井水里过一遍……

    鸡蛋西红杮打个卤,调个黄瓜。

    两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儿。

    吃到第二碗的时侯,顾妈妈看着这盆里还剩下的面条忍不住情绪低落起来,“要是二娃在家就好了。”

    别说这些面条

    就是再来几碗也吃的完呀。

    “你说他在帝都那里有这样的面条吃吗,咱们老二以前夏天可是最爱吃我绊的凉面了。”

    顾爸爸倒是没想那么多,他把最后一口面条咽下去,看了眼顾妈妈,“都出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念叨呀,上次回家不是挺好的,我瞧着个头还窜了呢,也懂事了不少,他在外头挺好的。”

    “可是多瘦呀,又黑又瘦的,不知道招了多少罪呢。”

    上次顾薄安回家。

    顾妈妈倒是有心想着不让他回去。

    如今家里头也算是有了些钱,再起一座房子,娶个媳妇,随便在家附近找点事儿做。

    多好?

    可惜顾薄安不干啊。

    他在帝都这几年可算是开了眼界的。

    而且有陈墨言在,他也不可能受什么大的委屈。

    陈墨言和他说的很清楚,只要他踏实肯干,能吃苦,一心一意的做事。

    总不会愧待他的。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他现在可不就是当了个小组长么?

    一个月拿着三四千的工资。

    工厂里头包吃包住。

    可不是比在家这附近拿个几百工资强多了?

    儿大不由娘。

    顾妈妈想着这些忍不住就红了眼圈,“你说说,养两个儿子有什么用,一个都不在身边,还不如小花呢。”

    顾爸爸看了她一眼,想起了一件事儿,“小花那孩子是不是准备和咱们一块去帝都?”

    “上次她倒是和我说了一嘴,可是她妈不同意。”

    顾妈妈被转移了心思,也不禁顺着顾爸爸的心思说起了小花的事儿,“她可不比男孩子,这都要二十好几了,还不说亲结婚的,换成我也不放心她就这样出去呀,不过小花那孩子也太倔了,非得说什么要自己找……”

    她摇摇头,“这会的这些孩子呀,一个比一个的不听话。”

    “那就带着吧。”

    “啊,真的带着啊?可是她要是也和老二似的不回来了怎么办?”

    到时侯她那小姑子心里头不得怪她呀?

    “让小花和她妈去说,说好了就带着。”

    “嗯,我下次看到那孩子和她好好说说,让她把她妈劝住才行。”

    说完了别人家的事儿,顾妈妈忍不住念叨起顾薄轩和陈墨言的婚事来,“你说说,好好的咱们家的儿子呀,这婚事怎么就在帝都办了呢,你说,咱们和老大说说,让他回家来办婚事行不行?”

    顾妈妈的话里充满了遗憾。

    这可是她们家的大儿子呀。

    大儿子有出息呀。

    如今被留在了部队,又娶了帝都的儿媳妇!

    可不能回老家办婚礼算怎么个事儿?

    顾爸爸一听她这话立马就制止了她,“你可打住吧,这话可千万别再说了,你儿子那性格你还不知道吗,他即然说了先在帝都办婚事,然后下次放假再回家重新补办一回,那就肯定是会回来补办的,你着什么急呀。”

    “我哪里是着急了呀,这不是想着帝都是娘家么。”

    “好像弄的儿子和个倒插门儿似的。”

    “什么倒插门,这话你可别在言丫头面前说呀。”

    顾爸爸叹了口气,看着顾妈妈道,“咱们家的条件你不是不知道,如今儿子结婚,咱们能给他什么,能给言丫头什么?什么都没出吧,即没出钱又没出力的,人家女娃就这样嫁了进来,你还有啥不满足的?”

    “我不是不满足,我就是,就是老觉得不得劲儿。”

    想想自己养大的儿子呀。

    要成了别一个女人的丈夫了。

    和那个女孩子才是一家子,她这个当妈的会不会成了外人?

    顾妈妈越想越觉得心酸。

    忍不住红了眼圈,“老顾,你说,大轩会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娘?”

    “你儿子什么人你不知道啊,老想这些有的没的。”

    顾爸爸摇摇头,直接道,“与其想这些,你还不如好好想想,盘算盘算咱们什么时侯能出发去帝都,这再有几个月就是婚期了,田家那边肯定一堆的事情忙,虽然咱们帮不了大忙,但提前过去,摆一个态度出来,能跟着打打下手跑跑腿什么的也行呀。”

    “那我可得好好的合计合计。”

    顾妈妈一听顾爸爸这话着实的犯起了愁。

    这儿子结婚肯定是要去的。

    可是,家里头这一大摊子怎么弄?

    她养的鸡,还有猫,还有后头菜园里的那些菜……

    谁给她照应呀?

    想到这些一桩桩的事情,顾妈妈就头疼无比:

    真的一步都不想离开家门呀。

    “不行,到时侯让你妹妹来照看一段时间的家门?”

    “也行。”

    顾爸爸想了想,点了下头。

    至于二房,也就是顾爸爸的亲弟弟,顾妈妈也好顾爸爸也好,根本就没想过。

    顾奶奶下葬后,两家虽然没有成仇可也是互不走动的。

    顾二婶那嘴又是碎的。

    在村子里头嚼了几回舌头被顾妈妈给发现,狠狠的和她计较了两回之后。

    越看的互相看不顺眼。

    到现在,顾爸爸也对自己那个弟弟完全的失去了希望。

    当没这个人!

    眼看着到了七月,顾妈妈是卯足了劲儿的收拾家里头:

    田里头能提前弄好的就提前弄好。

    家里头的事情也是。

    能归置的尽量归置。

    就这样忙碌中,时间转眼到了八月初。

    顾薄轩的电话打了回来。

    自然是问他们什么时侯可以起程的。

    当听顾妈妈说正在种小麦,还得有一周左右时。

    他便直接做了决定,买的八月二十号的火车票,寄回来。

    等到顾妈妈收到信时,看着里头的火车票,有点蒙。

    “老顾,老顾你过来看看,这车票怎么那么多张呀?”

    “多吗,几张?”

    顾爸爸也跟着凑了过来,顾妈妈还在用手指数手里的车票,

    “一,二三四……”

    还真的就是四张。

    她刚才没看错。

    “会不会是大轩搞错,买多了?”

    “这事儿可马虎不得,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去。”

    顾妈妈放下手里头的信,捏着火车票就朝着大队部走了过去。

    虽然村子里头的人比前几年日子好过了不少。

    电灯电视也几乎每家都买了。

    可电话却没那么普遍。

    村子里头的人谁想打个电话什么的,都得去队部。

    公用的。

    长途的话一分钟一块钱。

    顾妈妈打这电话的时侯挺好的,想想就说那么几句话这一块钱就没了。

    她心疼呀。

    不过这会儿顾妈妈也顾不得心疼钱了,脚步生风的到了队部。

    “建军,婶打个电话呀,对,给你大轩哥——”

    值班的叫顾建军。

    得喊顾妈妈叫婶儿,但不是一个族的,不过这顾家村整个都是姓顾的,见面都是按着辈份来的,这会儿瞧着顾妈妈急匆匆的样子就笑了起来,“婶儿,你慢点,电话不会跑掉的。”

    “电话不会跑婶儿着急啊,你还坐那干啥,快过来给婶儿按个号呀。”

    顾建军笑着走过来,接通了顾薄轩部队的电话号码。

    一声嘟响。

    顾妈妈飞快的提起话筒,嗷老一嗓子,“我找顾薄轩……”

    那嗓门儿,吓的对面接线员都猛不丁的一抖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