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85章 谁瞒得了谁呀(2更

    “妈,我并没有想把他们往家里头请的……”

    两个人,甚至是几个人在外头吃饭是一回事。

    但把人请到家里头。

    这可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儿呀。

    而且,“我爸那里……还有那边,老爷子那里……”

    “我其实就是想和老太太吃顿饭……她对我,挺好的……”

    “傻孩子,她都把传家宝送给了你,你觉得,这事儿老爷子会不知道吗?”

    陈墨言一听这话,脑子转了下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老太太把那么贵重的东西送出来。

    田老爷子肯定知道呀。

    知道,却不提。

    不就是默许吗?

    “要不,还是别这样麻烦了吧?”

    她总是觉得要是把人请到家里头,那意义有点大呀。

    岂不是代表着她们承认了老爷子老太太的身份?

    这事儿,有点出乎她意料呀。

    她没想过好不呀。

    而且,现在的她挺好的,自由自在的。

    她爸妈虽然看重她,把她当成宝贝疙瘩般的存在。

    可两个人却谁都没想过管束或者是约束她。

    万一头上再多两尊神……

    到时侯对着她指手画脚,管这管那的……

    多麻烦?

    哪怕是不对着她说,两个老人身后所过来的关于田家的那些麻烦……

    陈墨言想想也觉得头疼。

    所以,她直接就摇头,“不要,我不要这样,算了,妈,我谁都不请了。”

    陈墨言觉得自己被她妈的话有点给吓到。

    想想,充其量她还是一个挺胆小,挺怕麻烦的人呀。

    自己现在这样,挺好。

    她不想再有所改变什么的。

    瞧着她这个样子,贺子佳忍不住无语了起来。

    伸手戳戳她的手指头,“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就能躲掉什么吗?哪怕你不认她们,可你身上田家人的标签什么时侯去掉过?”可以说,这帝都几大家,哪一家稍有点风吹草动的瞒的住谁?

    更何况陈墨言和自己回归这事儿。

    不管是田家老爷子和老太太,还是田子航。

    都没有进行过半点的遮掩啥的。

    就是明摆着告诉大家,就是回来了,找到了!

    这样的情况下,哪怕田家人什么都没做,哪怕陈墨言啥也没说。

    更是仍旧在头顶上顶着陈姓。

    她在有心人或者是一些人的眼里,她依旧是田家人。

    看着陈墨言有些垮下来的脸,贺子佳有些好笑,“你以为你那些生意为什么会做的这么稳?这几年虽然不说是事事顺心,但也算是水涨船高吧,还不是人家多少瞧着田家的份上?你说,你这个样子,认和不认有什么区别?”

    贺子佳的话让陈墨言心里头有些许的不得劲儿。

    下意识的想要反驳:

    她的生意,凭的都是她自己的本事、能力!

    这几年来她也是辛辛苦苦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想到了以往的一些事情,最后,只能叹了口气。

    人情啊,在哪个地方哪个时代能避免的了?

    摇摇头,她看向贺子佳,“这事儿得看我爸的,妈你好好和他说啊,你们两个商量,我不掺合。”

    陈墨言果断甩锅。

    她妈现在这情况,不管做啥事她爸都不会真生气呀。

    自己可不想掺合喽。

    “小滑头。”

    贺子佳轻轻的抱了下陈墨言,帮着她把额前的头发挽至耳后,“你现在结了婚,有了人照顾你,不管妈怎么样,妈这心里头呀,总是心安的。”她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怕是撑不了几年了吧?

    饶是贺子佳再心里头有所准备。

    她也不曾想到,医生给她下的诊断是,一年!

    晚上,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在屋子里头说话,“你说,我妈和我爸说这事儿,我爸会不会生气?”

    “不会的。”

    “爸他不会生妈的气的。”

    顾薄轩轻轻抱着陈墨言,把下巴抵在她的发上,两个人温馨而自然的靠在一起说着话。

    “当初的事情爸和妈要是不说,你以后也别再问了。”

    谁都有伤心事。

    或者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往事什么的。

    虽然当初那件事情陈墨言也是受害人,当事人。

    可如果那些事情田子航或者贺子佳等人都不想再次回顾?

    “就当是往事不再提了吧?”

    “嗯,以后我会注意的。”陈墨言把身子靠在顾薄轩的怀里头,点了点头,又再次想到了田子航的态度,“顾薄轩你说,我爸会同意我妈的建议吗?”

    “爸最终会同意的。”

    “其实,你不觉得,妈这个提议看似是她心软,是她觉得都是当妈的,不容易,可实际上,你不觉得这是在为爸着想吗?”顾薄轩轻轻的把玩着陈墨言的一缕发丝,把她的头发在自己指尖来回的绕着玩。

    那种触感让他觉得新鲜好玩极了。

    上瘾。

    陈墨言也不理他,只是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最近果然是太忙了,这脑子都要转不动了。”

    这么明显的事情呀。

    她竟然没有想到,还得靠顾薄轩来提醒?

    瞧着她的样子,顾薄轩低低的笑,“不怕,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和我说,我帮你想。”

    “你得了吧,我要是靠你呀,黄花菜都凉了。”

    想想他要是在部队还好。

    收到自己的信或是电话肯定能及时回的呀。

    可这一出任务一两个月,甚至是半年不回家不归队都是有的。

    自己指望他?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的顾薄轩脸上有些挂不住。

    他也想到了自己的情况,意识到自己说了大话的顾薄轩脸有点红。

    轻咳两声,他故意瞪眼,“怎么,你那是啥表情,看不起你男人我?”

    “没有看不起你,只是说实话,不敢指望你。”

    陈墨言才不怕身后的这个男人呢。

    对着他扬扬眉,一脸的小傲娇,“怎么,我说的话哪句是假的?你有本事给我指出来呀。”

    “或者,以后,你不再出任务了?”

    顾薄轩,“……”

    娶了个伶牙俐齿的小媳妇回家。

    他说不过!

    两个人依偎着说话,对面,田子航和贺子佳两人也在夜谈。

    相较于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个人的温馨,轻松。

    贺子佳看着田子航直接道,“我之前和言言说了,明天请老爷子和老太太过来家里头吃饭。还有田素一家,然后再加上顾家,马家母女……”顾薄轩的车票改在了傍晚,而顾妈妈等人的车票则是在下午四点半,几乎就是等于和顾薄轩一块走了,贺子佳虽然挽留,但顾爸爸等人都决定好了要走,自然不会再改。

    她看着田子航直接道,“就当是临走前让两家人认认亲,送行也行。”

    “送行就送行,让他们来做什么?”

    田子航歪在床头的一侧。

    眉眼幽幽。

    床头的灯影摇曳,映在他的脸上。

    清淅的照出他脸下的每一条皱纹,以及额头一侧的几根白头发。

    此刻,他看着贺子佳的眉头微蹙,语气是几分的微微不赞成,“不用叫他们来……”

    “人家顾家会以为咱们不尊重他们的。”

    “这事儿和他们顾家没关系。”

    他们田家的事情,何必在意外人的眼神?

    更有,他可不觉得顾家知道他们田家这些七拐八弯的事儿!

    “子航,我是为了咱们言言好……”

    “你总不能老是让她这样空顶着一个田家的名头,却一直不被田家承认,不和田家走动吧?”

    “外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她的笑话呢。”

    “还有田家另外几房的人……”

    说到这里,贺子佳的语气难得有些激动,“他们那些人虽然目前是碍于什么原因没有站出来,可是时间一长,你能肯定他们绝不会出现在咱们言言跟前吗?言言打小没吃过田家半粒的米,更没喝过田家半碗水,他们那些人凭什么要对言言指手画脚?”

    “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把这个名头给占了。”

    她的言言,就是田家长房的长女!

    余下的,那些人,她们再怎么说,也是二房,三房的人!

    “你啊,这样子的想法不好。”

    “我为什么不好?反正我不管,你要不就给我把这件事情抹平,让那几房的人永远不能站在咱们言言跟前,不能让他们出现在言言跟前,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要不然,你就明天给我乖乖待在家里头,等着老爷子老太太过来,让他们承认言言。”

    “哪怕,言言不改姓呢。”

    可是只要她多和田老太太田老爷子走动就行。

    “可是你这样做,不是把言言再次推回田家那个漩涡风波当中吗?”

    这是田子航不想要的。

    他的女儿,他有能力给她最好的。

    为什么还要再去田家那个复杂的地方自找麻烦?

    “你有能力保护她呀,而且,咱们言言有能力处理好这些的。”

    田子航听着这些话,抬眼深深的看了眼贺子佳。

    最后,他叹了口气,“子佳,你和我说实话,你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我就是想让言言被田家和外头的人承认呀。”

    “你不用骗我,这样的理由说服不了我,也不是你的真正想法。”

    虽然两人中间分开了那么多年。

    可是田子航却是知道,自己才是真正了解贺子佳的那个人。

    他看着贺子佳,眉眼淡淡,“子佳,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我,我没这样想……”

    “你有。”

    田子航一语中的。

    他眼神犀利的盯着贺子佳,语气肯定,“因为你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你想着给言言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所以你想着让我和父母合好……你觉得我和爸妈闹翻,甚至是放话说再不回田家,这些都是你的错。”

    “你觉得自己对不起我,甚至,你觉得对不起我爸妈。”

    “你是这样想的吧?”

    贺子佳被田子航的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语。

    她迟疑了下,看着田子航叹了口气,“我以为,你看不出来的……”

    “我怎么能看不出来?”

    “咱们两个是夫妻呀,再说了,你打小有什么心事能瞒的过我?”

    对于田子航这话,贺子佳没办法接口。

    好半响,她心一横,看向了对面的田子航,“即然你这样说起来了,那我问你,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医生的话是怎么说的,我还能撑多久?”顿了下,她看着田子航的眼一脸凝重的道,“子航,别骗我,我要听的是真话。”

    田子航的唇蠕动了下。

    “子航,我有权利知道……”

    “你是从哪里知道自己身体有问题的?”

    明明这段时间贺子佳的身体情况很是平稳。

    没出现什么问题呀。

    医生那里,他自认为也做的挺好。

    为了不让贺子佳起疑,他和陈墨言并没有一味的禁止医生和她说病情,而是和她的主治医生商量好,十句话里头夹杂着三句的真话,让她分不清真假……

    特别是这大半年来,他还用言言的婚事把她的主意力给转移。

    应该瞒的过贺子佳的呀。

    难道,是医生那里说漏了嘴吗?

    不过田子航下一刻便在心里头直接否认掉。

    不会是医生或是谁那里说漏嘴的。

    要不然的话在,她这会不会是怀疑,而是直接认定了。

    贺子佳看着他笑了笑,“我看到你发出去的一封没来得及删除的邮件……”

    田子航,“……”原来是电脑出卖了他……

    不过还好贺子佳应该只是觉得情况不对。

    还不至于想到医生只是给她一年的期限……

    这样想着,他便果断开口道,“你之前有次去复查,医生说情况好像有些不对,但是也还在控制之中,我有些担心,刚好言言之前不是有联系过国外的专家吗,我想来想去的,就把你的病情再次发过去问了问……”

    “不过对方说不是大问题……”

    “子航,你又骗我。”

    田子航看着贺子佳张了张嘴,没出声。

    对面,贺子佳满脸的笑,“就像我瞒不过你一样,你何尝瞒的了我?”

    “打小,你每次在我面前说假话的时侯,那个右手呀,可是一直在不停的磨擦你自己的手指头呢。”

    贺子佳忍不住的轻笑,“你看看现在,你自己的手,不正是在来回的捏手指么?”

    对面,田子航看着她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果然是打小一块长大呀。

    谁都瞒不过谁!

    他苦笑了下,抬眼看向了贺子佳,开口道“子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