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1章 改姓么(1更

    最后,陈墨言带着一行人买了一堆的东西回家。

    顾妈妈是嘴上念叨,心里头却是高兴的很。

    儿媳妇重视自己老两口呀。

    她这当婆婆的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只是回到家,她还是不忘拉着陈墨言的手念叨,以后可得好好攒钱,不能这样花钱大手大脚什么的,直说的陈墨言懒得再多说一个字儿:不管她说什么,反正她就只管着微笑,点头,称是!等到陈墨言走后,顾妈妈则是高兴的拽着顾爸爸就往屋子里头走,“老顾,走,你和我一块去试试这新衣裳去。”

    “有啥好试的呀,还不都是新衣裳嘛,和咱们家的一样呀……”

    顾老爸不想去。

    之前在商场逛的时侯试了好几回的衣裳,他都有些不耐烦了。

    那会是在外头。

    又是未来的儿媳妇给他们老两口买的。

    是孩子尽孝心。

    他不能多说。

    可这会儿顾妈妈又拽着他去试衣裳,顾爸爸就有些不乐意。

    却被顾妈妈给扯了进去,“你知道啥,没听咱们家言言说么,得试试,万一不合身呢?咱们明天还可以再去换的。”说着话老两口就进了屋子,对面,小花早就从屋子里头跑了出来,一身的休闲打扮,脚上踩了双球鞋,扎了个马尾,整个人站在那里显的干净利落的很。

    不得不说,年轻呀,真的好。

    年轻就是资本!

    “妈,二哥你看看,我这身好不好看?”

    浅蓝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让她显的整个人皮肤愈发的白嫩,细腻。

    整个人水灵灵的,可有朝气了。

    她跳跳蹦蹦的从屋子里头出来,看的马婶儿忍不住伸手拍了她一下,“都多大了呀,还和个孩子似的,让人瞧了笑话。”不过再怎么说,这眼前的可是自家宝贝女儿,看着她一身新衣裳,神清气爽的小模样出现在自己跟前,马婶儿忍不住看的翘起了嘴角,“好看,真好看,果然不愧是大城市卖的衣裳。”

    比起小花以前在家里头穿的那些衣裳可是好看多了呀。

    “小花这衣裳挺好看的,以后咱就这样穿。”

    “好啊,我听你的二哥。”

    马婶儿听到这话忍不住瞪了两人一眼,不过嘴唇张了张也没啥说。

    看着小花一脸欢喜雀跃的样子,马婶儿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是她们这些当爸妈的没本事。

    让孩子连个喜欢的衣裳都穿不上……

    “二哥,你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是不是想我带着你出去玩?”

    顾薄安倒是很痛快的点了头,“我原本就请了三天的假,今天是头一回,明后天都有空,而且,你言言姐也把车子给咱们放下了,想去哪里都可以,我当司机。”

    小花听了这话忍不住嗷的一声尖叫。

    “言言姐最好了。”

    顾薄安听到这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丫头,是我,是我带着你去玩,不是你言言姐。”

    为什么是言言姐最好?

    为什么为什么?

    小花朝着他吐了下舌头,一脸的俏皮,“二哥也好呀,不过,我觉得还是言言姐最好。”说完这话小花瞧着顾薄安还想要再说什么,忍不住直接道,“要不是言言姐的车,你走路带我们去呀?还有,我们这一切的安排可不都是言言姐做出来的吗,你就是个执行的,执行的好不好?”

    “哦,对了,导游,二哥你是导游。”

    她这一番歪道理说的顾薄安忍不住对着她又翻了个白眼。

    一旁,顾妈妈和顾爸爸两个人走了出来。

    “二安,他姑,花儿过来看看,看看这衣裳好看么?”

    顾妈妈说着话直接把顾爸爸往几人跟前推了一步。

    “呀,舅舅穿上西装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年轻了十岁。”

    “爸这衣服好看啊,不过爸,你别把袖子给弄起来,对,放下来……”

    顾爸爸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脚下是锃亮的皮鞋。

    这会儿正一身不自在的站在那。

    被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番,他忍不住把头一扭,“行了,我回去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回了屋子。

    再出来,他的身上已经是穿回了他寻常穿的旧衣裳。

    他对着顾薄安几个人伸伸手踢踢脚的。

    “还是这衣裳穿着让人自在。”

    顾妈妈瞪了他一眼,撇撇嘴,“你就是一个穷劳碌命,有新衣裳还穿不习惯……”

    马婶儿听着这话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嫂子你可别这样说,我这人呀,还和我哥一样的毛病。”

    她看着几个人笑了笑,“穿上这些衣裳呀,总是觉得全身的不自在,好像有东西在扎我似的。”

    顾妈妈,“……”你们真是亲兄妹!

    ……

    四合院。

    陈墨言和田素,还有贺子佳在说话。

    眼看着外头的天色越来越黑。

    都要到十一点了。

    田子航还没有回来,贺子佳的心神就有些放不下。

    那眼神儿时不时的朝着院子里头瞟。

    倒是看的田素忍不住笑嘻嘻的打趣起来,“嫂子,你是想我哥了吗,你放心吧,他今晚肯定会回来的。”

    “我哪里想,就是想着他从没这么晚回过家,我有点不放心……”

    听着她这话,田素倒是没什么,陈墨言却是心里头酸了一下。

    自打医生说她妈这身体应该熬不了多久。

    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之后。

    田子航大伤过后,就开始寸步不离贺子佳身边儿。

    要不是这次的设计展必须得他出席。

    而且对方又搬出几个和田子航有关的老者。

    田子航还不可能会出去的。

    本来说好的是傍晚最迟八点就回的。

    结果这一拖就到了十点……

    陈墨言之前有打过电话,知道是事情还在善后。

    田子航不能提前出来。

    她也和贺子佳说了。

    可贺子佳却还是觉得有些担心……

    陈墨言敛去心头诸般的涩意,强自挤出一抹笑,“妈你放心吧,我爸他肯定马上就能回来的。”

    “家里头有您在,牵着他的心呢,他能去哪呀?”

    “可不是,嫂子你就是我哥的支撑呀。”

    田素这话说的贺子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嗔了眼田素,“没个正经,打趣起我和你哥来了是吧?”

    田素嘿嘿笑。

    怀里头的小妞妞睁着乌溜溜的眼不知道什么时侯睡了过来。

    看着她们几个人,然后伸伸小手。

    扁着嘴吧唧了起来。

    “这是饿了吗?”

    “不是吧,好像才吃了没多大会呀。”

    “不会是尿了吧?”

    三个人一边说一边议论,最后田素果断上手,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拉了,嫂子我回屋给她换块尿布和衣服去呀。”然后一脸平静的走了出去,看的身后的陈墨言咂咂摇头,“妈,你看我姑姑,要是几年前别人告诉我她能面不改色的帮着小娃换尿布,我估计得喷她一脸口水,可这会儿却……”

    “果然是亲生的娃呀。”

    贺子佳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有些好笑,“瞧你这话说的,不是亲生的谁待见?”

    她这话说完,猛不丁的心里头就打了个突突。

    脸有些许的僵硬,“言言,妈说错话了……”想想她的言言在陈家那么些年过的那些日子,她就忍不住心头恨的直冒火,想要把这世界都烧掉的那种冲动,可是,贺子佳又是个心软的人,她想来想去的,最后却还是叹了口气,觉得不管如何,女儿总算是活了下来,不是么?

    “妈你说什么呢,咱们不是说好了过去的事情不再提吗?”

    “嗯嗯,好,咱们不再提。”

    贺子佳脸上的笑容温婉,看着陈墨言的眉眼浅浅淡淡的。

    可是只要陈墨言心里头清楚,看着这样子凡事好像都平静以对的贺子佳,她对自己这个女儿的心。

    滚烫滚烫!

    “妈你渴吗,我去给你端杯水……”

    贺子佳却是把陈墨言给唤住,“言言,你坐下,妈问你一件事儿。”

    “妈,啥事?”

    陈墨言看着她妈,看着她眼底的凝重,认真,不禁心里头跳了一下。

    难道,她妈知道自己身体状况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不是都说,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么?

    再说,她妈其实心思还是挺敏感的……

    不过等到贺子佳开头时,陈墨言才知道自己猜错了。

    她看着贺子佳,想了想才开口道,“妈,这事儿,是爸让你问我的吗?”

    认祖归宗。

    改姓田。

    这事儿,好端端的怎么就从贺子佳嘴里头提出来了?

    她一直以为最先忍不住的会是田家老宅那边的人。

    毕竟当初她就和田子航说好了的,她改不改姓的谁也不能左右她。

    后来她发现,田子航这个当爸的是真心的心大。

    他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事儿!

    经过后来和田家老太太几次的见面,瞧着她投在自己身上热切的眼神。

    陈墨言觉得以为肯定会是田老太太忍不住。

    没想到却是……

    难道,是田老太太找她妈了?

    想到这里,她的眉眼一凝,“妈,是不是那边的人找你了?她们和你说什么了,没关系的妈,现在不是以前,更不是二十年前了,咱们可不会再怕他们。”虽然她对田老太太这个当奶奶的印象还行,但是!

    再好也没亲爹妈好呀。

    更何况,她亲爸妈还有她一家三口分离这么久。

    她前后两世这些不如意的日子。

    要是细细的追究起来,可都和田家那两个老人脱不了关系!

    要是她们敢真的找上她妈。

    再敢放什么狠话拆散她爸妈啥的。

    陈墨言觉得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做出点什么事情来的。

    她这话说的贺子佳微怔。

    接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想到哪去了,妈没和那边的人接触。”

    似是怕陈墨言不相信,她想了想才继续开口道,“其实,妈也是不知道怎么见你奶奶……”

    “妈,她才不是我奶奶呢。”

    “胡说八道。”

    贺子佳伸手拍了她一下,摇摇头,“她怎么不是你奶奶来的?那可是你亲奶奶,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儿,还有,当初的事情是我和你爸的事情,我们当初……”或者,就不该在一起吧?可他们却是执意的违背所有人的话,两个人硬是在一起了,所以,老天爷对她们做了惩罚?

    只是可惜了她的言言呢……

    心头闪过一抹黯色。

    贺子佳语重心长的和陈墨言开口道,“我和你爸爸还有你爷爷奶奶的事儿是我们的事儿,和你们这下一代的没关系,妈知道你比妈强,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可是言言,那是你爷爷奶奶,这是错不了的。”

    “平时不见也就算了,要是以后见了,可不准没礼貌知道吗?”

    “哦,知道啦,妈。”

    “瞧瞧你这不情不愿的样子,妈还不是为你好?”

    “你是小辈,要是双方见了面儿,被人瞧到对着长辈硬生生摆一张臭脸,别人会怎么说你?”

    “我才不怕他们怎么说呢。”

    贺子佳瞪了她一眼,“那也不行,你听不听妈的话?”

    陈墨言还能怎么做呢?

    只能是点头,“听。我听您的。”

    贺子佳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然后她又伸手拍了下陈墨言,“妈被你这孩子带的差点歪了话题,我瞧着你刚才是故意把妈给带歪的吧,坏丫头。”然后她自己也笑着摇摇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的翘起了嘴角,“和你爸年轻那会一个样儿,他呀,有什么话题不想应付了,就想着把人给带歪。”

    陈墨言抱着她妈的手臂嘿嘿笑。

    “妈,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贺子佳瞪了她一眼,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接起了之前的话题,“这事儿是我自己想的,你之前一直姓陈,这眼看着就要结婚了,总不能还背着一个外人的姓去结婚吧?妈就想着呀,咱们是不是把姓改回来,改成你爸的姓儿?”

    “啊,这有什么区别吗?”

    她觉得没什么两样儿呀。

    “怎么没两样儿,人家这一说你爸,不会问怎么这孩子姓陈呀,难道让你爸说,你是收养的?”

    “嗯,可以呀,反正我爸和我都不会在意的。”

    贺子佳,“……”

    虽然被自家女儿气了一回。

    不过她却是也清楚了陈墨言的小心思:

    估计,是不想改姓田呢。

    或者说,应该是没那么痛快的要改……

    她轻轻的伸手抚摸了下陈墨言的头发,笑了笑没出声:

    不改,就不改吧。

    只要她们开心就好。

    至于老田……

    贺子佳自己在心里头寻思了下,可不就真的如同自家女儿说的那样,不在意么?

    田子航是晚上十一半点回来的。

    田素都和小妞妞睡下。

    陈墨言坐在躺椅上看书,不远处的窗下,贺子佳在给田子航弄资料。

    把他之前写的画的那些零散的画稿解说什么的都整理出来。

    一点点的。

    到如今已经整理了大半年。

    竟然让她足足整出了半米多高的纸张!

    陈墨言瞧着这些得她妈真的是太了不起了啊。

    这要是换成她,天天弄这些,无聊的紧,她估计早就不想弄了。

    可她妈还弄的津津有味儿的。

    真是,不知道让她说什么好。

    “你们怎么还没睡?”

    田子航带着一身的寒气走了进来。

    虽然是秋天,但夜晚和早上也有那么凉了。

    饶是田子航外头穿着风衣,这会儿也不禁有些冷,贺子佳看的心疼极了。

    赶紧端过去一杯热白开,“你喝口水先暖暖……”

    “没事,就是手冷。”

    田子航的眼神落在不远处的几页散纸上。

    那些都是他不知道什么时侯写了,画了的。

    然后觉得不满意或者是忘了。

    就随手丢在一边。

    这会儿却被贺子佳都一点点的找出来,翻出来。

    然后分门别类的装订,成册。

    他收回眼神,朝着贺子佳轻轻一笑,“怎么又弄这些,不是说了这几天不弄了,等到言言婚事过后再说么?”

    “我闲着无聊,等你回来没事就拿过来装几页……”

    “你放心吧,我一点都不累的。”

    她即然这样说,田子航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再三的叮嘱她,别累到,别太用脑。

    陈墨言坐在一侧,看着自家亲爸把她当成小透明。

    心塞的起身,“我走了啊,你们两个说话吧。”

    真伤心呀。

    她爸眼里就只有她妈妈……

    “这孩子,怎么说走就走了?”

    田子航笑着制止贺子佳,“没事,天晚了,让好回去歇着,咱们也歇了。”

    “这倒也是,女孩子不能熬太晚的。”

    “对皮肤不好。”

    窗子外头的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感动的抽了下鼻子。

    幸好她妈心里还记得她!

    一夜无话。

    第二天,陈墨言直接去的几个店铺。

    因为再过二十天左右就是婚期,她这段时间是真的恨不得把自己一个人分成两瓣来用。

    平时瞧着也没她啥事儿。

    可这乍一说要走开十几天,一个个的事情都找到了她头上。

    如今的衣裳店铺已经开到了六家。

    还有朱兰那边的个人形象设计室,已经在国内形成了一个比较出名的品牌连锁。

    没有改名,还是墨言。

    陈墨言觉得,她这一辈子呀,还就和墨言这个品牌扛上了。

    非得让这个牌子打出国际不可!

    朱兰如今是形象总监。

    手底下管着好几百号的人。

    全国十几个店都在她的管辖之内。

    再加上有个孩子,真的是忙的,走路都带风的。

    看到陈墨言走进来,眼一下子就亮了,“我的姑奶奶,你可来了,再不来我都要追到你家里头去找人了,你看看,你看看这个人,怎么样,我想请她做咱们的形象代言人。”

    ------题外话------

    推:《豪门蜜宠:萌妻很傲娇》文/安然本尊

    她,颜馨。本是颜氏集团千金小姐,不料十岁那年遭人陷害,导致家破人亡。

    他,宋霆琛。帝豪集团总裁,已是而立之年,却迟迟不婚。

    【见面篇】

    两人初遇,迫于无奈,她强吻了他。

    再遇,她化身暗夜精灵,溜进他居住的酒店套房,钻了他被窝…

    三遇,她摇身一变,成了帝豪员工…

    次次挑衅,总裁大人怒!

    【逼婚篇】

    某日,被家人逼婚逼到走投无路的他找上她,可怜巴巴的问:“你碰了我,总要负责吧?”

    小女人微微一愣,而后眸光闪闪,痛快应道:“好啊!”

    【婚后篇】

    结婚一个月,男人好不得意,神清气爽的抱着小娇妻吻来吻去,“以后我们一日、三餐!”

    回应他的,是某女傲娇的白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