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1章 过年,各有心思(1更

    田素也是气懵了,对着几个拦着她的人就下了狠手。

    不知道什么时侯那个中年妇女不见了影子。

    被她三五两下踹翻在地的全都是一些瞧热闹,或者自谕为正义的使者。

    这会看着她动手,不明真相的群众更是不乐意了起来。

    对着她指指点点的。

    田素伸手甩开一个想要再次拽住她的人,转身撒腿就去追。

    “妞妞!”

    别看田素平时老是嫌弃自家女儿,恨不得把她给丢了的样子。

    可是,这孩子就是她的命啊。

    要是真的没了,她也不用活了!

    “姑姑,妞妞在这里,没事的。”

    田素猛跑了两步,身后听到这一个声音。

    她发誓,这是她长这么大,不,是她这一辈子,哪怕是到死呢,也绝不会再有比这一道声音更好听,更能让她激动开心振奋的声音!田素猛的转身,朝着陈墨言就扑了过去,伸手把正咧着嘴朝她咯咯乐的妞妞抱在怀里。

    “妞妞。”

    这一刻。

    她如同抱住了全世界的宝贝!

    如果说没有刚才瞬间的失去,田素不会知道原来,失去对她来说就是天塌地陷。

    做为一个妈妈,她肯定是爱小妞妞的。

    可是偶尔,她会嫌弃她,怎么那么的烦呢?

    当她老是往陈墨言等人身边腻歪的时侯,她会吃醋,当然,也会觉得有几分解脱。

    总算是不用自己看娃了啊。

    可是这一刻,那些什么小心思啥的,统统都没了。

    她紧紧的抱着小妞妞,坐到车子上小心冀冀的,甚至再三的查看车门锁好没有。

    一朝被蛇咬。

    千年怕井绳!

    田素这会儿是真的怕了,生怕有啥人直接打开车门再来和她抢孩子!

    直到,陈墨言上了车子,她的一颗心才稍稍松了口气。

    “言言咱们赶紧走吧,快点回家,啥也不买了啊。”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这个姑姑是真的被吓到了,安慰了她几声。

    车子缓缓的开了出去。

    行驶在路上,坐在后头抱着小妞妞,田素觉得自己全身还在发抖。

    车子进家。

    奎子刚好一头是汗的跑进来,“怎么回事,素素你没事吧,妞妞呢?”

    明明刚才陈墨言在电话里头都说清楚了。

    小妞妞没事。

    田素也没事。

    可奎子是关心则乱,看到自家一大一小两个好好的站在自己跟前。

    他想也不想的伸手把妻女抱在了怀里头。

    “你们吓死我了。”

    这个家,缺了谁都不能再成为一个家!

    奎子是把田子航这么多年来的路看在眼里的。

    想想他都觉得惨!

    要是换成了自己……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撑的过来!

    田子航两人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贺子佳抱着小妞妞也是一脸的后怕,“还好没出事,光听就吓死我,我们妞妞是福大命大……”这一瞬间,她也想起了自己一家的情景,如果当初没有和言言分开……

    眼圈微微一红,贺子佳赶紧打住了自己的思绪。

    这世上的事,哪里有如果?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倒是田子航,皱着眉头看了眼田素,“以后你别老是出去逛街。”

    如果是以往田素听到这话立马跳起来反驳。

    怎么可以不逛街呢?

    可是今天……

    她猛点头,“不去了不去了,以后打死我也不一个人和小妞妞去逛街了。”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喝了杯茶,缓了下神,田素心有余悸,“那个女人太可恶了,她之前一开始故意接近我,我还以为她是好人,想到却包藏着坏心……今天多亏了言言,不然的话小妞妞怕是真的就要丢了……”

    “言言,姑父谢谢你,真的。”

    奎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对着陈墨言直接就是鞠了一躬。

    把个陈墨言吓了一跳,“姑父你这是做什么,别说咱们是一家人,小妞妞可是我妹妹来的,就是当真走在街上看到这样的事儿,我也不可能不管呀。”

    “可不是,奎子你这是做什么,以后可不许再说这事儿呀。”

    “好,不说。”

    对于自家大舅哥一家,奎子本来就是充满了感激:

    自己这么几年来忙工作,忙加班。

    媳妇几乎整个就把大舅哥家当成了自己家。

    想怎样就怎样!

    大舅哥虽然满嘴的嫌弃,但不管是出力还是出钱。

    哪一样都没落后过。

    再加上今天这事儿……

    奎子嘴上没再说什么,可心里头却是暗自把这事儿记到了心上。

    以后,大不了他把大舅哥当亲哥看!

    贺子佳把小妞妞哄睡,放到屋子里头出来,还有气呢,“那几个人跑了没有,竟然连孩子都打主意,真没良心,奎子呀,我说你们警察是做什么的呀,怎么还有这样的坏人存在?”

    “嫂子,我们警察也不是万能的啊。”

    他倒是想没有这样的人,天下太平。

    可是可能吗?

    不过别的那些散在全国,藏在老百姓当中他不知道。

    这几个嘛……

    他霍的站了起来,“素素你先在这边歇着,我出去一趟,晚上来接你和妞妞。”

    “啊,那你早点回来啊。”

    田素倒是想把奎子给留在家里头。

    可想到他要做的事情,万一耽搁了人命什么的……

    还是算了吧。

    “我很快就回来的。”

    奎子转身走了出去。

    倒是贺子佳,忍不住念叨起来,“这奎子,真的就离了他不能行了是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去上班。”

    “嫂子,他那是工作,稍一不慎就是人命关天的……”

    “你倒是理解他。”

    贺子佳白了她一眼,不过倒也没继续多说什么:

    人家小两口的事儿,她这个外人还是别掺合的好。

    偶尔说一句也还是仗着关系好。

    说多了就是错了。

    陈墨言摇摇头,“妈,姑姑,姑父他不是去单位了,我猜啊,他应该是去郊区的派出所了。”

    “啊,他去哪做什么?”

    “妈你说呢,虽然几个托跑了,但是你女儿我英明神武的,可是帮着警察逮住了两个坏人呢。我们回来的时侯都交到了大集上的治安人员,这会儿我觉得呀,姑父肯定是过去找人算账去了。”

    “去的好,是得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些黑心肝的人。”

    想到失去孩子的痛。

    贺子佳是感同身受!

    最终,这事儿也还是传到了田老太太的耳中。

    老太太当时就被吓的脸都变色了。

    大年二十九的,想也不想的让人开着车子把她送了过来,

    直到亲眼看到小妞妞才放下了那颗心。

    一边又回头忍不住骂田素,“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你说你长这么大,白吃饭了啊,要是妞妞有个什么好歹的,看我还认不认你这个女儿。”真是气死她了,想想都害怕呀,要是孩子真的没了,别说她了,估计就是自家老头子身子都得又垮一回!

    “妈,我再也不敢了。”

    田素被骂的头也不敢抬,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倒是小妞妞,趴在田老太太怀里,伸手扒着她胸前的中国结的盘扣玩了起来。

    估计是看顺眼了,拽了两下没拽动。

    小妞妞直接就下了嘴。

    啃!

    可把个田老太太给逗的,抱着小妞妞亲个不停。

    田素站在一边直咂嘴:

    对她就那么凶。

    转头对小不点就笑满了脸。

    切!

    不过这话她也就是在心里头想想罢了。

    敢说出来?

    田老太太不喷死她!

    好不容易送神一样送走了田老太太,田素抱着小妞妞一下子瘫到了沙发上。

    伸手戳戳小妞妞的额头。

    田素撇嘴,“看看,为了一个你,你妈我这几天光挨训了啊。”

    “小坏蛋你还笑,再笑……”

    “无齿的小坏蛋……”

    任凭着田素说什么,小妞妞只是往她怀里头扎。

    母女两人在沙发上嬉笑成一团。

    大年二十九的下午。

    贺子佳接了个电话,有些心虚的看了眼不远处的陈墨言,想了想,她还是走了出去。

    田家四合院的不远处,拐角。

    孙慧一脸的温柔,孺慕之意,“妈,我这些天一直找工作来的,忙的不得了,而且我也不敢老是来看您,您还好吧?”面对着贺子佳,孙慧表现的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丝毫不提自己有多辛苦,日子有多难过什么的,更是绝口不和贺子佳要钱的事儿,只是双眼满是温情的看着贺子佳,一脸的关心,“妈,你脸色有点不好呢,是不是最近身体不好呀,都是我不好,我以前老是想东想西的,不知道踏踏实实的学习工作,到现在都不有照顾您。”

    “更是一点忙都帮不了您。”

    “妈,以前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

    这一番话说出来。

    你说贺子佳心里头会是个什么味儿?

    她看着孙慧,心里头直叹气,可最终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以至于出口的话都带着几分干巴巴的味道,“你现在住在哪,过的还好吗?找的工作,还好吧?”贺子佳问这些话的时侯倒是真的有些心疼眼前的孙慧。

    想想,也是她疼了那么多年的孩子呀。

    孙慧听到她这话,眼圈泛红,哽了下声音摇摇头,“妈你别为我担心,真的,我以前虽然什么都不会,也没什么技术,可是,可是我只要能吃苦,还是能养活我自己的……”

    “你这孩子,哎。”

    贺子佳摇摇头,心里头有些不是味儿,看着孙慧有些黑的两个眼圈,以及脸上隐隐的倦意,再想到她之前说的那些话,哪里还不晓得这是过的不好?有些心疼,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翻出来递过去,“妈也没上班,这些年来你也是知道的,妈也没啥积蓄,身上就这么点钱了,你先拿着……”

    “以后呀,没个人在你身边照顾,可别再像以前那样任性。”

    “要多做事,少说话,别动不动就想耍性子……”

    “嗯,妈您说的我都记下了。”

    孙慧重重的点头,不过她却是伸手把钱递还给了贺子佳,“妈,这些钱我不要,我,我还有钱呢,就是过年了,我过来看看您,我,我想您了……”最后几个字儿她的声音里头带了颤音儿,抬头看了叟贺子佳,眼泪就那么一下子落了下来,啪嗒,掉在了地下。

    “你这孩子,别哭啊,听话,啊?”

    “这些钱你拿着,就当,就当是妈给你的过年压岁钱,啊?”

    贺子佳这么一说,孙慧呜呜哭的更痛了。

    以前,年年过年的时侯,因为她是家里头最小的那一个。

    她能收到三份压岁钱!

    那个时侯的她生活无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是现在呢?

    她抱着贺子佳哭的喘不过气来,“妈,妈……”

    一声声的,哭的贺子佳也跟着胸闷起来。

    直到送走了依依不舍的孙慧,贺子佳站在街边上好半响才敢回去。

    她怕家里头那两个人精发现她的异样!

    她虽然心疼孙慧,但却还是分的清轻重亲疏。

    自然是家里头的女儿和丈夫重要。

    家里头,陈墨言的确并没有多想什么,她看着脸有些青的贺子佳,忍不住埋怨着,“外头那么大的风,您穿的少还出去,吹风了吧,快坐那暖暖手,把这花茶喝了啊……”花茶是陈墨言自己配的,买的都是些清淡的金银花之类的,加了红枣和枸杞,放了冰糖,贺子佳第一次喝的时侯只是笑自家女儿会捣鼓。

    不过喝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倒是爱上了这种茶。

    抱着暖暖的茶,她轻轻的啜了两口,胃里头才有了几分的暖意。

    看着陈墨言在一旁念叨她不爱惜自己什么的。

    贺子佳突然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言言,你真是妈的宝贝。”

    “妈您可别煽情呀,这大过年的我不想哭。”

    陈墨言嘻嘻笑,不过,她下一刻也扬眉,走到贺子佳跟前抱了抱她,

    “妈妈,您也是我和爸爸的宝。”

    她们这一家呀。

    彼此都是对方的宝!

    缺了谁,也是不圆满的。

    大年三十的晚上,田素一家,田子航一家都是在老宅吃的饭。

    放炮竹,点烟花……

    当晚,老宅热热闹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半夜一点多。

    虽然老宅这边屋子不多,但收拾几间客房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得知田子航等人都会过来吃团圆饭之后。

    田老太太便早早吩咐下人把几个房间都收拾了出来:

    田子航和田素仍然是住她们之前的房间。

    倒是陈墨言,老太太亲自给她挑了间宽敞明亮的客房。

    生怕她不满意,布置和摆设上改了又改的。

    大年初一。

    因为田老爷子是老大,二房三房的人都过来这边拜年。

    再加上一些别有心思的人登门。

    络络不绝的。

    气氛极是闹人。

    陈墨言等人都很不习惯,在田素的带领下,索性一家人都溜了出去。

    自己有车。

    在外头转了大半天,直到大傍晚的才回家。

    晚饭是陈墨言几个一块动手做的。

    贺子佳站在熟悉又陌生的厨房内,心情是五味俱全。

    但还好,身边围绕着的都是她最亲最爱的人。

    不管之前吃多少的苦。

    挨了多久的罪。

    仅凭这些,足矣!

    ……

    大年初一晚上。

    孙慧一个人站在街边上,手里头死死的纂着一张十元的钱,舍不得往外掏。

    她想到自己在贺子佳跟前哭了那么一大场。

    她都表现的那么可怜了啊。

    原本在孙慧心里头,贺子佳住着那么大的房子,过着那么好的生活。

    接济下自己,帮一下自己不为过吧?

    更何况这可是大过年的呀。

    她给自己个大点的压岁红包,不是应该的吗?

    在她的心里头,孙慧可不觉得贺子佳是自己的恩人什么的。

    她甚至还觉得,自己的以前,自己能有现在,都是被贺子佳给耽搁了!

    要是她对自己用心教导。

    不是那么一味的溺爱,一味的由着她纵着她。

    她怎么可能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现在,自己没找她要赔偿什么的都已经很好。

    她好心去看她啊。

    还说什么过年的压岁钱,竟然只给了她五百多?

    她过年还没买两样东西呢就花没了好不。

    余下的一百多块钱,纂在手里头,孙慧是真的不敢再多花。

    最后,一脸悻悻的走回家。

    看着一屋子的冷寂,孙慧咬了下牙,最终没忍住,又咚咚跑到楼下,找了好几个地方才找了处公用电话,狠了下心,给崔明打了个传呼,因为是呼机,她就守在这里不敢动,生怕崔明打回电话她却接不到呀。

    等来等去的。

    大半个小时过去。

    她忍不住又打了一回……

    崔明正陪着程玉兰看联欢晚会呢。

    寻呼机一个劲儿的响。

    嘀嘀嘀的吵个不停。

    程玉兰先前还只是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等到后来响个不停,她就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大过年的谁啊,怎么就吵个不停了,还要不要人看个电视了,要是紧要的电话你就去屋子里头回了呗,还是说你家里头的人找你?”

    崔明心里头一紧,嘴上却是笑了笑,“我刚才看了,都是些朋友们发过来的祝福的话,没啥的,等我回头明天去复他们,现在嘛,当然是你要紧。”他对着程玉兰温柔一笑,眼神专注的,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个才是唯一,“天大的事都没陪着你要紧啊,其他的,天塌下来也和我没关系。”

    程玉兰抿嘴一笑,对着他翻个白眼,“你就会贫嘴。”不过很明显的,她很高兴崔明这样说。

    看着她终于把注意力再次放到了电视上。

    趁着去洗手间的空,崔明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霾,伸手按下了关机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