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1章 天作之合(1更

    因为车子什么的都是之前定好的。

    而婚礼的事情又是贺子佳和田素几个全部负责的。

    车子什么的一进来就知道,新郎来了。

    四合院门口是没什么人拦的。

    周冬扬拉着几个好友倒是相拦来的,可对上顾薄轩,他腿软啊。

    再加上周吕嘴皮子利落。

    不过是几个回合周冬扬便是节节败退。

    到最后,顾薄轩很是轻松的进了院子,一路直奔陈墨言的房间。

    田子航站在不远处,看着这样一幕,轻瞟瞟的扫了眼周冬扬。

    看的他脸一垮。

    想哭。

    老师这是嫌他没尽力,没拦住顾薄轩!

    可是天地良心呀。

    他真的尽力了!

    想想顾薄轩的武力,再加上他身后那几个穿着西装也是一身军人凌厉气息的男人。

    他这小身板,哪都不能比啊。

    田子航懒得再看他,抬脚走到了一侧的主屋。

    那里,是一会陈墨言和顾薄轩拜别他和贺子佳的地方。

    屋子里头。

    贺子佳站在地下团团的转着呢。

    一会走到这边一会走到那头的。

    抬头看到田子航走了进来,她脸色难看的看了他一眼,“子航……”

    “着什么急,坐下,他们还得一会才过来呢。”

    周冬扬那个臭小子没用。

    那几个和言言待在一起的小丫头应该多少能拦一会吧?

    这几年来他可是一直冷眼旁观着。

    几个小丫头的能力都挺不错的。

    特别是那个朱兰。

    本来性子就外向大方,经过这几年的摸爬滚打。

    那能力不得了呀。

    有她在,怎么着也能让顾薄轩多折腾一会吧?

    就是有点可惜那个刘素的丫头不在。

    不然的话,估计还真的能多为难会顾薄轩……

    只是他这里正想着呢,贺子佳没转悠两趟,门口就听到一阵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有笑声响起来,“新郎新娘来辞别父母喽……”

    “啊,这么快?”

    “你不是说还得一会么。”

    贺子佳怔了下,反应过来之后一边念叨一边两步跳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坐好。

    端端正正的坐好。

    而她的一侧,田子航也忍不住挺直了下身子。

    还悄悄的伸手扯了下自己的衣角。

    生怕有褶子啥的。

    辞别父母是要跪拜的。

    早有人把垫子拿了出来,陈墨言却是想也没想的直接跪到地下。

    顾薄轩自然是跟着她一块跪的。

    “爸,妈,我会好好待言言的。”

    “以后她想住哪就住哪,我这几年肯定不可能常年待在家里头,言言还得你们两老多照顾……”

    他这话一说出来,身后的田素乔艳等人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新郎,可是真实诚!

    就是连板了脸想了几天几夜要怎么给顾薄轩一个下马威,怎么训他话。

    让他以后务必不能欺负自家女儿。

    到了这会儿,看着眼前金童玉女般的一对跪在自己的身前。

    想着女儿自此之后可就是成了别人家的人。

    之前满腔的心思只余下浓浓的不舍。

    贺子佳眼圈先前是红着的,等到陈墨言这一声妈喊出来。

    她哎了一声,眼泪嘀嗒嗒的掉了下来。

    “言言,妈,妈在呢,以后,以后和小顾好好的过日子,妈没别的,就想着你好好的。”

    把她和田子航这一辈子没有做到的事情做到。

    幸福恩爱之余,相依相守。

    一辈子!

    “你好好的待言言,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了她,让她伤心难过,我们田家可不是养不起几个人。”

    这话是田子航绷着一张脸说的。

    那话里头的意思很是明显:

    你要是敢惹她生气,我们这当爸妈的尽可以让女儿离开你。

    至于孩子?

    没关系,我们不缺这一两个人的花费和口粮!

    顾薄轩还能说什么?

    自家小媳妇的娘家太给力!

    老丈人动不动直接就是自己养女儿、养外孙。

    他这个当人丈夫的能说啥?

    只能是把自己好不容易娶进家门的小丫头捧在手心里头疼喽。

    “爸,妈你们放心吧,以后,我和言言两个人孝顺你们。”

    随着陈墨言和贺子佳母女两人哭的不能自抑。

    顾薄轩心疼的紧,恨不得把人搂在自己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

    “好了,别哭了,你结婚后又不是出去住,还是一家人住一块呢,嫂子你也是,今天可是言言大喜的日子,你们要是再这样对着哭下去,可是要耽搁吉日了呀。”最后,乔艳几女眼瞅着这样哭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呀,耽搁时间呀,几女一商量,直接把田素推了出去。

    田素这次倒是没有推脱什么。

    果断的把母女两人劝住,然后对着田子航使了个眼色,“三哥,时间差不多了呢……”

    这车子出去还得在外头绕上那么大半圈。

    再赶到酒店。

    这都是有着时间安排的。

    这中间虽然留有多余的时间,可万一在哪个路段塞车啥的呢?

    田子航也心疼呀。

    后悔啊。

    自己做什么非得答应这小子结婚的要求?

    女儿养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多好?

    心里头叹了口气,可他还是理智的对着两人摆了摆手,“行了,好好的过日子,言言你记得,你是有娘家,有爸妈的,这臭小子要是敢惹你生气,让你伤心,咱们就回家,把他给踹了。”

    顾薄轩抽了下嘴角,一脸的苦笑。

    他这婚还没结成呢。

    岳父就想着让媳妇和他离婚,不要他……

    也算是头一遭了吧?

    两个人再次磕了三个头,站起了身子。

    陈墨言一转身。

    还没等她抬脚呢,顾薄轩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

    公主抱!

    双脚猛不丁的腾空。

    她呀的一声惊呼,双手本能的伸开,抱住了顾薄轩的脖子。

    “你做什么?”

    “我抱你出去上车。”

    “那么多人呢……”

    顾薄轩才不理会陈墨言怎么嘟囔呢,抱着她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走过院子。

    走过大门。

    走进,车子……

    喜炮一声声的响起来。

    炮竹声一声赛过一声。

    陈墨言被顾薄轩抱进第一辆车子,坐在车子上之后,他的手就没松开过陈墨言的手。

    本来,几个伴娘是要陪着陈墨言的。

    可结果却是,都被顾薄轩给赶到了后头的车子上。

    乔艳坐在后头气呼呼的,“早知道咱们之前就不该给他放水……”

    竟然把她们给赶到了第二辆车子上。

    明明她们才是伴娘呀。

    孙丽扑吃一笑,“好像你刚才也没放什么水呀,我记得你问的几个脑筋急转弯,人家都答了出来?”

    “最起码我还问了出来呢,你们呢,你们一个个的,咱们当时怎么说的?”

    方小满竟然看到那几个兵哥哥,然后发起了花痴!

    白了眼方小满,她冲着小花哼哼两声,“新娘子的鞋子,是你提示的吧?”

    “啊,我……”

    “啊什么啊,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使眼色。”

    乔艳哼哼两声,“小叛徒!”

    她这样一番指责,小花和方小满两女都忍不住红了脸。

    最后还是孙丽摇摇头,“行了,你的红包也没少收呀,门可是你开的吧,她们两个可不就是知错了吗,你就别训了,小心把人训哭了一会红着眼圈不好看呀。”

    “好吧,今天就饶你们两个一回。”

    “谢谢乔艳姐。”

    “谢谢你大人大量,不和我们计较这一回啊。”

    车子在外头绕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其间,果然在某一段路的时侯塞了十几分钟的车。

    好在中间的时间排的不紧。

    等到了酒店的时侯,十点过两分,刚刚好。

    新人下车。

    陈墨言仍然是把顾薄轩一路抱进酒店。

    随着一众人等的轰笑声。

    陈墨言的双脚落了地儿。

    她转头,看到主婚人位置上的身影时。

    双眼一下子瞪的大大的,“师傅!”想也不想的撩了裙摆就朝着冯老教授跑了过去。

    看着两年多不见,虽然经神矍铄,但面容却是愈发显老的老人。

    陈墨言的眼圈不禁再次红起来。

    “你老人家怎么回来了?”

    自打两年多年,冯老教授身上的老毛病严重到不能走路。

    被他女儿接到国外去治疗后。

    陈墨言除了偶尔和老爷子通个信,就没见过面。

    知道老人家上了年纪,而且身上的旧病并没能完全康复。

    陈墨言这次结婚虽然是和老爷子提了。

    但是,根本就没想过老爷子能来。

    冯老教授之前也没说过要回来。

    这会儿乍一看到老人,陈墨言忍不住声音都带了几分的颤意,“师傅您怎么回来了?”

    “怎么,你这个当徒弟的结婚,我这师傅回来喝杯喜酒都不行?”

    “行,怎么不行?”

    陈墨言走过去,半弯了腰,双手握了老爷子的手。

    单膝跪地,“您不说我也想着有时间给您补上这一杯喜酒的,您这身子骨何苦这么奔波劳累?”

    “趁着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就回来啦。”

    “不然的话说不定再也回不来喽。”

    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向来讲究的可是落叶归根。

    哪怕是死呢。

    也得死在自己的国家,死在自己的家乡!

    这两年虽然在国外一直休养,冶疗。

    可老爷子也是清楚自己的身体。

    活不了多久喽。

    所以,当他一知道陈墨言结婚这个事儿时。

    虽然没说,可却直接在心里头做了决定:

    回国。

    而且,这次回来之后,他就不再打算出去了!

    就留在国内吧。

    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此刻,看着陈墨言这样激动的样子,老人家也是心情高兴。

    伸手轻轻拍了下陈墨言的手,“行了,站起来,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别让师傅这个老头子扫了兴。”

    “扫什么兴呀,师傅您能来就是我最开心最高兴的事了。”

    “傻孩子。”

    冯老教授的眼神落在顾薄轩身上。

    看着他的眼里有欣赏,也有嫌弃,最后,却只是化为一句话,“以后,好好待这丫头,把日子过好。”

    “师傅您放心吧,我绝不会让言言伤心难过的。”

    冯老教授听了这话摇摇头,“两口子过日子,磕磕绊绊的是常事,伤心绊嘴都是有的,可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些,我是说那些超过底线和原则的事儿,你可得给我好好记住了啊……”

    “师傅说的是,我一定牢记。”

    不远处,顾爸爸顾妈妈把这些话听在耳中。

    顾爸爸还好。

    顾妈妈就有些忍不住,再一次的看了眼冯老教授。

    心里头一个劲儿的腹诽着,这人是谁呀,那么大年纪了,还坐着个轮椅,你说你要真是个病人就好好在家里头待着呗,非得出来走动什么,这来参加婚礼也就来呗,还好好的把她儿子拉过去训一顿?

    以老卖老啊。

    真是的。

    不过顾妈妈也算是个聪明的,知道这里可是帝都,不比老家的乡下。

    尽管心里头一腔的不舒服。

    不过她硬是没出声。

    十点半。

    在司仪的主持下,婚礼正式开始……

    顾爸爸顾妈妈本来是要上台说话的。

    可是他们两个人都不敢呀。

    顾妈妈觉得自己往那台上一站,肯定腿肚子都会疼的。

    到最后,这一碴在和顾薄轩等人商量过后是省略了的。

    不过,婚礼最后的时侯。

    顾爸爸和顾妈妈还是被请上了台。

    陈墨言和顾薄轩当着众人给顾爸爸顾妈妈磕了三个头。

    敬了茶。

    随着陈墨言改口唤了爸妈,顾薄轩看着自己身边的身影。

    觉得一直提在嗓子眼的那一口气总算是松了下来。

    总算是,把人给娶回家了啊。

    最后是敬酒。

    身后周吕几个可算是发挥上作用了。

    来者不拒呀。

    直接把顾薄轩的酒给全挡。

    当然了,冯老教授和顾爸爸顾妈妈,还有田子航和贺子佳田素几个人的酒是顾薄轩自己喝的。

    这些长辈的,得自己来!

    酒过三盏。

    眼看着气氛就要热闹起来。

    宴席大厅处突然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走路极有气势的中年男子。

    随着他一路往前走。

    声音变小,人们自动给他让路。

    就是顾薄轩和周吕几个瞧着,都忍不住咪了下眼。

    这人,绝对是军人!

    身上那股子铁血,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请问,你是顾薄轩吗?”

    “我是,请问您是……”

    中年男子并没有回答顾薄轩的话,只是看了眼新娘,“新娘可是陈墨言?”

    “是我。”

    陈墨言倒也没有扭捏,她落落大方的朝着对方一笑,“这位贵客是来喝杯喜酒的,还是?”

    “我是奉命给你们送礼的。”

    陈墨言等人这个时侯才发现中年男子手里头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他朝着两个人点点头,直接把手里头的盒子推到顾薄轩的跟前。

    “这是送你们的,祝贺你们两位新婚,告辞。”

    把东西塞到顾薄轩手里头。

    那人又朝着大家随意的点了下头,便转身走了出去。

    也不理会顾薄轩等人的疑惑。

    直接就走了个没影。

    “头,不会是有问题吧?我来看看……”

    周吕想也不想的上前走了两步,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而是先看向了顾薄轩。

    顾薄轩倒没有说他小题大作:

    他们以前执行任务的时侯,可是什么情况都遇到过的。

    什么在水里头下毒,在衣服里头藏毒针……

    这盒子里头要是放点什么毒蛇毒蝎子啥的也不是难事儿。

    不过他抬头看了眼刚才那个男子走远的身影,摇摇头,“不用,不会有问题的,我自己来。”

    看一个人,先看他的眼。

    再观其势,其色,其形。

    刚才的那个人不管是哪一方面,给他的感觉都是堂堂正正。

    甚至他那一身的凌厉外放的气势。

    在顾薄轩瞧来,那也是坦坦荡荡的很。

    这样的人要是真和你有什么过节,他会堂堂正正的直接说出来。

    不会用什么下三流或是上不得台面的招式的。

    陈墨言想拦时。

    顾薄轩已经伸手拿开了那个盒子……

    里头,竟然是一副字画?

    他挑了下眉,伸手拎了起来,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出现在众人眼前。

    ——天作之合!

    这四个字儿写的很好。

    不论气势上还是笔力上,都给人一种游龙在飞之感。

    只是,陈墨言的视线却是一下子落到了下角的一处落款上。

    闲云!

    她看向顾薄轩,“闲云?你认识的吗?”

    “不认识啊,我以为你认识的……”

    两个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倒是田子航,隔着一个桌子的他看到这副字画就是一惊。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说的闲云两个字,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先把这画收起来,回家再说。”

    “啊,好,那爸,你拿着?”

    “好好,我拿着。”

    然后,陈墨言就看到她爸竟然双手把这字画放好,再用双手捧了起来!

    这是哪尊大人物送的吗?

    不过想想,她爸的田家也算是豪门世家了呀。

    能让田子航这样……恭敬的?

    她觉得有点不好想呀。

    索性也就不想了。

    顾薄轩和陈墨言已经走到了顾妈妈顾爸爸的跟前。

    陈墨言很是落落大方的举起了杯子,“爸,妈,以后我哪里做的不好的还请两老多担待。”

    “好好,妈担着,妈担着,你呀,早早的生个大胖儿子,让我抱上孙子妈就高兴了。”

    对于顾妈妈这话,陈墨言虽然脸有些红。

    但却还是笑着点了点头,“妈说的我记下了。”至于以后要不要照做,还不是她们的事儿?

    下午三点半。

    婚正式结束,客人逐步散去。

    而陈墨言顾薄轩和田子航等一行人回到了四合院。

    陈墨言迫不及待的看向田子航,“爸,那字画到底是谁送的呀,你这么看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