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90章 依依不舍(1更

    顾薄轩脚步沉稳的走进去……

    身后,陈墨言有些不放心,“爸?”

    “没事的,估计……他是想见见顾薄轩吧?”

    大病未愈。

    但却是生死关头堪堪醒过来。

    想见自己最亲近的人也在所难免……

    可是见顾薄轩这个才上任还没两天的孙女婿?

    她有些想不通。

    不过,陈墨言也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顾薄轩瞧着性子挺好,在她和她爸妈等人面前表现的没有半点杀伤力啥的。

    可是,这可不代表他真的就是个大好人、老实人!

    这样一想,陈墨言也就放下了心,转身和旁边的几个人说起话来。

    当然,问的多是老爷子的病情。

    知道医生在他醒过来的时侯就做了个全身检查。

    除了目前的病情,再没有别的迸发症什么的,她也稍稍放了心。

    知道田子航和田老太太都没有吃早饭。

    陈墨言把她们之前在路上买的,特意装在两个保温盒里的粥倒出来,“爸,老太太,你们将就着吃点吧,这是医生不比家里,多少吃一点,然后中午的时侯我再买些好的来。”在医院里头守着,虽然不用照顾病人更不用费心什么的,但揪着的那份心也会让人耗费心神呀。

    特别是田老太太。

    本身都不年轻了,这一晚两晚的还好。

    要是让她在这里连着熬上十天半月的,你看看她的身体能不能撑的住?

    田子航一边吃一边把田老爷子的情况和陈墨言简单说了几句,同时也是在安贺子佳的心:

    虽然她一直没说什么。

    可是眼底的那份忐忑和忧心却是让田子航知道。

    她是一直在自责的。

    贺子佳觉得请老爷子去家里头吃饭是她提议的……

    老爷子这一倒下。

    本能的,贺子佳觉得是她的错。

    怎么活了那么久,都要四十多的人了,还那么傻呢。

    这要是论错,也是他的错呀。

    怎么可能轮的到她嘛。

    “爸你是说,医生说,再在医院里头待个三两天,要是没有别的情况,就可以出院了是吗?”

    “嗯,没有大事的,这几天你们在家不用担心。”

    他是肯定要在这里头守着的。

    至于田老太太……

    田子航抬起头看了过去,嘴唇动了下,他开口道,“您今晚也回家吧,这里我守着就行。”

    “对对,您也回家。”

    贺子佳一脸的认真,“您要是担心的话,我身体好,我今晚和子航一块守着……”

    田老太太突然就笑了起来,“哪里用的到你们两个?就让子航一个人陪着吧。”顿了下,田老太太在几人的眼神注视下,坦坦然的一笑,看着几人摇了摇头,“我老喽,这把老骨头呀,不经熬啦,今晚我就不待在这了。”

    “子航,你爸我就交给你了。”

    “有什么事情你自己作主罢。”

    田老太太这话说的,陈墨言一家三口都有点懵圈。

    田老太太这话的意思,是让田子航全权作主?

    是,这话没问题。

    儿子照顾亲爹,有什么问题全权作主……

    可是问题是,田子航和老爷子的关系,足足僵持着冰冻了二十余年!

    现在田老太太这话里头透出来的意思。

    她爸和田老爷子,和解了?

    陈墨言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因为她看到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打开。

    顾薄轩走了出来。

    第一眼就看向了陈墨言朝着他望过去的眼神。

    他微微一笑,“老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别担心……”

    陈墨言点了下头,抿了抿唇没出声:

    她倒是想问顾薄轩田老爷子找他有什么事儿,是不是为难他,或者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找他。

    不过这会不是时侯。

    田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也没了大碍。

    在知道顾薄轩要中午归队之后。

    田老太太虽然心里头为自己的孙女心疼,可也不能拦着啊。

    对着陈墨言两人开口赶人,“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别一会误了火车。”

    还不如早点离开呢。

    想想自家唯一的孙女嫁了个身不由已的军人她就闹心。

    田子航和贺子佳也一块摆手让她们走。

    “妈,那你一会自己回去行吗?”

    对于贺子佳,哪怕是陈墨言不承认,可是,她打心底里头有种保护的心理。

    好像,对待个瓷娃娃似的。

    带着几分的小心冀冀。

    她相信,她这个爸估计也是这种心思的。

    这会儿她这一问,贺子佳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妈我连个公交车都不会坐了是吧?我可是你妈,你才多大呀,别操那么多的心,小心老了小顾不喜欢你了啊。”

    “妈,不会的,言言什么样儿我都喜欢的。”

    真是的,岳母打比喻就打比喻。

    别拿他来说事儿呀。

    再说了,他家小丫头哪怕到了七八十,满头白发呢。

    在他眼里那也是叫漂亮!

    陈墨言看到贺子佳被顾薄轩这一本正经的反驳说的满脸无语,不禁扑吃一笑。

    “那行,爸,妈,老太太,我就先送他们回去。”

    回头她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加上一句,“要是时间赶的及,我就过来接妈,咱们一块去吃午饭。”

    “行吧行吧,你路上开车可小心着点呀。”

    对于自家女儿不放心自己,一心想要照顾自己的心思。

    贺子佳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路上。

    陈墨言看了几次顾薄轩,欲言又止。

    眼看着车子就要到家,顾薄轩扫了她一眼,笑,“是不是想问老爷子和我说了些什么?”

    “嗯,没说什么让你为难的事儿吧?”

    陈墨言有点担心老爷子会为难顾薄轩。

    被喜欢在意的人关心着。

    顾薄轩心里头暖暖的,甜甜的,要不是在开车。

    他都想把人抱起来狠狠的亲一口。

    一脸带笑的摇摇头,“并没有为难我,相反的,老爷子给我介绍了几个人脉……”

    他说的人脉什么的自然都是军队里头的人。

    陈墨言小嘴微张,有些惊讶,“田老爷子竟然在军队里头也有人?可是田家不是走文的吗?”

    军政是分开的。

    一直是。

    陈墨言之前一直以为田老爷子的人脉都在这帝都。

    在政治上。

    虽然他人已经退了下来,但犹有余威在。

    没想到……

    对于她的诧异,顾薄轩笑了笑,“老爷子浸在官场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半点的人脉在军中?”

    这话,好像也对。

    下一刻,陈墨言又想到了一个可能,“你没答应他什么吧?”

    “你这小心眼,都想到了些什么,嗯?”

    顾薄轩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好笑起来,“说说,你觉得他会提出点什么,我又会答应他什么?”

    “比如说以后帮着田家,照顾田家、拉扯田家什么人等等。”

    陈墨言双眸灼灼的看向顾薄轩,一脸的认真、凝重,“你没有答应他这些吧?”

    “答应了呀,老爷子说,这些人脉能让我更上一层楼,说不定还会增加我调回帝都的几分机会,我想咱们两个肯定不能长期分居两地呀,我能调回来肯定好嘛,所以,考虑了再三,我只能答应田老爷子喽。”

    “不然我怎么办,他一定要让我答应才肯帮忙啊。”

    看着顾薄轩一脸没什么的表情,陈墨言想一巴掌拍他脸上。

    “你傻呀,田家二房三房那些人,哪个是好相与的?还想着让你去照顾,他自己为了田家都毁了一个家了,还想要怎么样?我告诉你呀顾薄轩,你以后要是敢管田家另外几房的那些破事儿,我就和你没完。”

    她气呼呼的瞪着顾薄轩。

    腮帮子鼓起来。

    双眼滴溜溜的转。

    似个小蛤蟆一般。

    顾薄轩觉得可爱死了,车子刚好进了巷子,靠边停下。

    想也不想的,顾薄轩一扭头,凑过去在她的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陈墨言伸手推他,一脸的嫌弃,“走开,我生气呢,还有,你可是军人,这是在外头,不许沾便宜。”

    “你是我媳妇,怕什么?”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心里头还是有些生气,“你想调回来我知道,可是你怎么能答应他这样的条件?昨天你没看到吗,二房那些人的嘴脸,想想我都讨厌,烦死了,你还傻傻的听老爷子的话往前凑……”

    “走开啦,别碰我。”

    眼看着小丫头的毛就要全部炸起来。

    顾薄轩坐在驾驶位上,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好啊,顾薄轩你骗我!”

    他这一笑,陈墨言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这家伙,肯定是在逗自己玩呢。

    偏她还认了真……

    这次陈墨言可是真的生气了。

    扭了身子就要去开车门,却被顾薄轩给拽住。

    他长手一伸,把她整个人抱到了怀里,头微微低下,唇已经碰到了她的脖颈儿。

    “傻,我是真的答应老爷子照顾田家人了啊,你不就是么?”

    陈墨言,“……”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在车上差一点擦枪走火!

    到最后,还是顾薄轩用着超强的理智,狠狠的深吸了口气,转身推开了车门。

    看着他狼狈的身影,陈墨言没良心的乐起来。

    活该,让他刚才故意骗自己!

    顾妈妈等人都收拾好了一切,就等着顾薄轩过来接人呢。

    这会儿看到陈墨言也跟着过来。

    顾妈妈脸上的笑就多了几分:

    儿媳妇送自己回去,这说明她重视她们老两口呗。

    怎么可能不高兴?

    不过顾妈妈嘴上还是有些埋怨,“你说说你这孩子,医院里头还有病人呢,老爷子的病情好了没,咱们这里又没啥事,我和你爸好手好脚的,就是回个家,你回来做啥子?哎,也怪我们,刚好这两天要走,不然的话还能去医院里头瞧瞧老爷子,帮着你爸你妈他们照顾几天……”

    顾妈妈这话说的漂亮极了。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话,但陈墨言这个当人儿媳妇的自然只有领情的份儿。

    亲亲热热的帮着提东西,大包小包的。

    然后,顾薄轩开车,一行人直奔火车站。

    顾爸爸顾妈妈还有马婶三个人的车票是在前头的。

    中午一点半。

    大家就在火车站附近随便找了点吃的,等到要进站的时侯,顾薄安则大包小包的从车上往下拿,一边拿一边叮嘱他爸妈,这是可以放一段时间的,这是得马上吃的,这些是送给谁谁家的,又有陈墨言这个嫂子买的,他买的,足足装了两个人高的大布袋子!

    陈墨言看的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幸好她出门不爱带这么些的东西,要是也像这样那么多的东西。

    扛着个比她还要高的袋子……

    想想那情景,她就觉得无语呀。

    眼看着就要上车,顾薄安看着他爸妈一人拖一个袋子,实在是不放心,“爸,妈,姑姑,要不我还是买张票送你们一块回吧?”这么多的东西,又没个年轻点的人带着,路上不会出点事啥的吧?

    顾薄轩也看向了顾爸爸几人,“我觉得安子这话挺对的,让他送你们回去……”

    “送啥送,不用送。”

    顾妈妈一口否了,看着顾薄安摆摆手,“浪费那钱做啥子,来回车费可贵了,我和你爸还有你姑能回去,你可别瞧不起你妈我们啊。”鼻子底下的嘴是做什么的呀,可不是除了吃饭就是摆设,还能问呀。

    有啥不懂的不知道的,她们问问不就好了?

    “那行,你们到家给个电话啊,在路上别舍不得花钱……”

    陈墨言把手里提着的水果和一些可以吃的点心放到马婶儿手里,“姑姑你们路上吃,可千万别饿着自己。”她又回头塞了顾妈妈手里一百块钱的散钱,生怕她们舍不得花,虽然知道哪怕这钱是自己给的,可顾妈妈几人怕还是宁愿委屈自己,凑合个一天两晚的也绝不会花钱买什么。

    但是陈墨言觉得那是她们的事儿。

    自己这个当儿媳妇,当晚辈的做好自己的,尽心了就行。

    眼看着提醒检票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顾妈妈的眼圈开始红,“那啥,我和你爸俺们走了啊,安子,好好听你嫂子的话……”又扭头看陈墨言,“言言呀,妈把你弟交给你了,他不听话你就给我好好的抽他,回头再和妈说,妈帮你教训他,啊?”

    “妈,我是您亲儿子吗?”

    真是的,他妈怎么就那么的对他不放心呢?

    对面,小花和马婶儿也都红了眼圈。

    依依不舍的。

    最后,还是马婶儿硬起了心肠,一推小花,“行了,你好好的和言言在这里,要是真的不习惯就回家,妈和你爸在家等着你呢。”然后马婶儿提了一袋子的东西,一边抹着泪一边往不远处的检票口走过去。

    “妈,路上保重,照顾好自己……”

    “还有,到家帮我给我爸问好,就说我想他。”

    “妈,等到有空了我会回去看你们的……”

    一点二十分。

    顾妈妈等人都过了检票口。

    三个人的身影溶入人群中,慢慢的往前挪动,挪动。

    最终不复再见。

    接下来就是顾薄轩。

    顾薄安看着两人嘿嘿一乐,“嫂子,我可把我哥交给你了啊,你们慢慢聊,我先回了。”

    “回啥回,我这马上就走了,你去车上等你嫂子,一会开车一块回去。”

    顾薄轩瞪了他一眼,把车钥匙丢给他,“好好做事,别搞那些乱七八遭的啊,不然看我怎么抽你。”

    “哥,你怎么还那么凶?”

    “嫂子你看他……”

    陈墨言抿着唇笑,“好,我回头帮你收拾他。”

    “还是嫂子最好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侯开始,顾薄安的嘴里嫂子这个称呼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喊了出来。

    顾薄安对着两人摆了摆手,一脸坏笑的看了眼陈墨言,转身走人。

    “这臭小子。”

    顾薄轩摇摇头,抬眼去看陈墨言时,眼里头全都是不舍。

    “言言,我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你,要不,咱们不走了吧。”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语气里头的挪愈和戏谑看的顾薄轩磨牙。

    “没良心的小丫头,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都没有不舍得我啊?”

    “怎么会呢,我都说了不行咱们不走了,是你不听嘛。”

    “坏丫头!”

    这里是火车站一楼大厅。

    公众场合。

    顾薄轩脸皮还没那么厚,只能深深的看了陈墨言几眼。

    真是,舍不得走啊。

    什么时侯他们夫妻两人能再也不用这样时时分开了?

    可想想,这个念头好像是有点奢侈:

    只要他在军队一天。

    他就是军人!

    军人,自然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随时随地做发出发、出任务的心思和状态呀。

    还有,他可是军人,怎么能有这样小儿女、软弱的心态了?

    耳听着顾薄轩的车次已经开始检票。

    陈墨言的心情也沉甸甸的,“你路上小心,还有,别老是仗着自己是军人,身体素质好就到处抱不平,你自己的安危重要。出任务的时侯也是,你要记得,不管怎样,在我的心里头,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记下了没有?”

    顾薄轩点头如小鸡啄米,“记下了,媳妇的话时刻不忘,半个字儿不漏。”

    陈墨言被他一本正经的态度逗乐。

    扑吃一笑,“赶紧滚。”

    还有最后的五分钟。

    顾薄轩依依不舍也得舍,一横心,把头扭过去,“我走了,回家等我电话。”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入检票口。

    他怕自己这一回头,真的就再也舍不得走!

    身后,原地。

    看着他高大修长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陈墨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啪嗒一声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