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4章 自以为是的人(2更

    如果要说按着顾妈妈的心思,她自然是不舍得离开的。

    这儿子媳妇才结婚就要分开了啊。

    分居两地的。

    儿媳妇又是这么一个有能力本事的。

    你看看结婚那天的关系,那么多的人都对着陈墨言敬酒。

    口口声声喊她什么总老板的啊。

    而且她也听小花说了,自家儿媳妇可是开着工厂,开着店的大老板。

    一年能赚不少的钱呢。

    这儿子不在,儿媳妇一个人能行吗?

    万一有了孩子呢?

    顾妈妈想起自家村子里头一个男人老不在家,媳妇最终没熬住,跟着别村的男人跑了的事儿。

    心里头瞧着陈墨言笑嫣如花的脸就忍不住的嘀咕。

    这儿媳妇不会也?

    不过想了一半就被顾妈妈自己给否了。

    她可是当妈的,不能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呀。

    其实这一方面是一个。

    另一个吧,顾妈妈还是抱孙心切!

    儿子这好歹的也结了婚,马上就要走了,她这个婆婆帮着儿子照顾儿媳妇不是应该的吗?

    说不定再过一个多月,这儿媳妇肚子里头就有了宝贝孙子?

    顾妈妈是越想越高兴啊。

    还有就是,自家小儿子也是待在这里的呀。

    她留下来好好的看着,说不定还能帮着小儿子解决了婚嫁问题呢。

    也幸好顾薄安这会儿听不到他妈心里头的想法。

    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得哭。

    他一点都不想让他妈帮着自己找媳妇!

    顾薄安这几年在帝都可是真的没闲着,是真的凭着自己的努力和聪明脑子在认真的做事。

    随着他的前路越来越好。

    他可是想好了,自己得自己找媳妇。

    找个情投意合的,找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

    这要是让他妈在中间插一扛子。

    顾薄安觉得以他妈那眼神和眼光,他会哭都找不到地儿的。

    不过,还好任凭着顾妈妈再怎么想。

    她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始终把顾爸爸放在心里头第一位。

    如今顾爸爸在这里头住的不舒服,她想的再多都没用!

    陈墨言听了这话自然是要挽留的。

    就是贺子佳也出声,“大轩走就让他走,你们几个多在这里玩一段时间,让言言带你们好好的出去转转……”

    “是啊妈,我过几天也会放假的,到时侯你带你们去玩。”

    出声的是顾薄安。

    他看着自家爸妈眼底的倦意以及满脸的褶子,半头的白发。

    心里头很是不味儿。

    以前,是他太混蛋了,年少不懂事。

    如今他也算是混出了点人样。

    自然是要好好的孝敬爸妈的。

    顾妈妈听着这些话是真的有些心动,顾爸爸却是直接摆摆手,“不用,等以后有空了我和你们妈妈再过来。”

    “言言呀,以后等大轩放假了,你们两个回家去。”

    对于这件事情,陈墨言答应的极是爽快,“行,爸妈你放心吧,顾薄轩和我说过的,他过年要是有假的话,我们两个就回去补办婚礼,只是到时侯肯定要麻烦爸妈,辛苦你们了。”

    “辛苦个啥,只要你们能回去,我和爸就是再累也乐意。”

    顾妈妈这话听的心里头高兴。

    对面,顾薄轩看着自己的爸妈执意要回,便也只能道,“那行,我明天去送他们的时侯,顺便买票。倒是妈妈你和小花,要不就多留段时间,让言言好好陪陪你们?”

    “我和你爸妈一块回去。”

    对于马婶儿来言,这次来帝都可不就是让她过来玩的吗?

    白吃白住的。

    还给她买来回的车票,还带着她出去玩。

    又是买新衣服又是买吃食的。

    她觉得侄子侄媳妇的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足够了。

    如今连自家哥嫂,人家亲爸妈都回老家了。

    她这个当姑姑的在留下来算个啥?

    而且,马婶儿心里头也是真的掂记着自己个的家,家里头的人。

    只是看到小花的时侯,马婶儿却是难得的有些许的犹豫。

    顿了下,她一咬牙,抬眼看向陈墨言正想说话呢。

    小花和陈墨言突然同时开了口,

    “言言,我……”

    “马婶儿,我想和你说件事儿……”

    然后,小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言言姐你先说吧。”

    “行,你想说什么一会再说。”说不定等她开了口,这丫头就不用再说了呢,陈墨言心里头笑了笑,抬眼看向马婶儿,“婶儿,呃,姑姑。”本来马婶儿叫习惯了的,也就是那天敬酒跟着顾薄轩改了下嘴,今天一天陈墨言都还是没忍住习惯,这会儿一句马婶儿叫出来,顾爸顾妈两人的心思都不在这也没注意。

    可时刻留心着自家小丫头的顾薄轩却是发现了呀。

    他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

    陈墨言顿了下,干笑两声改了口,“姑姑,我这几天和小花商量过,也问过她的意思,我这里呢也刚好是缺人,要不,你看,你和我姑父要是同意的话,就让她留下来帮我?”

    “当然了,我这里不管是谁,一开始肯定都是很辛苦的。”

    这话她即是说给马婶儿听。

    也是说给身旁的小花听。

    “哪怕林同还有刘素她们几个,也都是一步步坐到现在这个位子的,安子也在这,姑姑你和小花可以问问他,当初他也是一步步辛苦走过来的,所以,如果怕苦什么的,我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言言姐,我不怕苦。”

    小花一边很坚定的开了口,对着陈墨言做保证,一边扭头带着恳求的看向她妈,

    “妈,你就同意我留下来嘛,好不好嘛。”

    “这里有我二安哥,有言言姐,还有乔艳刘素她们,我不会有事的,真的,妈。”

    对着她妈,小花就差没有举手发誓。

    马婶儿本来就有点犹豫的心思再一次偏了几分。

    就让,这丫头留下来?

    最后,她看向了顾薄轩,“轩子你说呢?”

    “听言言的,让她留下来吧。”

    顾薄轩这么一说,顾妈妈也跟着开了口,“这有啥的,言言可是咱们家的人,小花这孩子又不是个不靠谱的,都是咱们打小看着的孩子,难道还能做差了?言言呀,小花她还小,又是个女孩子,你可得好好的照顾着点。”

    倒是顾妈妈真的有多担心小花啥的。

    主要是吧,她觉得呀,这可是自己的儿媳妇,多能干呀。

    有本事!

    开口说这话的时侯,语气可就带了几分的小骄傲。

    “姑姑,言言要是觉得她不合适,也不会把她留下来的,到时侯肯定会把她送回家的。”

    听着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劝。

    最后,看着自家女儿一脸坚定的样子,马婶儿也只能点头应下。

    儿大不由娘。

    女大同样也是不由娘呀。

    就这样,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人中午十一点陪着几人在火车站外随便吃了点东西后。

    送他们进站。

    眼看着陈墨言从车子后备箱里一样样拿出了好几袋的东西。

    刘东娟看的心里头愤愤的。

    这个女人,又想拿着这些东西收买他们!

    这一刻,她把陈墨言和她手里头的东西当成了敌人,资产阶级对立者似的。

    偏偏对面,周吕还在笑嘻嘻的和陈墨言说话,“哎哟,嫂子你这是帮我们买的罐头啊,咦,竟然是牛肉的,哈哈,这罐头可香啊,还有香的,好啊,这一路上我们可有口福了……”

    另外几个人也是满脸的欢喜和高兴。

    自家嫂子,可真的是太体贴,太会照顾人了啊。

    竟然还没忘给他们买在路上吃的东西!

    最后,陈墨言把一袋东西递给了周吕,“这些是我和你们顾团的喜糖,麻烦你们几个回去,先带给弟兄们吃,不够的话回头让你们顾团补。”陈墨言笑嘻嘻的交待着,一连递了几个袋子过去。

    当然,这些糖都是分给顾薄轩手底下兵的。

    还有顾薄轩的上级领导、首长什么的。

    肯定是顾薄轩回到部队后亲自送过去。

    等到了刘东娟的时侯。

    陈墨言自然也是好声好气的,然后把一袋东西递了过去。

    谁知道刘东娟直接就拒绝掉,“抱歉,我从来不吃这些什么罐头啥的,没营养。”

    这话顿时就有些冷场呀。

    顾薄轩的眉头拧的死死的,盯向了刘东娟。

    旁边的周吕忍不住抚额。

    这姑奶奶!

    心里头叹了口气,他却是快手快脚的接过去,“嫂子,我最爱吃这些了,正想着肯定不够呢,女孩子爱美,减肥,我可不怕,这一份我可就全包了啊。”一边说一边还挤眉弄眼的笑,“可便宜我了呢,你们谁都不许和我抢啊。都是我的。”

    陈墨言并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

    笑着点头,“行,都是你的。”

    周吕觉得吧,他们还是赶紧进站吧,再这样待下去,不知道刘东娟这女的又要说些什么吓人的话。

    他的小心肝会受不住的。

    正想着呢,对面,刘东娟突然对着顾薄轩开了口,“顾团,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

    “你有什么话直接说,我听着。”

    如果说之前看到刘东娟,只是对她的突然到来无感。

    不过顾薄轩也没有多想什么。

    心情高兴呀。

    多个客人就多一个呗。

    更何况大家都是同一个部队上的。

    这一刻,顾薄轩对着刘东娟可就完全是没有了半点的耐心。

    竟然不把他媳妇放到眼里?

    这些东西可都是他家小丫头自己跑出去买的呀。

    他都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呢。

    某个小心眼爱泛酸的男人正不得劲儿、眼红呢。

    就看到刘东娟竟然不给他家媳妇面子。

    他能对刘东娟有好才怪。

    看着刘东娟,顾薄轩声音冷冷的,带着几分漠然,“有话赶紧说,你也是军人。”

    这话听的刘东娟眼圈都红了。

    可是她硬是咬了下唇,双眸瞪的圆圆的,“顾团,我想和你一个人说。”顿了下,她又加上一句,“是关于顾团夫人的事儿……”她这话不加还好,一加,顾薄轩的眼神一下子就咪了起来。

    看着她半响没出声。

    就在刘东娟被这眼神瞧的全身发毛,心里头发冷时。

    顾薄轩突然慢悠悠的开了口,“即然是和我夫人有关,她自然是有这个权利听的,再说了,我和我夫人是没有半点秘密的,她的事我都知道,我的事儿她都知道,你要说就在这里头说吧。”

    话罢,顾薄轩扫了眼刘东娟。

    心里头有几分的不耐:

    要不是她突然开口说和言言有关。

    他才懒得理这女人呢。

    陈墨言这会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刘同志是吧,想必是我这几天对你招待不周,是你有了意见?部队上的人不都是说什么坦坦荡荡嘛,事无不可对人言,再说了,背后说人是非啥的,也不符合刘同志军人的身份吧?”

    “所以,有什么话还是当着我这个当事人的面儿说吧。”

    “我呢,我这人啥都没,就是还算有点肚量。”

    “不管你说的啥,我有则改之,无则加冕,你看咱们这样行吗?”

    陈墨言的语气相较顾薄轩可就轻柔多了。

    主要是,她真的真的,根本就没把刘东娟这个情敌放在心上!

    不是一个级别的呀。

    站在几人身侧的周吕几个人看着这一幕,恨不得把刘东娟直接拽上就走。

    周吕还一个劲儿的对着刘东娟使眼色。

    可惜,刘东娟这会儿正一心和陈墨言较劲儿呢。

    她就觉得,自己一定要把陈墨言的真面目说出来呀。

    她不能让顾团继续被这个女人给蒙蔽!

    这样想着的时侯,刘东娟心里头充满了正气感!

    好像,她是那个拯救顾薄轩出水火的人……

    甚至,她还在心里头想的美,自己这样直话直说,帮着他揭穿了陈墨言的真面目。

    顾团肯定不会再喜欢这个女人的啊。

    到时侯,说不定顾团回头就能看到她的好了?

    想着这个样子的场面,刘东娟甚至觉得不远处美好的将来就在她的眼前浮现。

    正在对着她欢快的招手呢。

    她怎么可能会被周吕的几个眼神给打断?

    更何况,她听到陈墨言的话之后,几乎是立刻就把陈墨言的话当成了对她的挑战。

    当她不敢说吗?

    她板了脸,站直了身子,对着顾薄轩开口道,“顾团,即然你让我在这里头说,那我就说了啊,这个女人她分明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不过就是觉得自己有钱,仗着有钱,一身的铜臭味来哄骗了你,哄骗了大家。”

    “顾团,她不是真的喜欢你的啊。”

    顾薄轩还没出声呢。

    陈墨言扑吃一笑,“你说我不是真心喜欢他,那我想问问,是谁真心喜欢他,你刘东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