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5章 殇(1更

    吴妈妈被吴良鑫这话气的脸色铁青,“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是我外头捡来的?为了把你生下来,你妈我可是差点丢了半条命!”那会儿医疗条件差的很,她们全家又没有在帝都生活,她才嫁进吴家没多久就有了这个儿子,那会吴家的条件实在是不怎么好,她怀胎十月,生吴良鑫的时侯差一点就没能撑过去。

    难产呀。

    用着当时那两个接生婆的话就是,她能和儿子活下来。

    那都是命大!

    就因为这样,她把这个儿子当成眼珠子般的护着,疼着。

    因为那会接生婆说她可能坏了身子。

    不能再生的可能性很大。

    后来有了吴燕,她当时还懵了半天呢。

    不过一心以为会再来个儿子。

    可是没想到却是个丫头……

    吴妈妈看着吴良鑫揉着自己的眉头,“你先出去,我这会儿不想看到你。”

    “那妈你好好歇着吧。”

    吴良鑫可没半点的犹豫,转身就走。

    他过来的目的,本身就不是真的关心吴妈妈!

    不过他走了几步之后又猛的转过了身子,“妈,周如仪是您自己选的儿媳妇,所以,不管如何,您自己受着,她即然嫁给了儿子,那她就是咱们吴家的人,儿子这一辈子是不会离婚再娶的。”

    “你,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妈妈您,要是你真的和她住一块不习惯,我们可以搬出去。”

    “至于让我离婚什么的,你就不用想了。”

    “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婚的!”

    他双眼看着吴妈妈,眼神里头的讥讽、嘲笑和漠然让吴妈妈猛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直到吴良鑫走出房门。

    吴妈妈终于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

    儿子这是在用他自己的方法来报复她!

    知子莫若母。

    当初,她这个当妈的以死相逼,并且帮着周如仪算计了他……

    特别是他又在陈墨言那里被无视了个彻底。

    虽然最后儿子被她的话给劝住。

    娶了周如仪。

    可是,儿子心里头还是怨她的吧?

    用这样的试式,用周如仪来报复她!

    坐在床上用力的闭了下眼,吴妈妈仿佛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

    阳历三月初十。

    陈墨言陪着田子航和贺子佳两人拍了一整套的婚纱照。

    当然,陈墨言这个唯一的女儿也在当中客串了一把。

    一家三口笑容温馨、甜蜜。

    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太阳,陈墨言甚至在想,日光就此静止。

    人生永远就是这一幕该有多好?

    然后,或者是老天爷太忙,没听到她的心声。

    或者是老天爷觉得这一世她所拥有的东西太多,多到让老天爷都觉得嫉妒,想收回去。

    所以,陈墨言心里头的念头还没转完。

    身后就是几声的惊呼。

    夹杂在中间,最为响亮恐惧的田子航的声音。

    特别是那一道很是有力,带着轻颤的抖音,“子佳……”

    陈墨言的全身都僵了起来。

    下一刻,她身子唰的转过去,一眼看到被田子航抱在怀里昏迷不醒的贺子佳。

    “妈……”

    “开车,言言快去开车……”

    可惜,向来镇定的陈墨言手里头拿着钥匙,半天没能打开车门!

    最后还是朱兰拉开她,“你坐后头,我来!”

    车子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

    一路飞般的冲进了市中心医院……

    抢救室的门是两个小时后打开的。

    还是之前那个主治医生。

    看着父女两人,医生一脸的歉意,“抱歉……”

    田子航眼前一黑,几乎没栽倒在地下。

    也幸好陈墨言随时都留心着他,伸手扶住,“爸你别急,先听医生说完。”

    “田太太的脑部已经完全停止了工作……”

    “什么叫做完全停止,但却还有呼吸?人还活着呢,还有呼吸呀,怎么就做脑部停止工作?”

    田子航一脸的厉色,要不是陈墨言死命拦着。

    估计他得扑过去和人家医生干架。

    “爸,爸你理智点,妈还在那里等着咱们救她呢……”

    医生也算是了解陈墨言这一家子情况的。

    这会儿看着暴跳如雷的田子航,他眼底涌起浓浓的同情,“具我所知,咱们全国如同田太太这样的病人并非她这一例,脑死亡却还有呼吸的大有人在,可是,这种人在医学上已经是算作死亡的……”

    没有了脑部运转。

    还怎么算活着?

    他看着父女两人,“这种和槙物人还有一些区别的……”

    随着他的述说,陈墨言父女两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

    槙物人还有苏醒、还会有出现奇迹的一刻。

    可是如同贺子佳这样的……

    却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生命终结!

    绝不会再醒过来。

    送走了医生,陈墨言硬撑着自己看向田子航,“爸,你……”

    “我去看看你妈,她应该是累了,让她好好睡一觉,我得去和她说一声,让她别到时侯忘了醒。”

    四十多岁的田子航在这一瞬间如同老了十余岁。

    脚步蹒跚,背影,佝偻!

    病房里。

    贺子佳眉眼温柔的闭着双眼。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同真的睡着了那般。

    而她的身上手臂甚至是头部都插满了管子,各种各样的仪器。

    田子航就那样半蹲在床边,轻声的和她在说着话。

    那是独属于她们两个人的回忆吧?

    站在门口的陈墨言,看着这一幕,眼泪大颗颗的掉下来。

    她妈,终于要走了吗?

    “子佳,你看咱们言言才结婚,以后还会有孩子呢,你这个当外婆的不帮着她看,就她那性子怎么能看的住孩子啊,你这会儿累了没关系,你好好睡,等过段时间可得记得醒啊,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你别忘了啊。”

    “对了,咱们拉勾啊。”

    “你以前老是说我说话不算数,老想着和我拉勾,可是我好像都懒得理你,觉得这些都是小孩子胡弄人的玩意,现在咱们拉勾,你睡醒了,休息够了就醒过来,不准忘记啊……”

    “拉勾上吊,一辈子不许变……”

    轻轻哼起来的声音带着几分的遥远和生疏感。

    门口的陈墨言听的泪流满面!

    走了的人就这样一走了之。

    可是活着的人呢?

    她爸这余下来的那么多年,怎么撑下去?

    撑不下去啊。

    就比如她这一会,虽然人站在这里,可陈墨言觉得自己眼前的天都塌了。

    一颗心碎成了七八瓣!

    “麻烦让一下……”

    陈墨言的身后,两名护士一脸同情的看了她两眼,其中一个点了点头,

    “陈小姐,节哀。”

    陈墨言的嘴角蠕动了两下,没说出一个字儿来。

    仿佛,她不出声,不应和这话。

    贺子佳就能醒过来,就不会一睡不起似的。

    两名护士绕过陈墨言,走进病房后看了眼坐在床边的田子航,仍是之前开口的那个开了口,“田先生,田太太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您说再多也没用的。”

    “我觉得她能听的到。”

    “一定能的。”

    田子航也不看两名护士,只是低头看着躺在那里的贺子佳,语气温柔。

    “子佳,你赶快醒过来啊,你醒过来我就带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你想做什么都行。”

    “可是子佳,你醒醒啊……”

    说到最后,田子航的声音里头已经带了哭腔。

    “哎,你要做什么?”

    田子航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的看着一个手里头正想着拔其中一个仪器管子的小护士,

    “你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拿掉她的仪器?”

    “你不知道她是病人,需要这些吗?”

    田子航越说越生气。

    双眼死死的盯着小丫头,眼神仿佛要吃人。

    小护士也才二十出头,被他这眼神和语气吓的,要哭不哭的,“田,田先生,这这是医生的决定啊,他他们说,说田太太已经没有了抢救和维持这些仪器的必要,所以才才……”

    “胡说八道。”

    “谁说子佳没有抢救必要的?”

    “她只是睡着了,睡着了你们不知道吗,子佳怎么可能会丢下我们不管?”

    “滚滚,你们都给我滚。”

    暴怒之下的田子航似是一个暴龙一般。

    对着两个小护士就是一顿狠喷。

    最后还是陈墨言安抚住了他,又朝着两个小护士使了下眼角。

    “你们先出去,我和我爸说点事儿……”

    两个小护士一脸委屈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陈墨言扶着田子航在椅子上坐好。

    感受着他全身的僵硬,以及发抖的四肢。

    陈墨言差点没忍住哭出声来。

    “爸,您别这样,您不能让妈妈睡着的时侯也担心您啊。”

    “这样的话,她会休息不好的。”

    陈墨言的话立马唤来田子航的点头,“对对,我不能让你妈操心,她老是说我让她操心,不让她省心,我得好好的,让她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了才可以早点醒过来啊。”然后他好像是求证般的抬头,眼神期冀的看向陈墨言,“言言,你说,你妈她一定会醒过来的,肯定会醒的,只要我不吵她,她休息够了就能醒过来,是不是?”

    “……是,爸爸。”

    闭了下眼,陈墨言一脸凝重的开口道,“我也觉得妈肯定会醒过来的。”

    “可是爸,你这样的暴脾气,动不动就对着人发火。”

    “妈肯定要担心你,这一担心你,哪里还能好好休息?”

    “对对,我不发火,我安静……”

    此刻的田子航真的就如同个孩子似的。

    心心念念的全都是病床上的贺子佳。

    对于陈墨言的话,只要是关于贺子佳的,言听计从!

    安抚好田子航,让他坐在这里陪着病床上的贺子佳,不想让他在这里也不行。

    就目前这个样子,陈墨言都觉得这世上估计没人能把田子航从贺子佳跟前给弄开!

    轻轻的带上病房的门。

    她走到了护士站。

    其中那两个挨骂的小护士正坐在那里一脸委屈呢。

    看到她走过来,两人默默的移开了双眼。

    “对不起,我爸他也是太伤心导致,你们两个千万别在意,我代他和你们道歉。”

    “我们没有生气,只是你爸这样下去不行啊。”

    “是啊陈小姐,田太太是真的没有了救治的必要,而且撤下一些仪器是我们医院医生的决定,我们只是负责执行的。再说了,这脑子都死了,就是还有呼吸又能怎么样,她现在就是一个死人……”

    两个小姑娘张口闭口的死人听的陈墨言脸也有点黑。

    这个在她们嘴里头的死人,可是她亲妈!

    她蹙了下眉,语气有些疏离,“是哪个医生让你们撤的,能不能帮我和对方联系一下?”

    “啊,陈小姐你的意思是?”

    “我想去问他一些事情。”

    “那行,您跟我来,我带您去吧。”

    医生办公室。

    “你要知道,你妈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就是一个死人,真的没必要……”

    “医生,她还有呼吸。”

    如同田子航之前所坚持的那样,陈墨言也是一样的想法。

    人还有呼吸呢。

    怎么就是死了?

    万一以后哪天能醒过来呢?

    医生皱着眉头,“不管是从医学还是人情还是哪方面,我都不建议你们这样做……”

    “因为这些仪器维持着,本身就不是件便宜的事儿……”

    “医生,我想,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儿。”

    “嗯?”

    “我们家,从来都不缺钱!”

    医生看着陈墨言,深深的有股子无力感:

    他还能说什么?

    回到病房,陈墨言看着坐在那里痴痴发呆的田子航,心头一痛。

    “爸,我刚才问过几个医生了,他们都说,说不定还会有希望的,您也别太灰心。”

    “真的?”

    “医生真这样说了?”田子航的双眼发亮,脸上甚至都多了几分的生机!

    陈墨言心酸不已,点头,“是这样说的,他还说让咱们多和妈妈说些话,说她爱听的。”

    “我就是这样想的。”

    “你妈她就是没休息好,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时侯到了肯定能醒的。”

    田子航越说越兴奋。

    回过头,一脸温柔的看着贺子佳,“子佳你好好歇着,我和言言等你回来啊。”

    陈墨言垂下了眸子。

    遮去自己眼底的殇……

    陈墨言车子还没停稳,得知消息的田素已经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去拍照片了吗,好好的怎么就进了医院?”

    “医生是怎么说的?”

    陈墨言把车子停稳,看了眼田素,突然上前抱住了她。

    用力的抱。

    田素觉得自己被陈墨言给勒的呀,喘不过气来了都。

    心头猛的也是一紧。

    不会是……

    她有些不敢想下去,小心冀冀的试探着开了口,“言言,三嫂她,没事吧?”

    “姑姑,我妈她,怕是醒不过来了……”

    就是这么一句话。

    听的田素身子都晃了两下。

    差点一屁股摔坐到地下去。

    她瞪圆了双眼,“你你说啥?什么叫再也醒不过来了?三嫂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手术不是说很成功吗,之前不是一直很好?”她之前还在私心里头庆幸,幸好这三嫂好了,不然的话她三哥得多难过?

    失去再得到。

    再失去。

    这其中会让人崩溃的啊。

    她觉得三哥前半生孤苦孤独,始终不停的寻找妻女。

    后半生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啊。

    给他把孩子和妻子送了回来。

    让他们一家团聚。

    幸福喜乐的过完下半辈子。

    这样也好。

    可是为什么,转眼就是狂风暴雨?

    陈墨言看着一脸震惊的田素,嘴唇蠕动了两下,没出声。

    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要去医院吧?你等着,我去把你姑父叫过来,咱们一块去。”

    这可是大事儿。

    不去看看,不走这一趟,田素觉得自己会疯掉的。

    陈墨言只是简单的收拾了几样东西。

    等她从房间里头走出来。

    院子里头,田素一家三口都在。

    田素把车子钥匙直接从陈墨言手里抢过来,“让你姑父开车。”

    靠在车子后座上,陈墨言紧紧的抿着唇。

    一语不发。

    倒是身旁的小妞妞,似乎是感受到了陈墨言的心情不好。

    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如同以往般见面就往她身上扑。

    窝在田素怀里头,时不时的翘一下小脑袋。

    朝着陈墨言看两下。

    估计,是觉得板着脸的陈墨言有些陌生?

    “言言,你可一定得撑住啊。”

    “你妈她……你要是再不振作起来,你爸会熬不过去的……”

    身为亲妹妹的田素哪怕心里头再不想承认。

    可她却不得不说,能让她三哥改变主意的,这个世上也就陈墨言和贺子佳母女两人。

    如今贺子佳要是真的没了……

    以着她三哥那个脾气,保准跟着她一块走的心百分百啊。

    也就只有陈墨言能让他有所留恋了吧?

    陈墨言看了眼田素,闭着眼点了下头,“姑姑你放心,我会看好爸爸的。”

    她不想在妈妈走了之后,再没有了爸爸。

    车子开进医院。

    几个才靠进贺子佳的病房,就看到两名护士朝着病房跑。

    陈墨言心底莫名涌起一股不安感。

    喘不过气来。

    她三步并用两步的跑过去,站在门口,双腿发软。

    “爸,我妈她,她怎么了?”

    之前她走的时侯不是好好的么。

    怎么一下子跑过来好几个医生和护士?

    “是不是妈有了反应?”

    她语气里头带了几分紧张和小心冀冀的忐忑。

    还没等田子航开口,那边弯腰检查着什么的中年医生起身,语气平静,“呼吸停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